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楼主: maidi8341

[准提辩正] 首愚长老:历经42年的开发,形成“耳通命门”的佛法修证理论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5 22: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善不善 于 2019-6-15 23:02 编辑
善聪 发表于 2019-6-15 21:50
再补充一下:
由前所说,形而上的命门,大概就是第八识的虚妄习气流注成现行功能的路径关口。在唯识模式 ...

唯识学是严谨的佛法理论体系,有系统的语言表达系统,如果要讨论就请用唯识的语言表达。一个人自创的语言体系,概念混乱,逻辑不清晰,只能是浑水摸鱼狡辩吵架的工具。不是佛法讨论的好工具。以至于你的什么以上纯属猜测,至于命门有没有确切的部位是不是在腰上我就不清楚了…~~这个更不是佛法修证讨论的态度和范畴,你什么都是猜测,什么都不清楚,还讨论什么?讨论假设怎么能够成立吗?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5 23: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老讲的命门,是不是等同于中医的腰上命门,我确实不清楚。我理解的,是不是长老的本意,我也不清楚。说实话,我之前对命门说也没在意,只是今晚和您讨论一番,我才弄懂了一点。我现在的感受是,长老很了不起,绝对的真修实证!
发表于 2019-6-15 23: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善不善 于 2019-6-15 23:29 编辑

真真是奇葩,历经42年的开发,形成“耳通命门”的佛法修证理论,连命门的概念都说不清道不楚?在不在身上,是不是腰上哪个,和腰上那个命门有什么区别联系都不敢说清楚,请问法师你是怎么指导弟子在观想腰部命门处持诵准提咒的?

发表于 2019-6-15 23: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善不善 于 2019-6-15 23:24 编辑
善聪 发表于 2019-6-15 23:11
长老讲的命门,是不是等同于中医的腰上命门,我确实不清楚。我理解的,是不是长老的本意,我也不清楚。说实 ...

你的意思就是总之你什么都不清楚,只清楚“长老”是真修实证
发表于 2019-6-15 23:2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xx1227 于 2019-6-15 23:43 编辑

整理了一些资料,供各位师兄参考:
南老师的各书中讲到命门的地方有不少,一时半会找不齐,只找了一部分.
1.南师:背脊骨两边腰部,在中医是命门火所在,是生命的根本,也是针灸的重要穴道。
2.南师:我们一般人只晓得坎为水,坎卦在《易经》跟人体生理的关系,代表了两个东西;在头部坎是耳朵,耳通气海,你们如果研究过针灸,我们肚脐下面有穴道,所谓关元、气海就在这里。第二,这个坎卦在身体为肾,中医所讲的肾包括腰子在内,右为命门,代表生命的根本,管生命的功能作用
3.南师:大家坐在那里不要挺腰,自之然然平稳而坐,此心平静,从尾闾骨,就是肛门第一块骨头上来第九、第十节之间,中医称做命门的,只要稍稍一带,不要太作意。自然心气归元。这是个秘密,也是白骨观“禅秘要法”里的一个秘诀。
4.南师:再说一次,两个腰子左为肾,右为命门。中国医书所讲肾水,老实讲是包括脑下垂体荷尔蒙,一直下来到肾腺、肾上腺,乃至到生殖器睪丸各部位的荷尔蒙,整个是属于肾。所以为什么说脑衰了以后要补肾,或者肾亏了要补脑;因为真正肾亏并不是两个腰子没有力气,而是说你本身的荷尔蒙不够了。现在一针下去就有了效益,古代要弄得采阴补阳,搞得一塌糊涂,乱七八糟,都不对。不过一般医生不敢乱用荷尔蒙。水代表肾这个系统,火代表心脏,其实也不只是心脏,就是本身的热能。你学过唯识就知道生命是暖、寿、识三者一体,没有火力,就是没有阳气。譬如老年了,两个腿风湿麻痹,或者是中风了,这是生命的火力不够,所以真正的火力是这个,并不一定是心脏。这些道理都要搞通才能修道。
5.南师:有许多修道家的人、修密宗的人,你注意,你修各种窍、修各种气脉,现在明白告诉你:不如做这里的观。年纪大一点,下一点,从命门、从腰骨这里观起,身体慢慢会强壮起来。
6.南师:背脊骨就是你的命门命根。一个破漏之身,亏损过度,所以在要恢复以前,还是有病报病,就会腰酸背痛。
7.南师:焦对于人非常重要,是气和水升降运行的通道。生命最重要的来源,第一个是肾。不是腰子,可是也是腰子,包括生命来源的最初的重要位置。后来的《难经》,又把它分为左为肾,右为命门。所以我们中医把脉,左手是心、肝、肾,右手是肺、脾、命门等,究竟怎样来的,都值得研究了。
8.陈抟老祖的无极图,可以了解一下,黄宗炎认为,这个图式是讲“方士修炼之术,其义自下而上,以明逆则成丹之法”。图式的最下圈,名为玄牝之门,黄氏说,玄牝即是谷神,指人身命门,两肾空隙之处,人身祖气产生的地方。他认为人身五官百骸的功能运作,都植根于此。
9.首愚师父的开示中好像说过,所谓命门,即非命门,是名命门,不要着相,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大意如此,原文记不太清).

南上师对准提法的讲解当然是我们的最高标准,首愚师父的开示是有益的补充(或许还公开了一些内密),个人认为并没有矛盾的地方.角度或讲解的方式不同吧.

或许我的这个"个人认为"是有问题的,退一步说,如果没有首愚师父之前整理简轨和南师的原始法本,我们也许要推迟很久才能修南师所传准提法,

所以就算和这位师父不相应或不认可,也不用那么的不恭敬甚至诋毁.毕竞南上师对首愚上人也是认可的.





发表于 2019-6-15 23:2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千里之行 于 2019-6-15 23:27 编辑

南师讲见修行。那么这理论讲的是见地,修证,还是行愿?不知道这文章是给佛学什么阶段的人看的。反正我真心看不懂。
发表于 2019-6-15 23:4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黑月 于 2019-6-15 23:45 编辑

字里行间对法师如此的轻慢和无礼,就另一个方面来说也是对南老师的不尊重。连做人的道理都不懂,还谈什么修行的道理?……免谈吧
发表于 2019-6-16 08: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善不善 于 2019-6-16 08:20 编辑

违背南老师关于准提法的公开声明,自我鼓吹得到南老师授记是准提法的接棒祖师,不值得尊重。

知见不正,以气脉之术为道,懵懵懂懂地去迷糊人家,盲人眼目,颟頇佛法欺世盗名,免谈。
发表于 2019-6-16 10: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善不善 发表于 2019-6-16 08:17
违背南老师关于准提法的公开声明,自我鼓吹得到南老师授记是准提法的接棒祖师,不值得尊重。

知见不正, ...

师兄好,我知道你的出发点是好心好意,但世间很多事也是不能急的。去年我看我妈经常念阿弥陀佛,我就把南师讲的念佛方法给她讲了一下,她就说我讲得不对的,她说在自己的房子里是绝对不能念“南无”的,只能念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只能在寺庙里念,她说这个是庙里的法师多次慎重交代的,我听后没有辩解就走开了,应为我知道她只相信法师的话,我讲再多也没用,她只相信我赚钱方面的。法无定法,她如果真的相信法师的话,也会得利益的,就是一心坚信泥巴也会得利益的。
发表于 2019-6-16 11: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注:大愚法师)说:“我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不用功。我只告诉你一句话,你记到啊,屁股上面第七节那个骨头特别注意。”
我(注:南先生)说:“什么?你说我将来会得腰病啊?”
他说:“不是,你将来会知道的。”后来讲:“算了。”
等到我后来正式提出白骨观的时候,有一天,把佛所说的每一个白骨观法门自己试验了以后,觉得很重要,就是洪医师发现的那个。大愚法师就会,你说他没有神通啊?他断定我三、四十年以后就需要这一点,他就先讲,你说他有神通没有神通?
(南怀瑾先生于1993年在闽南佛学院主持禅七,本文根据当时的录像《南禅七日》整理。)

从这个对话理解进去,大愚法师和南先生都用到过命门(虽然两位大德都没说命门),现在首愚法师也在说这个。这个是首愚法师提出的修证理论,注意,是理论。理论必须有名相来表述。至于提出理论者是否执着于名相,可以参考佛所说的《金刚经》。佛说八万四千法门,全是名相。佛执着了??
所有对此有疑问的人,必须问问自己,是否已经到了这个地方。没到这个地方,就没资格讨论正确与否。应问自己是否要去证到这一步。而且,所有的讨论,都是在命门这个法相上转。以大愚法师、南先生、首愚法师所证,不可否认的是他们都证得身心不二。那么关于心的那部分,你怎么去讨论,因为这里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可说,不可说,不可思议。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6 12:5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舍利子 于 2019-6-16 13:11 编辑

大家都在讨论这个问题,我发一篇法师的文章,大家看看
首愚长老:49年真修实证开发出“耳通命门”
回想起来,我从1969年因看《坛经》发愿出家,从军中退伍后,开始参访,最后选定在台北新店的同净兰若出家。在很清净、很高雅的同净兰若环境,有严师的棒喝,又有好的同参,日常法师跟惟觉法师都在一起。

我当沙弥时,同时看太虚大师的全传,还有印顺长老的《妙云集》,每天晚上做完晚课,就是我行般舟的时候,行般舟行到一两点钟。71年出家,72年到佛光山读佛学院,74年见到南老师,隔了三个月,1975年底,南老师到佛光山打禅七。这个七下来,我决定要闭般舟关。

1976年的暑假,在同净兰若闭了2个礼拜般舟关。我当沙弥的时候,已经看了《楞严经》的二十五圆通,特别喜欢观世音菩萨的耳根圆通。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陪我大概有47年了。同时,经常看华严三品,《梵行品》、《净行品》、《行愿品》,对华严三品的大概精神也可以体会到。

之所以行般舟,因为自己盘不了腿。我是乡下长大的,两条腿像钢筋一样的,坐不住。第一次两个礼拜,没有多大感觉。第二次行般舟,在佛光山,七七四十九天,记录在《般舟禅关日记》的倒数第二篇《我如何习修般舟三昧》。刚开始是坐一支香,行一支香,慢慢坐得少了,行得多了。到最后,把床铺都搬出去了,累了就拉绳子。到最后走22个钟头,拉绳子休息2个钟头,再继续行22个钟头。那时候是一步一句“弥陀圣号”,但是我的根根还是在《坛经》、在禅宗的,我已经在用耳根圆通。

大概是到了一支香行七八个钟头后,我发现命门这个地方,怎么这么痛啊?好像有小虫在爬在咬,痛得这么厉害。痛过之后,气机就上来了,什么左行气、右行气、上行气、下行气,那次写了很多,还不算很清楚,那时候还没有耳通气海的观念。怎么会从命门这个地方胀痛?这方面大家可以做参考,因为每个人的业力不同,用功的状况也不同。

我请教南老师,为什么到了午时后,喝点东西,就把气机浇熄掉了,走起来就很辛苦。气机不动的时候,晚上拉绳子休息,就梦到在地穴里面爬,像蚯蚓在爬一样。如果气机通畅的时候,拉绳子,梦到在空中飞,所以耳通气海有很深的道理。这么多年,对命门和膻中穴,我不断在观察,不断在体会。这次在南岳衡山的因缘,让我确定,对耳门圆照三昧看得更清楚了。

三脉七轮,我自己闭般舟关的时候都亲自体会,功夫不进则退。有时候外缘障碍以后,你不好好用功,自己再颠倒以后,会蒙住的,会闭塞住的,要修到不退转真不容易。《解深密经》提到“一切种子如瀑流”,像瀑布一样。《地波罗蜜多品》里讲有十地菩萨,初地叫欢喜地,二地是离垢地,到七地叫远行地,还是会退转的,唯有到了八地菩萨不动地,才不退转了。

我写《般舟禅关日记》,佛学基础打得还算深的,所以才有那么多名相,才能够与南老师讨论。我们不能够完全依赖善知识,你自己要自求多福,自助而后人助啊!我这次在南岳衡山重新再看一遍《般舟禅关日记》,上册跟南老师有很多辩论,碰撞出很多火化,挨了很多棒子。下册是我闭般舟关的实际状况,耳通命门真是不可思议,真的是耳门圆照三昧。

我们金刚念诵,如何是金刚念诵的境界?在1988年,30年前,十方禅林的开山寮建设完成了,那时候身体不好,要去广东韶关南华寺朝拜六祖惠能大师。回到香港,南老师给了两句话“心月孤悬,气吞万象”。心月孤悬,这四个字正是金刚般若波罗蜜多,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的境界正是心月孤悬。各位,心月孤悬的境界你如果体会到了,那你对般若的体会已经达到很深入的见地。

心月孤悬,才能够气吞万象。气吞万象,一口气一口气的念。气吞万象会用到耳根圆通,耳通气海,整个从我们腹部呼吸这个地方展开来。我们耳根不仅含摄头部唵部音的共鸣箱,而且融汇膻中穴胸腔的共鸣箱,尤其从命门这个腹部音的共鸣箱展开来,音声的穿透力更强。

我当年跟南老师学习准提法,南老师的唱诵是平音的。到后来,我试验观世音菩萨的耳根圆通融合,开发出海潮音,一波接一波,一浪接一浪,汹涌澎湃的海潮音形成了金刚念诵的气势。

之前,一下观想在命门穴,一下又观想在膻中穴,两个地方我都在实验。这次在南岳衡山短短四周的关期实验,真的是让我善观缘起,缘起甚深,甚深缘起。我不但白天用功,晚上睡觉也在用功,观想膻中穴这个地方,到后来气血翻腾,心脏跳得快得不得了。后来还是观想在命门这个地方,就慢慢、慢慢风平浪静了。

所以,观世音菩萨的耳门圆照三昧很重要,这是善观缘起,要一一观察入微了,随顺这个缘起;有了这个基础,你才能够进入到金刚王三昧。行深波罗蜜,哪有那么容易的,种种的差别,你都要一一观察入微,一定要把耳门圆照三昧和金刚王三昧融在一起,要这样去开发,这样去实验。当然,我还在实验中。

本来前段时间在禅林,一天到晚都在太阳底下,看工地,皮肤晒得比较黑。这次在南岳衡山,从膻中穴观到了命门,耳通命门,开始松放了,皮肤漂白了,没有那么黑了。我们姜医生看到我说:师父,你怎么胖了,白了。白了就显胖了,其实我没有胖,还在转化。我们佛法是拿自己身心当做实验室。
这是法师自己修证的过程,对与不对我没有资格评论,但是法师的确用自己生命去验证了。
我想说的是南师之所以伟大,就在这里,我引用子贡评价孔子的话:叔孙武叔毁仲尼。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南师如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一部准提法传下来,每个学生领略到的精华不同,教法不同,有的创新,有的按师教习,但真正能继承衣钵的,南师也说过他没有学生。现在有建树的传法的师父是否能达到南师的高度,从文章中可管中窥豹。
我认为法师是在一步一步实证,至于证到哪一步了,我不清楚,但是按照文章说的目前看也许心脉轮这里还没有完全打开。(我个人看法,如有不对请见谅)
但是能得到南师认可出来传法,已经让我等鼠辈只能望其项背了,像我这等愚笨的人不知哪一世能达到法师的高度。
既然是实证与没有达到南师的高度,只能是将其每一步的经验说出来供大家参考了。也许等法师再过几年有了新认识,就还会有更好的经验传授给大家呢。
幸亏我们有南师的著作可以作为参考,有南师的书可以读,否则我们不知道还要走多少冤枉路。
还有这么多爱好佛法的道友可以共同参与讨论http://zhunti.shixiu.net/forum.p ... &tid=28411#lastpost
南师把道理都讲清楚了,我们抱住南师大腿,多读南师的文章,如善财童子53参,多接触接触南师认可的传法老师,自己就会有择法眼的。
发表于 2019-6-16 13: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比喻的话,现在传准提法的法师,其人之贤者,高山也,犹可逾也;而南师,日月也,无得而逾焉。
发表于 2019-6-16 13: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多谢理性的讨论,心平气和的发表自己的意见,如果能提供个人修行经验岂不快哉?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6 13:5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般若界 发表于 2019-6-16 11:01
他(注:大愚法师)说:“我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不用功。我只告诉你一句话,你记到啊,屁股上面第七节那个 ...

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我记得南师说的是在他五十几岁的时候,发现背有点驼了,想起从前有个师傅吩咐他注意尾闾骨数上来第七节那个骨头,这不能说明南师修证都在命门法相上转。
因为南师二十几岁就参禅悟道了,再经过十五六年的用功,大概四十岁出头就破了末后牢关,大彻大悟了,(相比孔子是五十知天命悟道,七十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也大彻大悟)。但是五十几岁身体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更说明修证是要身体,但身体是靠不住的,更不能执着命门就是道了,如果还牵强附会把命门跟第八识,第七识联系起来,那真的是要做法王了。
南师在走之前身体不行了,那他为什么又可以做到说走就走呢,这就是南师的伟大之处,肉身跟普通人一样照样生病,(一方面也跟他操劳过度有关系,我的看法是如果他不操劳过度(比如作个出家和尚),他可以走的非常潇洒)。但是能以一个重病之身,那个时候背也驼了,身体是靠不住了,命门还关系什么?但他照样说走就走。
发表于 2019-6-16 14: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善不善 于 2019-6-16 15:01 编辑
舍利子 发表于 2019-6-16 13:06
如果比喻的话,现在传准提法的法师,其人之贤者,高山也,犹可逾也;而南师,日月也,无得而逾焉。


欺师之徒什么时候是贤者了?没听说过自我鼓吹是准提法王的贤者。

南师未满百龄殁身而已,可痛可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9-7-24 04:0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