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1457|回复: 8

[其他] 张善静居士:南公的慈悲喜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6 23:4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s://www.xuehua.us/2018/08/25/%E5%BC%A0%E5%96%84%E9%9D%99%E5%B1%85%E5%A3%AB%EF%BC%9A%E5%8D%97%E5%85%AC%E7%9A%84%E6%85%88%E6%82%B2%E5%96%9C%E8%88%8D/zh-tw/
转载请注自雪花新,本文标题居士:南公的慈悲喜舍,转载请保留本明!

觐见南公太老师,得闻佛法妙难思。
教我慈悲与喜舍,万缘放下见真如。
20161217日郑慧燕摄影、纪静宜笔记于十方禅林)

周勋男院长引言:

张善静居士,民国五十年跟随夏荆山老师学画。那时候,他才十六岁,因为他跟著夏老师的关系,见到了南老师,很年青的时候就接触佛法。我跟他(善静)已经几十年没见面了,虽然我们同样来自云林,因为南北地方,难得今日又能见面。今天很高兴,因为他的成就,已经非常有名了,可以说是青出于蓝。夏荆山老师是当代名人,也是当时美国大使马康卫夫人(任懿芳夫人)学画的老师,当年听说要退出联合国的时候,美国军舰开到台湾外海,听说保留给夏老师全家的船位,万一要逃难的话,免签证到美国,他们对夏老师非常尊重。

善静居士是夏老师的高徒,他的作品在国内外得奖无数青出于蓝,大家可能忘记夏老师,但是知道现在的张老师。得到国内的奖项无数,那个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研究佛法、研究易经,他把绘画、佛法、易经,这三种混合为一。然后又加上太极拳、游泳、运动,动静合一来修禅。今天这个机会非常难得,今天也客满了。我今天非常高兴能请张老师来,给我们讲述他一路的过程,给大家分享……


善静讲述:

各位师兄、师姊大家晚安!阿弥陀佛!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在初中以后一直想画画,所以就没有继续升学。那时候,想要寻找一位明师来学艺。结果,我爸爸不允许。他说画画做什么呢!叫我去读书,以后当一个老师,那当然生活会比较稳定,父母心就是这样子。但是我还是喜欢画画,所以初中毕业以后,就往绘画这一方面去研究了。

我喜欢画画,是因为在小学、初中美术比赛,都是第一名的,所以才会想要画画。如果画得不好,当然就不会往这条路了。在初中毕业以后,有一个因缘就认识了我的老师。他当时是在斗六的819医院里,一位少校医官。我那时候去,能跟随他学画也是一个因缘,我师母也是云林县的人,刚好第三小孩出生三个月而已,也需要一个小弟来帮忙。就是这个因缘,我才有机会跟随夏老师。

夏老师开始给我讲:你要学画画,以后生活没问题的(其实这个没问题还是有问题。为什么?因为当时民国五十年左右,那一个画家可以用绘画作品来过生活的?没有)。他说:如果你画好一点,也可以成名。开开画展,大家也知道你这一号人物。如果再画好一点,就像我们「故宫博物院」里,有很多名画都是古人所留下来的作品。你也可以跟他们一样,以后的人也可以知道有你的名字。最后给我讲一句话,他说:「你要跟我学佛,最重要的就是学佛。绘画没有什么重要,因为你再有名,到后来也没有人会认识你。故宫的名画多好,总有一天也会坏掉的,那你还剩什么?你的名也没有了」。他说:「学佛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我打坐你跟著打坐,我念《心经》你跟著念《心经》……。」第一天去的时候,一个棒喝直接敲下。我的心里想画画,结果他讲你再有名到后来还是一场空,最重要的就是学佛。这样一来,我刚好正中下怀,因为我从小时候就一直念观世音菩萨。

我念观世音菩萨也有一段因缘,在国小五年级的时候,我大伯母叫我们去戏院,看一部观世音菩萨传。我在戏院里,感动得一直流泪,整个心都融入了观世音菩萨的圣号里,念观世音菩萨,心里的声音都是观世音菩萨在转动。后来,无意间时常显现观世音菩萨在度化众生的景象。有时候,显现观世音菩萨打坐入定的画面。我就拿铅笔来描绘,观世音菩萨或坐或立的铅笔素描。后来美术成绩或是美术比赛,都是第一名(就是现在也没有人敢赢我,这是我自己自夸的)。

夏老师要我学佛,我当然非常高兴(因为小时候慈悲的心,已经就流露出来。从小到现在也不发脾气的,都笑嘻嘻的。我们夫妻结婚五十几年了,从来不吵架的)。为什么?会见到夏老师。因为我喜欢画画,然后放弃了升学的管道,有直接寻找名人学艺的念头。有这一因缘也就遇见了夏老师,老师一个棒喝,就把我打入了学佛的途径了。

寄居夏老师家里,第一晚上就开始学打坐,老师打坐我就跟著打坐。隔天,老师拿了一张拷贝的《心经》叫我背熟,我三天就背好了,在《心经》背面就是大悲咒,我一个星期也把大悲咒背完了。然后,上座打坐的时候就是念《心经》。那时候才十六岁,对佛法是一窍不通。老师怎么讲我就怎么做,每天晚上到十一点就打坐,坐到十二点半。

那时候,夏老师随南公怀瑾先生(南公大约四十岁左右)学佛修禅宗,开始热衷的时候。在斗六那段时光,南公曾经到夏老师家里三次(约十个月左右)。老师教我向南公三叩首顶礼接驾和送驾。我称南公为太老师。到现在还是尊称南太老师,不敢称呼南老师。那时候,夏老师非常用功。每天晚上我一定会跟著打坐念《心经》,经过三个多月。

有一次,老师说:深泽啊!下座了,可以睡觉了。我说:老师啊!才上座怎么要下座呢!老师说:你说什么啊!我说:老师啊!我觉得上座才五分钟嘛!刚上座怎么要下座。老师说:已经一个半小时了。我说:没有啦!才五分钟。老师说:哦!原来就是小孩子啊!才会那么快(当时我才十五六岁,住在乡下的孩子也没有受到污染,思想单纯的。老师说就是小孩子才会这么快。老师讲什么?我也不知道)。老师说下座,我们就睡觉了。

那段时光,南公到斗六三次,都会给夏老师他们讲佛法。南公在斗六地方有三个学生,一个是将近七十岁的黄局长(邮政局或是电信局),还有一位先生三十几岁,我见过他很清秀,南公对他们都很关心。有一天,南公来到夏老师家中。南公讲一些道理和佛法,我站在老师旁边听讲,我所听到的心得,大致是佛法妙难思,不可思议,不是讲了就能了解,必须自己心地去亲证的。我请教南太老师,平常要怎么修持?南公给我讲了四个字(这四个字是我几十年都往这方面去做的事,叫做「慈悲喜舍」,就这么简单四个字。那时候,我的心里很高兴,一方面能学画画,一方面又可以学佛)。然后,夏老师要送南公回台北,走路途中谈禅论道。到达斗六火车站后,送南公坐车返回台北。

夏老师在回家途中,好像有所顿悟法喜充满。回到家里,给我讲他开悟了,进入书房写满了三张信纸的悟道心得,叫我马上到邮局,用限时信寄往台北给南公过目。过了几天,收到南公的来信,要我老师准备搬到台北,这是南公的大慈大悲,知道夏医官有所领悟,就马上安排要夏医官搬到台北来精进(南公住在泰顺街,想要好好照顾夏医官)。

我老师准备不到一个月,全家就搬到台北市,我也跟随到台北继续学习(在罗斯福路上和南昌街交会地方附近,租了一栋两层楼木屋。南公就叫夏老师开裱画店,立康国粹画廊)。老师到了罗斯福路后,一方面要去上班,一方面也要安排店面事务。那时候,刘时宪是夏老师请来的裱画师父,南公也时常到裱画店来关心。知道我老师来到台北后,生活非常辛苦。家里几个人要生活,还要维持店面的开支……南公就请大企业家杨管老帮忙几个月,杨老一个月拿五千元,夏老师也每月画一张画作送给杨管老收藏……

在修行中,不管老师讲什么,我一定听话的。老师都骂我是死脑筋的,他讲一我就是一,不会想到二,很死板的(到现在看起来,我还是呆呆的、笨笨的)。但是老师交待的事,我一定彻底的去做。这一段时间,南公,一年都会安排一两次禅七。我老师每一场都会参加,也会带刘时宪一起去打禅七。但是,我从来没有参加过南公的禅七,也没有去听过南公讲经说法。但是夏老师去听的心得、重点,回来就写在纸条上交给我。老师说:这是你南太老师讲的重点,你就依照这些去做……就这样子,所以很少人认识我。因为,我都在楼上闭关画画。刘老师在楼下裱画,所以老师很多朋友他都认识,他们都很熟。

有一次,南公禅七的参话头,题目:「念佛的是谁?」。我老师去参加南公的禅七回来,也现买现卖。给我讲:太好了,我们这一次的话头是念佛的是谁?你要参画画的是谁?谁在画画?我一听,第一个念头,画画的不是我吗?不是我在画画吗?但不敢向老师报告,因为小孩子一窍不通的,什么佛法也不懂,所以不敢讲,虽然心里想:画画是我,我在画画,老师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有时候,老师到楼上,第一句话就会问:深泽啊!画画的是谁?谁在画画?这是当时南公禅七用很多话头,给他们去参!话头是什么?当你还没有起心动念以前那个,就是话头,动笔画画的时候,还没有起心动念那个心是什么心?画画这个能画的心,它从那里来?念佛的是谁?念佛那个心从那里来?寻找那个话头,那个根源,就是本来面目,本来人,如果要体悟,一定要从色身去做实验印证,要身体力行才能了解的。我参悟了三个月,画画的不是我吗?不是我在画画吗?为什么老师会问我画画的是谁?我就产生了疑情…。

有一次,老师又问了。深泽啊!画画的是谁?谁在画画?那时候,我就讲了。老师!画画的是我啊!我在画画啊!老师说:你是谁啊!我说:我是张深泽啊!老师说:你是张深泽吗?那你上辈子也叫张深泽吗?老师说: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呢?我说:我是男的。老师说:你以前也是男的吗(禅宗就用疑情的手法,使你想不透。我哪里知道以前姓什么?以前是男的,还是女的,我哪里知道)。老师说:不知道就再参吧!我老师就学南公那一套,不懂就再参吧(南公的教法是两面的,一面是慈悲引导,一面是严格的教法。在禅堂里面,是不给面子的,有些老学生都吃过苦的)。

有一日,老师又问:深泽!你是谁?谁是你(其实老师是要指明我的本来面目是什么?原本的自性是什么?偏偏我就执著在色身的我,没办法体悟到原本的自性,禅宗的话头就是在讲这个)?那时候,我直接就讲了。老师!我不管我是谁?谁是我啊!我是要来学画画啊!老师说:好啊!你要学画画(老师以前就讲了,画画得再好,最后还是一场空,如梦幻泡影),去把画桌整理干净、砚台毛笔洗干净……老师告诉我说:用心轻轻地磨墨,要细、要柔、要浓,磨好墨色。我也用心轻轻地,磨了约半小时,才磨好墨色。老师说:重泼笔,去掉不好的墨汁,笔存好墨来画画。眼观笔,笔由心,心笔合一,你要怎么画就怎么画。身心清灵,其他的事不要想(轻磨墨,可以看到你的心思起伏,心是细还粗;是柔还是燥。用佛法参入绘画中,不用讲佛法。在画画中,自然就会体悟到佛法,自心洁净、性情柔和、处世圆融、身体轻灵、做事专心,用心绘画的妙法,心想事成)。老师怎么教,我就怎么做。这样子用心绘画,锲而不舍,探索究竟。这是南公所传授的佛法,夏老师演应用变出来的绘画心法。后来,南公传授禅宗、净土宗、密宗,还有儒家、道家的修法。

(文長待續)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5 收起 理由
yzbz + 5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2-6 23:5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善静居士:南公的慈悲喜舍 (續)

https://www.xuehua.us/2018/08/25 ... %9C%E8%88%8D/zh-tw/

转载请注明来自 雪花新闻,本文标题:张善静居士:南公的慈悲喜舍,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夏老师在台北罗斯福路的时候(民国五十二年),我们几个师兄弟整天画画也不运动,南公怕我们身体不行,请了他的学生王老师,来教我们打太极拳,南太老师也时常陪我们一起练习。后来,夏老师搬到建国南路那段时间,南公也请胡公公传授易经、卜卦算命、地理风水,南公很多学生都来听胡公公讲课。那时候,我也在建国南路那里,但是我没有去听课。我老师问我:深泽你要不要去听胡公公讲课。我说:老师,我学佛法和画画,其他的我不要学。廖老师、刘老师他们都去学了。后来,他们都会看地理风水,卜卦算命之类。

想起以前,夏老师来台北不久,住在罗斯福路的时候。南公住在泰顺街,有很多学生和朋友,只要是星期天,南师家里都是客满的。当时南公是大学教授,生活环境很清苦,一个月薪水一千元左右,我记得好像是八百多元。到南公家里的客人,有大官也有企业家,每月用掉茶叶钱,将近五佰元,只剩下三四百元作为生活费了。那时候,南太师母是一位大菩萨,总是为南公护法,也充满了慈悲喜舍。

我记得有一次,夏老师说:有一天,南公身上只剩五元,舍不得坐车,就走路到学校去。在途中看到一家爱国奖卷行,五元刚好买了一张爱国奖卷。那天也是开奖的日子,傍晚返回经过奖卷行,竞然中了五佰元。南公到古亭市场买了米和菜,还有一些日用品,用掉了一百多元。回到家门口,听到邻居夫妻吵架声,后来,知道也是家中没钱买米。南公就拿出三百元,南太师母问道:你怎么有钱呢!南公说:早上买了一张爱国奖卷,中了五百元,你就把这些钱送过去给他们(这就是南公慈悲喜舍的心)。

听说:南公附近邻居有一个女孩,精神上有些问题,到处求神拜佛求平安,好像也没什么效果。后来,知道南公是一个学佛修道的高人,邻人就带了女儿来求助。南公笑著说:我哪里会。邻居再三拜讬南公帮忙,南公不得已就答应试试看!在书房用红纸写了五个字,放在他们拿来的红色小布袋里,交给小姐带在身上,然后讲了几句佛法。又说:你放心,一定好,很快就会好的,放心吧!这就是南公慈悲随缘度人的安心法。从此,邻居的小姐平安无事。知道这件事的学生,好奇地请教南老师,究竟是写什么咒文。南公笑而不答,学生一再请教,南公说:只写「南怀瑾在此」五个字,结果真的好了。因为南公知道只要心中有佛菩萨保佑,她的精神自然就安定,也就平安无事了。

我们念佛、念观世音菩萨,诚心的念,一定有效,而且很灵验(那我们有没有诚心,用哪一个心在念。不是嘴巴随便念,那是产生不了作用的)。只要诚心一句阿弥陀佛,心地就清净祥和的。我们听过南公唱诵的时候,是什么声音?以前南公教我们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叭、咩、吽),用丹田发气把六字的声音推到共鸣点(金刚唱诵法),不是用心意识来唱诵。教我们用现量的心唱诵持咒,用气轻轻地推出去,身心如虚空清灵。

南公讲了很多修行的方法,比如禅宗的修法,我们都知道临济宗,五大宗,虽然各宗修法有所不同,但是都在心地用功,到达解脱的。南公讲:有些日本修行者的修法,在冬天的时候,只有穿著短裤到溪水中,打坐念佛持咒,在寒冷水中体悟身心温和清净的境界。当你显现现量的心,自然身心温和平静了。若是用心意识来修持,就会产生分别心,感受到非常寒冷的(五蕴境界)。在夏天的时候,就穿著冬季衣服,中午在太阳下,成方阵队形打坐念佛持咒。每人准备一千根小木条,在自己面前燃烧,前后左右都一样,念几句就放一根下去,一千根烧完了也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了。在四面八方的热气中,只要是用心意识来念佛,你就会受不了的,就这样去体悟身心清凉的境界,这是当时南公给我们讲的一种修法。

我们很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比如眼睛看到的,就会产生分别心。听到人家讲的话,心就起分别了,那就是不知道用哪一个心。若是在心意识里,天气热的时候,就觉得好热;冷的时候,就会觉得好冷冰冰的。在修行中,所谓冷与热都会知道的,但是不要受冷与热的影响,只要心平静下来,身体的感受都是温和与清凉的,不用心是很难体悟到这个道理的。

在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有句「念彼观音力,火坑变成池」。比如房子在火烧了,只要诚心的念观世音菩萨,它就转换为莲池,就是火宅变成莲池。画家多管闲事,把一句话就画成火烧房子,一个人在念观世音菩萨,然后在下面就变成莲池了。其实这个房子就是代表我们这个身体,这个色身就是房子,当我们的心生了一些火爆的脾气,这个很烦燥的心就是火,我们发脾气是不是火,心里烦燥也是火。画家就用火来代表,在佛法里面讲的瞋恨心。当你发脾气的时候,你诚心地念一句观世音菩萨,还是一句佛号,持续的用心念,你的心地就转为清凉,身心就转为祥和。这个可以印证的,可以作实验的。如果体悟到身心清凉境界,这个叫做火宅变莲池。当你发脾气的时候,身心都很燥热的你受不了。你就放下心,诚心地念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你的身心当下就祥和清凉,法喜充满的,做实验看看吧!原本在佛经里,没有挿图的,因为画家应用像法,在普门品里插画,才有观世音菩萨示现图。

我们的现量心,是我们所追求的显现的真如妙心,在佛法上叫做涅磐妙心。涅磐就是不动之义,定相叫涅磐。若是自心的定相出现了,它是不生不灭的,这个叫涅磐。我们原本的心就俱是一切圆满的智慧,你要做什么事?你就做了,这个叫做如如,很自在地应用你的心。涅磐就是不动之义,佛法中提到如如不动。如如就是妙心,就是智慧的显现,涅磐就是般若大定,本来的自性。从自己的般若大定生起了现量心,你不用想,当下显现的这个心。

当我们打坐的时候,一上座盘好,当下没有念头的那一个心是不是清净的。再来,你的身心就不安定,比量心就出现了。如果用比量的心去修行,一辈子是很难见到自性的。要显现的不是比量心。比量心就是有善悪、有好坏,种种分别的心。比如:你眼睛看到的一个人一件事情,你不喜欢,这就是比量心。耳朵听到的声音,有好听有不好听,会干扰到你的心,都叫比量心。执著的心是很难开悟的,也很难见性的。所以广钦老和尚讲了一句话「老实念佛」,一句一句老老实实的念下去。念佛由心起,是从自心当下出来的,不是在脑筋里念佛的比量心。如果用比量心念佛,很容易昏沉,也很容易不安,也容易不耐烦,坐了没多久就想起来。若是用现量心念佛的话,清净心不断地念下去,这就叫做法轮常转。佛号一句一句清净的在转动,没有其他念头,要体悟什么是现量心。

南公曾经给我们讲:什么是真如本性。我们有没有喜怒哀乐,当我们有一件事来了,就使烦恼心起动,内心都在烦恼中,这个心是心意识的心,也是比量的心,简单讲就是众生的心,会产生很多现象。比如高兴也是它,不高兴也是它,烦恼也是它,快乐也是它,所产生出来的心念变化起伏……当内心在烦恼的时候,你们知道谁在烦恼吗?知道不知道在烦恼?知道烦恼的那个,有没有烦恼?知道在烦恼的那个,它没有烦恼,这个叫觉性。觉者,你高兴的时候,它清清楚楚的知道,它是如如不动的,也知道你在烦恼什么?但是它没有烦恼的。你高兴的时候,它知道高兴什么,但是它没有在高兴呀!高兴从那里来?烦恼从那里来?它本无来去,这就是我们的真如本性也是觉性,一切由它发出来,当下即空的。你一高兴的当下就空的,心不会执著在高兴的事物上。我们的心意识就是执著,一件好事来了非常高兴,其实只要一放下就回归本来。但是偏偏我们放不了,一件事来的时候,好几天还在思维,还在烦恼中。其实你烦恼一个月、一年、两年,甚至一辈子到最后还是放下,那为什么不当下就放呢!所以,当下能放下的人就是大智慧,当下就解脱的。

我们要返观自照,看自心有没有起伏,有没有自在。遇到一个境界来了,就不自在了,对不对?《心经》说的「观自在」,我们这时候就不自在了。只要一句话,我们就生气了,甚至生气好几天,那怎么办?如果每天来一句,使我们不高兴的,那还得了,每天都不自在了。这个呢!就是没有智慧了。其实任何的声音来,当下是清净的。

比如有人称赞我们,若是执著自己很有本事,就会很高兴,对不对?如果有人批评我们呢!我们会不高兴的,这个心就是心意识的心,也就是众生的心。在对和错、好与坏,两边跑来跑去,所以很难回归到本来自性。如果听到或看到好的坏的,本来都清净的。内心没有起伏,就是清净的。因为两个都对的,对我们赞叹的感谢他,人家批评我们的也感谢他,心里没事的。这样我们做得到吗?很难吧!

我讲一个不可思议的,给你们作个参考,大家都要找善知识,我坦白的讲,我们所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善知识。我们不承认他是善知识,为什么?因为我们有分别心,有我相、有人相、有众生相、有寿者相。看到佛菩萨赶快跪下顶礼,对不对?看到师父怎么不顶礼呢!看到很多修行人,怎么不顶礼呢?因为有分别心。我们没有思考到这个细微的心性,所以很难进入自性中。没有办法像南公讲的大彻大悟,当下就到了自见自性。其实我们把知见定好,你看到的每个人,当作善知识,你的心就起恭敬心,每一个人都是「阿弥陀佛……」,大家都一样进入了佛菩萨的境界。你当下的心量,就是现量的心。都是清净的,都是慈悲喜舍的心。

在日常生活中来做实验,家里有家人,有父母亲、有兄弟姐妹、有太太、有先生、有儿女,我们哪一天过得非常快乐。看到爸爸妈妈有没有恭敬地问候,看到太太或先生有没有欢喜的再抱一下,看到儿子女儿有没有关心他们。其实,修行就在日常生活里面,需要用心的地方。

南公以前给我讲:慈悲,什么叫慈悲?就是爸爸妈妈。我那时候听不懂这个意思是什么?当然现在懂了。爸爸妈妈对儿女的爱就是慈与悲,包涵教育的方法,不管用爱还是用严,都是慈悲心。因为爸爸妈妈不会有怀恨的心,去教导他们的儿女,都是用慈爱的心去引导。所以,不管方法对不对?都是爱,都是慈悲的。会把最好的食物,营养食品的留给子女,对自己儿女发出大慈悲的心。看到儿女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自己心里也难过,这个叫做悲心。情愿自己来受苦,希望儿女的病痛赶快好起来,这个就是父母的慈悲心。

南公讲:慈悲就是爸爸妈妈。那时不知道爸爸妈妈的大慈大悲,现在已经知道了。佛菩萨是大慈大悲的,发出来的心是大爱,不是小爱的心。虽然家庭中的爱是小爱,但是父母亲的心和佛菩萨的心是一样的慈悲。为什么?我们成就不了佛菩萨。只是我们的心量,限于一个家庭的爱,还有比量的心。比如说:自己的孩子跟哥哥弟弟的孩子在一起,你有没有分别心。会不会一视同仁一样地照顾他们?如果有比量就有分别心,这样的心是成就不了佛菩萨的。

把我们的爱心扩大延长,把所有的人当作自己家人一样,这个心就是佛菩萨的心。我们的心要如虚空广阔无边,这个心量没有比量,没有大小分别,它就是现量心。心量广阔无边就与虚空同体,不可限量也不可思议的。若是亲证到佛菩萨的现量的心,当下就成就了佛菩萨。我们要用功的就在这里,把现量的心扩大延长如虚空。南公在传授佛法,最后会叫我们心如虚空,这个可能很少人注意这个道理。比如说:「嗡、嘛、呢、叭、咩、吽」,吽……唱诵的心和声音传送到虚空,这就是大明咒,整个心大放光明了。这个意境,很少去体悟。

南公讲:以前有几位禅师,在行脚走路啦!念佛啦!忽然掉落溪流里,因为不会游泳,也就随著河水漂流。有的漂流到岸边,也有遇到了渔夫,才被救上渔船的。他们落水不溺,是什么原因?如果是我们的话,不知道是什么心境?那他是什么境界?他已经进入性空的境界——自性本空,清灵的境界。虽然掉到河水里,他是无有恐怖的,身心空灵也随著河水漂流。以前,很多禅师都到这个境界。但是到这个境界的,不一定是大彻大悟的。他总是开悟的人,至少是轻安境界。

我开玩笑说:若人说自己开悟了或是得道了,我说我们跳海去,这是一个印证的方法。当我们在海边看到海水波浪起伏,若是开悟得道的人,身心就与大海打成一片,无有恐怖的。就算是跳入海里,身心轻安空灵的随著海浪起伏,是死不了的。如果你们做实验的话,不要说我叫你们去跳海的。我是说用这个方法,可以印证入水不溺的境界。

若是知道水性的人,入水是不溺的。那些游泳健将跳到海里也不会死啊!那能说他大彻大悟吗?能说他开悟吗?所以入水不死的,不能说他是开悟的。但是开悟的人,入水一定不死。要不然人家没开悟能不死,开悟的人怎么会死呢!只要你怕水怕海,你下水就紧张了,身心一紧张就会沉下去。开悟的人,身心都空灵的,下水自然就漂浮上来,所以就不死。会游泳的人,就懂得放松,也可以游得很轻松自在。如果紧张的人,不懂水性就游得很辛苦,是这个道理。所以,我才会说:「谁说开悟了,我说跳海去」,不是叫修行的人去跳海。

我知道南太老师的几个小故事,他的身心清灵到什么程度。在民国五十几年,老蒋的一个侍卫长是他的好朋友。听说南公在十九岁的时候,在军中曾经当过武术教官,功夫也相当了得;侍卫长武功也很好。有一天,两个人走在一起散步谈天,侍卫长就想试一试,南公的功力到底怎么样?忽然间,他把右腿伸到南公的脚前,很奇怪!南公也没有跌倒,像没事的往前走。这是什么道理?因为他已经身心空灵,就是碰到东西,踢到树根也不会跌倒。我们很难体会怎么不跌倒,就是觉智清楚,身心空灵(色不异空、色即是空的境界)。若是我们碰撞到东西,心意识还在的话,身心紧张僵硬,每一个人都会跌倒的。

南公曾经讲:我们要学道修证佛法,要用科学方法来印证,要实实在在做得到,不是只有嘴巴讲的。虽然我不是南公亲自传授的弟子,以前我都是间接闻法,但也曾经几次受教,我都会默默地做实验的,确实做到。

比如我以前时常打赤脚行走在碎石路上,去体验疼痛的感受,真的会痛,不是不痛。我们的心执著在痛的这一点,马上就走不了。痛是知道的,但是不痛,为什么?因为身心空灵,走就走吧!痛就痛吧!不管它。很奇怪,只要你不执著它,痛也不痛了,最后也像平地般的健步如飞了。

听说:南公有一次和学生坐车到郊外去,车子行驶在两傍都有树木的小道路上,与对向来车相会。刚好南公的手伸到车窗外去,忽然碰撞到树木,大家都吓了一跳,不知道南老师的手怎么样?南公把手缩回来,笑著说:没事没事。为什么?没事。如果我们遇到这个情况,会不会受伤?一定会。为什么?南公不受伤。因为身心空灵,所以手是松柔的。若是我们一紧张,一定会受伤的。

如果我们真正体悟到佛法,只要几句佛法,一辈子是用不完的。比如说:我从小身体是最差劲的,四岁差一点就死掉,气喘缠身,每年都会生病的。自从到我老师家里,接触到南公的佛法,到现在不用看医生。我的牙齿坏掉就坏掉,我也不看牙医。会不会痛?当然会痛的。我也不管它,也就不痛了。如果你是清净的心,你的受阴就会消失。

我们知道《心经》吧!观自在菩萨……。在日常生活中的一切境界,看我们能不能自在。一切环境的善恶是非起伏,我们有没有清净心。社会乱象,你看了烦不烦?不要烦。当作是佛菩萨示现,他们显现的善恶,以后自然有该受的果报。你的智慧所了解的,对错都知道的。我们的心不要和对错是非打滚在一起,脱离这些是是非非。好像在上面往下看,都很清楚的。要超越一般的想法,进入佛的正知见,那才能得到正定,还有正智慧。如果我们用自己的思想去做事,还在五蕴障碍里面,很难解脱的。所有的法,不管善或恶来了,当下就放了,不要放在心上。只要你放不下,你的烦恼就会留著,一天放不下就有一天的烦恼,一个月放不下就有一个月的烦恼。

有一位大菩萨,就是文殊大菩萨,象征大智慧。他的法器就是一把剑,叫做智慧之剑,事情来了一扫就断了。这剑不是杀人,是扫除魔障的,所谓魔障就是自己的五蕴障碍,一剑当下就空了。什么是当下?就是现量的心。心意识里善念与恶念出来,当下就空的。知道善的去做,知道了不善的就不做,也就是「众善奉行、诸恶莫作」,这样就容易契入佛菩萨的心。我们很难了解到佛菩萨的心,其实就是大慈大悲的心。你发出大慈大悲的心,每天都会法喜充满。内心的喜悦,不是我们高兴的那个心。高兴的心,是因为得到想要的而高兴的心。法喜是心中无所求,内心清净自自然然法喜充满。

南公是大慈大悲,充满了慈悲喜舍。他把慈悲喜舍带给学生、大众,包括他的邻居也平安欢喜。舍就是舍得布施,把法益传授给大众。能舍就能得,舍的人和得的人,一样法喜充满。像父母的心,就是慈悲喜舍的示现。父母见到儿女都是欢喜,为儿女所做的就是舍得。「慈悲喜舍」这四个字虽然很简单,大家都知道。有两个含意在里面,一种是内在的自性本来就充满,由内心发出来的慈悲喜舍。一种是外在的感受,慈就是爱,你爱你的家人亲戚朋友,就是慈爱。悲就悲悯之心,就是菩萨的心,看到家人有困难有病痛,那个悲心自然就会出来的,本来就有这个心。「喜与舍」是由内而显现在外面的,由内心法喜充满,时时刻刻都充满欢喜心,没有烦恼的心。我们就把法喜的心,带动给你的家人亲戚朋友,带动给大家法喜充满,这是佛菩萨所示现的喜,不是得到什么东西而高兴的心,是从内心发出来的法喜。「舍」,到这个境界的人,还有烦恼吗?没有。因为他把好的不好的,当下都抛了,一切境界不留心中。

南公所显现的一些事,比如:在南禅七日影记中,看到有人供养香烟给他的时候,他一样拿来吸一口,说:谢谢!一般人一看,总会想南老师怎么在抽香烟啊!会不会这么想。知道他是用什么心在抽香烟吗?是清净心抽香烟,他没有抽香烟。是我们看到他在抽,是自己的心在抽香烟啊!这个道理懂不懂。懂的就懂,不懂的就不懂。还有在宴客的时候,桌上有晕的有素的……,他什么都吃。我们看到他吃鱼,其实是我们心中在吃鱼啦!他是清净的心,这种境界是不可思议的……

以前有一位禅师,大家都认为他有道。他讲经说法很多人来听,但是在道场里又讲些是是非非。有一次,禅师就用了一个方法,他叫厨房的买了鱼肉之类的食物。中午用餐时,大家看到桌上的食品,都不敢用餐。禅师说:你们吃啊!有什么就吃什么!你们不吃!哪我吃了。这样一来,不得了,大家都在讲是非了,你看老和尚中午还吃鱼吃肉呢!这样一渲染以后,道场慢慢就没人去了。结果,他的弟子都受不了。师父啊!你为什么要用那一套?老和尚说:来这里也不是真正要学佛,到这里还是谈一些是是非非。他们不来,这样才清净,你们才好修行。这些禅师用的方法,我们想不透的。要修行,自心一定要清净,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当你遇到好的、不好的因缘,就把它当作善知识。

我们听得道理太多了,哪一个去做到呢!自己做了就得到法益。但是偏偏没有力量,没有人鞭策就跨不过去。有人毁谤、陷害的时候,觉性才显现来,力量就出来了。比如佛陀的堂兄弟,对佛陀不断地陷害,不断的捣乱,佛陀还是慈悲度化他。不会因为他的陷害就不高兴,如果会不高兴就不是佛陀了。

修行要知道对我好的,还是不好的,我们一样的恭敬心。要从内心感谢他,不要认为他怎么样?他是帮助我们来速速成就的大善知识。我没有跟随南公身边听过佛法,我也不懂佛法。是从夏老师间接传授,南太老师讲的一些修心养性方法,给大家作为参考。谢谢周院长给我这个机会,今天真的很惭愧,没有什么妙法可以贡献,只有把我的心得,向大家报告,祝大家每一天快快乐乐的。

佛陀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不管是富贵贫贱,都俱足如来徳性,大家都是佛菩萨。我们见到任何人,都要有「阿弥陀佛」的心,大家互相恭敬赞美。不必经过三个月,大家都会进入佛菩萨的境界。因为我的体悟很粗浅,很抱歉!

谢谢大家!阿弥陀佛!谢谢周院长!

周勋男院长:

大家听了都很高兴,大家知道超过时间也忘了时间,已经没有时间观念了。今年就到十二月,今年度可以说是圆满结束,至于明年,是董事会来决定。

据我所了解南老师的学生,这四年已经都邀请了,还有没办法邀请到的,像夏老师、叶曼老居士都是九十几岁了。如果,夏老师回到台湾的时候,希望能请夏老师来帮我们讲一堂课,叶曼居士不容易找到在美国。我们邀请很多南老师的学生,都很客气,有的说不会讲、有的不愿意讲,种种原因。张善静是南老师的徒孙,叫南公为太老师。如果有人认识南老师的学生,认为可以讲的请帮忙介绍,明年度还是可以安排,今天再次谢谢张老师。谢谢!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9-2-8 18: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9-2-8 23: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师兄分享!功德无量!!
发表于 2019-2-9 22:4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9-2-10 06: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讲一个跟上面类似进入大海的事,那是我姑家侄子小时候,还不会说话刚刚会走到处乱爬,我看着他玩,可一个不小心侄子突然从窗户跌落,那时是平房,落差将近1.5米,虽不高,但墙边堆了几块棱角锋利的大石头,这一跌可吓坏窗外的姑姑和奶奶,我也吓得够呛,连忙探出头来,可奇怪的是这小家伙竟然咧开嘴笑,躺在石头上,长辈带着埋怨赶紧抱起,到处看,“真是菩萨保佑,一点伤没有,还咯咯咯笑”。如今他已经考入大学,个子180多了。回想此事也许跟上文所提的那种无畏境界差不多,除了奶奶信佛外(奶奶供养地藏菩萨)我想也是小孩子那种天然无分别的心救了他自己吧。
发表于 2019-2-10 06: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自身也在实践这种心量,发现很多时候傻傻的难得糊涂,闷头做事的状态往往是十分难得的,机缘和机遇亦是因此而得到无为而为的感应,念咒等等所学,虽未见明师但只要有所求,他自己就从网页往外冒,例如念咒ong a hong,就是三个不同部位的应用(南怀瑾老师在某个视频中有开示),对应不同气脉修持,那个视频的因是因为我去寻找文殊菩萨的一个咒语念法偶然看见了。
发表于 2019-2-18 17: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师兄分享!随喜!
发表于 2019-2-21 15: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师兄分享!随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9-4-26 13:4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