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644|回复: 5

[人生百态] 真实遇仙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3 09: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真实遇仙记修行圈
[url=]
中五台
陕西咸阳中五台道观有个吕祖殿,由贺信萍道长主持修建工作。一日来了一个乞丐,在给新殿悬挂吕祖像的时候,这乞丐上了供桌。众人说,这不是戏闹的事,是给祖师爷挂像呢!乞丐答道,这是我的像,为什么我不能挂?众人愈发厌恶他,便驱赶了他。

那乞丐,只出现过三次。他平时是不在此处乞讨的。再一次出现,众人呵斥他走,不要再此施工地方捣乱了。他便说,你们让我走,那我就走,但是,我走了以后,你们可别后悔啊!众人说,后悔什么?你赶紧走!走了干净!那人便笑着走了。

贺信萍道长平时信仰颇好,在洗澡的时候,琢磨此人相貌和这几次的言行,不似一个普通要饭的。突然闪了一念,莫不要把真祖师错过了!出去问个清楚!澡没有洗完,粗粗擦了身子就出来打听那人去了哪里。众人答:已经走了。贺道长沿路去找,竟终归没有找到。回来后,心里思索、疑惑,不知不觉,路过吕祖殿,看见里面放着那个乞丐平时要饭的铝盆盆。一看,里面还放着一枚硬币。一个大盆盆,一个硬币,又是铝盆,莫非暗示“吕”字?

何处觅仙师?不必辨仙凡,人人都是我先生。仙即凡,凡即仙。只要闻其言、观其行对我能有训教。父母、朋友、先生、买菜的、挖药的、开车的、路边吵架的个个凡人都是仙师。若能把一切乞丐、文盲、儿童、老人、佝偻、垢面不堪者、小鸟、蝼蚁当做仙师,虚心慈下,视天下苍生均贤士,只有我卑劣不堪、不通道德,便是求师法。祖师在世度人,难觅可化之人。


终南山
靳景全,俗名靳套成,西安市新开门村人氏。五岁拜一老者学医,为搞清人体十二经脉运行,又拜一拳家习武,成为红拳传人。二十岁后,“文革”开始,靳道长避开喧嚣,到了终南山子午峪隐居修行。

在寂静的山路中,他偶遇一个衣衫褴褛的人,两人作伴上山。那人说,你我饮酒如何?靳道长说,好酒都喝过,只是不曾醉过,你那是什么酒?那人说:我的酒,你别处喝不到,唯独我这里有,而且,你喝了就醉。那人一只手从腰后一闪,指头就夹了两个杯子。一路上,未曾发现他是怎么藏的杯子。

靳道长笑,这么小的杯子,喝起来只能急死人,怎会喝醉人!那人说,凡人喝一杯就醉,我今天给你三杯。那酒甘醇,喝的时候没有特殊感觉。喝完,那人就说告辞了,以后再见。靳道长只觉得慢慢飘飘若仙,气脉畅通,似醉又绝非醉。恍惚中,那衣衫褴褛的赠酒人又出现了,并自称“回道人”,告诉了他几句口诀,嘱咐其在终南山潜心修行。

如此不计年月,恍恍惚惚几年过去了。一日,靳道长在打坐,忽见山脉之间出现一个大神,腿粗如山峰,顶着天,威武至极,是真武祖师的法相。靳道长心中言:这样的景象,说与世人,几人能信?然而,我如今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仙师所授,哪有妄语?

靳道长如今七十余岁,白须飘然,寒暑不侵,穿的破破烂烂,心中自有真经。常有疑难杂症的病患找到他,他只是“万病一针”。他后来又有一时期入太白山钟吕坪修行。但目前,他以济世度人为主,兼行医道。他告诉我,他师父叮嘱过他,八十岁后,再收徒传艺。靳道长为人实在,诉遇仙之事时郑重、隐秘,非虚言妄语。如今,他酣然独醒,观世事如戏。世人似醒实醉、似明实昧,道人佯假实真、扮糊涂实如宝镜。离开子午峪的四十多年间,他曾多次一个人返回到终南,寻找当年他上山隐居的岔路,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太白山
俗人闲谈误光阴,道人闲谈透玄机。一晚,道医靳景全道长与我在丹房说话,说其曾于旧年云游秦岭太白山,遇看林人萧培仓,家居蓝田县汤峪镇闫家堡村。萧与靳道长长时间交谈,谈及西历一九九四年端午之日,遇一异人,进屋后坐石崖而谈道,双足离地三尺。此房子一面靠山,故有自然山石凸出。不久,异人感觉话不投缘,嘱萧记下口述的三首诗,转给能看懂的有缘人。

时屋内无纸张,萧遂在外面捡了两个游客丢弃的香烟盒,将诗写于背面。及傍晚,异人言走,转身即不见影迹。萧开门窥望山路,山路漫漫,石阶无人。开后门亦复如是。复读诗,思量几日。咀嚼所谈,发觉自己所遇非一般人,故告知于靳景全道长。靳抄录三首诗内容,及讲道时间、看林人住址、姓名、电话。

我问:异人有无名号?靳答曰:异人自号“常往”。我问:看林人是否谈及“常往”的长相?靳转述曰:极其慈善、朴素,若一农夫。我两人在丹房喟叹:萧氏肉眼走失了神仙。神仙二字,非信而有之、不信则无;所谓神仙,若信其有则有,若不信其有其亦有,此之谓神仙。靳道长遂将诗传于我。我抄誊后,保存数年。

现谨录于此,以示所言的故事不虚,企读者明鉴之。

其一
凡胎肉体眼无光,神仙降临难知望。
存心向善炼金身,自有功德超凡人。

其二
神仙静坐三尺高,云游此山心记牢。
信神点燃香纸表,凡胎不信无过错。

其三
昂首进山把神拜,脱去凡胎魂魄在。
若要心诚意志坚,修仙只是几十年。



青城山遇剑仙记
青城山乃道教第五洞天,为五岳之丈人,灵气所钟,高道奇人辈出。512地震的时候,青城山上大石滚滚,树木塌倒,但是三千多游客以及山中道士,无一人伤亡。道教洞天福地之说,绝非虚妄也。

八十年代的时候,浙江道士郭至清去青城山朝拜,一路游山玩水,好不开心。来到全真观,观中有个茶铺,是个老坤道在看着,非常热情,问:“道友从哪里来?喝杯茶吧。”郭至清朝拜了全真观的几个殿堂之后,回来茶铺喝茶,闲聊之际,忽然有寒光一道,自观外飞过。郭道长便问:“老修行,刚刚那道光是怎么回事?”老修行曰:“青城山自魏晋以来就有剑仙,他们多在后山修行,平常人不易见到。可以御剑飞行,一日万里;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但是修炼剑法者,多性格孤僻,行为乖张,不可揣度。”

郭至清早就听说青城山有仙人,文革时期,后山还时常能听到木鱼声,等到红卫兵寻着声音去找,又见不到人影。郭道长觉得,这回来青城山一定要去见一见神仙。于是在全真观、天师洞、祖师殿朝拜了之后,便要去后山。当时还没有旅游开发,山路并不好走,走了许久,仍然不见有道观,眼看着天色就暗了下来。深山之中,蛇走虫行,老虎的吼声震动了整个山谷,郭至清心生恐惧,不知如何是好,有些后悔来后山了。

正在惊惶之际,听到有人说话:“道友从何而来?”郭至清寻觅声音的来源,不见人影,只是看到一白鹤在老松树上。难道是这只白鹤跟我说话?郭至清有点疑惑了。这个时候,白鹤飞来郭至清的身边,化作一个道士形象,身穿青布道袍,外有鹤氅,头戴偃月冠,脚踏芒鞋,手执三尺长剑。道人稽首,云:“郭道友,不必疑虑。我们早几天还见过的。”

郭说:“恕小道愚钝,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道人说:“道友忘记了全真观的那道白光了么?”

郭说:“莫非老修行就是……?”

道人大笑,说:“贫道不过是一小道士罢了。如今,这后山多虎豹凶残,实在不是凡人来的地方。然而青城山赖有仙真治理,这些虎豹只是拱卫洞天,不会伤害善人,专吃那邪恶歹毒之人,所以文革红卫兵不敢轻易入后山,实在赖虎狼之保护。”

郭至清说:“原来如此,小道听说后山有神仙居住,不知是真是假?”

道人云:“名山洞府,都有仙真栖居。只是神仙所在,别有洞天,没有‘青城山真形图’的人,是进不去的。道友缘分未到,以后还有机会来耍。如今我还是送你下山好了。”

还没等郭至清反应过来,但觉云生足下,寒风乍起,倏忽之间,便到了青羊宫门口了。回头再看,刚才那个道士,已经不见踪影矣。郭至清赶紧焚香,朝天三拜。从此益加精进,勤修道法,于1998年入天台山,后不知所踪云。


台州侯静楷遇仙记
侯永楷,江西赣州人。早年即倾心玄教,喜欢道士的衣服,常常跟同伴说:“我以后要去做道士,云游四海。”还在自己房间里,学习画符。同学都笑话他。2007年,侯永楷来到南昌读书。功课闲暇,时常会去西山万寿宫、南昌万寿宫朝拜,徜徉玄坛宫观之中,久久不舍离去。

农历八月初一,是许真君的圣诞,江西许多地方的信士,都会去西山万寿宫朝拜真君。当时,侯永楷也去了。当天晚上,侯永楷和其他几个同学一起在西山镇上游玩,突然路边一个要饭的老头,虽然头发污秽,但是目光炯炯有神,眉宇之间,却有一股秀气。拉住侯永楷说:“这位老板,给点钱吧?”同行的朋友都认为是要饭的是骗子,不屑一顾。侯永楷说:“看他挺可怜的。”就把身上的几十元零钱都给他了,老头大笑,说:“你给我这么多钱,那我送你一样东西吧。”于是便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铜钱给了侯永楷。

西山的庙会有一个风俗,就是凌晨十二点的时候,要给许真君换新袍子,这也是庙会最热闹的时候。侯永楷和几个同学,也来围观,共沾法喜。这个时候,一个同学说:“你们看,这个许真君像不像刚才的那个老头?”侯永楷说:“确实很像。”然后发现,许真君袍子上的铜钱少了一个,而真君袍子上的铜钱,和刚刚那个老人给的铜钱,是一模一样的,上面印有“神功妙济”四个字。

侯永楷才知道,自己刚刚遇到了神仙,当即叩头礼拜圣恩。后来皈奉了净明派,道名侯静楷。潜心修行净明派法术,誓愿弘扬教法,利益群生。


西昌道士扶乩事
李玄德,广成坛道士,四川西昌人也。早年入道,于奇门、星象、祈禳之类,无所不通。然素性风流,尝谓:“不俗即仙骨,多情乃道心。”又曾学古琴、诗词之类,春情、秋思,多寄之于诗文。

庚寅春,李玄德与同伴好友说:“当下春光明媚,花明柳暗,莺啼燕语。然书斋之内,百无聊赖,不如扶乩耍耍?”大家都说好,于是焚香请神,许久,米筛抖动,有仙灵降格。李玄德问:“敢问来者,是哪路神仙?”答曰:“贫道赵兰卿,本是大明朝天宫的女冠,甲申之乱,殉国,自投于井中,于今三百年矣!”酬答之间,女冠言辞雅驯,文采斐然。此后李玄德闲暇之际,都会扶乩,请此女冠聊天。

李君云:“蒙卿降格真坛,可谓有缘矣!可否现形,一睹仙容?”仙子推辞再三,乃许之。见一女冠,皮肤姣好,气质如兰,一袭羽衣如雪,云肩霞帔,脚踏绣头文履,环佩玎珰,光彩照人。与之谈明朝事情,皆历历在目,于当时之惨烈,不无扼腕之意。李君问:“仙子殉国多年,何不去投胎做人?”云:“贫道以一腔忠君贞烈之念而死,于社稷眷恋不忘,是以一灵不灭,在洞府中栖修多年矣!若投胎做人,则一切重来。不如选择清静之地,继续修行,待他日功德圆满,自有丹诏接引也。”

李玄德见兰卿,芳姿卓约,吐气如兰,欲通诚悃,而不敢言,乃托于诗云:“玄庭深寂寞,独坐惜芳春。遥想兰闺内,当怜相思深?”兰卿见此诗,乃云:“洞府清虚久,不惯男女谈。桃花三月后,自有青鸾看。”从此之后,不复再降。李玄德乃懊悔当时之鲁莽也。庚寅秋,李玄德于成都锦里之青鸾茶肆,遇一佳人,音容姿态,和赵兰卿仿佛。贫道曾听说,人有三魂七魄,李玄德所见,岂其一魂乎?


温州张罗青遇仙记
张罗青,温州人也。早年出家温州东岳庙,后来去了北京学习,交友不慎,沾惹了许多恶习。

有一年,张罗青从北京回温州,在雁荡山的一个小庙念完经后准备回东岳庙。当时已经是傍晚了,山路崎岖,星月朦胧,逐渐迷失了方向。走着走着,看见前面,有灯光闪烁,便去投宿。这家房子不大,属于乡下常见的瓦屋。院子里,一个老人正在写字,老人须发皓白,气宇非凡。

张道长不便打扰,便过去围观。但见这位老人写的是“道”字,笔力雄浑,像是练过的。写完一张,便放到旁边的一个水盆里。张道长不禁大呼:“湿了,湿了。道湿掉了!”老人向旁边的张罗青说:“你知道失道了,还不迷途知返?”张道长听这话有机锋,不敢说话了。老人继续说:“道人修道,贵在坚持雅操,万不可学那些俗世的风气,被外界的物欲乱了自己的心性。”又与之言内丹、术数、星象之类,老人皆对答如流,无所不晓。

第二天醒来,张罗青发现自己睡在荒郊之中。不远处,是一个老庙的遗址,问当地老人,才知道这里以前是吕祖宫。
[/url]


发表于 2021-1-24 18: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22: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愚痴凡夫 于 2021-1-24 22:56 编辑

陕西咸阳中五台道观

我觉得是体现生佛(仙)本绝对平等。

凡夫俗子如我则不平等。为什么不平等?

有大妄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22: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希望从仙佛那里捞些好处,因此很尊敬,礼拜。

乞丐呢?只是从我这里揩油,又肮脏不堪,厌恶之心油然而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23: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殊不知乞丐就是仙佛。

真乞丐同样是仙佛。

但莫妄想,洞然明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4 23: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求是乞丐,无求是真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沪ICP备19026899号-1 )

GMT+8, 2021-2-28 05: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