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1293|回复: 5

[其他热点] 特异功能人士讲述真实特异功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0 06:5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编前言:
孙储琳女士,一位自小有特异功能的人士。
这篇文章是她与别人交流时的真实自述。
讲述了她有哪些特异功能,
什么时候能成功,什么时候会失败。
孙女士也坦白承认有些人表演的特异功能是假的。


这篇文章我觉得写得很真实,所以我推荐给大家看一看。

各位南怀瑾老师的粉丝们,如果常看南老师书,可能知道有一本书讲到,南老师在太湖大学堂时,有几个特异功能人士拜访南老师,在南师面前表演时,全部失败。这些人都很纳闷,平时都成功的,为什么在南师面前会失败……
南老师还专门对特异功能人士作了一个开示,
开示文章在实修驿站上也有,网址:
http://www.shixiu.net/nanshi/jiangzuo/5213.html
没看过的,一定要看。

---实修驿站,  南怀瑾先生书友会  编辑



6fe3f176g9a5c7fafecc8&690.jpg
孙储琳女士


笔者一向痴迷于文化探秘,成功的项目有发现湖南女书、发现瑶族发源地千家峒等,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笔者新近开始了一项新的文化探秘项目:人体潜能与特异功能研究。2010年春节的前夕,中国著名功能人孙储琳回到自己的故乡武汉市,陪伴母亲过年。在去年北京召开的中国老子道学文化研讨会上,笔者与孙储琳相识。又电话相约,春节在武汉相见,交流对特异功能现象的看法。 2010年2月12日,我与孙储琳交流三小时,下面是由笔者整理的孙储琳讲话的主要内容。

一、我的特异功能五代相传
我是在武汉出生与长大的,原来在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图书馆工作。上世纪八十年代发现我有特异功能之后,调到中国地质大学(北京)人体科学研究室工作,配合沈今川教授完成了许多特异功能的实验。我1957年出生,属鸡的,今年53岁。我还没有到退休年龄,但我要求提前退休了。退休了自由自在的,到处都可以走动,我喜欢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
我具有先天的特异功能,后天练功也培养出来一部分,先天部分是从母系遗传给我的。我母亲是北方人,河北的,我父亲是江苏六合县人。我的母系家族具有特异功能,已经知道的就有五代。我母亲从小就有特异功能,到四、五十岁的时候,还可以透视人体,帮你查病治病。现在已年近八十了,基本上没有特异功能了。
我上小学时就有特异功能,可以隔墙看见另一房间的人与物,有时可以看见别人的内脏,也可以用手心认字。不过当时并不知道这是特异功能,以为别的小学生也跟我一样,可以透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气功热、特异功能热的时候,我才真正发现自己具有特异功能。当时有特异功能的人很多,但后来大多消失了。我一直坚持着自我修炼,所以到现在功能越来越强,我能做六十到七十种特异功能的项目。
我的丈夫是做电脑工作的,特异功能并没有影响到我们的夫妻关系,我们生活很好。我的儿子今年26岁左了,他先天就有特异功能,小学时可以穿墙而过,可以透视人体,可以耳朵认字等。现在有没有特异功能了,他不告诉我们。可能是他不喜欢自己有特异功能,也不愿意往那方面发展。儿子炼穿墙术时,我也炼过,几乎就成功了。我先实验让物品穿墙,一个铁盒子,不久就成功了。然后我炼穿墙而过。我尝试着与墙对话,我要穿过去,哪里可以过去呀?你开个口行不行呀?结果墙上裂开了一个洞,刚好够我一个人钻过去。我一边高兴地说,谢谢你呀!一边往洞口钻。可这时我思想分散了,想起了另一件事,马上洞合拢了,洞口收缩,我赶紧退出来,很快洞口没有了。在特异功能研究方面,我是一个见证人,国内主要的功能人我认识他们。国内外研究特异功能的学者,我大都见过。目前我正在写一本书,回忆自己在特异功能方面的许多往事,也展望特异功能在未来的发展。

二、让油炸花生米发芽
有些功能项目要通过长期修炼才能成功。我比较拿手的项目是“返生”实验,让油炸花生米发芽。最近一次是参加中国老子道学文化研讨会,我在郑州表演成功了一次。当时我与学会领导胡孚琛、朱铁玉等人坐在一个饭桌上。服务员端上一盘油炸花生米,我随意取出一粒,放在手心里。我的额头上的小屏幕上,有一颗花生米,它慢慢自转起来,我对它说:你返生发芽吧。它说:好吧。屏幕上的花生米发芽了,于是我自信地将手伸到胡会长的头上,慢慢张开手掌,果然花生米发出了高约一厘米的嫩芽,在场的人都鼓掌了。
前些年我有位朋友开业做生意,很坎坷。我为他做了一个油炸花生米发芽,把它种在公司的花盆里。后来他的公司就像花生米一样返生了,兴旺发达了。可是生意太好了,太忙了,他顾不上照顾,叶子生虫了,也没有管。我告诉他,花生芽一旦枯萎了,你公司的生意也就不行了。果然后来他的公司就没能做下去了。
我前前后后一共做过近千次油炸花生米的返生发芽实验,绝大多都是成功的。除了在中国大陆外,在美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并与台湾来大陆的台大教授也合作过。在美国先后做过三次,沈峒见过一次。首都师大有个搞生物的教授,把油怍花生切片发现,还有部分油炸花生米的细胞并没有完全死亡。后来他们在微波炉内将花生米烤焦,让所有细胞死光,还做上了标记,请我再做实验,我在实验中仍然成功。
有一次,有位老板来测试我的特异功能。并说:如果能当面让花生米发芽,他资助特异功能实验50万元。他们带来一个信封,里面放了四颗煮熟的花生米,信封上写着:无物理破坏,无化学破坏。我于是进入功能态,额头前小屏幕出现了。一颗花生米开始自转,我对它说:你发芽吧。它对我说:我好痛呀。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又对它说:你发芽吧。它说:穿透了啊。我没有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又对它有些焦急地说:你转了好半天了,该发芽啦。它用可怜的声音对我说:你仔细看看我吧!我于是在小屏幕上仔细地看,终于看见,花生米中间有一根铜漆包线从正中穿过,破坏了胚芽。我于是对来者说:我没办法让它们发芽,因为你们用铜漆包线穿过去,破坏了胚芽。打开信封一看,果然四个花生米全部中间插着铜漆包线。我对他们说:这就是典型的物理破坏。
这个实验,并不是说我想做就可以成功,有时也不能成功,具有不稳定性。所以我到那里去,并不保证做毎个实验都成功。根据我的心情,根据当时的环境。如果那个环境里不相信的人多,我的实验就受到干扰,不容易成功我不太看重钱,并不是给钱就做,或者做了要钱,有时给钱反而做不成功。随其自然最好,与朋友们玩开心了,身心很放松,做的时候往往容易成功。

三、动植物返生与人的起死回生
植物的返生实验,我做了许多。除了油炸花生米之外,我做过苑豆,黄豆,等的返生实验,多数成功。有一次做小麦的生长实验,正常小麦一个星期长了两厘米,我用功能作用过的小麦,当场就可以长两厘米。经测量后,长得快的小麦体内含有更高的生长酶。
动物返生的实验,我成功过多次。比如油炸的大虾,我可以让它活过来。
我的理想,是让特异功能服务于大众,服务于社会。近年来,我一直在想,既然可以让植物返生,可以让动物返生,为什么不能让人类起死回生呢?今后,我要往这方面努力。有一次,外地一个朋友打来一个电话,说前一段时间到处打电话找不到我。我问什么事?他说他父亲病危,想请我去救命。现在已经死了,找到我也晚了。我说还不完,试试看。我于是在小屏幕上看他的父亲,如果完全死了,在屏幕上人是横躺着,如果还没有完全死,在屏幕上人是站立着。我仔细看,那个人是站着的。于是我打电话给这个朋友,让他家人把死者包围在中间。我在北京为他发送了能量,他果然又活了过来,这个人现在还在不在,我不知道,因好长时间没联系了。我认为这是一次成功。


四、模仿与实验
这次北京召开中国老子道学文化研讨会,会议委托我找一些特异功能的人来,参加人体科学组的讨论。如北京的孔泰,他在会场上当着会议代表的面,将12根钢匙轻轻一拧,全部弯曲。请来了四川的唐雨,他是最早能耳朵认字的小学生,现在基本上没有功能了。请来了内蒙的冯银栓,他可以空手搓药丸,大姆指与食指一搓,一粒药丸就出来了。
我一看就觉得自己也行,也试着搓药丸。两个手指一边搓,一边给意念,请药丸出来。不久,就感到两个手指摩擦的地方,开始发粘,在小屏幕上,发粘的地方出现药丸,一个特别大的药丸。再看手指之间,果然出现了好大的药丸,比冯银栓的还要大。
东北的特异功能人王友成,最擅长贴钱币。往额头上贴2分铝币,可以贴上三枚到五枚。有人怀疑是胶水粘住,他可以在两个钱币之间隔一层纸,成功后再把这张纸抽出去,以证明他没有用胶水。我最初看到他的表演,回去就试,怎么也不成功,一贴就掉。后来我就变方向,不同的人方向不同,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贴币方向。找到那个方向,就容易成功了。我炼了很久,终于有一天,我贴上去了三个。我高兴地叫我儿子来看,大声喊:妈妈成功了。不久前在郑州,表演花生米发芽之后,我当场将2枚钱币分别贴在了朱铁玉与李京康的额头上。这说明他们都有一定的慧根。
特异功能运用于养生与治疗,有许多实验是我自己慢慢悟出来的。在浙江,我做了饮水实验。在生产的纯净水中,给予功能处理。这种功能处理的纯净水增加了许多能量与信息,对人的健康很有好处。老板将此水拿到科研部门测量,果然数据与一般的纯净水不一样。但是这种不一样的状态只能保持一个月,一个月这后与普通水又没有什么不一样了。目前他们正在研究,怎么样将功能水的能量信息增长到三个月,半年。不久前做了另一个实验,我用功能处理绿茶,然后让乙肝患者饮用,几个月以后去医院检查,三个乙肝老板的病都好了,肝功能恢复正常了。


五、我对过去实验的反思
我在北京中国地质大学,参加特异功能的实验,已经有三十年左右的时间。总结这三十年,虽然有成绩,但我觉得成绩不大。实验好像是为了证明特异功能的存在,对我来说,存在是不言而喻的。实验做了各种各样的,那又怎么样呢?哲学家从哲学上解释,物理学家有物理学的解释,心理学家另有一套解释,都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我与地质大学的沈今川合作了近三十年,与台湾大学的李嗣岑合作了五年,并没有理论上的重大突破。
特异功能得不到政府的公开支持,主要是因为有一批思想保守僵化的官员与科学家出面反对,特异功能人自己也有些问题。特异功能在任何人身上都不是很稳定,很容易受到观看者情绪与自我情绪的影响不成功,有领导人在场的情况下容易失败,有不信者在场的情况下也容易失败。有些功能人本来有功能,但领导人来考察时自信心不足,弄虚作假,反而出丑。
特异功能一段时间被宣布为伪科学之后,我们的研究得不到国家与相关部门的公开支持,实验很困难。全国各地的科学家停止了实验与研究,学者写了书没有钱出版,出版了也没有多少人关心。
我认为今后的研究,要与做产品结合起来。不再去探讨特异功能是否存在的问题,而是运用特异功能做出产品,为社会与民众服务。在服务的同时,产品进入了市场,满足了社会需求,产生了价值。这样的研究才有意义。
你问我为什么有特异功能,特异功能的本质是什么?我也回答不出来,只是会做而已。我觉得这个问题也许永远没有答案,过去几十年都没有搞清楚,钱学森都没有搞清楚,现在想搞清楚,可以说太难了。可能我们的思想还要继续解放。
从85年开始,我坚持每天打坐修炼。坐了一段时间以后,有一天,忽然有声音对我说:我是你的师父,我可以帮你做些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有时我做实验,遇到了困难,我会向师父求助,他总会在困难的时候帮助我成功。
在坐禅中,我曾见到了师父,一个长满白胡子的老头,我认出了他,就是太上老君:老子。而且在我的意念摄影中,也有我师父的照片:春秋时期的大哲学家老子。很多人不喜欢我把特异功能与神联系起来,但是我的确有那样的经历,我只是如实地说出来。


六、我在日本的项目与合作
我虽然退休了,但很忙,到处跑。珠海有一个小伙子,对特异功能的培训很有兴趣。有次我到深圳,他从珠海到了深圳,一见到我就叩头,拜我为师。他一直邀请我去珠海,指导他的事业,我最近准备去一次。有些人有病,希望我去治疗。
我前几年去的较多的是日本,在那里我与东京一个叫森田健的日本人合作。他成立了个“不(可)思议研究所”,他是这个研究所的的负责人。这个研究所有会员有15万人之多,办有一个期刊,定期举办讲座。我会不定期地在讲座上做报告,介绍我的特异功能,介绍一些经过处理保健产品。期刊上也称我是中国第一超人,经常有文章介绍我的功能情况。研究所会组织会员讨论我的报告,组织会员购买产品。我们处理过的产品,在这个研究所的会员中卖得很好。
森田健很精明,他首先做市场调查,看年轻人喜欢什么样的产品。调查好了以后,设计一样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然后告诉我。我根据他的设计,也根据自己的能力,做出包含特殊能量的产品。这样的产品大多受到市场的欢迎。
这是一些什么样的产品呢?比如一种普通的药品,由我给它加以特殊能量之后,治疗效果更好。
听说你们要成立一个组织,开展特异功能与潜能的研究,我建议你们走一条新的路子。在实验方面要有新设计,在理论方面要有新突破,在产品方面要与市场结合。我会与你们保持联系,大家在一起,开创特异功能与潜能开发的新局面。


南怀瑾老师开示:《谈神通与特异功能》http://www.shixiu.net/nanshi/jiangzuo/5213.html


发表于 2018-8-10 15:5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淨覺隨順 于 2018-8-10 15:54 编辑

那么问题来了  美国人到底去没去过月球 ? 南老言外有意啊,既然去过何须求证? “后来我晓得这些资料都是造的,所以美国人究竟到了月球没有,要将来再求证。”言外之意阿波罗登月有造假的嫌疑喽,其本意就是用登月和星战来拖垮苏联? 有所释然啊,看来阿波罗20号更是唬人的啊
发表于 2018-8-10 18: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8-8-10 22:59:59 | 显示全部楼层
研究特异功能的机构,美俄中等大国都是有的,而且一直都在运行。
曾经看到过这个案例,是用科学的实验监测办法做研究,然后发表规范的论文,很严谨的,绝不是随便的儿戏

有兴趣的,推荐个微信号“X博士”,有不少研究神秘现象的,可以看看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无明。
发表于 前天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8-8-20 21:2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