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916|回复: 7

[南老师] 南老师讲故事:曾皈依达摩祖师的北京狐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14: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破天魔印,你的境界有天魔、外魔来,左右手四指,就是这个金刚拳印,这叫破天魔印,《显密圆通》上把破天魔印也叫护身印。因為修菩提。

(註:《显密圆通成佛心要》记载,左右手四指压大拇指内掌中,急把拳凝之即是,所有恐怖处,疑有鬼魅毒龙,即作此印,嗔声诵咒。)

十个指头裡头,这是大秘密,这就是密法,密法有很多手印,总共起来有五百多种。据我所晓得的有五百多种。

我再讲一个故事给大家听,我的老师,袁先生告诉我的。当年在北京,西藏的密宗才刚刚开始,大愚法师,太虚法师的弟子,第一个到西藏求法的。有个修行人叫刘雅修,大愚法师的弟子,恐怕我们师兄贤能法师还没有见过,这些人我都亲见过。大愚法师弟子刘雅修,修禪宗、修密宗的。為了殷请大勇法师到西藏求法,在北平借了一个师长,一个将军的一个空房子来修法,修甚么法呢?那个时候从西藏来的一位喇嘛,叫多杰格西,多杰格西领头,準备带留学生到西藏修密宗,一定要请到护法神现身,护法神现了身,才敢上路。西藏的怪花样很多,护法神像是请关公啊、大护法韦陀菩萨,修了七天法。房子的中间供著佛,多杰格西对著佛坐,这些弟子们对著师父坐,这是密宗的规矩,要晓得。上师对著佛,弟子们对著上师,先拜上师,后拜佛,这是密宗的规矩。

师父坐在那裡,正修到很重要的时候,刘雅修进来了,一进来就向师父一拜,可是他一拜下去就不对了。这位师父就讲话了,居士啊,不必多礼,刘雅修愣住了,师父从来不会对他这个样子,很客气的喊他居士,不要多礼。多杰格西这个喇嘛,坐在上面,一看情形不对了。刘雅修一看不对,刘雅修是很高明的人,学问好,地位高,名气很大,很有钱。

他就再跪下,他说:「师父啊!」

「你不要叫我师父!」

他就再拜,「请问你是谁啊?」

他说:「告诉你,我是这裡的主人!」

「甚么主人啊?」他说:「这个房子的主人是张师长啊!」

「不是啊,我是狐仙,我,住在这裡很多年了,这个房子,张师长他们家裡不住,很少来住,我们住在这个楼裡。你们在这裡修法,修得乱七八糟,吵得我们一塌糊涂,我不在乎啊!我的子子孙孙多的很哎,他们被吵得受不了,你们赶快给我走!」

多杰格西喇嘛一听,气了,呵!修降魔法噢!「喔铃铃铃….喔…」

他说:「哎哎,你不要来这一套,你搞这些手印?你看啊,我结手印给你看,这是甚么手印啊?啊,这是甚么手印啊?」

多杰格西跟大喇嘛都讲不出来了。

「告诉你,达摩祖师来的时候,我亲自皈依他。善无畏来传密宗的时候,我是护法的!你们这些后辈跟我来罗嗦?」

这一听,把多杰格西也吓住了,起码有几千年以上的道行。

「你们干甚么?我晓得你们要到西藏留学,要请护法,不要请了,我帮你护法!你们不要修了,赶快走!」

那个张师长也在旁边,就给他跪下来了;「大仙啊!你不要生气了,你是主人,我也是主人啊,房子我的啊,我还有房子哎!你暂时借用我们几天,你另外把你的眷属、徒子徒孙都带到我那个家裡去住几天,好不好?」

「哎!不可以!」

他说:「為甚么?」

「你好几个太太,七八个太太,女人、丫头又多,我可以,我那些子子孙孙有些不规矩的,万一对你们不客气的话,我不行哎!家教不严,那不可以哎!」

张师长一听,这个狐仙的人还讲道德,一听也没有理由可讲了。

「那不行,你们赶快走!最后答应我给你们护法。」

多杰格西还是没办法,好啦!既然你肯跟我们护法,就动身吧。这一段公案。

所以这个手印裡头的作用多的很,修行不简单的啊!你们看到手印不要乱玩。我们人有时候不要讲话,手一指就知道了。这也是手印啊。来、来、来,中国人东方的手印,这样就是来。西方人的来、来、来,这两个手印不同。(眾笑)

---转自:http://www.shixiu.net/zhunti/ziliao/7239.html
发表于 2018-11-2 17: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没明白,狐仙是借刘雅修身体讲话吗?
发表于 2018-11-2 20: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21: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临时帐篷 发表于 2018-11-2 17:11
这里没明白,狐仙是借刘雅修身体讲话吗?

我认为是借师父,
发表于 2018-11-3 12:5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刘雅修是不是心中心密的第一位祖师啊?
发表于 2018-11-9 18: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普仁喇嘛
  白普仁喇嘛(西元1870~1927年)

  北京雍和宫,位于北京雍和宫大街之东,是北京城内最大的喇嘛庙,南北长四百公尺,东西宽一百六十公尺,所以也是我国内地最大的西藏佛教寺庙。雍和宫本来是清世宗雍正的潜邸,雍正三年(一七二五年)改为行宫,名“雍和宫”,清世宗雍正于十三年(一七三五年)驾崩,暂以此处安置棺椁,翌年奉安东陵。至乾隆九年(一七四四年)十月,高宗乾隆改建行宫为喇嘛庙,迎请喇嘛驻锡,而以达赖喇嘛派遣之堪布为掌教,自蒙古各旗所选之三百余名喇嘛为定额,并在驻京呼图克图之中,设有阿嘉、洞阔尔、土观等呼图克图佛仓(佛仓,为呼图克图之住屋)。因其原为亲王府,故其建筑与其他之喇嘛庙多有不同。

  雍和宫前面,有乾隆所撰以汉、满、蒙、藏四种文字合刻之〈喇嘛说〉石碑一座。全宫建有天王殿、温度孙殿、雍和宫(内供三世佛、饮光佛、庆喜佛五尊佛像)、额木哥殿、永佑殿、东配殿、法轮殿、佛照楼、大佛楼、绥成殿、雅木得光楼、武圣殿、菩萨殿、西配殿、扎宁阿殿、参呢特殿等十六座大殿,建筑得富丽堂皇、宏伟壮观。自乾隆朝至民国初年的近三百年间,驻锡过雍和宫的数千喇嘛中,一向很少公开弘传藏密。直到清末民初时代,有一位白普仁喇嘛,在北京及到外地公开修灌顶法,并且显示很多神奇事迹。这样就使他成为北京城家喻户晓的人物,并且在全国也有很高的知名度。于此介绍这位白普仁喇嘛的生平事迹。

  白普仁喇嘛名光法,字普仁,他何以被称为白普仁喇嘛?可能是他俗家姓白,人称他为喇嘛。他是热河省东蒙古人,清同治九年(一八七○年)出生。清末民初时代,常住北京雍和宫,故都妇孺咸称他为白喇嘛。据说他朝礼五台山,礼文殊菩萨时,得到文殊菩萨的点化,从此如法勤修,心境通明,慧解过人,蒙古各族都知道他的大名。

  民国三年(一九一四年),故都近畿发生大水,都不知水从何处而来,白普仁喇嘛入定观察,知为蛰龙作祟。为降伏蛰龙,他集合了白俊峰喇嘛等六位喇嘛,设坛修降龙法。据说白喇嘛于定中见一龙入坛场,昂然到坛前,白喇嘛取供佛之稣面塔,放在龙头上,龙即蜿蜓而退,第二天水便退落。但同修降龙法的六位喇嘛中,一个死了、一个跛了、一个眼瞎了,余下三个人都大病一场,唯白普仁喇嘛无恙,但也受牢狱之灾一年,可见此降伏法是不得轻易修的。

  白喇嘛经常修药叉大将法、及《金光明最胜王经》,以求护国息灾,最有灵感。热河平泉一带的人民,因信仰尊者,都喜诵《金光明经》。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溃军窜扰热河,各县都遭受掠劫,独平泉无扰,乃知是此经功德的感应。后来每逢国家有难,都诵此经息灾。白普仁喇嘛的法缘在热河,热河全省皈依他的人有十数万之多。

  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年)春,九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尼玛到了北京,他知白普仁喇嘛的道行,请人致意,白喇嘛往谒,班禅赐他堪布法位,经三辞始肯接受。这时,北洋政府的执政段祺瑞,请白喇嘛邀集一百零八位喇嘛,在雍和宫修“《金光明最胜王经》大白伞盖法会”二十一天,由白喇嘛主修。到了六月,他又应上海信众之请,招集喇嘛二十八人南下,在上海觉园的净业社修金光明法会。这时范古农居士在嘉兴担任商业学校校长,也到上海参加法会,并为白普仁喇嘛护法。上海法会结束,各地信众纷纷礼请喇嘛莅临。范古农居士也陪著白喇嘛,先后到杭州、嘉兴、长沙、武汉、九江、南京等大城市,辗转数千里,在各地修金光明法会,皈依及受灌顶者为数至多。

  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年),在日本学东密的大勇阿阇黎,由武汉到了北京,在京开坛传法,受法的弟子很多。他原想到庐山闭关潜修求证,这时闻知白喇嘛精于藏密,乃前往请益,又生起入藏求法的心愿。他在北京慈恩寺成立了一所藏文学院,做入藏学法的准备。到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年),大勇把学院改组为“留藏学法团”,准备入藏。这时有一段有趣的传说流传下来,据说白普仁喇嘛为大勇请护法神保护他入藏,意外的把广济寺护法的狐仙请来了,狐仙附在学僧天然和超一身上,他二人当下即有能知他心意及揭发他人隐私的能力。狐仙力阻大勇赴藏,劝大勇留在北京,狐仙愿意为他护法,如果大勇不听,狐仙称将力作阻扰。后来经多方设法才将狐仙驱走。

  白普仁喇嘛到江南修法后,返回北京,仍驻锡雍和宫。到民国十六年(一九二七年)圆寂,世寿五十八岁。

  (于凌波著)
发表于 2018-11-9 18: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停留

学法团以汉口、宜昌、重庆、峨眉、成都、打箭炉为途中大站,按站进行。是年冬,经由四川进入西康。这时西藏方面怀疑学法团有政治目的,多方阻挠,不允入藏。学法团乃在西康打箭炉(后改为康定县)停留下来,依大格西洁尊者修学藏文经典。大勇在此段时间内,并将宗喀巴大师的《菩提道次第略论》译为汉文。他于修学之暇,复为当地汉民演说中土佛教,使渐知敬信。如此经过年余,民国十六年(一九二七年)春季,大勇再率一部分团员前进,拟赴拉萨。另一部分仍在打箭炉,大勇行至藏边甘孜,复为守军所阻,不得已在甘孜停留下来。

甘孜有一位札迦大喇嘛,道隆德劭,为全藏人所崇仰。大勇领着学法团,依止札迦大喇嘛,穷研密宗,精进不懈,大勇并得札迦传以阿阇黎法位。

经费

另一方面,大勇率学法团入藏,初期经费全由华北的护法居士支持。民国十五、六年(一九二六、七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政局丕变,学法团的经费来源就中断了。在甘孜期间,以经费困难,团员间生活极为艰苦。且康藏苦寒,团员中有以气候不能适应,或水土不服而罹病及丧命者,已占十之二、三。到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年)间,健存者已不及二十人。大勇亦以生活艰苦、积劳致疾,于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年)八月十日,在甘孜札迦寺示寂,世寿仅三十七岁,僧腊十年。
发表于 2018-11-9 18: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这个是因为听梦参法师讲过这段故事。好好修行,自然会有护法神的。异类众生即使有五通,终究不是究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8-11-17 11: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