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688|回复: 1

[人生百态] 白玉堂居士遇“五殿阎君”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09: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继 于 2018-11-8 06:57 编辑

以下摘自《白医师的行医记录》中的描述,白医师的三弟玉堂居士见到过”五殿阎君“,

白医师自述:
我离开黑龙江行医之后,父亲往生了,他是坐着往生的;病了三天,也不吃东西,坐起来就往生了。我把三哥接来德国定居,是因为报答他那时候侍养父亲,所以我不能不理他。
据悉白医师父亲白富海的长相像白医师一样,他平时不打坐,也不念佛。1949年他坐着往生,那时候白医师在萧掌柜那里。


白玉堂(白医师的三哥)1996年9月16日说:
我四十三岁那年(1949年)春天,门外来一个算卦先生,我叫他来房里边给我算一卦。先生算好了之后,我看他面有难色,就要他说一下我的命运和将要发生什么事。算卦先生说:“今年是你的坎,你的寿命过不了四十三岁。”我听了以后,也没当一回事。
立夏以后,村里家家闹伤寒病,甚至有全家染病都死光了。我和老伴也得上了伤寒病,当时哪有钱治病呀!乾挺着。二十天以后,老伴的病刚好,就拄着棍子去拉林药铺抓药去了。我在南炕躺着起不来,中午,我发起了高烧,就叫孩子去屋外给我盛一大瓢凉水。我接过水刚要喝,手抖得很厉害,这一大瓢凉水,一下子全都倒在我的胸前上了。被这凉水一激,我的眼睛一黑,就昏过去了。这个时候我就走了,天昏地暗的,走得又饥又渴。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座大城,城门上挂着一把大锁,两个门军侧守着门,城里边有一个大高台子,上面坐着一个白胡子老头。我问门军:“这是什么地方?”门军告诉我说:“这是地狱。”我又问:“上面的人坐那么高,他是谁?”门军又说:“那是五殿阎君。”我马上说:“我可见到五殿阎君了,我可得好好向他诉苦。”
说完我就往里闯,两个门军上来拦住我,说什么也不让我进去。五殿阎君就说话了:“你帮助修庙,积了阴德,再过XX年才能给你点红笔(天机不可泄漏),你回去吧,叫你父亲来。”我说:“我父亲都八十多岁了,叫他来干什么?”五殿阎君说:“他到寿了,叫你父亲伏里(三伏期中,即立秋)来吧!”我一听五殿阎君这么一说,也没话说了。就这样去了地狱又被赶了回来,醒过来后全身出了一身汗。过了十几分钟,老伴抓药回来了,吃了药很见效,几天后就能拄着棍子走路了。
我父亲八十多岁,可是一点病都没有,饭量还挺大。到了三伏的第三天,他说想吃金饼和乾豆腐。我刨了一些土豆(马铃薯),拄着棍子上街,将土豆卖了,买回七张金饼和一些乾豆腐。回家用金饼作了汤,汤很好吃,可是父亲起先就不爱吃了,一顿只吃半碗,连续三天都是一顿只吃半碗。三伏的第六天到第八天,就一口东西也不吃,也不喝水了。三伏的第八天半夜,我听见北炕有动静,以为他要起来上厕所,我摸到火柴,点上豆油灯,去北炕一看──原来父亲坐起来了,面朝东北,盘腿坐着,两手放在膝盖上,汗拉子(口水)下来咽气了。还有两天出伏,我父亲走了,从此解脱了。

后来,白医师跟白玉堂说:
……父亲故去的时候,你已经尽到你能尽的力量,我很感激你。我在很遥远的地方,向你表达我对你的谢意!我也不必说太多客气的话,我最大的希望,还是希望你把烟酒戒了,希望你能到德国来。……虽然我在这里因为病人太多离不开,可是我精神常常回去;75年在梦里头和你见面,你大约还记得吧!
白玉堂靠种地、长短工维生。虽然没有受到教育,他也是会看书。白先生在房间里专心背书,他就在后面看,他记忆力好也都记住了,所以他会讲也会看古书,就是不会写。五殿阎君告诉白玉堂什么时候到寿,白玉堂一直没说,直到1999年4月7日往生前一天才说。这时,他在医院唱歌,他唱的是姜子牙保文王打江山这些歌谣。他说:“这个地球,我不待了,我要去天上!”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09: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一则蒋太严的公案
我在这里,举个威神与业力,能到地狱的有力故事:


  民国四年,袁世凯想做皇帝,深怕章太炎先生反对,先期诱至北京,幽于龙泉寺;先生忧愤之余,梦做阎罗王。当时有报宗仰和尚书云:


  ‘仰上人侍者:快接复曹,神气为开,所问幻梦事状,今试笔述,愿上人评之。去岁十二月初,夜梦有人持刺,请吃午餐,阅其主名,则王鏊也。(王,震泽人,明武宗时贤相。)走及门外,已有马车;至其宅中,主人以大餐相饷;旁有陪客,印度人、欧洲人、汉人皆与。各出名刺,汉人有夏侯玄、梅尧臣。余问王公:“读史知先生各德,而素无杯酒之欢,今兹召饮,情有所感。”王曰:“与君共理簿书事耳!梅君则总检察,吾辈皆裁判官,以九人分主五洲刑事;而我与君,则主亚东事件者也。”余问王曰:“生死为寿量所限,轮回则业力所牵;大自在天尚不能为其主宰,而况吾侪?”梅氏答曰:“生死轮转,本无主者,此地唯受控诉,得有传讯逮捕事耳。传讯者不皆死,逮捕则死矣。既判决处分后,至彼期满释放后,又趣生诸道,则示非此所主也。”余念此论,颇合佛法,与世俗传言焰摩主轮回生死者不同。因复问言:“铁床铜柱,惨酷至极,谁制此法者?”皆答曰:“此处本无制法之人;吾辈受任,亦是阎浮提人公举,无有任命之者。法律,则参用汉、唐、明、清及远西日本诸法,本无铁床铜柱事也。受罪重者,禁捆一劫;短则有百年。而笞杖之与死刑,皆所不用。吾辈尚疑狱卒私刑,以铁床铜柱,困苦狱囚,因曾遣人微往视之,皆云无有。而据受罪期满者言,则云确受此痛。”余曰:“狱卒私刑,非觇察所能得,吾此来当与诸公力除此敝何如?”王答曰:“固吾心也。”遂返。明日复梦到署视事。自后夕夕梦之,所判亦无重大案件,唯械斗谋杀,诈欺取财为多。如此幻梦不已,而日曜(星期日)之夜,则无此梦。余甚厌之。去岁梦此二十余日;一日,自书请假信条焚之,夜亦无梦。一夕,尽换狱卒,往询囚徒,云:“仍有铁床铜柱诸苦。”因问此具何在?囚徒皆指目所在,余则不见,归而大悟。佛典本说此为化现,初无有人逼迫之者,实罪人业力所现耳。余之梦此,是亦业感也。今春以人参能安五脏,买得服之,并于晚饭后宴坐观心一小时顷,思欲去此幻梦,终不可得。来示谓不作圣解,此义鄙人本自了然。但比量上知其幻妄,而现量上不能除此翳垢,自思此由嗔心所现故耳。吾辈处世,本多见不平事状。三岁以来,身遭患苦;而京师故人,除学生七、八人外,其余皆俯仰炎凉,无有足音过我者。更值去岁国体变更问题,心之嗔恚,益复炽然,以此业感,而得焰摩地位,固其所宜。息嗔唯有慈观,恐一行三昧,亦用不著。慈观见涅盘经,虽说其义,而无其法;亦如竟无从下手耳。想上人必有以教我也。(所嗔之事,有何体性?能嗔之心,作何形象?未尝不随念观察,而终不能破坏。)……章炳麟和南三月三十日’


  章先生书中所言:可得三点启示:


  一、章先生奔走革命,九死一生,鼎镬在前,奋不顾身。其磅礴无前之气概,足以薄日月而撼山河,即经中所谓威神是。故能独到狱所。


  二、先生不见炮烙等刑,而罪犯能见,以先生无此业,故亦不招此感,而地狱惟业所显,亦可得一确证。


  三、‘来示(指宗仰上人来信)谓不作圣解,此义鄙人本自了然。但比量上知其幻妄,而现量上不能除此翳垢,自思此由嗔心所现故耳。’此即经中所谓‘业力不可思议’,亦即‘习气难除’之证。经言:‘阿罗汉习气未净,惟佛方能除尽。’故成佛须三大阿僧只劫也。


录自《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8-11-17 10:1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