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954|回复: 14

[法会小记] 2018年6月洞山准提法会修行报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 19:2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求般若 于 2018-10-5 19:14 编辑

2018年6月洞山准提法会的修行报告。
http://blog.sina.com.cn/u/3857194801

2018年11月洞山法会报名信息
https://mp.weixin.qq.com/s/v_Ep4cVc5b8Jo0lgZENs6g?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19: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6月洞山准提法会心得报告(一)
  
准提七简报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法会,有幸認识了個自嘲长相古怪的宏师父,刚開始看师父长的又黑又大是不好看,不过相由我心生,现在看到宏师父觉得他长的很可爱,很慈悲,是個非常诚恳实際的善知识。


    以前也跟大众一起念过準提咒,不过没听说过換氣前要先吞口水。这次学会了这个大密法感觉自己很幸運,这是此次共修的最大收獲。当我開始用吞口水換氣念咒子后,静坐很自然的沉静下来,感觉这法门是个很好的静坐伴侶。


    师父要求学生们念咒子的发音质量要精準,七天的咒子都念的很慢,让我可以听清楚自己的声音,很棒!


    之前没想过要修准提法,现在会把准提法跟静坐配合起來一起修,看看会有什么效果,到时再跟师父报告。


    感恩宏师父的慈悲和耐心,我第四天才吞口水的,当时师父说我没调氣我还不懂他说什么,因为天天练瑜珈早就会调氣了呀,他说你都没吞下去,当我吞下去有感觉后,对“众生刚强难化”这话感触特深,一切菩薩善知识都是苦口婆心,我感覺很惭愧! 唯有精进用功报师恩了!

  
                                                         弟子卓娜

                                2018年6月7日晚於洞山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19:2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求般若 于 2018-10-1 19:40 编辑

2018年6月洞山准提法会心得报告(二)(2018-10-01 16:28:30)[编辑][删除]转载▼
分类: 2018.6.洞山法会心得  
2018年6月洞山禅寺准提法七参学报告


感谢腿疼

    接近20岁时,我接触了南老师的书《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然后也想效仿南师,兴致勃勃地开始睡前在寝室的床上盘腿打坐。每到腿酸腿麻腿胀时,最后都熬不过,心浮气躁。于是心里就有个愿望,希望自己能够了断对自己的腿做不了主的烦恼。我不断地与自己的身体对抗,痛恨自己,却迎来更大的反弹——我就在这种有信心和没信心、能坚持与不能坚持的循环里打转。


    这次法会,早中晚都要盘腿打坐,随着秉宏师父一次次的开示,我的思想发生了转变:要安心接受自己的腿,感谢它提醒我要忏悔,痛也好不痛也好,都是躲不了的。要带着无所求之心,每天坚持下去,痛就让它过去吧。


先当个老实的人

   我总是观察到自己,看书只看有意思的,比如修道的各种境界,却不肯从基本的开始坚持用功,以为参个禅就可以一念无缝对接“佛性”,连妄念纷飞都不用在意,随时等着“佛性”登门来找。


   生活中我也有思考力大于行动力的毛病。最明显的,平时经常想到要孝顺父母,难得回家却从来不主动帮父母做家务。还有计划列好了,执行起来脑子里诸多意见,不见行动。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我已经23岁了,还在玩弄小聪明,对自己多疑傲慢懒惰的习气视而不见。


   这次法会,魏承思老师特别强调每日功课,秉宏师父也是特别嘱咐我要每天做死功课。习气重如我,就要借助这些功课日久天长的熏习,不再偏执于脑的思维,要把道理落在心上,用我的全副身心去验证佛法的真实不虚。


净土不是只在他方

   当今社会,报刊电视网络媒体映射出世道人心,不少文字扭曲事实,搬弄是非,耸人听闻。在这样的环境长大,常常感到迷茫与无所适从。

   在分数至上的应试教育的系统中周旋,我的头脑被知识占据,加上文言功底也不好,我也难以照大圣人的古书反躬自省,往往随波逐流,身心皆苦。


   秉宏师父说:“净土是没有烦恼的地方。”面对外在环境,时常起烦恼的我自然不在净土里。


   这次法会,秉宏师父、春芽师姐、各位同修以及志工的言行有很多正能量,我亲身体验到了宁静的快乐,这大概就是净土吧。对照自己的作为,我很惭愧。


   净土不是只在他方,在我们的身心中、言行里都可以有的。对于我,活在净土是很难的,所以才要老实用功修行啊!


衷心的感谢

   感谢为这次法会付出的所有人(各位师父、志工、洞山职工),你们踏实做事,辛勤耕耘,圆满地举办了法会。你们的善举是修行人的榜样。


   感谢这次法会的秉宏师父、春芽师姐和很多同修,你们对我这个新参晚辈提供了无私的帮助,谢谢你们忍耐我的问题。


  最后,我要感谢南老师。您的资料和言传身教是多么的珍贵。在资讯爆炸的年代,如果没有您的教导,把大圣人的智慧传播开来,我会难以安心。

                                         弟子:悟青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19: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6月洞山准提法会心得报告(三)


   師父好!離上次寫心得報告已有大半年的時間了,現在把這段時間以來修行過程中的體會連同這次洞山法會的感想一并報告如下,請師父批評指正。


1.死功课

   師父在法會上提到了死功課的重要,這一點我的體會是很深的,因為我確實從中收穫了超乎預期的益處,最明顯的是在開智慧方面。就在一兩年前,有些經論對於我來說還像天書一樣,比如楞嚴經裡邏輯思辨很強的七處征心八還辨見,以及名相眾多的八識規矩頌,一拿起來看就覺得腦子裡好像被漿糊塞滿了,心裡也隨之生起煩躁,根本學不進去。自從師父給我定了每天一定數量的功課,拜佛,修法,持咒,運動......每天持之以恆地堅持,突然有一天,發現自己對這些經典能看進去、懂進去了,對陌生的概念不再感到煩躁,甚至產生了強烈的興趣,越讀越覺得有意思,每讀一次都有新的感悟。


   這其中的道理大概有點像金剛經說的那樣,“實無有法,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菩提之路尚且遙遠,但至少從道理上可以比類推演,經過一點一滴的實證,信心也更為堅固。


2.色身和覺受

   用功的過程中有過各種覺受,有時候覺得自己坐在懸崖邊上就要掉下去;有時候像變成一個薄片橫在空中;有時候妄念紛飛一路攀緣拉都拉不回來;有時候細昏沉之後頭腦清明神清氣爽……如此等等。以現在自己的修為,完全不被覺受牽著走是不可能的,但因為師父說過,這些都是現象,是正常的,所以會努力不去在意是好還是壞,也不心懷期待。觀察這些現象,有的如曇花一現,有的會反復發生,更會隨著外界氣候環境、自身身體狀況不斷變化,但最終都過去了,想找都找不回來。反正控制不了它們,那來了就讓它來,走了就讓它走好了。


   以前聽別人的心得報告,會起各種心,為什麼別人有的現象我沒有,我有的是好的還是壞的,我什麼時候才能達到某個境界……現在都慢慢淡了。所謂“隨眾生心,應所知量,循業發現。”五根是色法,是客體,客塵煩惱,別業感召,實在沒有什麼好比的好爭的,重點還是當下那個主體,心的轉變。


3.心

   對我個人來說,相比起開智慧,改變習氣上的進展要慢而且不明顯,大概就是所謂的“理則頓悟,乘悟并銷,事非頓除,因次第盡。”看了《百法明門論》與《八識規矩頌》,再去比照研究自己的心念,很受啟發。一般緣境現前,心念隨起,那個“受”的環節上,第一個念頭就是去分別“我喜歡”還是“我不喜歡”,或者“這個對”還是“這個不對”,就像是條件反射,閃電一樣的快,要去控制它,讓它不起似乎是不可能的。隨後就順著這個念頭一路下去各種攀緣,尋找證據和理由,臆測結果,各種有的沒的想象。有時候返過去檢查某個特定的念頭,問自己,當時想出來的理由是真實存在的嗎?想象中的場景發生了嗎?後果有想的那麼嚴重嗎?往往啞然失笑,其實就是像師父說的那樣:“那都不是事兒。”學佛幾年,自以為算是用功,咒也念了不少,但在修定上一直沒什麼進展,有時候會覺得很不公平:就算我是瞎貓,為什麼連個死老鼠也撞不上?現在對自己的心念有所審查之後,漸漸明白,如果始終被這些是非煩惱所困,那功課做得再多也是不會有多大成果的。


   經過這段時間的修行與思維,覺得還是有一些改善,有時第一念一起,立刻就能意識到,然後就提醒自己去注意。心態比之前變得寬容一些,很多不合意的事也能夠比較快地放下,不像以前那樣在道理的是非上翻來覆去抓著不放。


4.法會

   一來到洞山,就覺得這裡的氣場很寧靜舒適,是個真修行的地方。特別是在老禪堂里打坐,雖然外面有蟬鳴,有雨聲,空氣里還殘留有油漆味,但對外界干擾十分敏感的自己竟能夠坐到了不相干,身心都放鬆安靜下來,靜得聽到自己身體內部的聲音。後來法會上有幾次也是很難得的寧靜。可惜的是,雖然了知寧靜,心裡也好像沒有什麼雜念,但無法與這寧靜融為一體,大概是因為粗的妄念沒有了,但細微的煩惱還是太多的緣故。


   之前參加過多次法會,這次的體驗是非常好的。一個原因是很喜歡聽師父開示,很幽默,不做作,不說空話,一針見血。另外一個原因是,我一直無法從共修中有太多收穫(我個人修行中最好的體驗都是發生在自己一個人用功的時候),因為人一多,總會受到種種聲音、氣味的干擾,看到聽到不合意的事情又會很容易起嗔心。這次這個現象有了改善,大多數時候能夠將心收攝在咒語或觀想上,遇有不如意的事情也會很快放下,較少被外境牽著跑了。


   在念誦準提咒上,能夠再一次聽師父講解調氣的方法,并現場糾正各種錯誤,對我而言也是很有益的複習。有時候在靜坐中,發現自己在呼出氣之後,呼吸會停頓片刻,然後就像唸咒的時候一樣,并沒有刻意吸氣而自然有氣息充滿。大概是唸咒練習多了,潛移默化形成了習慣。原來念誦時的調氣其實就是安那般那。同理,大概念咒就是念佛,觀明點理同般若正觀,如此等等。所以準提法雖然對我們來說是越級修行,但確實是三根普被,妙用不可思議。


   另外,非常幸運能在法會上聽到古道師、詹文魁先生和魏承思先生的講話,都是深入淺出,發人深省,讓我再一次感到,在這邪師說法如恒河沙的末法時代,有緣在南門下熏習正法是多麼難得的福報。

萬事開頭難,洞山法會是師父第一次主七,能夠順利圓滿,是佛菩薩和南師、法程先師的加持,也是師父為傳承法脈,精誠忘身,至心所致。我能夠參加,與有榮焉,更由衷地為師父感到高興。最後草成一首七律,以致祝賀與紀念:

   渠今是我我阿誰,漫向溪山問一回。

   急鼓頻催生死事,緩鐘遙啟故園扉。

   分別動靜知恒在,默照塵勞意未為。

   青磬一聲諸法淨,虛空寂寂去來歸。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19: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6月洞山准提法会心得报告(四)
分类: 2018.6.洞山法会心得  
洞山准提禅七小记


   这是洞山第一个准提七,也是恩师法程师父离开后师父主持的第一个准提七,短短七天如梦如幻。师父慈悲说了一个主题——做一个正常人,不要宗教狂热,做个理性求证佛法的好学生。


   佛法是生命科学,重在身心习气的转化,能否把我们多劫以来的不好的习气转过来才是重点,是要用身心去实证的。既然要用身心去实证,首先对于佛法要有正确的见地,没有正确的见地容易走向盲修瞎炼,然后会把自己搞的不正常。其次要爱护我们的身体,不要去参加饿肚子比赛,不要盲目跟风辟谷,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精满不思淫,是功夫水到渠成的境界。再次学习佛法要有真修实证过的师父教授,不能看着书本想当然练习。性命攸关,未经师父允许自己没学会不可以随便教人。最后,用功过程中出现的境界现象凡是自己不能做主的都要放下“金刚经里面说,凡所有相,都是虚妄”。想来自己前世也是个积德行善之人,这辈子才能得遇正法,得遇南师的传承。


   师父每次修法前都做开示,和大家互动是否有问题需要解决。举手投足间,是对初学者的关切,短短七天,每一天都有新的收获。持咒重在调气,持咒中间感觉自己还有五分气了,嘴巴闭上,吞一口气下去,放松,然后等到气充满了在开始念诵。刚开始有点困难,人活一口气,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啊。咽不下去也要做这个动作,熟练了自然而然就会了,念诵期间,感觉只能咽到胸口,忽而想到南师在《习禅录影》里开示,把气沉下去,沉到海底,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一直沉到地底下去,提起这一念,很容易咽下去了。念诵从开始慢慢有口水了,虽然达不到气十分充满的地步。受益的是,气开始充满时打坐时腰痛的毛病没有了,渐渐地念头开始专一,静止时,明显感觉气是往下走的,往海底,臀部,大腿小腿,到脚趾。能感受到宁静,到腿痛是腿痛,心念是心念,这种宁静和心念合不到一起。呼吸的频率减缓,念头也就少,然后安住不动。师父曰:“初步能通过盘腿持咒修法,能是我们的心得到一点点宁静,已经很好,你还想要个什么样的境界呢?”


   说到观想,以前参加准提七,修法时连明点都观想不起来,这次把“la”字观想起来时,专注力生起,整个身体都自然直起来。继而试着观想“嗡”字,也能观起来,到不十分清楚明亮。当心念跑了以后就把心念拉回来,反复无常多次,索性直接胸口观月轮。南师法本里说准提法是身口意同时修的,身体七支坐法结手印,口里念诵,作意观想。佛法最基本的就是清净我们的身口意三妙行。世间没有秘密,所有的秘密都在自己的心中。通过学习修证佛法来体证我们的心在哪里,从何处来,但何处去?


   恩师法程师父在含泪的说过,“看到太多人的太迷茫了,修行太没有一个正确的方向”“放光动地不是我们要选择的,关键是我们的慈悲心有没有生起来,行为上究竟利益了多少人?这个才是重点。”隐隐随风去,又逢落花回,所幸我们还能跟随宏师父学习正法,感恩宏师父的付出努力。是以为念…

                                     2018年5/8日 下午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19: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6月洞山准提法会心得报告(五)
分类: 2018.6.洞山法会心得  
法会心得体会报告


   洞山来过许多次了;认识宏师父也好几年了——但也却好似很久了一样。洞山的这次法会,于我就像是一个家庭大聚会,祥和、愉快,每一天都引领自己走向光明。这是最棒的日子。


   现在,我就一一例举下自己的所得。

   1. 关于唱诵调气。这个方法看似简单,但自己福薄慧浅,最开始去唱诵的时候,也是没有口水,而且不太能掌握。但回家,照着师父说的去做。有一天真的发现,腹部自己会自动充气。而且在现实生活中,自己讲话的音调也开始下降,声音变得沉稳。今年年初,师父还说,我的声音开始变得洪亮一些。用这个方法唱诵准提咒,也是非常喜悦祥和的。


  2. 关于盘腿用功。我算是腿功比较好的。双盘对我来说比较容易,一堂下来,盘上40分钟不会觉得痛。但是时间增加,也会觉得疼痛。但忍耐疼痛的决心,没有我刚开始打坐的时候,那么下狠心了。“师父说双盘不要硬熬”于是乎,只要双盘腿疼,我基本上改单盘。单盘对我压力很小。但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师父说的第二个阶段,等腿的问题解决些后,心里的“痒”是更甚的。


   3. 关于“心”的散乱。从我个体来说,自己散乱的习气很重,做一件事的坚持性非常差。最初观想的时候,明月都无法观起来,现在随时可以起观。“嗡”字,看熟之后,也可以观大观小,观亮观暗。——不过这里我有个疑惑,我这里的“观”的程度,应该直接用“想像”比较好。因为这个观,还是有一个现实的我在,这个“我”去想像这一副画面。——此处,请师父批示下,我这种理解是否准确。随着观想(想像)能力的提升,我发现,我写文章,做事的能力也在提升。那就是比较有头有尾了,坚持性会比原来好。


   4. 关于“自负傲慢”:一个看上去高傲的人,一定是自卑的。这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关于这一点,我是有深深的体会。佛法在恭敬中求,不是一句鸡汤文,而确实是身心可以去实证的生命科学。“心高气傲”——是一种身心状态,这个状态会障碍自己的智慧,变得很蠢。所以,师父特别强调礼佛——全身心的拜下去,臣服下去,放掉自己的执着,把“心气”降下来,把浮躁,傲慢降服下来。——不过,我的这个毛病是非常严重的,还需要通过日积月累平常心的去做功课,慢慢改善。不急。


   5. 关于“服务大众”说起来也很好笑。我最初参加师父法会的时候,去厨房洗个碗都会觉得“我竟然跑来庙子洗碗,有种莫名其妙的尴尬”。(属于“卑劣慢”吗)但是我就是相信师父说的吧,反正就硬着头皮去做。几年过去了,这一次在厨房帮忙,竟然非常平静。也觉得多做一点事,是很踏实开心的。以前的我,很自私冷漠,现在的我,没有那么的自私和冷漠了,变得体恤一些温暖一些。当然,“发病”的时候,还是有特别自私冷漠那一面。


   6. 关于尊卑有序和礼貌。还记得第一次在法会上见宏师父,因为宏师父特别亲切,和我们大家有说有笑,好似“随便”的样子,我也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轻重没脑子的在大众场合上对宏师父丢了一句:写下其他咒轮的笔画吧。——我是真心没脑子。记得那一天,师父说我怎么那么没文化!——这真是我有一点学历人巨大讽刺啊!我这个人,确实在这方面少根筋的。但是这几年来,也发现自己在应对方面,说话方面有了一些进步。在公众场合,如何对尊长说话,对同辈说话,也有了一些概念。但是要这种礼貌脑残患者变得完全懂礼,也还是需要耐心的——这次在饭厅,第一餐和师父见面,有个圆桌,我打了饭就想往师父圆桌上蹭。反正我自己也没掂清楚。但坐下来吃第一口后,就发现,做错了。虽然满脸尴尬,但还是承担下来吧,硬着头皮把饭吃了。仔细想了想法会前我这一不太搭调的行为:一方面是没搞清楚场合的定义——公众场合,应该是尊卑有序;二是,师父平易近人,是师父的修养,自己没有轻重,那是自己的鲁莽,和不知天高地厚。也是不恭敬和自以为是。


   7. 关于比较。《论语》上说:君子周而不必,小人比而不周。我却发现自己无时无刻的“比较心”——那真是七上八下,毫无优雅可言。这个不多说,反正还是慢慢改善。也不要太给自己那么大压力。


   8. 此次法会,有福报领略了很多前辈老师的风采:最先是古道师父和宏师父,彼此的谦让,这一幕真是非常有可爱有味——古道师父那么平易,那么“平凡”,好像就像我的大伯,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师父就不说了,师父超越我语言文字的表达能力。然后是詹文魁老师的分享,我真的是仰慕已久,特别喜欢他塑的佛像——印度行走中的佛,真是无法表达我的崇敬仰慕喜欢之情;还有峨眉山的金顶的佛像,太庄严震撼了!詹老师分享的他的发愿,以及在他的发愿引领下的这一辈子的所成,真是令我为之一振。这样的人生,真的是非常精彩!有点后悔,为什么没跟詹老师来张合影呢?


   先写这么多。总之,有佛法的引领,有师父的教导和前辈的榜样,有一群可爱的师兄师姐,有每天的功课,有人生的目标——真是非常幸福和感恩。人生的这艘小船,慢慢划~~~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19:37:2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6月洞山准提法会心得报告(六)
分类: 2018.6.洞山法会心得  
回家的路

   寻寻觅觅,寻不到一条回家的路。苦海独自飘荡,孤单寂寞。

   洞山,心中的洞天福地,来此参加准提法会或许承蒙累世福德。初入洞山美景天成,三山环绕,一水缭绕。禅院幽雅,禅堂庄严肃穆。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准提法会,居大不易,生活在大都市,各种艰辛常使人身心俱疲,更别提能有七日真正的闲暇时光。此次因缘具足内心期待激动不已,倍感珍惜!从上海出发之前一位在家修习准提法的师兄曾问我,去参加准提法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让我一时没法回答,我思考良久,或许这是一次注定的缘分,并无特别所求。


   生在东南丘陵,懵懂时期记忆中的初一十五便是在各大小寺院,庙子烧香祈福。那时不知拜佛是为何,只知有样学样,略成年懂得天地有神明,善恶需终有报。大学毕业后接触了道家,学了些许风水,奇门遁甲预测之术,那时的自己心比天高,总感觉天下尽在一掌中。2010年接触南师的南禅七日开始,渐渐的发现自己的渺小和无知。几次梦中梦见南师,让我放下。那一刻才意识到自己玩弄精神多么的可笑。从此也就不再折腾这些。尔后的几年时间,自己练习盘腿打坐,持诵准提咒以及接触各个宗派,密宗,净土宗等等,总是在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个缘分,一直没有多少收获。不想虚度此生,到了洞山,见到宏师父,我确定这就是我要找的方向。


   做个正常人,这个话题幽默轻松,但是对于我来说的确是内心触动,自觉学佛多年,吃素,放生等等,当师父说完,自己回想一路走来,惭愧不已,同事朋友眼中,已经不是正常之人,行住坐卧一身有别于他人,现在想想自己连信佛的资格都没有,好好反省,回家做个正常人,不给家人和身边的人带去不好的影响。回归生活,生活本来就已经很累了,再给别人带来麻烦,何苦来哉。


  来的第二天下午跑香,心念纷飞,走的起劲,杂念来的也快,正沉寂在杂念中,一声香板,肉眼看见的速度将杂念拍飞,一时不知谁的杂念,我又为何看见杂念,它到哪里去了,我又是谁?在哪里?近半分钟时间里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而后慢慢回到身体触感,我依旧是我,那个状态却已远去。


   由于自己常年跟着网络学习准提法,发音和调气和宏师父教授的完全不同,这点在刚开始的确是很痛苦,后来多听宏师父的录音,跟着念诵,吞咽,慢慢的好转,感觉自己呼吸都顺畅了许多,这个是需要长时间练习的,非一朝一夕有所成的。


   关于熬腿,在家熬过,姿势各方面存在问题,特别是在坐垫的高低上,以前一直没有注意到,难怪在家一盘腿坐一会腰酸背痛,宏师父开示后,如获珍宝。七天的熬腿,慢慢的可以坚持一支香不换腿,但是这个状态若想维持,需要日积月累的死功夫,不进则退。这个就需要师父说的死功夫,坚持每天的盘腿打坐。相信总有一天这个腿不是障碍。


   第三天傍晚的洞山下着雨,沿着古道走了一圈,看到祖师塔林,肃穆庄严,倍感亲切,站在塔林之前感慨我辈能有如此好的机缘来此宝地修习准提法皆是历代祖师辛苦耕耘,见到塔林地上新旧落叶杂乱,也就想着洒扫一番,名曰扫地,何尝不是扫心地,外有成群蚊虫叮咬,雨水汗液浸湿衣裤,内有焦躁,烦痒。打扫结束,看着干净整洁的环境,这一切心理状态也就无影无踪。师父说学佛应该有无所求之心,若有所求便早已执着,不会有所成。


   第四天早晨持六字大明咒开始到准提咒,单盘腿,身体不由自主开始逆时针转动,随着念咒的速度声音身体转动越来越快,不多久,转换成前后摆动,到最后成了磕头。不停的磕头,心中念头自己此生伤害的动物,人,向他们忏悔磕头。持咒结束,寂静的禅堂内回荡着我一人磕头的声响。内心着急,为何还不停下,那一刻感受到的只有身不由己,不能由我做主了。心中万分焦急时右肩膀被轻轻触碰,而后气动停下,那一触碰犹如如来的兜罗棉手,好软好软,好温暖,足足一两分钟背部暖暖的,睁开眼,禅堂依旧,大家都坐着,师父慈悲为我把坐垫摆放好让我坐好。回来回想这个气动的动作,由意识引导的,你一个念头要如何摆动它就跟着跑,惭愧自己定力不足。在后面一天打坐中我审查思维,身体有所动的前兆。尽量守住明点,不让意识带跑。气动后腿胀师父帮我敲胆经,感动之余,我想说师父您的手劲真的太大了,那个疼的都快哭了。师父教我深蹲,让我多跑香,少吃。这样就容易让气下来。效果的确很明显。


  值得一提的是认识的几位师兄,来洞山安排的是12人的寝室,住着8位师兄。我连续4天未曾睡着,可能因为盘腿气下不来的缘故,几位师兄一起想办法解决,两位张师兄分别帮我按摩穴位,感动这个大家庭真的很温暖。还有厨房里帮忙的几位义工师兄师姐,每天都是坚持到最后,大家都去休息了,他们还在努力的洗碗,洗菜,拖地。师父说,要想修行路上福慧双足,就要多为大家做贡献,福德资粮在生活的点滴之间,勿以善小而不为,点滴之水也终将汇成江河。深深的感受到师兄师姐的发心,把自己的休息时间贡献出来让我们休息好,吃好,住好。感恩你们!


  关于观想,自己的知见问题,持诵准提咒时候观想四臂观音,沉浸在观想的画面中,各种细节,每个动作都如此清晰,自以为是观想的有感应,汇报宏师父,被师父教育了一番,持准提咒怎么可以去观四臂观音,本身就是错误的。所以像我这样的容易被现象带跑的还是老老实实的观明点和字轮。


  第五日的下午,禅堂极静,我盘腿在听外面蝉鸣声,心中惬意,这蝉鸣如此好听,发展禅堂氛围似乎过分安静,回眸一撇讲经台师父拭泪,再闭眼我泪已成行,佛菩萨加持,气场极好,安静至极,心中有个声音回荡,可怜的孩子啊,你流浪天涯,一个人在这个娑婆世界飘荡了好久好久,这里是你的家,顿时泣不成声。记不清有多久不曾如此流泪,过后久久不能自己。人生苦,修行之路找不到方向更苦,感恩此生有幸遇到这么好的师父,与大家共勉,莫将容易得,便做等闲看?修行路漫漫,信心已经具足,愿已向祖师发下,剩下就是行,今生,乃至生生世世都坚定的走在这条路上。感恩佛菩萨加持感恩南师,法程上人,感恩宏师父。在离开洞山之前,您特别关照我,由于小时候出现过幻听,您说将来的修习之路还会出现比别人多的现像,千万记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我会记在心中,常修习,常忏悔。我想说有您在,我很踏实。您指引了前进的方向,那是回家的路。

                                      惭愧弟子:何适

                                       2018年6月12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19:38:1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6月洞山准提法会心得报告(七)
分类: 2018.6.洞山法会心得  
听说三年一个变化

  第一次参加法会,第一次见到法程师父和秉宏师父。

  法会中,秉宏师父说:“……太多人业障太重……”我望着师父慈祥的面孔在点头的同时,心里想,我应该不是,我看了南老师的书,南老师的视频,南老师的音频,还有梦到过南老师,还有感应……反正我不是,但还是要努力!


NO.2:2016

   坚持了一年的功课,风风雨雨也没怎么停,和法程师父不太敢接近,平时和秉宏师父接触多些,所以一年的功课让我觉得可以问些深奥的问题,把自己知道的佛学名字积蓄亮出来以示自己的进步和悟性,每次一开口,每次被打断“你要老实持咒、老实做功课……你会成佛的”每次都是都是活活憋成内伤。


   有一次要上台面对500个企业老板做分享,也是我的第一次,紧张,在求助于秉宏师父,教我无上密法:“从现在开始,每天磕头500个”,半信半疑中数量我没达到,但膝盖皮是破了的,临上台前,心脏狂跳,师父说“没事的,上台就是”,上台后,真的狂心顿歇,自信无比,镇定自若,差点悟了……从此,明白点老实听话那么点意思。


NO.3: 2017

  两年了,功课还没完全丢,但也在减肥状态了,易筋经不做了,散持也达不到1000遍了,以忙为理由。


  秉宏师父说:“每天要磕头,哪怕20个。”我都快哭了,我就这么点心量吗?


  突然想到,老实持咒,老实是什么?不是每天吗?每天都要老实……我老实做到了吗?心生惭愧。


  有一天,修法时有那么点心咒相依的感觉,除此之外,似乎无它念。

又有一天,调息变得顺畅起来一点点,吞咽也变得容易一点,想到幸亏有两年的坚持,师父说的老实带来的变化,才知道老实对于我来说,是那么的重要。


NO.4:201806

   三年了,听说三年一个变化,对这次法会充满无上的期待。

法会上,果然没让我失望,有强烈的感应,感恩佛菩萨老师加持,让我感应到腿疼腰疼一如既往,疼的我观想烧红的烙铁一块一块的在凿自己的发痛的骨头,这种强烈的感应让我想起三年前秉宏师父说的“……太多人业障太重……”,如今,我深信不疑,我就是业障协会资深会员。

虽然业障深重,但不失望不失落,不期待不放弃,望着窗外风吹过的树林,我在心里彻底接受自己业障深重。


   师父在法会上说:“……修行改变点习气,时间要以年为单位的……”“只管耕耘,不问收获”“觉察自己的起心动念”……师父语重心长,反复叮嘱,耐心教授,各种接引,不辞辛劳,感恩感谢!

三年了,很多感受,有一些改变,没改变的更多,但能看到一些自己的毛病所在了。


NO.5:2018

   能认识结缘一班师兄师姐是另一大收获。


   沛清师姐带着各位义工师兄师姐为大家创造了一个好的修法环境,把问题都悄悄的化解掉,让大家吃得好睡得也好,非常辛苦,感恩感谢!

   杭州的阿灿师兄有着一个12缸自然吸气的超强大脑,专门解决人生疑难杂症,他的大脑一个人用也用不完,闲着也是闲着,大家可以共用,他的大笑里充满着负离子,在保证自己清醒的同时保证能骗到你笑。


   春芽师姐是我由衷佩服的,不是她的和蔼可亲,而是有一次我看到师姐一个人开着一辆7座的商务车在台湾几十年难一遇的暴雨的高速公路上连续奔波几个小时,年轻人都觉得很吃力,她丝毫无倦意,而且能让我们都睡着了,差点跪拜了……


   还有很多值得自己学习的师兄师姐……感恩遇见你们。

   期待下一个三年。

   同样的期待,听说三年一个变化。


                                        弟子:梁宁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19: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6月洞山准提法会心得报告(八)

我的修行報告

   因为一个师兄的引荐,我认识了秉宏师父。因为秉宏师父,我领略到了佛法的魅力,一脚踏进去再也不想出来。这一年多来我改变了很多。


般若——调气——咽口水

   最开始秉宏师父是教我念咒,观明点。学习念咒时,师父让我调气——口水唾液咽下去然后放轻松,等气满了再念下一句。


   当是我觉得这句话很重要,但心中满是疑惑,下意识的自己去下注解。我把自己想当然的理解付诸行动并说给师父听的时候,受到了师父的训斥:“难道你连口水都不会咽吗?”立即我反省到自己的错误,马上老实照做。不几天我就发现我念咒的声音不一样了,变得饱满起来。发给师父听,师父说:“气足了。”


   这样的小事还有很多,由此我得到的经验是:像我这种道行浅没有经验没有智慧的初学者,对师父的话不下自己的注解心无挂碍老实照做才是王道。道理有时候很简单,很多时候是自己多疑了,不肯照做。信方能入,选择相信自己的师父,相信师父教授的方法并老实照做太重要了。


   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我在师父朋友圈看到一篇关于六妙门的文章,好奇心驱使我试了一下数息。恰巧那几天我在睁眼时偶尔可以看到一点亮光,这样一试,我发现了一个奇特现象:我数的是出息。数了过一百的样子,随着呼吸以檀中为中心点整个肺部及肺部肌肉开始强有力的收放。当天晚上一上坐念咒,以檀中为中心点,随着开口念咒,有类似超声波一样的东西在身体里一圈一圈荡漾开来,身体有很强的震感。可念了不到两分钟,我的小儿子不停的在门外敲门,只好下坐。接下来几天念咒都有很强的震感,不过以檀中为中心放波的现象再也没有出现过。


   那段时间我的身体变得很奇怪:胃部有时候自动收紧篡成一团,清晨醒来特别明显。吃完饭后,胃部就会跳,让我下意识的把注意力放在胃部。我猜这应该是胃在工作的一种表现。那段时间胃变得不太舒服,吃多一点点不舒服,吃少了一会就饿了。类似有胃病的样子,因为症状不明显也懒得看医生。(师父曾多次提醒过我,少吃多餐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个原因)那时候一上坐就可以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推动着自己坐直。晚上睡觉很容易惊醒,小儿子生病了需要照顾,只要他有点声音我就会起来去看他,而且一点脾气都没有,换作以前我肯定是有些报怨的。好在照看完孩子后,一躺下能立刻睡着。有天清晨醒来,吸了一口气,我发现身体的三个收缩点,檀中,胃部和肚脐下约一寸之处。其中胃部当时是呈人字形收放的。眉间和肚脐下一寸的皮肤微微自己在动。不过这种现象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个时候我感觉我的身体特别的虚弱,有时候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但我感受前所未有的安详。


   一天半夜醒来发现丹田在跳,肺部很难受,咳得整个肺部差点翻转过来,吐出的痰很黄很腥臭。向师父求助,师父叫马上师姐给我寄了中药。我体质一直不太好,虽没有生过什么大病,但经常感冒咳嗽,有时候一咳就是一两个月。咳嗽好了以后我发现一个好现象,虽然偶尔也感冒咳嗽,但是一般都是干咳,干咳上几天就自己会好。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咳好久都不好。我的肠胃也有变好,以前很爱便秘的,现在只要身体没有异常,会每天大便,而且很快。那时候我就确信,修行是可以让身体变好的。


   我不敢再数息,当时的想法是怕又再生病。现在想来有些好笑,怎么能怪数息呢?也许是气的运行翻出旧疾,加速身体的恢复。(也不晓得这个猜测对不对)不过后来我也试过几次数息,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后就再没有试过。我有种感觉,调气就包含了数息,也不知道这种想法对不对。


   通过这件事我意识到身体是一个大秘密,师父说南老师常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佛法是必须用身心去求证的。这些秘密也许并不算秘密,它一直都在,是我自己不知道而把它当成秘密而已。


   后来我开始学修法,发现自己的身体真是太差了。修法不到一半就没有力气再念咒,意识是清楚的,但身体很疲乏,腿也很痛。因为这些原因,加上自己意志不坚定,无法精进而每天坚持修法。法会上,我遇到一个师兄。我知道他很忙很忙,但我看他每天的报课几乎天天有在修法。我向他请教原委,他说:每天修法已经变成他的一个习惯。那时我就想为什么我不可以把修法变成一个习惯呢?就像每天吃饭穿衣一样呀!


   真正让我改变的是,上法下程师父“心在哪里”的开示。听了这个开示后我决定,只要不是很忙,条件又许可的话,我会争取每天修一堂法。散持时只要精神尚可,旁边又没人我会尽量开口念诵。


   这些努力马上就收到成效,身体开始产生一些微妙的变化。安静的时候可以感受到肺部,胃部的张翕。有时候念咒的时候,身体会有震动。接着开始有东西在体内蠕动,但这蠕动不是很舒服。有次在心脏蠕动了一下,心脏微微有些隐痛。本来那段时间,我的心脏偶尔会有些不适,这种不适很微弱,很难描述。蠕动过后,隐痛好了后,那种心脏的不适感几乎没有再出现过。(我猜这应该是一件好事)


   一次修法后,肚子开始张翕。接着我发热了。因为没有症状,只是一身酸痛得很厉害,所以并没有想到是发热。跑去问师父,师父让我检查身体。检查结果是什么问题都没有,后来运动总是不出汗才知道是发热了。由此而摆了一个大大的乌龙。发热过后,身体的所有现象几乎都消失了。这也让我领悟到为什么我拿身体的现象问师父时,师父总是让我,不要管。身体都是要丢弃的,何况现象。


   这之后因为身体的关系,有一小段时间没有修法。重新再修法一段时间后,发现肚子开始自己动起来。呼吸逐渐变深,呼吸常常是胸腹连成一片。蠕动越来越频繁,越来越轻而缓。这些现象在沐浴后明显些。我怀疑是身体不好,气血不足的关系。沐浴后加速了气血的流动,所以现象更明显些。我的注意力无法控制的被这些现象说吸引,本来观力就差,现在什么也观不起来了。


   到了洞山后我感觉心很宁静,而这些现象也越来越明显,洞山祖庭很殊胜,真是个福地。在师父带领下修法,虽然还是有念头,但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宁。身体有时候是温暖舒服的,有时候又炙热得不行,有时候却是凉凉的。虽然观力依旧很差,但至少偶尔可看到一点模糊的影像了。很想待在那里跟着师父再修几天,增长见识,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现象发生。因为家里的关系,不得不走。只能期待下一次洞山法会了。


   通过修法我的身体好了不少,徒步十几二十公里,第二天起来腿没有什么明显的感觉。精力也好了很多,以前修法念不到一半就疲乏不堪了,没有气力念下去,现在多数时候可以修完一场法而不会太疲惫。虽然瘦了,但是肌肉紧绷了很多。


   难怪詹大师那天在洞山法会上说:调气咽口水是密中之密(也许是密宗之密也难说)。我听后是由衷的赞叹。师父的教授的这个方法简单易学,效果却出奇的好。


观心——知见

   师父常说观心比较重要, 要观察自己的起心动念,长点智慧少点烦恼 ,要有正确的知见。


   日常生活中我观察我自己的起心动念。开始我是发现我昏沉散乱得很厉害,经常妄念纷飞梦游发呆,一天中很多时候是浑浑噩噩的。而且敏感易怒易烦躁,喜欢无事悲秋。随着年龄的增长记忆力越来越差,常常词不达意,譬如本来想说往左却说成往右。


   随着时间的推移,捕捉念头的能力有所增强,我发现自己更多不好的习气。当我看到《瑜伽师地论》第一讲的时候,当时真是只能用如坐针毡来形容。那二十种能令不得胜三摩地的缺点毛病,我件件桩桩差不多都有。除了这一本,南老师提到的很多不好的心理现象我都有。


   没有修行以前觉得自己还算心地不错的人,在观察起心动念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居然恶念多过善念,多数时候考虑的都是自己。不说那么具体了,说具体了自己都觉得很难为情,简要说是贪嗔痴慢疑样样具备。那段时间很是烦恼,既看不惯自己也看不惯别人。


   在一次法会上我听师父师兄师姐们唱诵过一次《金刚经》,立刻对《金刚经》有了无比的好感。我找来南老师《金刚经说什么》来看,有时间的话开始诵读《金刚经》。说句老实话,里面很多内容我现在都还不懂。但是我发现《金刚经》里的话很好用,句句经典,很多时候遇到烦恼不顺心的事我都可以在里边找到一句话来宽慰自己。譬如对过往的事不停攀缘时,我用“无所住”来告诫自己,过了就过了。执着于现象的时候,就用“如梦幻泡影,露露亦如电。”提醒自己~~~~


   南老师的书很好看,其中很多篇章提到人的许多心理现象,师父的朋友圈也经常有这样的文章。看到精彩处不禁拍手叫好,哑然失笑。但南老师的书很多都涉及文言文,不大看得懂。我曾经问过师父,怎么提高文言文的阅读能力。师父让我在《古文观止》里选50篇文章背诵或者诵读。可惜没能坚持。


   幸运的是我发现了一套诵读教材,里边囊括了几乎所有的比较有名古文经典,只需跟着音频读即可。我每天有空跟小儿子一起诵读这些古文经典,发现这些经典大多讲的是为人处事的道理,很有实用价值。读了这些经典,我感觉为人处世上我豁达了不少。也没有那么畏惧文言文了。


   加上有空了可以参加一下师父的法会,听听师父的开示。很多以前纠结的事也就一笑释然。待己多了一份自律,待人多了一份宽容。我深知这远远不够,我的慈悲喜舍,恭敬心升起得不够。真正做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期盼着如同擦一个尘垢很深的杯子,每天擦几下,期盼着擦干净那天。


   对比以前,我觉得自己做事专注度有所提高,有时一整天从事枯燥乏味的工作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烦闷着急了。虽然痛苦烦恼还是很多,但不会像以前一样一旦深陷就不能自拔,持续也时间明显变短。有时候实在解脱不了,就像师父说的那样看看电影,出去走走,聊聊天,一会就过去了。以前我是一个很喜欢发呆梦游的人,每天昏沉的时间很多,现在好很多了。即便有时昏沉,也能立即察觉出来,并积极寻找原因并想办法改善。


   在杭州道场听师父解释一句经典。听后我才发现,我以前对这句的理解是错了。当时我有些蒙了,很难过。我察觉到自己我见严重,知见不明。现在我做好了随时修正自己知见的准备。很遗憾为人女,为人母,为人妻,我挤不出太多时间看书。因为记性不好,即便看了有时候也记不住。好希望有一天记忆力变好,过目不忘,把南老师的所有书,及所有的经典都看一遍。看,我好贪心。大概这只是个梦吧!


礼佛 额外的一个话题


   别管它 想多了 慢慢来 加油

   这是师父对我说得最多的几个词,对我具有莫大的安慰鼓舞作用。我是一个多心的人,我见严重。修行过程中有时我对身体的一些现象很困惑,有时又有些急于求成。常对师父的话下自己的注解。很多时候有问题去问师父,得到的多数时候是这几个词。虽然迷惑,我还是老实照做了。久了才豁然明白,身体的种种变化,那些令人或喜或悲的思想念头不过是现象而已,是现象就有生灭又何必理会。修行是一辈子,甚至是多生累积的事急不来,不急并不意味着不努力。


   这些点滴让我感受到师父是一个很务实的人,言语简洁而又切中要害。老实照师父说的真是太重要了。


结缘上法下程师父

   第一次看到上法下程师父是杭州道场挂的相片,感觉笑容可掬很有亲和力。从师父,师兄师姐的眼神话语里我感受到了大家对上法下程法师浓烈的敬爱与怀念。令我无比殊荣的是师父第一次教我修法那次,我在一次修法中看到在五彩的天空下,上法下程法师和秉宏师父笑眯眯的站在一片青草地上。那次后,每每看到上法下程师父的相片都觉得无比的亲切。


   一个好心的师兄在群里发了一个上法下程法师有关“心在哪里”开示的音频。我听后很是震惊,对法程师父的敬仰油然而生。这个音频对我影响极大,从那以后做功课有些偷懒的我决定每天完成固定的功课。从那时起到现在,只要不是很忙,我都会完成自己给自己定的任务。


结缘师兄师姐

   每次参加法会我都会遇到很多师兄师姐。和蔼可亲的春芽师姐,勤奋努力的小文师姐,漂亮能干的沛清师姐,才华横溢的梁师兄,直率聪明的悦涵师姐,老实恭敬的效统师兄,善良淡定的善喜师姐,做得一手好菜又幽默无比的阿灿师兄,善解人意的紫芸师姐~~~~还有好多都叫不出名字,他们优点让我反观到了自己的缺点,感受到力量。能结识这样一群人,身处这样一个大家庭,我觉得无比幸运。


结束语

   我相信南老师说的那句:佛法是生命科学,超越宗教,超越哲学。幸好有师父的引领,师父的方法简单易行。在不知不觉中修行成了一件很有趣的事,乐于用身心去求证。师父常自侃,下辈子保人身。那天跟一个师姐闲聊,谈起这个话题。像我这样道行浅的人,虽然经过这近两年的修行,我改变了很多。但我的知见急待修正,打坐的时候腿也很痛且妄念纷飞,习气很多,烦恼也不少。还不晓得下辈子变什么呢?唉,下辈子变什么都好,可一定要让我再佛法相逢。最后,由衷的感恩南老师,感恩法程师父,感恩师父,感恩春芽师姐及所有的师兄师姐,感恩所有的遇见~~~

                                      弟子:陈**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 19:46:1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6月洞山准提法会心得报告(九)
分类: 2018.6.洞山法会心得  
我和准提法

    法会期间,一些师兄师姐分享了自己的修行报告,与那些师兄师姐们相比,我自觉汗颜无地,努力的程度,见地和境界,都差得太远,师父开示说不要去比较,我知道,有些差距的确是自己的懈怠造成的。法会结束时,师父嘱咐要写体会,我又想偷懒,师父知道我的秉性,专门给我发了信息。动笔才知道,从来没有认真总结一下自己。师兄师姐们的心得反复看了几遍,既然见地境界都不行,就实实在在把我这几年的一点点变化讲一下吧,也算分享。


一、业障与缘起

    2014年,我因运动过量致双膝半月板损伤、骨质增生和关节囊积液,平路行走时间稍长就疲累难受,上楼下楼更是艰难不堪。省内各大医院看遍,上至专家下到普通门诊,都说恢复无望。


   人到绝望时的心情是很难形容的,师父开示时多次提到他自己的业障与盘腿的痛苦,我这是那门子的业障啊!医生给出了三个方案,手术清理、电磁照射、回家贴膏药。我选择了第四种,到传统中寻求帮助,希望通过打坐改善自己的状况,或许是冥冥中的天意,我遇到了准提咒。于是自己一个人照着网络上的文字,盲修瞎练起来。


   后来才知道,即使有正法师承,修行悟道都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何况自己胡搞。一段时间后,我没有什么进步,决定寻找师父传承,期望向郭靖遇到洪七公那样,找到真传功夫。也许是上天眷顾,或许是缘分到了,2015年6月,我看到了上法下程师父在宁波举办49天准提法会的信息。7月5日,我来到了余姚大隐云溪禅寺,因台风的原因,五天后搬到奉化大慈禅寺。自此以后,我的生活中又多了一项打坐和调气。


二、盘腿就是休息

   我拖着行李一瘸一拐从云溪来到了大慈,连皮箱都搬不到楼上了,是一位师兄帮我搬上去的。大慈建在一个山坡上,禅院面积大,围着前后三进大殿建了一条环形路,晚饭后我们会绕行散步,我咬牙坚持也就能走个二三圈。


   因为膝盖疼痛的原因,打坐时双腿基本上是X型,上身躬腰驼背,难看是顾不上了,基本上是难受。法程师父和宏师父逐个人指导,宏师父又给我加一个垫子,我坐着舒服了很多。一天上午在打坐时,我感觉有一股暖暖的、轻柔而浑厚的力量往前推我,我弯成大虾的后背慢慢变直,一股清幽的香味氤氲传来,我知道是法程师在纠正我的身型,她老人家竟然轻柔到这种程度,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的。她和宏师父一再强调:打坐就是休息,双腿更疼一点,业力多消一点,她只会让我的双膝更好而不会变得更坏。法程师父一言一行,举手投足,慈悲庄严,目光中透出山岳一样的坚毅,几年以后我才知道,那种目光,根本就是修行的定静,以及对佛法坚定无边的信心。宏师父伟岸的背影,同样透露出山一样的坚定。法程师父说,你们大胆去做,在坐的每一个人,我都会对你们负责。我的心,像大海中泅徒的双脚踩到了大地,一下子有了皈依处。


    师父给我们定下的死功课,其中包括每天两坐,礼佛108拜。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懒惰散慢的习气上来,有时礼拜10个20个,打坐也只能基本上做到每天一次。但是我的信心不曾有过丝毫的散失,我坚信奇迹终有一天会发生。在这断断续续的坚持中,我的身体一天一天在变化,双膝慢慢的不疼了,打坐时双腿由X形到单盘,到今年能双盘坐半个小时;双腿由原来的平地行走如裹蒺藜到现在登山上楼如履平地;腰由原来疼痛疲劳到现在下腰双手掌拄地灵活自如,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变了一个人。


三、咽下这一口气

   上法下程法师传授的准提法,是按南怀瑾先生(我不知道怎么称呼才好,称南老师或者太老师,我根本不够资格,只能借用中央电视台传记片先生南怀瑾,称为先生)亲传仪轨如法传承下来的,上秉下宏法师得先师亲传,独立支撑和传承着准提法正脉。这个传承最大的特点是开口唱诵闭口调气的软修法门。基本要求是开口唱诵,字字清晰,换气时不用鼻子吸气,而是将口水吞下,闭口静等气自然充满,然后再开口唱诵。刚强的习气使我不敢相信,不用鼻子吸气可以让气充满。出于对师父的信任,我在每次开口唱诵的时候,都会试着去做,努力的闭口吞咽,直到2016年端午读书会上,秉宏师父在领诵准提咒时,我一口气和着口水吞了下去,肚子放松,竟然真的充满了,我再一次相信,师父真的没有骗过我们。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有机会勤加练习,慢慢能做到吞咽5、6次才用鼻子吸一次。


    我是一个暴脾气,在单位上跟同事之间还能有所克制,但在家就会因为一些芝麻粒子的小事会莫名暴发。随着吞咽次数越来越多,我发现我的脾气也越来越好。有一天中午午饭时,我和爱人一句不合,脾气就上来了,在要发未发之间,我突然看到一股气从胸间升腾而起,快速冲向脑袋。我大吃一惊,心里想这是什么?难道人生气的时候,真的会有一股气冲上来吗?这股浊气冲到脑袋上,真的会蒙住头脑的清明,整个人就会失去理智,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当我看到这些时,那股气瞬间就消失下去,我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下来,本来的恼怒变成了嘴角会意的一笑。


   自此以后,我的脾气变化越来越好,有时性子上来,心里一下子觉察到火气到了嗓子眼,那股怒气冲冲转瞬而逝,心情复归平静。我心里默默地说:"师父,这口气我终于咽下去了。"


四、宁静的洞山


  今年6月的洞山准提七尤为殊胜。

  6月的天气,北方已是骄阳似火,洞山却是细雨绵绵,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从远古飘来的醇厚与清凉,暑热和骄躁随着山岚氤氲飘散。三天下来,感觉身体虽然疲累,但心却更加沉静。傍晚散步的时候遇到师父,我陪师父站在普利禅寺山门外,环顾山林围绕,古树与翠竹掩映成画。忽然觉得整个环境是那么宁静,扑面而来的蝉鸣高亢嘹亮却粒粒清晰,似乎每一声蝉鸣都能分辨得清楚一样,天是静的,山是静的,湖水是静的,山门庙宇都静的,涌动的蝉声竟然也是静的。我心里默默地飘过一句话:这个世界好安静啊。回到禅堂,我发现那些窗子、柱子、打坐的坐垫,似乎充满了生机,无一不是静的。


   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是宁静的,我的眼里充满泪水。


五、几点体会

   体会不敢讲,有几句心里话,还是可以说一下。


   第一,跟对师父。这是第一位的,除非你是六祖转世,听一句经文就悟了的那种人。好师父不好找,看自己的缘分,更看自己的分辨,你想要什么,缘分到了,什么样的师父就来了。我要正法,法程师父和秉宏师父就来了。


   第二,对师父要有绝对的信心,视师如佛不是盲信,要有正信。对自己也要有信心,相信自己在师父的教授下能够一步一步前进。


   第三,多读经,多读南老师的书。南老师的书,开始时我读不懂,宏师父说,要多礼佛。慢慢可以看懂一点了,特别是当自己觉得浮躁不安时,读着读着,慢慢就会宁静下来。


   第四,坚持住就是胜利,身心的变化不是一次打坐就能发生的,师父规定的死功课一定要坚持做。我相信,那些打一次七就有境界的人,一定是累世修习的结果。


   第五,道不远人,吃喝拉撒睡。师父每天都在强调,做个正常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 11: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多内容请参见一楼链接“法程法师的博客”。
 楼主| 发表于 2018-10-7 15: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9月洞山准提法会修行报告(二)
分类: 修行报告
9月洞山准提法会心得

国庆放假7天,先生带着公公和儿子回老家了,只我和女儿在北京,面对堆积满了的家,要做断舍离,要把所有的东西都过一遍手,不再需要的东西要感谢它一直的陪伴,要和它道别,让需要它的人去使用。手机在播放着上秉下宏师父在洞山法会上修法唱诵的准提咒,在一屋子的杂乱中,师父的声音振动着这个空间场域,振动着我的身心,我仿佛看到过往积淀的繁杂、堵塞积攒在内心的悔恨、悲伤在一点点的松动,一点点的脱落,一点点的净化,无以言表的感恩在内心回荡,泪水渐渐模糊了我的双眼。
我是一个从事文物古迹保护设计的技术人员,从业已近30年,虽然工作的关系常接触到佛寺古刹的修缮保护,但对佛法僧却只是恭敬的保持着距离不敢亲近。直到去年机缘来了,因为先生的公司出版南师的书,女儿到洞山禅修,进而皈依,是女儿建议我应该去洞山,从我带着小儿子参加亲子营、夏令营,到自己皈依三宝,参加9月份上秉下宏师父主持的洞山准提法会,短短几个月,一切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师父在法会上开示时说到,时代发展到今天,一切得来的都是那么的容易,时常有误打误撞、不知道什么奇奇怪怪的因缘就跑来参加法会的,我大概就属于这样的,没有多少学习佛法的基础,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顺从自己内在的感受,带着自己的疑惑,就来了。
我的疑惑是,自己有很好的家庭,儿女双全,受过良好的教育,有很好的工作,衣食无忧,看上去是很好的,可是自己知道,内心越来越迷失了,不知道此生走这一趟究竟是为了什么,越来越没有了方向,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我被繁杂的事务塞的满满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脑子是钝的木的,在法会上师父叫新参加的人唱诵准提咒,我脑子卡掉,竟然第一遍丢字第二遍忘词唱不下去了。就是这样日复一日机械的惯性的走着,没有了自己也没有了方向。
在法会上听着师父的开示,跟着师父打坐持咒,慢慢的检视着自己,记忆库被打开,过往做错的事、说错的话、内心的贪嗔痴各种慢慢都浮现脑海,唱诵忏悔文时常常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就这样跟着师父修一堂堂的法,一点点的悟,一点点的放下,一点点的去找自己的方向,一点点的升起了信心和希望:自度度他,有机会的话就惠及他人,传递爱和光,喜乐和友善;照顾好自己和家庭,让快乐在家里飘荡;打理好团队,带领团队走的更好更远。
短短的几天的法会内心被深深的撼动,充满了感恩,也充满了力量。回到家中,自己觉得心好像被打开了一样,总是被快乐包围着,嘴了经常会哼唱,忏悔文、暮钟偈都是爱唱的。看见家人有了一些变化,平和快乐在慢慢的回来,女儿愿意和我多聊几句了,6岁的小儿子也被感染到,以往经常闹小脾气,现在变得镇定了许多,没有那么吵了。
我知道自己修行的路才刚刚开始,一定听师父的话,好好用功,开心过日子,多多行善。要感谢这个时代科技发展带来的便利,虽远离师父,却可以听着师父的声音打坐持咒,原来只能散盘,现在愿意单盘了;北京的交通很堵,在路上的时间可以跟着师父一路唱诵,堵车也变成了美好;闲散的时间,耳机一带,听的也是师父唱诵的咒子,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和幸福。
感恩上师南公怀瑾,感恩上法下程师父,感恩上秉下宏师父,感恩当下这一切。

延冬

2018/10/2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14: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9月洞山准提法会修行报告(七)
顶礼三宝
顶礼三宝!
顶礼南老师!
顶礼秉宏师父!
学佛几年里我基本上只是闻思而已,一直不知道选择什么法门适合自己,参加法会前就很欢喜,目的就是想结上南师法脉,因为密法非常注重传承,法脉清净加持不可思议!再加上一直看南师的书知道他具足一切功德,而这个又是他慈悲众生特别亲自传授,想想在当今时代能遇到正法又能遇到大善知识所传之法而自己又能有幸参加内心怎能不暗自欢喜!
刚到洞山时感觉这里远离城市喧嚣环境清净,但我前两天却睡不着心里不免有点着急,由于膝盖整骨所以只有散盘,后来师父帮助我们调整坐姿时对我说可以单盘后于是开始单盘,刚到洞山时就去祖师塔扫塔叩拜,以后每天都如此,有天中午在厨房忙完便又去扫塔了,那天中午天气晴朗,外面虽然热但祖师塔那却十分幽静,想起师父吟诵"生死无端别恨深,浪花流到去来今,白头雾里观何见,犹是童年过后心"一种伤感之情油然而生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祖师已离去一千年而今我一人在此叩拜,想想轮回的痛苦漫长,想想自己道业未成,如此随业漂流到几时……心里暗自发愿今生想解脱,虽然路程遥远而艰难但总要迈出第一步,如果解脱是一百层楼,那我现在就在第一层楼,今生尽最大努力多迈几层,因为目标就是一百层,今生未到来生还要接着走,倒不如今生多努力更待何身度此生!
发愿的力量是不一样的,否则南师为何强调普贤行愿品呢?当年他老人家修行就是从普贤行愿开始的,以前在家打坐一个半小时单盘便是极限,自从发愿后心里给自己订下不到两小时不起坐,在持咒时突然出现膻中穴前后拉扯,有股力量牵引着我象是脉动一样,课后问师父说是气动,以前在书上看过这次是真的感受,念嗡时也能感觉头顶百会穴发热发麻里面有一丝丝气往上走,静坐时突然感觉心好象换了频道一样静下来了很清晰很平静,旁边声音都听到但心里不烦燥感觉很舒服,下午上坐后先持咒,感觉不想念了就手结定印打坐,本来想观准提菩萨但观不清,一想南师画面清晰稳定,想想他老人家一生坎坷为众生的付出不禁默默的流下眼泪!想到在坐上及时调整情绪,最后回向时当念到一切菩萨摩诃萨时突然又想到南师不禁失声痛哭起来,师父慈悲询问我情况后我才发现已经超过两小时了,在此之后又有两次超过三小时,如果沒有准提法没有南师加持及祖师道场的殊胜师父慈悲摄受,我是不可能突破三小时的,而且每座都不想起坐!气动时心想知道气动的那个不在动上心中一念气动便停下来了,南师传承加持不可思议!记得还有一次持咒时我停下来听到大家持咒的声音好庄严好殊胜,当时就观到准提菩萨在师父头顶上,很大的一尊就和准提殿里的一样庄严,心想愿师父弘扬准提法广大圆满!法体安康!令无数众生受益!愿我等修法道友相续中升起真实信心,精进努力,觉行圆满!
学佛以来一直目标不明确,觉得成佛遥不可及,非我等凡夫能做到的,因此愿力升不起来,出离心也升不起来,实修上也没开始,这次参加法会目标明确了,愿力和出离心比以前增上了许多,准提法非常殊胜既是入道之法又是解脱之法,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这一切都要靠自己去实修实证了,如《华严经》中说:善男子,汝应于自己作病人想,于法作妙药想,于善知识作明医想,于精进修持作医病想。
美丽的洞山,殊胜的道场,慈悲的师父,清净的道友,我会再来的!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秉宏师父的念诵确实很相应
 楼主| 发表于 1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9月洞山准提法会修行报告(十一)
自9月法会后,从洞山回来已有一段时间。离开了洞山普利禅寺庄严道场,离开了余音犹袅袅的法堂,离开了亲切的师父和众师兄师姐,继续投身到滚滚红尘之中。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缘来而聚,缘尽而散,心里带着欢喜,期盼着下一次的缘聚。

记忆中9月的洞山,气候依然出乎我意料的燠热,不过在热意褪去的清晨和傍晚,茂密山林和水塘散发出来自然的气息,与寺院远远传来的暮鼓晨钟声一起,混合成淡泊烟火的世外桃源。

虽然有几日天气闷热出奇,人人汗如雨下,但法堂上师父的开示幽默依旧,虏获同学们一阵阵的笑声;庄严唱诵的偈颂和咒语,内含慈悲的摄受力量,也使很多人落下泪来。师父吟诵的那首“生死无端别恨深,浪花流到去来今。白头雾里观河见,犹是童年过后心”诗句,带着苍茫的余韵,至今仍萦绕在我耳边。累生累世流浪生死,如何才能找到那个“心”呢?无限感慨,也要无限努力啊。

这次法会上,自觉身心比六月法会有了些许进步,虽然微小得几乎不值一提,不过还是决定鞭策一下偷懒的自已,把体会向师父作个汇报。

在近一年多的修法过程中,我经常气动,有时严重有时轻微,总体来说是动得比较厉害。我自小心脏功能不好,身体淤塞严重,脊柱又有侧弯,所以在盘腿过程中,身体觉受强烈。师父说,真的气发动厉害,它要动就让它动吧,不用强行控制。以前师父说过,气动说明身体阻塞,但是不气动,也不代表身体是通畅的。每个人的体质和身心状况不同,不用去理会就好了。

一年多下来,能感受到身体在自我调整,脊柱侧弯也有了相当好转。对于气动,我个人的体会,就譬如一根花园里的皮水管,当气机发动时,就好像注了水,如果这根水管有扭曲阻塞,水流通过时,自然就会各种扭动;扭曲越严重,水流越大,动得就越厉害。但是,我心里是惭愧的,为什么总还是被身体感受带着走呢? “不要去管它!”师父常说这句话,但是,这简单的五个字,于我来说,做到谈何容易啊!

虽然理上懂得,各种身体觉受和念头一样,不过是一个生灭现象,不要被身体感受带着走,要回过来找那个生灭的源头,但是定力不够,实在是很难放开,看不住,自已也很是苦恼。想起庵提遮女问文殊曰:明知生是不生之理,为何却被生死之所流转,殊曰:其力未充。说的是同一个道理,自已实在还是业障深重,福薄德浅,没有智慧,力量不够啊!
六月法会,也是气动严重,到了九月这一次,感觉身体的通畅度有了进步,气动减弱了。趁身体状况还可以,在法会上,便死抱着南老师录音里的一句话,“不要动!不要被身体感觉带走,不要被这个身体骗了!”

大约是法会大众的力量,佛菩萨、老师、师父的加持,几堂法修下来,感觉念头比较看得住了,气动情况大为减少,气机也比较通畅,有一堂法,止静的时候,尽力不理身上各种疼痛阻塞的感受,细细密密的觉受袭来,便细细密密地看着它,把觉受丢掉,突然疼痛的腿就不痛了,不通畅的地方也开始柔软下来,之前持咒时挥汗如雨,湿透到衣服前胸后背,这时候不再流汗,也不再觉得闷热,全身暧暧的——在这么炎热气闷的情况下,竟然是一种温暖舒适的感觉,也是很奇特。眼前变得明亮如有光,觉得很舒服不想下座。只是到了大众唱完回向偈,想到等下法堂需要开空调开窗通风,应该没办法再坐,才不情不愿地下了座。

后来师父说,不想下座就不要下座,我会看情况照顾你们,不会开空调开窗。感谢师父的慈悲,于是,在后面有一次修法中,气机一直顶到头顶,身体挺直到动不了,觉得心脏膨胀狂跳好似要爆炸,便不再随大众下座,又多坐了半个小时,直到气过了才下座。下了座觉得精神充沛,眼前明亮,也是十分欢喜。

我应该是师父说的“大脑图像功能发育不好”的品种,一直以来,观力非常差,也是很丧气。但是随着慢慢练习,渐渐对观想有了初步的认识。最初对南老师说的“观”不是用“用力想起来”的,不是特别明白,观明点字轮,总是忍不住用上眼识,总有一个“去看”的意识,所以非常吃力,现在对 “起观是不需要用力的”有了一点点体会,那个类似于做梦的作用,只不过是可以作主,是第六意识的独影境,不是前五识的。虽然观得还是很不稳定,时好时坏,但感觉在理上比过去体会稍稍深入一点。另外,对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我自己的念头,是有物理方位的,通常都是从大脑右前方起来,然而要把明点咒语收摄在胸口,对我来说,是要花一点力气,以前总觉得习惯性地从大脑起,然后要用一点力,拉到胸口,好像拉丝似的,有一天,那根丝好像突然就断了,之后起念直接在胸口就比较容易了。

深切觉得,参加法会,是一个集中用功的时期,这个期间,有师父提点鞭策加持,有大众共修的力量,配合上饮食运动,加上祖师道场气场环境的确不同,进步会快一点。这里不得不提良价祖师塔,气场真的非常好,刚开始去礼拜的时候,也只是觉得宁静舒适,越到后来,越来越能感受到那里的不同。起初我以为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影响,特地来来回回上上下下走了好几趟,体会那里的感受,后来宁静的感觉一日比一日明显;走到那里,就会觉得气场非常柔软,似乎有股外在宁静的力量笼罩,压制了妄念,心里会升起一种喜悦和感动,到最后几日,走到祖师塔,身心就会一下子放松下来,几乎能听到自己骨骼肌肉细微“嗒嗒”的松解声;观明点也比平日更容易和清晰,绕塔的时候,会觉得脚步越来越轻盈,好像被什么包裹着,身心比平日舒畅平和,心里也感动着佛菩萨、祖师的加持。

回到日常生活,自己感觉起心动念比过去清晰,反应也快了。前几日,在单位食堂,看到几位衣服上有白灰的工人来吃饭,心里奇怪地微“咦”了一下,几乎电光火石的瞬间,我看到了自己的傲慢心,那个“咦”之后隐含着一串将起未起的念头:民工,怎么会有民工来我们食堂,这些念头立即让我的傲慢显露无遗,觉得好惭愧,我一直觉得自己没有职业歧视,一直觉得自己平等待人,无论对保安、保洁阿姨都笑脸相迎、热情招呼,一个“咦”字,便把我打回原形,我是多么自欺欺人啊!同时也深深觉得,改习气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佛说过众生“汝等长夜轮转生死,所出身血甚多无数,过于恒水及四大海,”“众生一劫之中所积身骨,如王舍城毗富罗山”,在如此不可数的生生世世轮回中,所累积的习气业力的力量,又会是如何地猛烈如瀑布不息?要断除习气,又要多大的智慧和勇气?曾和一位师姐笑谈,当习气爆发时,我们现在所修行的力量其实可怜如螳臂挡车,分分钟被碾成渣。然而,学佛就是断习气长智慧,这么困难的一件事,就如师父说的,“难道困难就不修行了吗?越困难越要努力”,我们唯有坚持不放弃,生生世世去努力才有希望啊!

感恩能遇上南老师、法程师父和宏师父,“人身难得今已得,明师难遇今已遇”,如此福报,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用功呢?一路走来,感恩师父在我有问题的时候,给我答疑解惑;在我灰心丧气的时候,给我鼓励支持,我能做的,只是从点点滴滴做起,从坚持功课做起,轮回沉浮也不放弃,相信自己终有一天,能够断除烦恼,云开见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8-10-23 11: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