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4452|回复: 90

[准提辩正] 刘雨虹老师——老师的一封老信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5 20:3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師的一封老信
偶然又看到南老師三十年前寫給一位道人的信,不免百感交集。南師在信中寫道:
人生最大困擾,最難解脫者,即為男女飲食,其次則為名與利。凡此等處不能真放下,或外似放下而內實愈沾愈縛,愈縛愈深者,則一切皆完了,那裡還談得上修行證果。故此等關鍵,切莫放鬆,自以為是。否則地獄之果可立而待也。且年事愈長,虛名愈盛,處處事事,在不知不覺中,皆仰仗他人服侍,自己儼然享受,久而久之,則墮落泥塗矣。
凡此種種,無論為外形為心痴而不知,切須力戒之。此致
某某道者
     1988戊辰季秋
     老拙寄於香港


這封信是南師一九八八年從美國到香港後寫的,許多人都看過。記得好像是傳真到台灣的,想必是台灣有修行人寫信向南老師問道,這是南師的回答。
說句老實話,當時大家看了之後,可能覺得不過是老生常談,只是一兩句對修行人說的一般常見的話。
但是三十年後的自己,已經是看見過各種自認是修行人的行徑,真令人膽戰心驚。
先不說放下放不下的問題,就拿信中「仰仗他人服侍,自己儼然享受」這句話來說,那不是比比皆如此嗎?
由此再看南師,直到最後時光,他也不仰仗他人服侍,看起來是小事,但真能作到,處處事事都作到,幾乎是不可能的。不過少數的早年高僧大德確實是令人敬仰的,因為他們之中有人作到了。
記得南老師曾說過一句話:你們既然修行,為什麼不把我當話頭,先參一參呢?﹙大意如此﹚



点评

刘老师此时公布南师这封信,是历史的必然!绝不是偶然!  发表于 2019-7-18 12:05
发表于 2019-7-15 21: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信末南老师自称老拙的应是和南老师同辈的。

点评

南师给首愚师回函的署名就是老拙。当然我不是说这封信就是给谁人,  发表于 2019-7-15 21:46
发表于 2019-7-16 06: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句:此致 某某道者
感觉“某某”二字是被刘老师隐藏了,
发表于 2019-7-16 07: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首愚法师敢这样,南老师早都把他骂得不敢睁眼睛了。
发表于 2019-7-16 07: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首愚法师敢这样,南老师早都把他骂得不敢睁眼睛了。

论坛上曾有个别道友说过,南老师在大学堂批评首愚师的一些话,刘老师等人没有公开而已,
刘老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发表这个文章,我想她肯定有用意。

发表于 2019-7-16 08: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心人 发表于 2019-7-16 07:51
论坛上曾有个别道友说过,南老师在大学堂批评首愚师的一些话,刘老师等人没有公开而已,
刘老师为什么在 ...

爱之深责之切。大家都这么关注首愚法师,首愚法师心中一定也象对南老师那样,内心充满了感恩,更感到身上的责任重大。"实行正道,庄严世界″是他自己发的大愿,这是他必须完成的使命。
发表于 2019-7-16 09: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原文。名字当然是隐了去。

点评

在哪看过原文?  发表于 2019-7-16 09:44
发表于 2019-7-16 11: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首愚法师民国77年生病不药而愈的事,我所知道的是:那年首愚法师得了爆发性肝炎,病情严重住进台湾荣民总医院,不得已托人去阳明山找法程法师,拜托她下山照顾打理十方禅林。法程法师为他找了中医师名叫林景一,也听过南老师的课,专程去荣总医院为首愚法师开中药。当时首愚法师面色发黑,打嗝不停,林医生说:“你再这样打嗝打下去会死人的。”开了药,经过一段时间住院治疗,病情好转方出院。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6 12: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sw 于 2019-7-16 12:37 编辑

如此看来法程法师与首愚法师尚有帮助之谊。可有一次参加法程法师主持的准提法会,在休息时提到首愚法师的传法,法程法师突然一改和蔼态度,转身走了,都没给我们几个在场的师兄再说话的机会。后来听说法程法师几次准备的准提法都不太顺利,以至法程法师后来身体抱恙,没有机会在参加法师主持的法会了。
发表于 2019-7-16 13: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hsw 发表于 2019-7-16 12:42
你这个文章与本贴主题有何关联?你热爱你的上师,也不用到处贴牛皮癣文章吧,尊重别人才值得被别人尊重。 ...

这说明首愚法师与法程法师之间的法谊。法程法师听到首愚法师传法的事就转身离开,是不是与此有关呢?
发表于 2019-7-16 13: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之前还有这么篇法会开示(2017年8月台北),附后。南师到底“任命”了谁做“传法阿阇梨?”上师的旨意“到底是什么?又想起几年前参加法会,休息中有一老师兄聊天,说有人法会上问过首愚法师,南师曾任命五位有资格传法的法师,有这么回事吗?师父说:没听说过……我说:不是吧?还有别人也能传法吧?老师兄自信的一笑:哪有,只有师父一人。。。(此事仅从这位师兄口中听知,未经验证)


南上师在圆寂之前,没有另外任命可以传法的阿闍黎,等到南老师圆寂之后,有的人一个一个冒出来。南上师是有神通、有智慧的,哪些人可以传,哪些人不可以传,老人家最清楚。既然南上师生前没有另外任命,很多人其实应该好好自修。
在上师没有任命你之前,你不可以轻举妄动。尤其修密法而言,对上师要有虔信心,即所谓上师相应法。上师没有额外允许的,你就不可以逾矩,密法的传承是这样的道理。到头来,佛法总是要见真章的,五年、十年以后,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就佛法而言,上师的智慧神通自有道理,在没有任命的时候,应该自己默默地修,默默地用功,这一点,我们对这个法的传承要很清楚的。当然,在我个人来讲,心知肚明,有些话也不想多说。
修学佛法,要认真地去开发、去用功,我们一定要把自己身心当成实验室,古人的名言:「只怕自己不成佛,不怕没有众生度」。你真正修证到了,龙天护法都会护持。
所以,我们修行千万不要强出头;强出头,有时候会犯因果。你是个法器,是个人才,天龙八部不会埋没你。若强出头,有时候,不能管好自己,难免会自赞毁他,那就很严重了,非常不如法!
佛法没有经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用功,就想成就,哪有那么简单的?准提法我摸索了快四十年了,还在继续开发中。就我个人来说,仍不敢得少为足。所以,为什么每一年还要闭关呢?就是觉得自己还不够,这是为这个法负责任。
我总是有个观念,有种责任感,要把这个法开发得更加成熟。自己多吃点亏没关系,让后面的参学者可以少走一些冤枉路,我总是这样的心情。所以,在佛学的见地上不断去开发,认真去参究;功夫方面,总是希望精进不懈,让自己报身转化得更好。
我从来没有说,我的金刚念诵就算是定调了,定板了,从来没这么说,总觉得还有开发空间,还有成长空间,所以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之心。
大家要好好把握古德的名言:「只怕自己不成佛,不怕没有众生度」。古人还有一句话,「不怕没有庙,只怕没有道」。出了家,要有这样的观念。
佛法真是一大事因缘。所以《法华经》中,佛陀以一大事因缘,为后世众生开佛知见、示佛知见,让后世众生能够悟佛知见,最后能够入佛知见。于是我们准提法的传承,还在不断地开发。
也只能说个人因果个人挑,还是要以上师的旨意为主,如果连上师的旨意都不在乎,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上师生前有任命你吗?没有任命你,你就乖乖地好好自修,这是很实在的。

点评

hsw
这篇文章比首愚长老集42年经验的“五五七七真言”霸气多了,哈哈  发表于 2019-7-16 13:32
发表于 2019-7-16 13: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暗香疏影yf 发表于 2019-7-16 13:13
我记得之前还有这么篇法会开示(2017年8月台北),附后。南师到底“任命”了谁做“传法阿阇梨?”上师的旨 ...

法程法师得到传法阿阇黎资格了吗?网上没查到。在《无上甚深妙密法》中只有南老师吩咐几个人可以教大家结手印的记载。但我认为这和可以传准提法不是一回事。南老师是在什么时候讲过五个人可以传法呢?
发表于 2019-7-16 13: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这样的 发表于 2019-7-16 13:23
法程法师得到传法阿阇黎资格了吗?网上没查到。在《无上甚深妙密法》中只有南老师吩咐几个人可以教大家结 ...

首愚法师得到传法阿阇黎资格了吗?
http://zhunti.shixiu.net/thread-28500-1-1.html
 楼主| 发表于 2019-7-16 13: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暗香疏影yf 发表于 2019-7-16 13:13
我记得之前还有这么篇法会开示(2017年8月台北),附后。南师到底“任命”了谁做“传法阿阇梨?”上师的旨 ...

这篇文章霸气得倒是挺清晰明确,没有了集42年经验的“五五七七真言”的晦涩不通。毛主席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评衔时。”哈哈哈
发表于 2019-7-16 13: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密法跟禅都非常尊重师承的,要师承修得有成就才能皈依。没有成就随便皈依、随便接受灌顶,那个学法的人自己本身已经犯戒了,不会成就的。
一一南老师1985年传准提法13周开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沪ICP备19026899号-1 )

GMT+8, 2019-10-15 00: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