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maidi8341

古国治老师:话说南怀瑾先生著作权之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4 12: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善不善 于 2018-10-4 13:06 编辑
xxdragen 发表于 2018-10-4 11:50
那接下来老古和复旦还能继续出版吗?

那得问法,问理,问情,问心,问当事人。
南师生前曾发愿接续中国传统文化(详见论坛贴:《南師口述,當年峨嵋發願,普賢菩薩為證之事蹟》),希望铺设一条人天大道。南公有教无类,亲近、学生众多,读其书者更是不计其数。佛门有云:有求必应。南师离世后,求财者得财,求名者得名。
只可惜南师未满百岁“殁身而已”,留下身后莫衷一是的“熙熙” 与 “攘攘“。
发表于 2018-10-8 14: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8-10-11 09: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0-11 21: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右岸花开 发表于 2018-10-11 09:01
https://mp.weixin.qq.com/s/0aMxDYg29r7xEg-W4bJ-VQ

谢谢师兄分享。
发表于 2018-10-12 22: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明白了,可悲啊!学佛那么多年,还要争名夺利。
发表于 2018-10-16 19:53:3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mp.weixin.qq.com/s/CICaESi5v1fScHKUDF1eHw
律师严正声明

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年9月28日(2017)沪民终233号民事判决书确认的事实,本律师经南怀瑾先生法定继承人南品仁先生授权,为澄清有关事实,以正视听 ,严正声明如下:

一、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沪民终233号民事判决书已判决驳回老古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依据所谓捐赠书主张拥有南怀瑾先生著作权,故南怀瑾先生著作权依法仍由南怀瑾先生的继承人继承。

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沪民终233号终审民事判决书对涉案的《许可使用证书》中第一条之“专属”一词,认定为“属日常用语范畴,并非著作权法之专用术语”。故该“专属”许可使用不具有著作权法规定的排他性,南怀瑾先生即使授权他人,本人并没有丧失使用权,因此南怀瑾先生及其继承人依法仍享有著作权法赋予的所有权利。东方出版社出版南怀瑾先生的作品,系由南怀瑾先生生前亲自授权,后由南怀瑾先生的法定继承人继续授权,故东方出版社享有合法的出版权。

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沪民终233号终审判决涉及的版权费争议,仅限于南怀瑾先生辞世前签订的出版合同。南怀瑾先生辞世后,老古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授权他人出版的南怀瑾先生作品的版权费,该案并没有涉及。对老古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行为,南怀瑾先生的继承人将另行依法维权。

四、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沪民终233号终审民事判决书认定《许可使用证明》第三条“老古公司应支付之版税权利金悉数留做筹设上海老古文化事业及其营运之用”,该条内容超越了南怀瑾先生《委托书》的授权,对南怀瑾先生不发生法律效力。故南怀瑾先生作品的版权费仍应当归属南怀瑾先生及其继承人,任何人企图占有或截留都系侵权,南怀瑾先生的继承人将通过法律途径依法维护其合法权益不受侵犯。

特此声明。

声明人:上海友禾律师事务所
律师 邬铁军
2018年10月15日

发表于 2018-10-17 10: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发表于 2018-10-20 13: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mp.weixin.qq.com/s/zs5IV-WMj68B6Qdct90vsg
读上海高院南怀瑾著作权案判决书
作者:山人看泉
发表于 2018-10-22 10: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mp.weixin.qq.com/s/XfvP_sL9Ua1DRgViSoxGew
二读上海高院南怀瑾先生著作权判决书
作者:山人看泉
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一回中就把读者带到了太虚幻境里,读者大概都知道这对有名的联子:“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再看看上海高院针对南老师著作权案的判决书和判决后纷纷扬扬的议论,山人感到此幅对联实在是对涉案主人公们最好的注解。遗憾的是,因为判决书长达55页,就算是略有法律基础的南粉,正确解读的确很难。山人不得不再去读这个判决书,再对照一下这几天为郭姮妟吹喇叭抬轿子的文章,拿个几点心得,再给师兄、师姐们分享。

先说说南老师有没有亲自签署了《赠与书》和《许可使用证书》。法院认定的事实是,都没有。郭姮妟拿出一张打印日期为2003年2月27日的打字文书,上面有南老师的签名,声称这是南老师把他生前所有作品著作权赠与给台湾老古文化事业有限公司了。南家后人称其为伪造,因为老师对重大事宜从来就是亲自撰文,以表重视,也因为南老师曾经留下过事先签名的空白纸张,以便在台湾的工作人员代为办事。一审法院批准做司法鉴定,因缺乏对比材料而仅认可南老师签字为真,打字文字的形成时间无法确定,而且郭姮妟在庭审中又抬出一位陈姓先生作为捐赠书的起草人,其与南师素昧平生,只是由郭姮妟的舅舅李传洪带去看望南师时,南师“嘱其起草”《赠与书》,后又未再相见,且郭姮妟在法庭上自述与其母亲李素美的录音讲话相悖。因而法院根本就不采信其证言。要知道,大陆法院判词的严谨,没有直言,但读者自会知道,郭姮妟在说假话,做假证。

再说说南老师有没有亲自签署《许可使用证明书》。这个说法更是荒唐。因为这份《许可使用证明书》上面的签字根本就是郭姮妟本人的签名。所以不存在南师签署的问题。而且法院判决书中也没有一个字说这份《许可使用证明书》真实、有效。判决书里没有“有效”两个字嘛!

法院的判决书只是认定,郭姮妟根据南老师2001年1月31日《委托书》签署的文件,只要是在委托书授权范围之内的,就可以视作南老师本人认可的权利义务关系。所谓的《许可使用证明书》是郭姮妟本人自己写的,只不过她是南老师的代理人,凡是超出南老师《委托书》授权范围的,一概无效。这是所谓《许可使用证明书》真实存在的实际效力。所以,单单按照所谓《许可使用证明书》所载文字来解释上海高院判决书的含义,要么是装糊涂,要么是别有用心。

还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这个诉讼从一开始,只是针对上海复旦出版社和台湾老古公司在南怀瑾老师去世之前,也就是从2008年12月17日到2012年9月29日为止,大约四年期间的合同和版税纠纷。争议的焦点是谁享有著作权版税,或者按照法院的说法,著作权许可使用费。案子牵涉到的合同,仅仅限于到2012年7月9日台湾老古公司和复旦出版社的许可合同。案子牵涉到的版税,仅限于这个期间争议合同项下产生的版税。法院判决,根据南老师生前的行为判断,南老师知道郭姮妟和上海老古公司收取了复旦大学出版社交付的版税,而且南老师生前也自由支配了这笔版税。所以才说南老师认可了把版税(许可使用费)支付到上海老古公司。法院判决书出来之后,有的人弹冠相庆,也没看看法院明明说了,相关利益方如有不同意见,另案起诉。所以还会有官司要打。南家后人也会继续维权。记住哦,南家后人拿自己的精力和经费,有正义感的老师一些学生共相支持,打回来的权利和财产要按照南老师的遗愿,捐给公众,不是占为己有的哦,有公开声明为证!打官司也是一个修行过程,世事炎凉,魑魅魍魉,这几年看的很清楚了。

搞了半天,明明就是郭姮妟,拿了南老师的委托书,自己把南老师著作权全部签给了自己掌控的台湾老古公司,再拿一个自己掌控的上海老古公司来收钱。法院刚刚否定了郭姮妟自己捐赠给自己的《捐赠书》,她再继续这个帽子戏法,还要玩文字游戏,那有没有法律规定的公允良序了?法院有这么愚钝,没有看穿这些吗?

说到此,山人不得不提到法院是如何对待郭姮妟宣称的其是南老师接班人的证据的。我看判决书中列举的,包括一审过程中和二审过程中,郭姮妟出示了大量条子,以证明其与南师有如何亲密的关系,又举出大量文字材料,以证明其为南师认可的“接棒人”,南家子女的律师则反诘称南师生前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有真正的学生,何来接棒人呢?不过法院的态度倒是很坚决,不管什么材料,都判定“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采信”。想想也对哦,法律是一件严肃的事情,遗产继承是国家宪法保证下的个人权利,如果谁都拿出一篇两篇文字来否认南老师血亲子女的继承权,倒是更大的笑话。为了证明其追随南师学有所成,郭姮妟还声称她十四岁就按照南师指示给学生讲解《楞严经》,后来查证过了,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真相是南师指示她用闽南话读《楞严经》而已。估计是南师应时讲到唐代翻译语言的特色时做的示范吧?

回到郭姮妟在法庭上几次三番拿出南老师六、七十年前写《论语别裁》时候说过的话,大意是老师不主张自己的子女拿他的版权、版税过日子的,拿到法庭去证明老师没有将著作权遗产留给子女的意愿,言外之意是想证明老师是有“赠与”给郭姮妟的意愿,从而证明赠与是存在的。不行,法庭不认。老师如果没有践行过剥夺子女继承权的法律上认可的实际行为,不能作为郭姮妟有权获得赠与的事实证据。仔细看看老师讲话的原意,原来是不想让子女“当饭吃”,要自食其力而已。看看这其后几十年,南老师的子女远在天涯海角,统统都是自食其力,不以父名而贵,恭谨谦让,让父亲做他立志要做的大业,这才是南老师教育出来的样子。不过,现在再说也没有意义了,法院的判决,赠与不成立,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子女自然就享受法律规定的继承权利,郭姮妟再想自我涂脂抹粉,恐怕都不行了。

记得中国有位文化名人说过一段话,大意是,如同不美的女人总爱涂脂抹粉一样,不美的文章也都爱堆砌辞藻。殊不知,文章也和人一样,总应该有一种内在的美。也记得还有一位中国的文化名人说过,有草名含羞,人岂能无耻。都自称是追随南师的,南师身后发生的事,包括法律纷争,如此对照一下,老天自有分明。老师生前一直讲,是非、对错都很难说,唯有因果是一定的。
发表于 2018-10-28 21: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mp.weixin.qq.com/s/X89C2kqVralEIH5f8PIHZQ
读南师书偶记
哭笑不得

南师最后一次带毕禅七,去而复返,大笑复大哭,偶得于视频,心中震撼不已!六十年代台湾有一个复兴中华文化运动,当年从小读四书(没有读五经),有不少人大学、中庸会背诵,论语、孟子朗朗上口。初高中很多人读古文观止,东莱博议;贞观政要也流行过一阵子。大学时有一好友带一副大眼镜,谈什么话题他都能扯上"子曰",真是半部论语混天下,大家改称他"子龟"。他介绍了我们几位朋友看《论语别裁》,这是第一次接触南师的书,以后读《圆觉经略说》,《金刚经说什么》,一路读下去,一幌竟已四十多年。我常开玩笑南师著作是改变人生的书,日后执业有很多可以赚钱的机会,想想就都算了,也是福气。南师博通古今,半是根器半是遭遇。他生前以没有一个成器的学生为憾,大家正愁传薪无人,没想到有人抢着接棒,但接的是财产权,不是文化传承,甚是有趣!当年考托福去补习,英文未必学好,很多补习班的笑话倒记住忘不了。读南师书也容易犯这个毛病,一不留神就取其嘻笑糟粕,反而忘其做人精髓。往往只记得故事中的彗黠,而忘了背后深刻的点醒。有一官员某读书不求甚解,认字看书往往走神,认钱一流,死后见阎罗,阎罗以其太贪令转世为狗,某乞当母狗。阎罗奇而问之,为何要当母狗?某答:忘了曾读南师那一本书曾有引用,临财母狗得,临难母狗免,故愿当母狗;其人彗黠如此,令人哭笑不得。南师传薪无人,不过想传薪资倒不乏人,也聊胜于无。如此会错意古已有之,倒不必强说人心不古。南师不喜讲神通,但偏偏有人喜欢穿凿附会,且越标榜接近他的人越喜欢。近日有一南师2003年打印的捐赠书广为流传,据说是当年一位台湾有心人士专程来上海看南师,受托撰写后打印的,字型是繁体中文而非简体中文,而该繁体字型是2007年之后在大陆才开始有的。时空穿越,光怪陆离,洒脱如南师,身后也难免身不由己,难怪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四希堂

南师常挙中庸所述,博学、审问、慎思、明辩、笃行以勉人读书。多年前流行过一阵子梅花党,谓国民党曾存美国银行几千亿美元,由党国大老陈立夫先生托管,并提出中华民国三十七年九月财政部长孔祥熙开具的证书,以实其说。有某人谓已取得立夫先生捐赠书,只需出一千万美元即可朋分云云。有人辗转问我能否帮忙,我看过证书后告诉他,我真的很想帮忙,不过当时的财政部长应是王云五,而且民国三十七年的证书不该出现"华"的简体字,能不能麻烦您认识的这位孔部长去换张证书来?此君乃悻悻而去。后与立夫哲嗣泽宠夫妇聊此奇遇,他说家父当年如真能保管到十万美金,也就不必潦倒在美国养鸡了,说毕彼此大笑!其实博学丶审问、慎思、明辨,对做真学问很重要,对做假文件也很重要!稍不审慎,就露马脚。近日有某号称南师传人展示于媒体的南师2003年捐赠书,打印字体是2007年才有的转换字型,其"看走眼"不遑多让于临财母狗得!至于彼捐赠书措词粗鄙不驯,近乎自吹自擂,"五十年乃至百年后想看我南怀瑾书的人"云云,稍通文墨之谦谦君子断所不为,岂能邀南师法眼!至于所谓"永续经营使命"云云,出于商贩市侩之口固不足奇,而视成住坏空无常之修行人,岂在乎书局经营永续?捐赠书太小看南师了!闻该应卯写者自承与南师素眛平生,可能意在恭维,然画虎不成,反陷南师于不义矣!前些时参加一饭局,某人展示王羲之手书陶渊明桃花源记,众人赞叹啧啧称奇,在下忝在座不免附合,也甚称奇;不知陶作桃花源记时,羲之早已作古,如何竟能得此真迹?无奇不有,去年号称出土一批战国时代竹简,以行书书写于上,而行书始于汉末兴于宋,于战国竟能出土,自然也希罕之至。如乾隆再世,对此四件今古奇观该不要成立个"四希堂"了!不过标榜以王羲之桃花源记真迹纪念书圣,以财政部长孔祥熙制作民国三十七年的证书保管上千亿美元,和以2007年才有的字型制作出2003年南师的捐赠书,字体美则美矣,难免不伦不类,恐难邀识者一哂!南师作古不远,笃行之士,当可慎思明辨,殊不必强解为神通。



世有耶稣、然后有犹大

有人说耶稣就是最早的共产党员,他和门徒吃住在一起,过着人民公社的生活,所有的钱交给一个人管,这个人就是犹大。有人说,耶稣是神,犹大跟他这么久,怎么看不出犹大最后会出卖他?这个神未免有点差劲吧!会不会令人哭笑不得。其实弥赛亚到处都有传说,也到处有人自封弥赛亚。但如果没有耶稣被出卖钉在十字架上,基督教可能在耶稣老死后就结束了,不可能千古流传。有时现实、宗教、历史和人性的诡异穿插,往往超出想象。南师会把挂单的地方叫做人民公社,殊有深意。南师书中记载有一年他去某荒山顶,见有一道人铁帽,已不知留存几百年了。设想该铁冠道人身边若有个犹大,说不定铁冠道人的故事就能留传下来了。



阿底峡尊者

藏传佛教的大修行人阿底峡尊者当年跟随者经常上百人,其中有大学问家、修行人、也有小偷、妓女、诈欺犯,浩浩荡荡,漪屿盛哉,有点像马戏团,周游藏地百余小国,国王都奉为国师。一日游某国,国王隆重设宴款待,搬出金银器皿,当中有某弟子受不了诱惑,一时技痒,不时的把金器纳入囊中,侍卫告诉国王,国王嗔怒质问:大师,这些人跟您这么久,怎么还当着你的面干这种勾当!阿底峡尊者也不羞恼,笑着回应:这就是众生呀!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斯亦身教。我等众生也未必更高明,其勉乎哉。



遗嘱

近世佛教大师圆寂遗言(偈语)较有名的有弘一大师的悲欣交集,广钦老和尚的无来无去,而印顺长老、妙境长老竟然任何遗言也无。南普陀妙湛大和尚念兹在兹的勿忘世上苦人多,则感人甚深。如果一个修行人,生前或临终不忘交代财产,可以说是白修了。如果一个凡夫俗子死后子女争产打成一团,甚至闹出人命,也可说遗害人间了。南师往生,子女决定将其所有有形无形财产悉数捐作公益,乃遵奉南师天下为公法教,无忝所生。反而有外人争夺遗产,阻为公益,则显然有深意焉!至于饰词曾与南师密室私相授受财产,并遵嘱生前不敢示人,则厚诬南师矣!如此依财不依人,又岂能接棒。佛陀过世,教示依法不依人,而终分大小密乘,但佛教在印度反而几乎绝灭,论者谓主要原因是太依附印度教,盖如印度教有效,何必再出一个佛教?又如何破邪显正!同理,西方教育有效,何必再搞一个太湖大学堂?弟子们不太可能超越释迦尊者(佛佛平等,但那要等成佛再说),但总可能有几个龙树、世亲出来吧!其实演出这场夺产荒谬剧,又处处陷破绽,无非是考验一下弟子们的做人道德勇气,这也许就是南师最重要的遗嘱了,甚至也不枉费犹大游戏一场!台湾第一个肉身菩萨慈航大师早年来台系狱,后带弟子们在乡下打坐参禅,有一次一个精神病拿刀要闯入大殿,打坐的众师兄们有人闭目不动、有人说念经回向、有人说拿大悲水泼他,有人说念大悲咒,莫衷一是;只见大和尚起坐抄起殿角扫把,奔出大喝一声把狂汉的刀给打落在地,回头骂大众,"你们坐在那都是死人呀"!星云大师也常提他师父的教诲,不要做佛门的焦芽败种。管"闲事"因而任劳任怨任谤,也许正是修行。其实南师一生,闲事管得还真不少!



亲炙南师

90年初和一班师友初见南师,我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在学佛之路我是配角的配角,敬陪末座,但正当"勇猛精进"阶段,非佛字不言,非关佛不听。近二小时谈话,内容从天下大势到学佛疑问,无所不包,但记忆中南师极少谈佛法。告假时南师送至门口,突拍我背说:你蹦太紧了!我回头看着满眼盈溢笑意的南师,忽然有种悲从中来的寂寞感。这么多人,他竟会注意到我。越二年再见南师,他仍不经意说了一句:蹦太紧了,搞不久的!顿觉面红耳赤,他肯定知道我道心不坚、装模作样。其后有机缘见本焕老和尚,尾随众人之后,本老突然回头笑迷迷的对我说:还是念佛牢靠啊!兼挑来果、虚云两大法脉的他老人家,对我说出这句话来,又令我面红耳赤。今天写南师,他肯定不会希望我写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道心不坚,很容易被识破。盗心坚固,心不老实,更易被人识破。以道心去盗心,才能谈心传、心印,否则惺惺作态、虚有其表,尽是遮遮掩掩、偷偷摸摸的皮毛假像,买椟还珠、守着空𠫂作守财奴,绝非南师法教。贪财起盗心是坏基因,无法称作传承。当然去盗心,立道心,谈何容易。南师哭笑之间,知音难觅,令人惊心。



继承、传承

贾伯斯死了,库克继任,原来西方也搞传承,有趣!库克继任贾伯斯当苹果的CEO,传承了苹果的企业文化,言必称贾伯斯。不过贾伯斯的遗产还是老婆孩子继承,也没跟着库克改姓,并不奇怪。反而如是库克传承了苹果文化,贾伯斯的股票也要归库克,如果不给就不传承,这才奇怪!

继承是物质,是财产,是法律问题。传承是担当,是文化,是精神问题。自许传承南师文化,想的却是继承财产,精神有问题。南师不认为自己有一个够格的学生,何来误会托大竟自认系传人?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意思不是鱼烧得好可以做宰相。若厨师真以为老子推荐他去治国,纯属误会。同理,也不是南师派某人去管帐,就等于是把公司送给某人了。至于某人再编出一个故事,南师用一万元代价偷偷摸摸把上亿价值的股份卖了,南师再不堪,也不至于作出此事。南师不在乎钱财,但绝非糊涂人;自不会找一个只在乎钱的糊涂人做接棒人。南师一再强调,不会把财产留给子女当饭吃,意在天下为公,并非暗指将留给张家李家当饭吃。某人望文生义,自我催眠,误以为不给子女,舍我其谁,就烹起小鲜,自己当饭吃了,难免闹出临财母狗得的笑话了。



因为需要

有一个小女孩很乖,弟弟不乖,她每天祈求上帝:上帝啊!为什么我这么乖,妈妈从来没夸赞我?弟弟那么不听话,只要做对一点小事,妈妈又是夸,又是亲;为什么我没有?为什么不对我这样?终于有一天,上帝说话了:因为你不需要再夸了,弟弟需要!近读怀念南师文章,发现他老人家对某些开始上路的人,喝斥棒责,不假辞色,几近不尽人情,而受者感激涕零,如醍醐灌顶。方知根器不一、法门各殊;唯对五毒不除之人,只有假以辞色,尽量夸之、哄之、勉之了。贪念一起,利欲熏心,狰狞头角恣咆哮,到处吹牛,这是南师说的。此时对这人九牛都拔不出,欲教之十牛图,就根本是对牛弹琴了。



噬脐莫及

南师书中数度提到李陵和司马迁,并引之做为好人未必有好报,恶人未必有恶报。原因在于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以今生片断视之,实难尽释。佛家深信因果,其实历尽磨难,方始为人,自应把握。盖诸佛终在人间成佛,不在天上;岂能不尽此身心奉尘剎!南师掌握契机,对人最大的鼓励,即是以某某前世为修行人勉之,以戒其今世作恶。前世果有修行,今世若忘乘愿再来,尽享福报,再堕恶趣,岂不可惜。而幸遇明师,不善加把握,反而不惜欺师灭祖,终将噬脐莫及!回头是岸,机会不再,一误再误,自以为得计,实为不堪,良可痛惜!



南师气派

读南师书及据其友人所述,可知南师不善理财,自己没钱仍到处周济比他境遇差的人。但南师一生不欠人钱,南师身边如杨管北等大居士所在多有,但南师绝不为自己事开口。南师离台前,东西精华协会尚有银行抵押贷款,南师安排他人还款,但随将房产转让与之,价值远超贷款金额。有人仅谓曾代偿(协会)贷款,完全不提因而取得房地产,南师毫不以为意;因为他需要(这么说)嘛!南师为何不央关系密切之杨居士等人,则是担心彼等代偿后,绝不肯接受房产。此固见南师心细,因人施化,但南师气派,可见一斑。

最近喧腾的2003年南师(著作权)捐赠书案件,法院以:

1、南师2003年之后仍自己洽谈版权,可见南师自己尚不知有捐赠之事;

2、撰写此书者自承与南师素昧平生,南师并非不识字难为文之人,身边亦不乏文字秘书,衡情度理殊无可能托一完全不识之人撰写,且文字涵养完全不似南师;

3、某人强调南师交此书时,其母在场见证,然其母于南师往生后会议中表明,著作权当然属南家后人,可见完全不知此事,并嘱某人整理列淸单,某人亦同意。征之某人于今反应之激烈,如当时早已有此捐赠书,岂可能不当场提出。

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机关算尽,何如直心。南师生于忧患,一生颠沛,视天下子女为己子女,视己子女为天下子女,若误以为南师偏爱某人,可能不懂南师真实意;若竟以为得宠而南师可欺,可能是始终长不大,自己太幼稚!小孩骗大人,大人不揭穿,乃知其幼稚。惟若长大仍行骗四方,则面目可憎了。先自欺而欺人,怎么会有南师会为财产预立遗嘱之念,又怎么可能行之密室,私相授受?
发表于 2018-12-31 13:4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明显李家的李传洪在起主导作用,观此人作为象是把南老当“奇货可居”者处理。
发表于 2019-1-16 09: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所有疑问皆有答案,时人的疑惑也有解答。耶稣与犹大、阿底峡尊者与弟子的故事,更是寓意深远。大气派、大手笔,足以彰显南先生做事的风格。至心追随先生者,了不起!
发表于 2019-1-19 13: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佛说九横经》里告诫不能与恶人小人等结交,否则将有不期之事。我等看后颤颤巍巍,好像回到童年所看佛与九色鹿的故事,哀伤不能自己。
发表于 2019-1-20 20: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事的,南师的著作因缘都在,无风不起浪,他还教我们四依四不依呢,我觉得只要没断了书看就行,爱争争去吧,不就是钱么,玩去吧。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有能耐让争夺这个著作权的当事人把所有的书都收回来再重卖,人在做天在看,真那样也不影响流通性,好书的流通性现在多得是,我珍藏那么多南公的书死之前全部交给盗版商,怎样,我不信这样做有罪过。
发表于 2019-1-20 21: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记得有本书里面记载南师和狐狸精的故事,英文的国内没看过,意思说,南老去哪里闭关还是讲学我忘了,那个庙里面有个狐狸精闹,和尚们打坐参禅它捣乱,南老来到后知道此事,就去那个狐狸呆的地方拜会它(南师很谦卑礼貌),给那狐狸说,我来了你别闹,我跟那些和尚不一样,你要是在我来这期间不闹,我修行完成后教你修炼法门,你要是闹别怪我不客气。
那狐狸精不信,晚上又闹,和尚们都无法修行(好像是吹风)门都被搞得咣咣响,和尚不敢吭声,南老师也没管那么多就骂,OOOOOOOOOXXXXXXXXXX(你们懂吧)就骂那个狐狸让它滚一边去,那狐狸就跑了,但是后来南老还是教他如何修炼。
南老很大度,我估计收了狐狸南师肯定木问题,但是他还是容它,我们就把那些小丑当狐狸算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沪ICP备19026899号-1 )

GMT+8, 2019-8-22 23: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