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3992|回复: 7

[其他] 首愚法师:南上师曾给我一些授记,我没有做到的我不敢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3 08: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首愚法师:南上师曾给我一些授记,我没有做到的我不敢讲
微信图片_20180713081857.jpg

六字大明咒之后,这几个层次的观想很重要。本尊法之前,衔接的是上师相应法。上师是金刚上师,如果你不通般若,你就没有资格称为上师。

我经常讲,上师相应法其实就是般若相应法,跟般若智慧相应就是跟上师相应,跟上师相应就是跟般若智慧相应。所以,认定这个人是不是真正的上师,要看他的见地有没有跟文字般若、境界般若、实相般若相应,跟三般若相应的才有资格称为金刚上师。

当年,我看《坛经》之后就想找一位禅师出家,可是找不到。当时,我对台湾佛教比较生疏,在没有看《坛经》之前,对佛教是一片空白,看了《坛经》皈依三宝之后,对佛教还是一片空白,哪里有高僧大德搞不清楚。

我出家之前去参访,参访到一般佛教寺院在办佛学院时,感觉就是我的归宿,便在那里帮忙校对《慈声》杂志。在台中李炳南老居士的佛教团体,也听了几次课,听听好像不是自己所要的。那边的年轻人,把我介绍到东北辽宁籍留学日本的忏云老法师那里,他写的一手好字,佛像画得很庄严。我在南投的莲因寺,参访了28天,又继续北上。

老法师帮我从台湾最北边的基隆,到最南边的屏东,介绍了十几个道场。北边是灵源法师系统的基隆大觉寺,中部、南部都有一些法师。我在南投莲因寺,跟常住法师有近一个月的相处。后来,发现台北新店同净兰若的仁俊老法师非常严厉,会动手打徒弟,我就找这个会打徒弟的师父。

到了同净兰若,知客师是日常法师。仁俊老法师说,你把身份证拿出来,一看,限你三天内到,三天后你就不用来了。我第二天就把行李搬来了,找不到禅师,有这样严厉的师父也好。在同净兰若呆了一年多,我师父仁俊长老与日常法师到美国去了,我就到佛光山读佛学院了。

我是1971年出家,1972年到佛光山读佛学院,1974年南老师到佛光山讲《禅宗丛林制度与中国社会》。当时,耳朵听到佛教界对南老师的评价是毁誉参半。我第一次听南老师讲课,感觉很风趣,非常有内容,他讲的禅宗丛林制度,我印象不是很深刻,唯一深刻的是两句话“禅宗法脉命如悬丝,禅宗快断掉了”。意思是说,他内心很着急,我一听,心里想,有那么严重吗?命脉如悬丝,像蜘蛛网的丝挂在大风口,被风一吹快要断掉了。后来,我对佛教界慢慢了解之后,果然南老师讲的话一点都没有错。

过了三个多月,南老师是1974年10月份,到1975年1月底,农历过年前,南老师到佛光山打禅七。打七期间,听了南老师的分析,啊!我要找的禅师终于找到了。这是一位通宗又通教的大禅师,虽然是位在家居士,但是位通家、行家,南老师讲的每句话都打动我的心弦。哎呀,这是我要的!各位,这叫相应,要跟上师的思想能够心心相印,这才是上师相应法。

打完七之后,我就约了几个同学到台北去拜见南老师。他的学生说,南老师打完七之后,病了,很累。稍坐不久,南老师上来了,一脸倦容,对我们有些开示。对我说,等到你有禅定的时候再来找我,这是南老师对我的叮咛,我也是为了闭般舟三昩关才来请教南老师的。

闭般舟三昧关的第三次,我终于找到南老师的地址,跟南老师联络上了,那时候南老师在闭关,“你跟你的院长请假,上台北来吧”。去的时候,在台北南老师的地方住了三四天,在回高雄之前,他叮咛我要写日记。我说,我从来没有写过日记,不晓得日记怎么写。他简单地告诉我,什么年月日啊,星期几啊,天气是晴还是阴啊,我的《般舟禅关日记》就是这样被南老师逼出来,也不晓得什么风格,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看南老师的书后,有时在日记中评论,跟南老师PK,一来一往,当然是一些佛学的问题了。

前天,几位道友提到对《般舟禅关日记》的体会,那是我闭关的现量境界。我闭关的习惯,是所有的经书都放下,直接从心地下手,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自己的身心有些状况就跟南老师报告。通常一个礼拜日记寄到台北,等到南老师批回来已经时过境迁了,到头来还是要靠自己。我解决自己的身心状况,当然是用禅宗的般若心法,我一对照就晓得,该放松的放松,该放下的放下。《坛经》是我闭关最主要的精神支柱,能够让我度过种种难关,靠的是禅宗的心法。所以,能够找到一位好的、可以指导我用功的禅师太难了,竟然让我撞到了。

原来,南老师到佛光山打禅七也是要找一位出家人。南老师的那首诗:
寻僧偶尔入山行,
青磬红鱼未了情。
绿竹还随人意思,
吟风来伴读经声。

找来是为了要培养的,吟风代表南老师上课,我要找一位禅师终于找到了。这是我跟南上师几十年的法缘。

我们修行,的确上师相应很重要,跟你的上师要相应。南老师对我非常严厉,一般人看到我被南老师打棒子,但是看不到南老师内心的世界。经常有人说:哎呀,某某人又被南老师骂了。其实这正是“吟风来伴读经声”,这是他的棒喝钳锤,不对了来纠正你,讲太轻了,怕你听不进去,唯有严厉的指责,你的印象才深刻。

有一次,我在新竹峨眉刚刚建好的开山寮办十方禅林佛学研究中心,请了一位来帮忙的。明天要开学了,我打电话请教南老师,“老师,明天十方禅林就要开学了,您有什么指导的?”他听到我讲出来的名单,就严厉的说:“这个人不行,你必须马上把他辞退,不辞退我就让人写文章来骂你”。

这是老人家的爱护,怕我心太软,不得不用严厉的语气说话。我当然要依教奉行了。勉为其难,很尴尬的,都谈好了,明天要开学典礼了,却把人家给弄走,这是我很棘手的事情,最后还是听南上师的话。这是上师的命令,哪能不听从呀!

总而言之,我这一生在佛法上能够打下一个好基础,要感谢南上师。在他生前38年,圆寂5年,我跟随南上师已经43年了,有种种的不可思议。老人家曾给我一些授记,我没有做到的,我不敢讲,这是对自己的负责,把它当作南老师对我的鼓励就好了。


以上内容来自首愚法师2017年11月5日在大连观海禅寺准提法会第二支香的开示


微信图片_20180713082012.jpg


================================================================================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十方圆明心地涌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5 收起 理由
yzbz +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13 08: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8-7-13 15: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8-7-13 16:54: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8-7-13 21:02: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8-7-13 22: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学着首愚师傅念诵的声音,很慢的念诵,很有悲意,肃然,在这里看到首愚师傅法相,很亲切!~给首愚师傅顶礼,给各位师兄顶礼!~
发表于 2018-7-14 12: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修密重在观,只是持咒,恐怕还不行吧。
发表于 2018-7-25 20: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9-6-26 12: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