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2504|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盘腿打坐] 修習報告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8-1-31 10:57:3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信仰是一个有趣的问题,2018元旦那天,锻炼身体时,遇到个小朋友送过来一份“上帝祝福”,基督教宣传单。这不禁让我想起,我下山,已经两年多了。

五教谁与锋 道源本一体
上帝要萬能 佛能度無缘
八卦垂天象 经纶金粟尊
天心明历历 只在俗心取

诸方禅堂参学,打七一番,回山看望师父。直到再次下山的那一刻,也没有搞清楚,师父功夫怎样。真的像居住在寺院,念佛的居士老太太们神秘叨叨的说,师父有神通那样吗?只是我搞不明白,在禅堂坐香时,偶然碰到一支好香,尝到点甜头,是自己用功自然发起的,还是师父的加持,或者还有什么原因。不过,我知道,只要是忠实于禅堂的老禅和子们,多少都有過这个经验,也请教过七十多岁的后堂班首等老參,這就像吃葡萄一樣,吃過的人,知道那滋味,你一說,他就知道你說的什麽,沒有吃過葡萄的人,他不知道你在說什麽。那後堂老班首把它比喻成,像小孩子吃糖一样,然後像個孩子一樣開心的笑了。
   像輕安,光影,甘露,空境,身体某处突然的贯通,以及闻到檀香等情况,每个人出现的情況不同,觉受深浅不一,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禅堂住的久了,自然碰到一些同参,有过这种种,超常感知的奇妙境界。甚至有人痴痴的问,我是不是开悟了?這些大概就是,久坐必有禪,所能得到的近似法喜,安樂境界,但总被老和尚们叱之为光影门头,大惊小怪,边梢末等之事,离道还有十万八千里。確實像那個门童,还没进得门,更别提登堂入室了。不過,像齋堂每天過堂唱念的,禪樂為食,法喜充滿,這些境界都是,不用功修行體會不到,難以用語言文字表達出來的,形而上的真實。
  很遗憾的观察到,不管出家,在家,能撞上这些边梢末事的人,在这个时代,也算得上修行用功,上等之人了,當然,這是俗心揣度俗心,未及真正的禪定功夫,既有上上之人,也不是我能覺察的。
   離開師父禪堂後,参加了不少全国各地禅堂打七,比如,五台山普化寺,百日禅七,显通寺每年一个月的禅七,西安卧龍寺每年四十九日禅七,终南山至相寺禅七,少林寺禅七,深圳宏法寺方便禅七,韶关六祖南华寺禅七,也去了阿育王禅堂等諸家禅堂參學。見到不少參禪用功的人,也是勇猛精進。但總是宗風不振。見地不清,盲修瞎練的多。全國算來算去大概有一兩千個忠實於禪堂的禪和子。
    從不知道世間有禪堂這件事,到有過一些禪堂體驗,好像明白了,為什麽南怀瑾先生每次主持完一场禅七,总会大病一场的原因。參加過先生主持禪七的人應該有不少體會到過“禪樂為食,法喜充滿。
    我没有参加过南先生主持的禅七,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禅堂,有禅堂打七这件事,還是看了南先生的《南禅七日》才了解的,当时真有拨雲見日般感慨,反復觀看,世间竟有这种事,世间竟有这种地方!原来一再怀疑,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 的描写是一种文字游戏,人生会有這種真實情況嗎,曾多少次问,前面的路在哪里!
慨然之嚴寒
黃白喚新顏
心休止墜落
路明遙可瞻
就像有的人說,找到了路,還怕路有多遠嗎。現代文明與傳統文化隔斷的今天,世间盡然还有如此一老先生,他讓人重新認識傳統文化是那麽寶貴,那麽迷人。淡出大眾視野的往聖先賢,因他的指引而一個個鮮活起來。這時的感受,真像世尊所說的,迷失了摩尼寶珠的孩子,重見回家之路。終生有了依止。也生起了求证,解脱之心,而上山拜師出家參禪三年。

  遇到先生之前,從十幾歲開始,一直在尋找,也不知道在尋找什麽,遇到的一切,都不是要找到的東西,就是不停的找,找,找。可能有點像壓在巨石下的小苗,怎樣的彎延,總要找到陽光。那是九十年代初,正好是南先生在南普陀主持禪修講習的前後幾年,可惜,東南已發新枝,我還在天涯的另一端的霧霾中迷失,到十七八歲時,茫然於猿變成人創科技的教育之中,志於學困於教,別人放棄何為真理追求時,我還在默默的尋找,幹脆改了名字。又時隔近二十年,才從受教的唯物論中向外走,探知所謂特異功能的人,慢慢發現這些人多少都與佛教有關。
了解的信息,真正有價值,印象深的是看到了朱清時先生的文章,科學家在探索時,宗教家已在山頂等著,教育的車開反了方向等精彩闢喻,過目不能忘懷。還有臺大校長李嗣岑的試驗報告也引發好奇,這才開始接觸,查找佛學知識,各種佛學名辭,各種講解,開始比較關注出家人網絡上的說法,各種疑問輸入網絡尋找答案,經常碰到“南懷瑾”這個名字,不知道南懷瑾是個什麽人,並未關注他,後來翻來復去的幾個月的查找對比,慢慢發現這位南先生很多東西都說的圓融無礙,沒有自相矛盾的地方,並且別人不究竟處他講到了,沒有自我吹捧。佛法是出家人的專利這種思想才稍有翹動,才發現這個人不一般,才生起南懷瑾是誰這個好奇,才開始查找與他有關的資料,網絡上才見到《南禪七日》中的南懷瑾先生,這時才知道,任人怎麽闢喻稱贊都不為過。真是不遇南先生,今生用什麼救贖。
娶妻生子勢必然     望子成龍又成鳳
天經地義都佔盡     獨有賢賢人中龍
    遇到明師,才信金鋼菩提種子,歷劫不爛的說法。個中滋味,無以言說。遇到南先生,也就是遇到了光明。尊為法身父母,終身依止。

有两个簡單问题提出来说一下。
一,打坐到底有什么用?或者说打坐与身心的关系。
雖然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但三年中,在禪堂沒遇到人說清楚這個問題。南先生當然有講過,打坐是共法,不管那一門,那一派,正的,歪的,都是通過打坐來修煉。之所以可以通過打坐而入道,是靜極生動的道理,不要把熬腿當成修道,這是個大錯誤。
許多人有打坐就是修行,這樣一個簡單概念,自己修行迷糊,別人不修,更不理解這種行為。南先生講過,首先打坐的姿勢有益收斂身心。順先生話說,就是不用功,把腿腳收起來坐坐也舒服。進一步講,打坐時,人的身心靜下來後,可以向好的方向不斷改善人的體質,利於身心健康。這些話南先生差不多都講過。這裏有一個知時知量的問題,見過部分老的出家人,住了幾十年禪堂,身體卻住壞了,坐的得力應該是精氣充足,而不應虛弱。但這是住禪堂見到的一個比較普遍的現象,所以這裏提出來說一下。禪堂住的久了,腿子自然就軟了,不少老參一上坐,上來就是雙盤,好些的,身體能撐直一會,不然就是雙腿一盤,整個腰身就軟塌下來……這樣為打坐而打坐,好像失去了打坐的功用,意義,長此以往毀身體也難怪。南先生也講過這裏,精神好,就端端正正,好好打坐,覺得精神體力不好,幹脆休息,或者睡上一覺,精神體力好了,再來打坐。越是身體好的時候越應該用功。照此做,這是一個良性循環。不是有真實功夫,享受打坐,打坐很消耗體力,散盤稍好;單盤會痛,會累;雙盤更容易累,容易痛。在沒功夫可用的前提下,和普通體育鍛煉是一樣的道理,不可過量,適可而止。南先生好像不止一次提到,每次打坐時間不要太長。道理可能就在於此。

二,世人缺乏对佛法的基本了解
用南先生的话说,佛法是活泼泼的,充满了生机。不过现在沒接觸佛法的人对佛法的了解,好像仅限于苦,空,禁欲几个模糊概念,与人想要的快乐,富有,人性相反,似乎也隔绝大多数人对佛法的了解。当然,在这个时代,如果隨便查點資料了解,岐路也很多。
  真用心研究的人,各种问题三藏十二部世尊讲了,南先生再来又讲了。
世尊说法四十九年,最后说自己一字未讲。南先生提出過,要分清楚佛法,佛學,佛教的不同概念。如果我们修行,切实用得上佛法中一字一句,也真够了。不对机,用不上,讲再多也没用。历代祖师也有讲,不管什么方法,只要你能得道,你就是对的。從這些講,佛法哪地方是束縛人呢?大乘精神本來就是積極入世的。诸子百家,历代聖賢千经萬論也不离道。这些佛学,传统文化的常识,世人隔如重山,误识的厉害。
比如南先生讲过,菩萨和罗汉的区别,菩萨是住空行有,内触妙乐而又处处起用,(也就是老和尚们常说的要向這個路上走,行住坐卧之间功夫不会打失,功夫成片能起用吧。),随緣度化众生,自度而度它。罗汉往往是为保任功夫不起用,偏向於空,是佛法中的小乘,佛叱罗汉为焦芽败种,用现在的话说,光顾着自己享受了,而不帮助人,要积功累德,行愿证果位。不過,南先生說過,現在修行,有一個半個能修證到羅漢果位,那也非常了不起了。想想也對,先生說,當一個人真正做了一件好事的時候,身心馬上起變化。隱約能憶起這是一種什麽感受!
所以说,佛法不是世人所想的那样一味談空,十分講入世。世人根基淺,求證不到佛法的真實,流於些負面言辭。
说到功夫,空境,輕安等词语,籠統說,有些什么内涵呢?用通俗方便的话讲,这里面包含喜乐,不一定到禪定也偶爾能碰到,人所能体会的所有快感,比之喜乐妙境,差不知多少倍,并且像通上了电一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长久不消失,也不会因快感而产生疲倦,就像是向人體內充電,充能量。不知道这样浅白的说能不能让人明白,佛法不是没有佛学了解的人,想像的那样,现在人只知道佛學講苦啊,空啊什么的,而不知道乐。也许,过去可以得到喜乐境界的人很多,不需要也没人去强调这个,现在的人不来了解什么是佛法,更体会不到。佛法講的,离苦得乐,不是一句空话,只是现在人不知其中的妙乐,更没有去求证得到。
再浅白进一步讲,得喜乐之人,身体可以不断的净化,可净化到什么程度呢,晶莹剔透,人从石油中得到塑料,可以不断的提高纯度,想想那个石油是多么脏啊,道理是一样的。同样是人体,可以很脏,體內能滋生很多微生物,寄生蟲,也可以很纯净,纯净到一定程度,就可以肉身不腐。就可以烧出舍利,舍利子。各种工程,考古挖出很多古尸不腐,包括很多王妃的尸体,(是防腐技术?)是她生时自己修炼到了这个程度,身心安乐,全身细胞都是干净的。死的时候也很自在,说走就走了,肯定不是现在的停尸间的死人的死人相,死后身体僵硬,内脏腐臭,死后身体是柔软的,说不定有香气。這種功夫不是某些媒體講的什麼佛家最高境界,入道的人就有可能達到肉身不壞,或者那種死而復生的本領。耶穌好像也是這樣吧,在十字架上為眾生受刑後走了,然後告訴人我三天後還會再回來一次,這種功夫在佛法來講是入門不遠的功夫。入了道不一定悟道,悟了道不一定證道。入道之人能達到的功夫,更不用提悟道,證道的境界了。

朝拜

普化寺百日禅七,解七后,就奔向了终南山禅堂。不过这中间去完成了一桩夙愿,参拜太湖大学堂。当时知道南师已走,也知道进不去大学堂,就是想去看看。时间是2013年结夏安居之后,也就是在普化寺结夏安居打七之后,过了石桥不远,就到了大学堂门口,逗留了一会,那个心就跪拜下去……接着去参加了一次首愚师主持的准提法会,而后到了終南山净业寺参学,亲近南师之旅告以段落。


終南山是一座適合修行的山,南先生說,壽比南山不老松的南山,就是指的這裏,山裏有野生的獼猴桃,有野豬,據說還有大蟒,野生孔雀。山中有很多茅蓬,山上還生有竹子。
   至從一入禪門,每次都是懷著恭敬虔誠之心掛單內寮禪堂,每支香也都是嚴格按南先生所教七支坐法而習,想了想之前在定山寺,師父禪堂,普化禪堂坐香的經驗感受,入了終南山至相寺禪堂,又動念想,是不是打坐時松一松,看會怎樣?原來坐香時,止靜後,只要不開靜,死也不松腿,有時開靜前幾分鍾,實在忍不過,只有數著秒,一秒秒堅持……那時節,千萬法門,與我何有哉。
當試著放松時,果然有不一樣的收獲。一段時間裏,口水不斷增加,並且逐漸甘甜起來,後來甘甜美妙到難以盛任的程度,嘗到了人間甘露的滋味,難怪山河大地會有甘冽清泉,難怪神仙身體那麽好。
在普化寺打七時候,也遇到一個不平常的情況。大概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每天拉肚子,一天排泄七八次。開始時有點擔心影響每天十一支香,的坐香,也不知道怎麽引起的拉肚子,以為吃了什麼不該吃的東西,過了兩天身體沒有任何的不適,反而覺得輕松,接連又拉了好幾天。後來特別注意南先生關於這方面的開示,先生說,打坐過程中有時候會出現類似拉肚子的情況,這是好現象,沒什麽妨礙,有的越拉越輕松,嚴重的有的一天拉一二十次。
拉肚子沒有出現其它特別情況,飲甘露可就引出了大問題。原來嚴重損傷虛弱的身體,出現了劇烈咳嗽,吃了幾片藥,不怎麽見效,幹脆什麽藥都不吃,看能怎樣。就過樣,止不住的咳嗽一直持續了一個星期,慢慢的嗓子裏向外走涼氣,說走也是冒,也是竄,涼氣一出來,咳嗽就停止了。但涼氣從打,竄出來的那一刻起,也就是2013年冬至前的一兩個星期的那個時間,到現在2018年初,就一直沒有停止過。五年多的分分秒秒中都在向外冒寒氣,有生以來身體內累積的寒在這五年多的時間裏暴發,不像播音員廣告語似的說,人類發現了史無前例的冰川大陸……這是一個驚喜消息,而是發現了大陸冰川的驚訝,五年多日夜不停發出的寒氣量,如果闢喻成體內冰塊融化的話,這應該是好大一塊冰,算的上體內冰山了。冒出來的寒始終是冰冰的感覺,口腔和喉嚨的溫度明顯不同。沒有這番經歷,絕難想像人體內會存有如此大量的寒。
人老化不就是一個陽氣減少,陰氣變重的過程,陽在人體表現出來是暖,軟,有精神等,陽氣充足的人表面像個飽滿的熱饅頭;陰表現在人體是皮松肉陷,全身發硬,沒有精神等相,人像個冷饅頭。從熱饅頭到冷饅頭的變化,是一個熱量消耗減少陰寒不斷侵入積累的過程,由暖到冷外在的變化相應就是體內聚及了大量陰寒。
南先生說,心動則氣動。可不可以說,心不動,氣就不動,氣不動不會老。心氣不動,歸入一元,入了禪定,就無謂生老病死了。南先生说过,一念万年,万年一念。彭祖一睡八百年。不也就入了"中"的含而未發狀態,冷熱之間有中,呼吸之間的息即是中,香臭的臨界點也是中,黑白之間有中,陰陽,軟硬,左右,之間都有個中。離開中一動就有方向,就偏向於一邊。南先生講心動則氣動。和達摩祖師說的,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可以入道。都是講,入道就在這裏。
一般人肯定有心動,有呼吸。氣動就會有呼吸往來,呼吸就會有冷暖交替往來,冷暖不勻衡就會形成損耗傷害,日久體現出來就是老化,病變。失衡就是老化,病變的原因。如果不失衡,衣,食,住,行,(南先生說,現在人衣食住行,都有問題,仔細揣摩,大有道理,問題不小,這裏不探討。)依黃帝內經之說,依南先生之言,依佛教之法,循往聖之教,人至少能健康安樂,長壽少生病吧。我個人是典型反面例子,長期的失衡而形成極度的陰寒虛弱。如果細心的人把每天的身體變化,感受記錄下來,或許對用功的人有點用處。如今也只能記錄個大概情況匯報出來。
    在自己對寒沒有體會了解的時候,曾遇到過一個人給我說,他不敢打坐,坐一會全身就會冷的發抖,穿再多的衣服也抖。如果是現在能再找到他,我可以把自己的經驗告訴他參考。當時很茫然,約略能知道他說什麽,只好說,你大概是寒性體質。還聽到過說打坐會忽冷忽熱的情況。沒碰到過寒,一般人對寒茫無概念。如果見到寒的例子,知道寒的存在,會明白有寒的人很多,每個人深淺不一。也碰到過,磕大頭的,他自己講,一天磕幾千個大頭,某一天,一個冰球似的東西打到身上,從頭到腳把全身凈化了一遍,從此全身的牛皮癬就再也沒有了。(他這個不是寒,是引發頭頂甘露貫穿全身。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傷寒雜病論》張仲景先生講,自己二百人左右的一個大家庭中的人,死去的人中,十有七八的死於傷寒,只是一般人不知道其中原因。寒可潛在肌膚腠裏,重可深入髒腑,極重可深入骨髓。沒有發出寒氣的經歷,不懂也不敢相信體內能存如此重,如此深的寒。      
   簡單說一下發寒經歷
南先生說,人有上品三藥,精氣神。必要時也要配上藥物。找不到合適的醫,藥,只有黑瞎子一樣亂撞了。
首先吃了大量的姜,專門試過兩次,每次都是半斤,一口一口吃下去,如石沉大海,略略感覺到吃的越多,寒氣發的越猛。知道肯定有效,但收效甚微,其中專注的吃過一個月,吃了十斤,一天三兩左右,能感覺到有用,就像是一個勤務兵,能把體內融化出的寒氣,比較快的清理出去,有時候感到體內堆積的寒氣多,抓緊吃些姜,立馬就能感到減輕,同時也能感到喉嚨裏寒氧向外發的快,五六年間吃了大概有一二百斤姜,只最近幾個月沒怎麽吃。《傷寒論》中有這樣幾句話,凡作汤药,不可避晨夜,觉病须臾,即宜便治,不等早晚,则易愈矣。都說姜只能早上或上午吃。我個人的經驗,像寒氣重的,什麽時候都可以吃,尤其下雨雪,陰寒濕重的天氣。試過一次晚上睡前吃姜,一大塊,大概有一兩半兩的,沒有什麽不適,早上反而有點輕松。
《论语•乡党》講:“不撤姜食,不多食”。現在禪宗寺院一般都還每天早上吃飯時,一定有姜片。
附子,南先生講過,附子可以祛寒,過去有的寺院專門煮附子湯。去藥店買了一斤,煎熬到不麻嘴,吃了幾兩,沒有感覺,沒敢再嘗試。
試過紅參,當做薯條一樣了,一斤吃兩三天,連吃四斤,如石沉大海。最近的兩三個月前又吃過一次,一次吃一支(半兩左右)有點上火。
酥油,藏族寺院用的,是藏人做酥油茶的原料,據說熱量很高。十斤,一個月多的時間吃了下去,只偶爾大便稍幹,寒氣依舊不停上竄。
榴蓮,兩個月,十個左右,石沉大海。
艾灸,可裝十九個艾炙盒的馬夾穿到身上,烤完後背,烤前胸,一天兩個小時左右,烤了一兩個月,有時候不注意,皮膚烤出水泡。體內的寒一樣洶湧不息,也不會口渴。
太陽暴曬,慢曬,不管怎麽曬,體內照樣源源不斷的融化出大量寒氣。
飲食,喜喝大量熱湯,熱粥,淀粉類食物,下山後用肉食,肉食是所有嘗試中唯一容易上火的東西,不能多吃。上火表現是牙齦腫痛。
  下山後沒再專著於打坐,有機會就習慣性的把腿盤一盤,用各種方法盡可能的保持能量,增加能量化寒。
效果
不知道身體內有寒前,身體狀況已十分差,狀態十分差的情況下又受了一次較嚴重的外傷,當時形狀不堪描述,在病床上時,說話聲音細如蚊蚋,狀如暮年。出院後組合個養花架子,上些鏍絲累得全身顫抖,十幾年嚴重的黑眼圈,黃褐斑,嘴唇暗紫,脖子僵硬,氣喘,走路慢,搖晃(其中傷後用拐,瘸過三四年),頭腦常昏沉,疲憊。多次受過嚴重超過身心承受能力的外傷劇痛。
這些慢慢的都成為了過去,無疑,打坐或用功能把潛在的,存在多年的或無法治愈的病徹底消除。原來很懷疑,經書上常有,只要信心清凈,能除一切苦,除一切病之類的話。現在想想,有理可循,有據可證。只是自己淺薄,很多寶貴的東西領悟,體會不到。
在體內寒氣暴發出的那一刻,身心面貌開始好轉,發出了五年多的寒,慢慢的,身體已走向健康。如果有人為病所苦,身體虛弱,對比一下上面所列身體狀態,只要信心清凈,保持良好生活習慣,置之死地可以後生,一定能健康。

高山仰止,信為道源功德母,
深海潛行,中道和平蘊涵養。
                              2018年元月   
                                           武逸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maidi8341 + 10 <font style="vertical-align: inh

查看全部评分

2#
发表于 2018-2-4 23:54:33 | 只看该作者
真正修行人,可以由道家的功夫入道,可以少走很多弯路。体内的病寒如果用道家的修炼内丹的方法来化,事半功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8-10-19 10:0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