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1874|回复: 4

[其他] 首愚法师:奉南上师之命,广弘准提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 08:0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aidi8341 于 2018-5-2 08:05 编辑

                                                        


                 首愚法师:奉南上师之命,广弘准提法



微信图片_20180502075816.jpg


在亲近南上师三十八年的岁月中,能够真正有机缘让南上师灌顶的人,可以说少之又少。他在太湖大学堂也没有公开灌顶,能够接受灌顶的,都是少数几个人,私下灌顶。他在太湖大学堂那么多年,不像他要离开台湾时,1985年农历三月十五、十六那两天,对外正式结缘灌顶,有三、四百人参加,这是南上师这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其他的,也就是为个别家庭,整个家庭善根很深厚的,像我们武夷山的功德主魏居士他们一家,在上海长发花园接受南上师的灌顶,这样的弟子并不多。

1979年到1985年,这六年半,灌顶的机会其实不多。为了让大家能够接受准提法,我把这个法公开,大规模地弘法。当然,这也是得到南上师的允许了,等于代师传法。

2008年,我刚从禅林回到武夷山,就接到山上的电话,武夷山宗教局已经通知我们,山上不能再打七了,要举办奥运会,本来武夷山要安排两个七。

不久,接到太湖大学堂南老师身边的马秘书的电话,他说:“南老师要我打电话给您,通知您,有个讲座,可能是南上师这一生最重要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建议您干脆回来”。我思索一下,说:“好,那我就过去。”武夷山不能打七了,奉南老师的命令去太湖大学堂,我也不说宗教局通知的,正好有台阶下,而且下得很自然,当然是以师命为主。

于是,我就去了太湖大学堂。到了太湖大学堂,南老师就找我。那时,大学堂只剩下我一个人在禅堂打坐。南老师就进入禅堂,单独找我谈话。他说:“你课听完了,外面的七,该安排的照常安排。”我本来全部要停止了,听南老师这句话,我又重新安排。

南老师接着说:“打七打累了,打得疲惫了,那就回来,回太湖大学堂方便闭关,好好休息休息。”上师是如此地爱护,“太湖大学堂有重要的课,你可以回来听,回来静修。”这是南上师给我开的方便门。

从2008年开始,我在太湖大学堂前后静修了三次。2010年,南上师修改关于《准提陀罗尼经》的简介那一次,闭了三个月方便关。记得2009年,打了三十四个七,疲惫不堪,这一年,禅七打得格外多。2008年、2009年、2010年,我在太湖大学堂总共静修了三次。

这是告诉大家,接受南上师的灌顶可不容易哦,这法是南上师传的。我到海南是南上师联系安排的,到西安打七也是。到2009年打了三十几个七,这是南上师允许的,让我到外面打七,自我安排。

以上内容来自首愚法师2017年10月13日在莱山寺法会第三支香的现场开示笔录



微信图片_20180502075929.jpg


======================================================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十方圆明心地涌”
发表于 2018-5-2 10: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8-5-2 20: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8-5-2 21: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8-5-4 15: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今年师父有主持法会的时间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8-8-15 19:4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