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1141|回复: 4

[国学] [转载]文礼书院必然失败的原因及分析(作者:蒙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1 20: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台湾王财贵教授近年来倾尽全力创办文礼书院。醉心于恢复中华文化,培养国际大才,以拯救亿万民心。其精神可嘉,然其做法甚劣,成功的希望几乎为零。尽管其团队大放厥词,全球宣讲。所谓:当代岳麓,东方哈佛,未来的国际学术中心,大人才的培养基地。很多人为之倾倒,心向往之。但这改变不了其失败的必然。当你把狂热的幻想放下,冷静的思考以后,就会发现,所有的期望都建立在一些虚幻的概念中,所有的理想都是空中楼阁。

一、大才难成
  王财贵教授说“我们要培养三种大才:哲学家,政治家,企业家。
  怎么培养呢?其实根本不知道,没有具体教学方法。只是笼统的背诵完三十万字中文经典之后,学习各种外文,包括梵文、英文、德文、拉丁文,再读牟宗三的著作。以为如此就能培养所谓的大人才。可能吗?
  牟宗三的学问仅限于哲学范畴,实际就是一些概念的解释和名词的比对。这些是不能搞企业的,也是不能搞政治的,甚至不能搞任何的管理。如果说培养纯粹学术的哲学家,尚且有可能。而企业家、政治家,其希望极其渺茫。因为牟宗三的学问,根本不重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一个思想空洞,不切实际的人,怎能培养出人才?
  在古代,要背诵完十三经的经与注,才具有考取秀才的资格。换句话说,孔乙己那样的半个秀才也得背诵一百万字以上。背诵三十万字都能培养成大才的说法只是天方夜谭而已。
  况且大人才是单单背书就能成就的吗?大人才往往是天份使然,不是某种方法能够培养出来的。程云枫说“民国年间就没培养出什么大才”。尽管这话说得狂傲。可是细品王财贵教授的讲话,也能明白程云枫是深得王财贵教授的意旨。
  也就是说在他们心目中如蒋中正,毛润之,周恩来,钱学森,茅以升之流都不是大人才。他们认为只有孔子、王阳明一类的圣人才是大人才。这才是他们培养的目标。
  背诵完三十万字,学习牟宗三的学问就能成为孔子、王阳明一类的圣人吗?圣人是这么容易培养的吗?这是非常奇怪而且不切实际的想法。中国古代读书人多了,圣人只有那么两三个。背诵三十万字是非常非常容易的事情,只要潜心读书,努力三五年,任何人都能达到。难道圣人可以如此高产吗?
  所以文礼书院所谓培养大人才的目标,是虚幻的,虚假的。不切实际的。不切实际的目标,怎么能成功!

二、学术无用
  尽管文礼书院宣称:让学生读经读史,博览群书。事实上文礼书院只限于牟学研究与外国语学习。所谓大才,亦定义为略懂牟学者。因为王财贵教授认为牟学学好了就可以成大人才了,就可以成为孔子王阳明一类的人物了。
  牟宗三先生当年用西方哲学的方法,比对儒释道及西方的康德哲学。目的是告诉世人,中国学问是有价值的,以激励中国人的志气。这具有相当的历史意义。
  然而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国人已经逐渐恢复了文化的信心,所以此一学问正在逐渐失去价值。
  而且牟宗三特有的用分析哲学的方法比对儒释道西,并非中国传统儒家的路数,乃是西方学术路数。并且用西方的标准和原则来衡量中国文化。对孩子来说做参考可以,但不能作为主要的学术方向。
  儒家的学问是重视实践的,孔子最关心的就是人的办事能力。而牟学在实际人事层面上毫无意义。所以牟宗三的学问方向最容易培养出书斋先生,很难培养出所谓的大才。
  而文礼书院专力于牟宗三学问。使得读经学子不于经史上用功,花费十年学习一几近无用的学问,意义甚小!

三、好大喜功
  文礼书院一定要选择青山秀水之地吗?一定要大兴土木吗?非也!有先生即有书院。无论在大树下、池塘边,还是在茅屋里,都可以讲学。不在山高,不在水深,而在于君子居之,子曰“何陋之有”。
  “自古名山僧占多”,凭空出现一块完整的地块,数千年来没有人居住,等着千年书院来建设?熟悉土地规划的人应会质疑,泰顺年平均相对湿度82%,山区更高,雨季接近100%。怎能适应人居住?而且经常性的地震⋯⋯夏天湿热生瘴气,冬天阴冷寒气入肝肾。湿疹、眼疾、腰痛是难以避免的。如此之恶劣环境,窃为学子们身体担忧。
  古往今来,好大喜功者无不国破家亡,一败涂地。殷纣王、秦始皇、隋炀帝,乃至大跃进,无不如此。一介书生,两手空空,不安本分,罔顾家底,却张口闭口几千亩土地,十几亿投资,容留弟子三千,建设千年书院,培养国际大才。无论是初步建设投资,还是日后运作费用,皆是天文数字。
  要知道天下没有一所大学能够仅凭学费来支撑。如南方科技大,深圳市政府每年投入经费1200万。所以迄今只能靠一次次募捐日子,还不知道日后得募捐多久。做事情不切实际,还美其名曰文化理想。这不是高明的理想,分明是浅薄的妄想。
  而花费诸多心力于大楼建设之上,在教学上下功夫必然不够,已然丧失书院精神。书院院长蔡孟曹全部精力都耗费在募款上,根本无心照顾孩子。先生要为募款问题,工程问题,每天从早到晚的接见来宾,根本无暇照顾学生的学业。
  人贵有自知之明,不能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一旦接了大摊子,首尾迎接不暇,必然失败。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丧命于此。而文礼书院团队,从不考虑这些实际问题,每天吹嘘着他们的理想,所以书院必然失败。

四、识人不明
  王财贵教授一生在书斋里做学问,于人事毫无兴趣,根本没有处理人事关系的能力。南怀瑾先生曾经婉言劝谏说“你做个推广者就好了,不要去做具体事情了。事情还没做,就被人事关系缠住了”。如今看来,南先生是具有慧眼的。所言皆中。
  从读经中心创办以来,人事就乱七八糟,勾心斗角,上踩下轧。而今弄文礼书院,依然如此。不是世人浑噩,而是尽用小人,尽用利欲熏心之人,基本无管理能力。
  蔡孟曹开读经班十几年,管理一塌糊涂,他的儿子对读经毫无兴趣,却被逼迫呆在文礼。因为要四处宣传,做广告。文礼很多的学生,家里都是开私塾的,孩子是活广告。这些开学堂的人文化程度低,又不学习,不思进取,根本无法安排学生后续教育。所以迫切的要塑造文礼神话,以便招生赚钱。利用文礼到处宣传招生,管他文礼能否培养人才,只要现在有钱赚就好了。
  蔡孟曹因为找地有功,尽管这个地非常不适合人类居住。他还是争取到文礼懂事兼法人代表,掌控财务行政,将来所有资产归谁已经很清楚。将社会公众的捐款完全交给无德无才的亲信,日后王教授如何跟社会交代?
  因为正常的理性的人,不为金钱所动的人,看到文礼必然失败,王财贵教授的名声必然受侮,一定要劝谏王财贵教授不要这样做。这样的人则被认为是不听话的,理想不高的。而那些利益小人则被认为是同道中人,可以共同创业的。所以王财贵教授身边,尽剩下利益小人。这就是人事不明的必然结果。
  自古以来,君明则臣贤,天下安宁静;君昏则臣佞,天下纷争。读经机构亦然。王财贵教授处理不好人事关系,也分不清善恶忠奸,辨别不出明智贤愚,做事不分轻重缓急,一塌糊涂,却相当倔强,认为自己想的就对。所以凡是劝谏,一概回绝。所以无论是北京读经中心,还是文礼团队。人员管理一直是一塌糊涂。尽管王财贵教授时常自我安慰“虽然读经团队不安宁,但是比起其它团队,要好得多”,实际并非如此,最乱的团队。
  孔子曰:武王以谔谔而昌,桀纣以唯唯而亡。(谔谔:忠言正谏的样子。唯唯:不分是非的答应顺从。)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不懂得用人之道,做事之理,亲佞远贤。团队管理必然一塌糊涂。
  在一个乱七八糟的团队里,如何能够培养人才?如何能够让机构长久发展下去?

五、名不符实
  文礼书院说是让学生博览群书,学习才艺,实际上什么都没有。除了基本解经的书籍之外,就是学习外语。英文、德文、梵文。接下来要开拉丁文。学生们对中文的学习毫不关心,而都偏重于外语学习。文礼书院很快就可以改成外国语学院了。
  书院不只是无师资,无管理,更是连基本的孩子的身体健康都没有保障。书院交给蔡孟曹管理,伙食差,光线不足,无医疗保障。蔡一心搞募捐,无心照顾孩子,生病也得不到及时医治。大多数孩子身体都不好。很多学生逐渐以回家养病的名义离开书院了。第一批孩子已经在书院两年以上了,他们学业如何?除了外文有所进步以外,基本是吃老本,没有什么学术见识。再过一年,实验结果就会很明显了。根本没有所谓大才的迹象。
  平心而论,目前为止文礼书院的学生是很不错的孩子,并没有从小纯读经,也没有什么都不学的。在接受读经教育之前,就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与功底,也有好学上进之心。但因为错误的教学和管理的缺失,已经误入歧途。普遍自以为是、冷漠好辩、不关心社会和人生,说法不着边际,言必及牟学最高明;不通人情事理,看不到仁德之心……这样的学生将来就是寻章摘句的学术功夫再好,恐怕也是与社会格格不入,爱钻牛角,甚至误人误己的文人而已。即便将来有个别学生表现不错,那也是由于自身或其他的因素决定,而绝大多数毫无疑问将成为牺牲品!
  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按规划,后续将有众多身心受损、严重厌学,除了背经以外,缺乏任何基础(甚至连字都不会写)的纯读经孩子到书院所谓“深造”,其雪上加霜的结果就可想而知!

六、力小任重
  提到文礼国际学校,名头不小,费用高昂。一年十五万,一次交两年,中途离开不退费,贯穿幼稚园到高中,俨然一家贵族学校。然实际上,却是要校舍没校舍,要资质没资质,要师资没师资,要学生没学生的四无学校。严重名不符实。而今又启动了据说预期1000人规模的文礼师范学校,真不知资金从何而来,莫非是挪用众人捐款给文礼书院的善款?
  一个书院,连地都没批,迟迟不能破土,而今又闹这一出出事情,真不知玩到何时是个头,资金投入完全依靠非法集资。用集资的钱,建设一所收费昂贵的学校,其居心何在?
  稍微有点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做事情相当不容易。谨小慎微,成功尚且渺茫。但是在文礼团队来看就是儿戏,全凭拍脑门。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在做善事,有老天帮助,怎么胡闹都有理。所以只要能弄到钱,什么都做,什么手段都出。但这都是自己的理,而不是天理。好心做坏事。

七、急于求成
  为了所谓的千年书院有足够的生源,于是开始鼓吹亙古无有的纯读经大才速成法。纯读经理论是王财贵自己空想出的一套理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纯读经毕竟背离人性,诸生多不适应。越是幼儿纯读经,对孩子身心灵伤害越大。纯读经的结果,就是近视眼,哑嗓子,厌学,严重的甚至出现自闭,躁狂等严重心理问题。而在这些人的宣传中,只要能进书院,孩子身体伤害都是小事,都无所谓。
  为了出包本成绩,就只能倡导心法,主要以戒尺等殴打折磨学生或者体罚吓唬孩子为手段。很多家长发现了问题,提出来。他们则巧言诡辩,掩盖事实,试图平息问题。当年提出的所谓快乐读经的精神,荡然无存。应该改成“老实读经、大量读经、痛苦读经”。在一个高压、紧张、痛苦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怎能成为温文尔雅、从容不迫的君子呢!
  王财贵教授是个人英雄主义者,他认为只要培养出一个人才,苍生就有救了。所以为了培养这一个人才,不惜牺牲千万儿童。其不思考一下,历史的洪流是一个人能改变的吗?
  读经本为给孩子一个合理的教育之道,书院本为给孩子提供一个深造之场,而今却变成一个利益链条,成为部分纯读经学堂疯狂借以造神和敛财的工具,并以此名义去残害孩子。
  孔子说“欲速则不达,贪小利则大事不成。”要做宏伟的文礼书院,能是这样的一种做法吗!

八、道德绑架
  纵观王财贵教授近两年的讲话和文章,充满了自负和悲情的道德绑架。一会说社会和世界堕入深渊,自己的最大理想就是教出一批大才来拯救人类;一会说人心不堪,只有靠自己传播牟学才能挽救苍生。这类言语类似宗教教主,甚至无法让人提出不同看法或质疑,因为不赞同就是觉悟不高、境界不高的表现。这已经成了一种精神控制和宗教洗脑的手段,无非就是吸引更多的有善心但辨别力不够的人无条件支持他。
  但我们知道:任何冠冕堂皇和伟大的话语后面应该更多的是低调务实的行动,以及躬自厚而薄责于人的态度。拯救社会和人心不是靠愤世嫉俗的语言,以及催人泪下的作秀表演,和所谓各种“感动”来实现,而是通过一点一滴、身体力行,和谦虚谨慎、临渊履薄的实际工作〔来〕完成!遗憾的是:王财贵教授和其团队在此方面先天不足,反其道而行做了很多负面的影响!
  总之,王财贵教授是一个空想主义、不切实际的人。不关心任何人与事,每天只是绞尽脑汁想自己的那套空想理论。所以做具体就是憋手蹩脚。尽管表面很从容,但早已心急如焚,却不知所措。
  文章写于此,希望大家在头脑发热后能稍微冷静一下。不为了抨击谁,也不为了反对什么。希望大家在头脑发热的时候稍微冷静一下,希望大家多用慧眼看待人与事,不要听人家说什么,而是看人家做什么,结果如何?文礼书院做不成,所以捐款捐得越多,对读经教育的打击越大。
  钱不是那么好拿的,话说满了,事情做不成,多数捐款人都会成为反对力量。多数纯读经的受害者都会成为反对力量。所以此文仅供大家参考,我们知道自己无力改变什么,只能是提醒一下。日后不要去怪罪别人,后果自己承担。
  文礼书院失败,只是核心灵魂人物操作不当造成的,与读经教育无关。纯读经对孩子身心造成巨大伤害,只是利益熏心之人对教育认识不够造成的,与读经教育无关。大家理性的去分析问题,明白道理之后,出现了问题,不要怪罪读经教育就好。

转摘按:
  所谓的文礼书院,不过是一场闹剧。没有资金,没有场地,完全靠画大饼,许大愿来蒙骗无知的群众进行捐款。20亿资金,上千亩土地,而始作甬者一毛不拨,完全靠捐款,简直就是开国际玩笑。文礼书院是不可能建成的,即使勉强圈地,也必然失败,文礼书院即使建成也不可能培养出真正的人才,因为大量读经的教育理论就是违背自然规律的,试问哪里有一棵参天大树是通过大量施肥培养出来的?可怜的只是那些怀抱着美好理想把孩子送进去受害的家长,他们的孩子,只会成为这场闹剧的牺牲品。
  王氏之流,从来不会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他们表面是一腔理想,事实是害人无数。为了可能成功的所谓圣贤,而不惜浪费成千上万的孩子,许多早年追随他的弟子,多数也已经分道扬镳,各寻他路,因为他们自己和自己的孩子也是受害者,他们实践大量读经的结果,早已证明,相信大量读经的,只能是死路一条。

  那些无知的为王氏的骗术所蒙蔽给文礼书院捐款的个人和机构,总有一天你们会发现上当受骗,你们所希望看到的授徒千人,占地千亩的文礼书院,永远不可能出现。那些吹牛皮可能培养出来的国际大人才,不要说再过几十年,再过几百年也只能是子虚乌有,空中楼阁。你们的捐款,只可能被一帮文化骗子所浪费挥霍,如果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你们还会为其感动,还愿意给他们捐款吗?
发表于 2018-9-12 10: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转发一篇,以做正反对照,本人不站任何立场。
  
文礼书院:只有成功,没有失败!

                                                         ——评《文礼书院必然失败的原因及分析》



        作者:在田(中国戏曲学院副教授)

       近日,网上流传《文礼书院必然失败的原因及分析》一文,志不高远,几无理想可言;思不中正,偏颇随处可见;以至言不公允,近于信口雌黄。笔者愿辨明是非,求以公允之评判。       文章先说“大才难成”,“难成”难道就不尽力去培养吗?只此一语,就知其无教育理想可言,至少无高远之教育理想。又说“大人才往往是天份使然,不是某种方法能够培养出来的。”“大人才”固然有天份在,但《中庸》言:“或生而知之,或学而知之,或困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强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即如孔子之大才,尚且说:“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无论天份多,还是天份少,经由最好的教育和自身的努力,均有望成为大才。怎能说“大人才,不是某种方法能够培养出来的”?大人才,决不是凭空而来,大人才必定要接受教育始得成就。吾人做教育,不能保证出大人才,但必须发培养大人才之志愿。如果别人无此志愿,我们读经界也应该有此志愿,念兹在兹。期待有大人才出现,以应对当前的时代与国际变局,不是读经的初心大愿吗?怎能一日或忘了呢?难道不立志的人反而可以培养出大才吗?所以我们应该随时反省自己的志向立不立,而不是反过来嘲笑立大志的人“是虚幻的,虚假的,不切实际的”!

       何为大人才?可参考唐君毅先生在《孔子与人格世界》一文中所列的六种人格类型:纯粹学者与纯粹事业家、艺术天才、英雄、豪杰、超越的圣贤、完满的圣贤。教育,不否认各类人才,但必定要以最高目标为指向。中国自古即是以圣贤为教,教人成为圣贤。文中说“背诵完三十万字,学习牟宗三的学问就能成为孔子、王阳明一类的圣人吗?”且不说读经教育是否如其所说的这么简单,任何教育也不能保证人人成为圣贤。教育在尽了最大的努力之后,只能是一种期待。所以此问才是“非常奇怪而且不切实际”的问题,真不知从何而来。反过来再说,只有老实大量读经,才能对培养出圣贤人物有最大的期待。

       文章说“学术无用”,一个从事教育的人,竟然宣称“学术无用”!一个宣称学术无用的人,不知有何资格谈教育?否定“学术”即是否定人类“思想”的价值,难道要人做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说“儒家的学问是重实践的”,没有错,但说“孔子最关心的就是人的办事能力”,如果不是不懂孔子与儒家,就是故意的妄言。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子曰:“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孔子最关心的是人有没有仁德,有没有智慧,有没有向道之心。这所谓的“办事能力”可是孔子最关心的?这也太小看孔子了!

       真正的政治家、企业家,而非政客、唯利是图的商人,首先要有仁德,要有良心,要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然后要去历练。《文礼书院规划方案》说得很清楚:“经过十余年社会历练开始担当大任”,岂只是“死读书”?文中又说“哲学”不能“搞企业”,也不能“搞政治”,这是不透彻的游谈浅见。哲学,原意为“爱智慧”。真正的哲学是关于智慧的学问,君不见任何学问背后都有一套哲学吗?企业有企业之哲学,政治有政治之哲学。真哲学即是真智慧,真智慧则必能真实践。恰恰牟宗三先生的哲学即是真智慧,是生命的学问,能畅通心性,能启发内圣,立定仁心之大本。朱子道:“没有不晓事的圣贤。”有光明的心性必然可通向事功,即内圣必然可开外王事业。说“牟宗三的学问,根本不重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什么是“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作者之意,恐怕只是“办事能力”。心灵的问题不解决,生命无方向,无情怀,无抱负,无思想,不知要办成甚事?

       关于书院培养人才的模式,该文前面说:“只是笼统的背诵完三十万字中文经典之后,学习各种外文,包括梵文、英文、德文、拉丁文,再读牟宗三的著作。”后面又说:书院“让学生读经读史,博览群书。”真乃前后矛盾。又言“事实上文礼书院只限于牟学研究与外国语学习。”不知此说有何根据?可证实于书院诸生?书院学生最基础的解经工作怎么只字不提?竟然说书院学生“对中文的学习毫不关心”!类似如此不明究里的“诈与妄”,奚可焉?违背了《弟子规》里为人为学的最基本的要求。作者说“儒家的学问是重实践的”,不知为何这小小的实践却不肯去做?

       况且,退一万步说,迄今为止,书院的学生若真如该作者所说“只限于牟学研究与外国语学习”,书院自2013年10月15日开院,最早的学生才入学不到3年,有不少刚一年两年,这些学生在书院至少要学习10年之久,该作者何以知道在未来的学习内,不能“博览群书”?作者何以有如此未卜先知之神通?何况《文礼书院规划方案(简案)》文字俱在,对书院课程与教学模式有清晰之说明,何言“没有具体教学方法”?书院学生不仅要解经,还要读史,即使以梁启超之《最低限度书目》,史部书籍尚有《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资治通鉴》、《宋元明史纪事本末》等数种,只此读下来亦需时日,何言“不在经史上用功”?非信口雌黄为何?

       该文称“有先生即有书院。无论在大树下、池塘边,还是在茅屋里,都可以讲学。”这是季谦先生讲话的翻版,先生说:“道场道场,有道就有场,有道者,随处都是大道场,不管他只是遮风避雨的茅草屋,甚至连一间屋子都没有,就在大树下,孔子就可以传道,这就是道场。”该文则偷换概念,将“有道就有场”换成“有先生即有书院”,这是欺人之谈。道是以心传心,而书院是一正式长久的教学机构,有先生未必就有书院,历史上哪一家书院不需要精心地准备和建设?

       先生在讲学中说:“何必要书院的建设呢?要发起一个书院,有完成这么样的理想,是很不容易的。我希望以后的主持者,不需要再为学生住的地方,读书的地方而烦恼,就由我来烦恼,我就要把书院建设好!”先生正是要给后人建一个能够长久安心读书的地方!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读经学子俱欢颜!为了这样一个理想,先生宁愿自己操劳,以近七十的高龄!该文作者不能心生感动,反而欲混淆朱紫,利口覆邦!

       何为“好大喜功”?如今的中国,一个大学动辄上万人、数万人,建一个三千人规模的书院,怎么就叫“好大喜功”?西方很多私立大学: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或由创办人出资兴建,或得到大量的捐助,得以诞生得以发展,为人类的文化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1亿元,在今天的中国,不算是一个天大的数目。有了这1亿,文礼书院就能建设,就能得以发展!诺大的一个中国,难道没有一个或几个企业家能够支撑起文礼书院的大厦?如果暂时没有,就让我们每一个与读经有缘的人,每一个受益于读经的人,点燃自己的那一盏心灯,让我们一起去赞助这二十一世纪人类最伟大的文化工程!

       用南科大的那点经费来“吓唬”人,看来作者不仅对现代的大学不了解,对古代的书院也并不了解。现在随便一个重点大学一年的经费就数千万。然而,这能说明什么呢?作者如果是关心书院经营不下去,你出钱出力就是了,自己又不出钱,又不出力,书院也不用你的钱也不用你的力,何必烦恼书院能不能办下去呢?作者好心为书院担忧呢?还是什么心态呢?其实书院与大学不同,自身的运转不需要那么多经费。古代书院数顷学田就能维持开支,如大名鼎鼎的岳麓书院,到了朱熹任湖南安抚时,也才置办学田50顷。考虑到古代农田的低产出,费用是不高的。而且古代书院往往能够自我经营。所以此文作者实在不必担心,也不必故作惊人之论。

       泰顺,不知该文作者到过几次,住过几天?其实很简单,我们可以看一下百度百科的介绍:“泰顺属亚热带海洋型季风气候,四季分明,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夏季平均25.1℃,冬季平均14.7℃。”夏天的竹里,远不像北京那么炎热,比如中午最热的时候,在室内也远比北京凉快,而且到了晚上更是凉爽宜人。这里山美水美,是天然氧吧,被评为中国生态环境质量第一县、浙江十大养生福地。而且从中国的历史常识上讲,江浙也是最适合人居住的地方,却被此文作者颠倒黑白,称为“如此恶劣环境”,不知是真担心,还是别有用心。

       该文称“花费诸多心力于大楼建设之上,在教学上下功夫必然不够”,明显只是揣测之辞。不调查研究,而是用揣测来说话,这是“不知而作之者”,违背孔子“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教导。如果用这样的态度来办学,甚至给孩子们做榜样,那真是在障碍孩子啊!此文作者还故意捏造事实,比如称“蔡孟曹的儿子对读经毫无兴趣,却被逼迫呆在文礼。”引得人纷纷询问,却发现蔡老师最大的儿子才8岁,远不到上文礼的年龄,真是令人笑掉大牙。后来作者知道这样讲实在漏洞太大,就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把“被逼迫呆在文礼”的话删去了,这又是欲盖弥彰,以如此的态度来写文章,那就不是善意的提醒,而是恶意的中伤。        

     “在教学上下功夫”,不知在此文作者看来,怎样才叫够呢?把一个书院办得像一个现代大学,天天教师走马灯一样地给学生讲课,才叫够吗?那是把美玉当鹅卵石去翻腾,那才是书院精神的戕丧!关于教学模式在《文礼书院规划方案(简案)》中说得很清楚:“以自学为主,以听讲及讨论为辅。”(古代书院的教学模式亦是如此。)季谦先生早上4点起床,去看学生上早课,日常常去教室查看学生的学习情况。先生与书院学生一同吃饭,饭后一起散步。先生对书院学生讲:“你们无论是学习上的事情,还是生活上的事情,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我会放下手上的任何事情,来接待你们。”就在前几天我去书院,先去拜见先生,此时是下午5点多,见先生与书院一学生在谈话,于是退出。等到七点,见先生还在与该生谈话,直到大家催促,先生才去吃晚饭。怎么能说先生“每天从早到晚的接见来宾,根本无暇照顾学生的学业”?写到这里,已不想去评价这种言论,只有一声叹息。        说先生什么“识人不明”,又说什么“力小任重”,又说什么“急于求成”,又说什么“道德绑架”,此文才是真正的道德绑架。说先生是“自负和悲情”,其实指责先生“识人不明”的人才是太自负了!说“悲情”,在先生是悲天悯人情怀的由衷流露,在有些人却是不知高远理想为何物的悲观。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识人的确重要。该文说“识人不明”大概有两种解释,一是客观上,说先生用的人不够好,二是主观上,或认为先生用的人不如自己。该文作者很注重读史,很注重致用,怎么竟然不知人才的不易得与用人的不易?孔子叹“才难”,在此学绝道丧百年之际,从事读经者至今尚是小众,又有几人才德兼美?怎能去求全责备?先生在可用之人中已是尽力用最好的人选了。如果说先生用的人不如自己,如果这样想,更可见先生识人之高明。子贡好方人,孔子戒之,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这种人先生是不会用的。所谓“君明则臣贤,君昏则臣佞,”既然君在位上,臣还是要尽心辅佐,此方为忠。他人不贤,我为之以贤德;他人佞巧,我为之以忠厚。此方是以大局为重。值此读经教育开创之际,大家齐心协力,共襄盛举,方为居仁由义。        关于纯读经,作者使用了很多耸人听闻的词语。称“纯读经”为“大才速成法”!但先生的养才大计,是老实大量读经十年,解经博览专研十年,社会历练十年,世间有如此漫长的“速成法”?读经只是打个基础,老实大量读经只是为大才打下基础,并没有说“纯读经”就可以成大才了。说纯读经理论是“前无古人”尚可,说“后无来者”则大错特错,当是“后来者众”。纯读经是读经教育的高端模式,也是最完美的读经模式,它能够对人性最大限度地开发。它首先是最大限度地开智慧,而不是开知识。有了智慧,知识技能是容易学到的。什么识字写字,即使真的一点不知一点不能,到十三岁学又有何晚?您很担心吗?担心就不要来纯读经。先生一心只为教育回归本质而努力,对所有读经的人,不管纯不纯,都是赞赏的,只是有人适合纯读,有人不适合纯读。不适合者,尽其可能的老实大量就好了。先生不是开教育部,没有意愿也没有权利强迫人人都纯读经。每人依自己见识做自己能做的,愿做的,不是天下太平吗?自己不能不愿纯读经为何要反对有人可以纯读经呢?又如果把纯读经说成是“疯狂敛财”,我们只听说用容易让大家接受的方法敛财的,从没有听说使用不容易被人们接受的方式来敛财的。这是把家长都当傻子了。        

       一个迥异于世俗的高度的理论,是不能指望人人都接受的。能不能接受,有时也不是思辨与论说能解决的,它关乎智慧与见识。关于纯读经的理论和实践已经很多了,一个孩子的家长,他选择体制教育,你可以说他从众说他盲目,但在今天这个不适宜于读经的时代,一个孩子的家长能够排除万难选择纯读经,他(她)一定会认真思考而多方求证的。况且先生说得很明白:老实大量纯读经,只是给有大信心的家长和老师使用的。此文作者捏造出“多数纯读经的受害者”,这又在替谁担心呢?        

       文礼书院,承载着中华民族及至全人类的教育理想和文化理想。如果您担心她办不成,就请伸出援手帮助她,献出爱心祝福她!这既是为别人,也是为了自己,为了我们共同的家园,共同的子孙后代。如果您不赞同,那这件事就与您无关,您自己不协助,也就算了,为何在书院刚开始募款的时候,写一篇这样的文章来阻止别人捐款呢?写这篇文章到底什么用意呢?有了大楼,学子们有了更好的学习之所,当然是美事,而如果没有大楼,只有茅草屋,只在大树下,那里也是“文礼”!只要有传道之师,有亲师之徒,有永恒的精神与理想,就有传之千年的“文礼”!所以,文礼书院,这必定传之千年的书院,只有成功,没有失败!                                                                                                         2016年8月6日完稿( 8月9日修订 )
发表于 2018-9-12 12: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实修不退 发表于 2018-9-12 10:32
也转发一篇,以做正反对照,本人不站任何立场。
  
文礼书院:只有成功,没有失败!

可看看这篇文章
http://www.shixiu.net/dujing/sjrtdj/1560.html
发表于 2018-9-14 09: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善清 发表于 2018-9-12 12:16
可看看这篇文章
http://www.shixiu.net/dujing/sjrtdj/1560.html

早已看过,也只是一面之辞,一人之感,该文作者亦并未放弃孩子读经。偏听偏信,非学问之道。故窃以为,对于读经,最好各种观感都看看,采取中道,才会有属于自己客观的评价。
发表于 2018-9-14 23: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8-10-23 12:0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