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1374|回复: 12

[人生百态] 哈佛的崩溃:扫穴哈佛,犁庭北大,百年文科大师总鉴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8 16: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哈佛的崩溃:扫穴哈佛,犁庭北大,百年文科大师总鉴定
“为什么牛在天上飞,因为人在地下吹”   
----网络民谚
关于近百年的文科,笔者有一个四项基本原则,就是:
学者基本是文盲,
大师基本是流氓,
论文基本是废纸,
专著基本是垃圾。
一言以蔽之,傻A骗傻C,骗出一堆大傻D,我们称之为现代文科教育。
所有这一切,都和百年来的一些大师有关。本文将逐一揭示如下。
胡适
关于胡适,在欧阳健《胡适是如何爆的大名的》这篇文章中,讲的很详细了。这里要补充的是,胡适对中医的危害。胡适的肾炎,西医治不好,找中医治好后,胡适居然否认,甚至不惜把自己的日记都销毁几年,但是,后面还是漏出了马脚。典型的恩将仇报。
冯友兰,梁簌溟,马一浮,熊十力
对于这几位大佬,在牟宗三先生的《牟宗三评胡适、陈寅恪、冯友兰、梁漱溟、西方哲学》中,已经讲的很详细了,这里主要补充一点熊十力的材料。
熊十力:
错误一:不理解唯识学语言体系
南怀瑾先生讲:
熊十力的文章很难看,因为文字大家觉得写得看不懂;越看不懂啊,越高了!学问就是这样,写的书给人家看不懂文字啊,就高了。…熊十力先生这个文字——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学的文字——连欧阳竟无先生都有这一点点的文学上的毛病——学的是《瑜伽师地论》玄奘法师的翻译体的文章。玄奘法师翻译的,玄奘法师,佛学、佛法都很高明;文学并不高明,翻译的东西很差劲。所以《瑜伽师地论》我们读不懂,除了唯识学的本身实在很艰难以外,玄奘法师要负责任,那个文字翻得——很老实,就等于现在人翻译一样,很老实。”吃饱了没有,你?””吃饱了,我。”——等于这样翻译。我们中国人讲”你吃饱了没有?”我们答复的话:”我吃饱了”。照外国文翻译就是”吃饱了没有,你?””已经吃饱了,我。”就是这样翻译的。唉,这个翻译要命!
要理解、合于中国人、很快地透过中国人的思维的法则,很容易接受这个高深的道理而悟进去的——鸠摩罗什法师的翻译。那玄奘法师翻译的《瑜伽师地论》这些都是那么别扭,所以看哪,很吃力!这一很吃力,好,后来他们学这个文字,好了,糟糕了!所以到了欧阳竟无先生写的文字已经很艰辛了;再到了熊十力手里啊,那不是十个力量做得到,要一百力来读他的文章了!在我们看看呢,先看他的文章,就笑了——何必如此呢!
所以我常说,告诉你们大家写文章要注意,我们尤其写传世的文章,像佛学的文章,我们的目的是拿佛教的名词度人,使人家看得懂。所以我们常常写了东西,我有时候写东西,你看,这些同学们都改过我的东西;高中程度的,都改过我的东西。为什么?哎,我说你都看不懂,我这个写出来干什么呢?!我目的要你们懂撒!你尽管改;改了不对,我又改回来;对了,就照你办。这个东西不是说写一篇《滕王阁序》啊,给人家摇头摆尾去念;你要玩那一套文字我们也会玩,那个是独自欣赏的呀!尤其是现在变成王大娘裹脚布,可以摆到故宫博物院的,有什么用啊?!我们的文字写出来就是说,要普及,人人(都看得懂。)但是也不想写得太白话;太白话,过了几十年又没有用了,变古文了。这一段话插进来耽误了很多时间,就是说翻译的名词,所以唯识学难研究。
按:同样,现在很多思想学者的文章,同样是在玩概念玩意淫,引用几个外国人的名字,把你讲晕完事.
错误二:将佛学当普通学术,根本不知道学佛是要做什么
在研究熊十力先生时,发现了文章[2],(注意,本文引用[2],仅表示资料来源,不表示赞同[2]中其他观点),[2]中有这样一段:
(熊十力)对自己无下学工夫和任气使性的「内疚」。由於熊氏一向自尊心极强,此种语气很不常闻,特摘录於此:
  「吾(熊氏)内自省,一向没下学工夫,玄思妙悟,只以粉饰胸间杂染,转增罪过。年垂六十,如何再不回头?外观常世士习,几不见有生人之气。尤伤族类将危。吾老矣,念挽此危,唯有对人向日用践履处提撕,使之敛其心於切近,养其气於平常。从下学立得根基住,久之,资美者,自悟胜远事,而何待予为之强聒也?吾四十五以前,犹甚使气,四十五以後,每以此自愧,宁避人,无斗口,然只强抑,非真能无竞也。一矜字,尤去不得,下学工夫甚不易,注意及之,而後知其难也(注122)。[2]
按:这里熊使用了下学,大概是指的是断见思惑而言?岂不知道,学佛修道,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不知道这个下学从何而来,把佛典完全当普通知识了。定慧两学,如何名为下学了?这佛不学到脚后跟去了吗?
错误三:断章取义,品格不高
吕澂接信後,认为熊氏前寄各信,并未接受他的意见,编入《十力语要》,乃属多余。如果定要编入,则请附录吕澂各信全文,不要改头换面。──熊氏虽在来信中,亦附有信稿,但非附录全文。──因此,他认为熊氏割截其信首尾,致意义不明;又将最初一信,原是由批评欧阳偏重闻熏一义而起,改作为针对《新唯识论》而发等,是作伪:自欺、欺友、并欺世人。他叹息熊氏原先各信,都能流露一种心平气和的论学态度:对吕澂所说有「过分处,皆轻轻带过」;「又自表白昔日玄思粉饰之非」,态度之佳,为数十年所未见(注141)。如今改造信文内容,可谓一转念间,将真诚流露处,一概抹煞,……(注142)。[2]
我说,你这不骗子吗,作为一个研究哲学的人,明明知道自己错了,还断章取义,沽名钓誉,你这书是怎么读的?
南先生对熊十力的评价是"不够量",如果知道他的信的内容,特别是学术品行问题,会不会说他”不够人”尼?
钱穆:
见拙文《什么是孔子的“仁”:钱穆,南怀瑾《论语 里仁篇》对比研究》;
牟宗三:
1、见拙文《南怀瑾先生与牟宗三先生讲《庄子》之对比研究》;
2、牟先生在其文章[4]中,提到了中庸的一段话:“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大家对比南怀瑾先生所讲的中庸,自可明白。
3、牟先生所写的基本心性之书,在网上扫了扫,基本还是在概念中转。
总体来讲,牟先生对中国文化的认识,比较清醒一些,但还是不完全,修证就更谈不上了。
张中行:
1、    见网文《张中行与南怀瑾的一段接触历史
2、    张中行先生写过一本书,《禅外说禅》,看他的东西,就是用现代的科学观念,来卡佛教。打个比方,就是一个西医,用西医的种种科学观念,如细胞呀、分子呀、病毒呀,等等,来卡中医,说你的那个阴阳五行不科学,blablabla,但是,对阴阳五行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中医能治病,而西医不行这一点,却总是在回避。张中行的书,就是这样。可以说有很大的时代特点,但就佛学而言,用唯物主义的观点来思考唯心主义的东西,不仅无用,而且有害。瞎子摸象,说的口漉漉地,但不着实际,一个时代的代表。
王力与钱钟书:
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开了“大学语文”这门课,后来在图书馆看到王力先生的《古代汉语》,作为一个理科生,当时佩服的是五体投地。随着后来转学中国文化等,慢慢了解的多了,思考这个问题,发现,其实如果我们按照古代的教育方式走,从小背古文,用《康熙字典》等的话,那么,这本《古代汉语》就是多余的,最多算一个人的读书报告。百年来产生的类似东西很多,包括钱钟书先生的《管锥篇》,基本也可以划入这类。意义不大。
钱钟书先生最让人佩服的有两点,一个是写《围城》,挖苦克莱登大学;二是,他系统地研究过禅宗,但绝口不谈。估计是没有懂。所以很清醒,不会写一本什么《禅外说禅》的东西去意淫充数。
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智也。
小结:客观地讲,王力、钱钟书这些五四以后的学者们,大约也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受害人,前面的人把方向带错了,后面再努力,也很困难,甚至是白忙,大抵如此。
参考文献:
[1]南怀瑾:唯识与中观;
[2] 江灿腾:吕澂与熊十力论学函稿评议;
[3]《胡适是如何爆的大名的》;
[4]牟宗三评胡适、陈寅恪、冯友兰、梁漱溟、西方哲学


发表于 2019-5-28 18:4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真大胆,居然这么说!钦佩!我对国学不懂,但前段日子看了《国学宗师,钱穆》,热泪盈眶,大为钱先生的一腔热血和扎实的治学态度所感动。所以现在在看钱先生的书,准备借助他的作品为中心点,往古辐射历史哲学文化变迁制度演变等等,往外辐射至同时期的民国大师们的观点。我其实极其认真地阅读思考了南老师的书籍,少说百遍是有的,但反复思索,认为南老师潇洒飘逸至极,许多观点都说到心坎坎里,但这么一来,他说的道理自己就好像全懂了一样。我再看钱先生的书籍,发现自己浅薄的一塌糊涂,连基本的古代知识都缺乏,所以我决心认真系统的学习一下国学部分,至少要10年以上,估计能通融一些,这样才能最后对照吃透南老师的观点和思想。呵呵,也不知道对不对,傻不拉几地就开始了,现在似乎极其用功,而且喜欢上了历史国学等等。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07:5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孙春红 发表于 2019-5-28 18:41
楼主真大胆,居然这么说!钦佩!我对国学不懂,但前段日子看了《国学宗师,钱穆》,热泪盈眶,大为钱先生的 ...

谢谢,其实这篇文章出笼,一定程度上,还得感谢你,
因为,我帖子里提到的钱穆等人的问题,基本是5年前就解决了,但是,他们的书还在影响人,害人,所以下决心发起总攻,扫穴犁庭,
也是想了好几天,有一定压力,一般不想针对人,更不愿意点名,感觉不是太好,但是,没有办法,这个黑顶子不拔掉,后面的人还要继续受害,只能董存瑞一把,豁出去了
发表于 2019-5-29 09: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钦佩!!
发表于 2019-5-30 21:5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隔岸观花 发表于 2019-5-29 07:59
谢谢,其实这篇文章出笼,一定程度上,还得感谢你,
因为,我帖子里提到的钱穆等人的问题,基本是5年前 ...

谢谢!您真好!
发表于 2019-5-31 22: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9-6-1 23: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南老有资格评判,其他人嘛,感觉就两个字:轻...狂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07: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yyly 发表于 2019-6-1 23:16
南老有资格评判,其他人嘛,感觉就两个字:轻...狂

确实有人很轻狂,
请问哪一条说的不对?
发表于 2019-6-2 19: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yly 于 2019-6-2 20:00 编辑

否定几个学者因而否定几所名校的文科,逻辑上有问题。
发表于 2019-6-2 19: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而且是百年文科。
发表于 2019-6-4 22: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古以来,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更有后浪推,浪花朵朵俱欢腾,原来都是一家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7-7 08:27:0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四之乱漫谈:论蔡元培的错误思想给中国文教事业带来的灾难

“此阴阳虚实之交错,其候至微;发汗吐下之相反,其祸至速,而医术浅狭,懵然不知病源,为治乃误,使病者殒殁,自谓其分,至令冤魂塞于冥路,死尸盈于旷野,仁者鉴此,岂不痛欤! ”     --张仲景《伤寒论》

当代中国的文化教育,全盘西化,完全走入了一个错误的方向,而这一切,追根溯源,就与五四、蔡元培这帮人有关。

错误一:盲目引入西方教育制度,致使私塾停办
1912年元月,任教育总长的蔡元培发布《普通教育暂行办法通令》(以下简称《通令》)。全国的学堂从此全改名叫学校,初等小学上4年,简称“初小”,这4年为义务教育阶段(那时仍叫“强迫教育”),免收学费,主要开设修身、国文、算术、体操、图画等启蒙课程。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经费不足,最后不了了之,详见[1]

徐健顺先生在[2]中指出:
一百年前教育改革,章太炎先生反对,主要反对两点,一是“目学变耳学”,也就是用教材、课本。
要知道我们古代的学校,只有蒙馆才有教材,也就是《三字经》之类,自学馆开始,就再也没有教材了,一律读原典。——这也是真的。——用教材,从此学生不读原典,所有的学问都是听说来的,所以章先生说“目学变耳学”。另一点,就是一对一教学变成一对众教学。

这两点,都是从西方学来的。所谓教育改革,就是引进西方教育模式。我们从日本模式、德国模式到苏联模式、美国模式,实验了一圈,最终就是今天这个样子,八个字评价,叫“不中不西,似是而非”。

徐健顺[3]:
当初民国搞教育改革,全盘西化,老师从坐着讲改为站着讲,从一对一改为一对众,出现了统一教材和统一考试,当时有很多老师辞职。为什么?因为教不了。很多传统教育的老师,面对一群学生,不会教。今天很多老师一对一不会教。历史经常就是这么开我们的玩笑。

中国后来的教育改革,什么“素质教育”、“放飞思想”、“开放思维”,等等虚词,恐怕都和当初民国的教育改革有关。

错误二:以美学代替宗教、国学,导致高等文科教育空心化、文盲化

在《以美育代替宗教说》一文中,他把美感教育这种特性说得更加明确:“纯粹之美育,所以陶养吾人之感情,使有高尚纯洁之习惯,而使人之我见,利己损人之私念,以渐消沮者也。”正因为美育具有陶冶人的感情,使人的道德品质高尚纯洁的特性。因此蔡元培认为:“故教育家欲由现象世界而引以到达于实体世界之观念,不可不用美感之教育”。

完全是想当然,莫名其妙。道德教育,西方为宗教,中国为儒道佛,乃千古不易的大经大法,美学只能是副科。

停止读经、文言文,最后,导致大学空心化、文盲化。

错误三:从容共到清党,自由思想的错误

蔡元培在北大提出:“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成为后来北大的校训:思想自由,兼容并包。

请问,格老子信教,每天要宰一个活人,这种自由思想,你是不是也要兼容呢?

例如,中国人讲,不教而诛,是错误的;蔡元培在北大,先是容共,最后又走上清党的道路。撇开政治的对错不谈,(不能谈,你懂的),仅从逻辑上讲,不正是自由兼容的一个反例吗?

开虚无空洞之妄想先河,毁慎思明辨之正智传统。胸无定见,贻害百年。

错误四:包庇胡适作假,同谋或渎职

胡适,江洋巨骗。他的博士学位就是假的。蔡元培在这件事情上,要么是同谋,要么就是渎职。我认为是前者。
这难道就是蔡先生提出的新道德吗?

错误五:利用学生运动,达到政治目的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是中国的古训。年轻人,有冲劲,但对人生、社会,还认识不足,所以要多看少动,慢慢成长才是正路。
1919年,借口巴黎和会,发起学生运动,史称“五四运动”,实为流氓运动。蔡为了其个人及其集团的利益,利用学生,进行政治斗争,以达到其政治目的。
这算新道德、还是算新美学呢?

后面的文革,乃至六四,恐怕都和五四的这个路数有关。流弊无穷。

错误六:私利熏心,耽误科举的恢复

校长蔡元培月薪600元,文科学长陈独秀月薪300元,文学教授胡适月薪200元,图书馆主任李大钊月薪120元,图书馆助理员(临时工)毛润之月薪8元。

当时大学教授收入的丰厚,可以从留法的李书华的回忆里得到印证。李书华是1922年到北大教书的,他的月薪也是280元。他说:北京生活便宜,一个小家庭的用费,每月大洋几十元即可维持。如每月用一百元,便是很好的生活。可以租一所四合院的房子,约有房屋二十余间,租金每月不过二三十元,每间房平均每月租金约大洋一元。可以雇用一个厨子,一个男仆或女仆,一个人力车的车夫;每日饭菜钱在一元以内,便可吃得很好。有的教授省吃俭用,节省出钱来购置几千元一所的房屋居住;甚至有能自购几所房子以备出租者。

这么高的工资,对政府是个负担;同时,大约由于五四的闹腾,以及部分回国习文博士的水平,慢慢地,大家也从对西方迷信状态中走出来,认为这个大学文科、西方思想不过如此。留学的哲学博士回来,还不是在讲诸子百家,贴个哲学标签而已。
所以当时的教育总长章士钊就提出合并大学,减少开支,恢复科举。然后呢,让你亮瞎眼的事情就发生了:1925年,北大学生,在教授及系主任的带领下,把章士钊的家,砸了三次。[4]

蔡元培提出所谓“五育并举”,一旦利益和道德相矛盾,是不是就要搞暗杀了呢?
       
结论:
搞了100年,文科基本还是个零,甚至是个负数。是不是该反思了呢?一个土匪杀人,无非是几十、几百,了不得了;一个庸医杀人,无非几百几千;而一个错误的思想家杀人,何止于亿万计!

“吾爱吾师,但是吾更爱真理”,这句话,说起来很动听,但是,一旦落到现实中,恐怕难免会很痛苦。

参考文献
[1] 清末强推“义务教育” 孩子纷纷就读私塾避风头
[2]徐健顺:我所理解的中国古代教育
[3]徐健顺:国学教育路径探析
[4] 五四之乱漫谈:北大学生为什么要砸章士钊的家!

发表于 2019-7-18 19: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孙春红 发表于 2019-5-28 18:41
楼主真大胆,居然这么说!钦佩!我对国学不懂,但前段日子看了《国学宗师,钱穆》,热泪盈眶,大为钱先生的 ...

      钱穆 是有定功的, 他打坐可以入定的。 所以不要简单的看待钱穆先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沪ICP备19026899号-1 )

GMT+8, 2019-8-26 01: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