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1716|回复: 0

[其他] 《转载》怎样做一个合格的密宗弟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8 14: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怎样做一个合格的密宗弟子
第五世多智钦龙洋仁波切开示
龙洋活佛现为多智钦寺的寺主,是第五世多智钦活佛,宁玛巴大圆满龙钦心髓最主要的法主。 龙洋活佛还担任中国佛教协会理事、青海果洛州班玛县政协副主席、果洛州政协常委、青海省政协委员。
    从皈依的那一天开始,你就成为了三宝的弟子,把自己的身、口、意都供养给三宝了。我相信大家当时的决心和所说的话多半都是真的,不会欺骗三宝,不会欺骗自己的上师。但这一时半会儿的激情过后,也许过段时间发现:发心和生活相碰撞的时候,做不到的事情还很多。所以,迷茫的前提下犯一些修行人不该犯的一些错误是会有的,这个虽然有错误但不太严重。但有些弟子如果明明知道是错误,有时候还知道是犯戒还去做,那比较严重。百分之七十的师兄相当好,根本就不用担心上师是在说自己。但是,另外百分之三十的师兄,今天说的这些话可能跟他们有联系。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每次上师说的话里面,只要对自己有利的,他就接纳,也会去宣传,还要再添加点什么。但是,如果对自己不太有利,而且发现好像是针对他的,哪怕是犯一个比较大的过失,不但不忏悔,还会去掩盖。当别人问他:“为什么今天上师说这些呢?”他明明知道,但他马上就会说:“不知道哎!”然后延续自己的错误。
    比如:上师说过不能喝酒,他找各种借口去喝酒,而且喝得很有理的感觉;上师也说过,我们的修行是调整像野马一样难以调服心态的良药,但往往他不对症自己;上师也说过,我们永远是众生的服务员,但他始终居高不下;上师也说过,欲望是下地狱的根源,但他偏偏播种欲望的种子;上师也说过,对境是你修行最好的老师,但他偏要把它想成假想敌;上师也说过,戒律是师兄们的命脉,但刺激到他的自我的时候却踩踏红线;上师也说过,上师是一切悉地、一切成就、一切幸福、一切财富、一切安全和一切健康的源泉,值得珍惜,但遇到个人利益的时候,上师也成了他的利用品;上师也说过,上师指着东说“这是西”,你一定认为是西,但触碰到他执着的方面的时候他可以跟上师狡辩几个小时;上师也说过,你伺候上师和协助弘法利生事业是为你自己成就种福田的,但某些时候上师的语言刺激到你的嗔恨心的时候,你却用以前做过的一些你认为是功德的事情来威胁上师:“没了我地球不转,太阳不升,万物不长。”
    这些人的毛病,我相信已经点到位了,但是他不会改,仍然在那种模糊的状态下过日子,蒙骗自己的良心,蒙骗自己的信仰,蒙骗上师和师兄们。上师不可能抓住你的衣领说:“就是你!这个不能干!”这多不好听啊,也不雅观。但是上师说的话,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能听出是在说你,你怎么偏偏就听不到、听不懂呢?
这里我想讲一个小故事:曾经我的恩师做了一个梦,他突然去了莲师的净土莲花光明宫,那里的勇士和空行告诉他:你还没有到回来的时候。要回去继续解救轮回的众生。当时龙钦巴尊者、晋美林巴尊者,还有恩师认识的一些已经圆寂的大德也在场,他们为恩师做了一个隆重而庄严的欢迎仪式:有念诵仪轨的,也有歌舞供养的,等等。恩师醒来后清楚地记得这个场面,决定在某圣地演一场当时的场面,然后让自己的弟子去筛选能唱歌的、能跳舞的、年轻的僧人,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这样的阻碍:有一位堪布的弟子刚好被选上,但这位堪布死活不同意,还说:修行人要像鸟类关在楼下往上看,而不是像狗放在楼顶始终向下看,你们可以多看看、多学学某某堪布、某某大德,我教你们是为了你们成为一个符合闻思的正规的沙弥或者比丘,而不是成为一个唱歌跳舞的演员。结果恩师安排的这些人束手无策,只能放弃。但这些事慢慢传到恩师的耳朵里,恩师说:我认为演一场这样的场面很有意义,消除众多的障碍,如果某某堪布、某某大德觉得这没有意义,那就算了。上面所说的堪布和大德觉得情况不对,很快的他们自己练习舞蹈、学习唱歌,亲自供养给恩师看、恩师听,来表示自己是乐意参与的。可是当初不同意自己弟子参与的那一位还没有醒悟过来,所有的师兄劝他:你不应该这样。但他坚持说自己没错。后来恩师都发话了:如果不忏悔就离开圣地。就这样,他还是认为自己没错,只做了一个形式上的忏悔,而内心固执己见。一个月后,恩师开启了慈悲的胸怀,没有放弃他,但这不代表恩师没有伤心过,也不代表劝他的师兄们没有失望过。
   我讲过什么都可以供养:衣物、声音、容貌、金钱,还有法的供养等等,只要自己最珍贵、最喜欢的都可以。有的人听了,马上就会说:“上师说所有的都可以供养,身体供养也可以的,是吗?”只要你发心正,真心想供养,按法理来说没什么不可以的,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但传话的过程中传着传着就变为:“哦,龙洋活佛说了,所有的弟子都可以把身体供养给他。”我觉得不太好,多半的汉族人听了会觉得接受不了,因为藏传佛教深入到汉地的历史不是太长。
有一些涉及因果的事情,主要看你能不能分析。不需要外人说什么,你自己最清楚自己,所以,不要麻痹自己,不要欺骗自己,能做到不违背因果,起码自己的良心过得去,你去做。“我能做,给自己的解脱不会带来障碍,至少给家人和跟我有关系的人都不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后果。”有这样的底气你才可以去做,这就叫有把握。有一些请示上师的事要给上师留点权限和空间,等你自己能确定:如果上师说了我肯定能听上师的话,而且有信心认为上师的决定没有丝毫的误差,你才去请示上师。而不是绑架上师的思维和语言,拽向你自己欲望的框架,让上师做你的挡箭牌。
   比如:有一些师兄请示事情的时候,不是真想来听上师的意见,只是想让上师同意他自己想做的事,然后他就会跟别人讲:“这是上师同意的。”或者说:“这是上师让我做的。”遇到这种情况,上师能不答应吗?一旦不满足你的欲望,上师和弟子之间脆弱的戒律线有可能都要崩断。天天说师兄弟之间要团结,像亲兄弟一样,甚至要超过亲兄弟。说过这些以后,有的人就会说:“上师,我有自己的原则,既不想对别人好,也不想对别人不好。”你有自己的原则的话,还来听我的干什么呢?就按你的原则做就行了呗。
    修行人应该是什么样子呢?无条件地去修行!只要你还有条件,就不是什么修行人,而仅仅是在培养一个“自我”,培养一个让你轮回几亿年的祸根。比如说我布置一个功课,今天讲应该这样修,第二天他就觉得应该按自己的方式来,说:“这个是不是需要改一下呢?”因为他去过的地方太多,见的师父太多,师父教的方法也太多了,所有这些混在一起就把他搞晕了,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给他讲了做功课的程序,才过十天,我没听说过的内容他都念出来了,然后又说:“哎哟,我这个功课怎么办呢?是不是需要布置一下?”我重新布置了。过了一个月,又返回原样了,就像弹簧一样,把它掰过来,一放手就弹回去了。永远就是老样子,改变不了。比如说有的人每天磕三个头,上师让他只磕两个,他非得磕三个。上师让他只念一个观世音心咒,他非得加一个《地藏经》,再加一个阿弥陀佛圣号,后来不知在哪个地方听到一个开智慧的文殊仪轨。加来加去,最后没有什么效果,又说:“唉,上师,我该怎么修呢?”我不是说这些不好,你念的这些都是佛法,都很好,但是对不对你的路子呢?比如说你发烧了,医生先给你开一个退烧药,再给你吃一个保健药,又吃一个抗生素,再吃一个什么东西,全是药,这样对你有好处吗?
我到汉地十多年了,从头到尾讲的都是一师一法一本尊。我的弟子可能不会这样想,但是有的人会认为:“龙洋活佛,你是不是想搞垄断,不让别的上师进来?华智仁波切有一百多位上师都可以,而你说只能有一位上师,哪有这种说法?”我是为了弟子们能够学到一个清净的法,然后比较专一,有程序、有次第地去修,这样才是最好的。如果要有头有尾地修一个法,必须得依靠一位上师。否则,你找到第二位上师,说:“上师,我已经修到皈依了,这之前的法不用给我传,给我传后面的法就行了。”能这样吗?这就不礼貌了,他也不会这样给你传。

   比如说,我们的套路是这样的:从金刚七句开始,到后面修完三根本——上师瑜伽、本尊、护法。你在我们这里修了持明总集,又到另一位上师那里,说:“上师,持明总集我修过了,你给我传一个空行的法。”可能吗?他有自己的套路,为你一个人改变所有的程序,不可能!你永远只能原地踏步,成了一个哪儿都跑,哪儿都站不住脚的混社会的人。什么活佛都见了,什么法都接了,到最后什么都没得到,什么都没成功。死的时候想祈祷一位上师,却想不出一个对自己好一点的,也许你拜过的上师没一个记得住你。不要说完整地修一个法,甚至连一个深刻的印象都没有给上师留下!跑有什么用呢?
   我们都上过学,都知道要读书的话,待在一个学校是最好的。如果今天这个学校,明天那个学校,后天又是另外的学校,对你有好处吗?有的人会说:“有的上师说过,法接的越多越好,同时接十几种法对我很好。”你想一下,同时在七八个学校上学,对你有好处吗?你想这样恐怕也没这个时间,就算有时间,也没有智慧的能量来接纳。一会儿听这个,一会儿听那个,你会搞晕的。比如说,你依止师公,他可能会说:“念金刚七句,一辈子。”作为弟子,你该不该听他的话?如果不听他的,你是不是破戒者?破戒了,你修行还有成功的机会吗?如果你再换一个地方,到法-王如意宝那里,他让你一辈子念文殊心咒。你该听谁的?这些只是打个比方啊。每一位上师的目的是一样的,但修行方法不同;即使修的法门一样,但是套路也可能不同。
现在,很多人看了《大圆满龙钦宁提前行引导文》以后,觉得华智仁波切的上师很多,自己也得有很多:“他有一百位上师,我得有两百位。”华智仁波切的有些上师是怎么来的,我给你们讲过。举一个例子:那个时候,华智仁波切在整顿佛教,以暗访的形式去观察修行人的状态,无论好的还是坏的,都会记录下来,写成著作告诉世人。
    有一次,他去了一个寺院,进到一个僧人的屋里,说:“我能不能在这儿借宿一晚?”那个僧人同意了。第二天,僧人一大早就起来念功课,而华智仁波切一直在睡觉。僧人就教育他说:“一个出家人不能这样,必须得念一些自己的功课。”并说:“你要是没地方去,每天给我担一桶水,我给你讲华智仁波切的《前行引导文》。你应该学一学。你穿着僧人的衣服,如果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念,这样不好!”华智仁波切对这位僧人很感兴趣,就说:“好,我给你担水。”于是,华智仁波切每天担水,而僧人就给他讲《前行引导文》。讲到一半的时候,有一天华智仁波切出去担水,一直没有回来。那个僧人就到取水的地方去找,看到很多人在给他的“弟子”磕头,还喊他“阿沃仁波切”。阿沃仁波切是华智仁波切的尊称。那个僧人一听吓坏了,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回去收拾东西准备跑路。这时华智仁波切担着水进来了,对他说:“请你把《前行引导文》给我讲完吧。”从此以后,这个僧人就成了他的上师。华智仁波切说,有一些修行人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也没有什么修行境界,但他们的发心很好。华智仁波切有很多这样的上师,其中还有一个不识字的老太婆。
    有一次,华智仁波切到噶陀寺去讲课。一天,下了场雪,他走进寺院边上一个很穷的老太婆家里。那个老太婆问:“佛爷,你从哪里来?”他说:“我今天要到噶陀寺去一下,能不能给我舀口水喝?”老太婆说:“当然可以!但是我只有自己用的碗,没有多的,怎么办呢?我是在家人,又是个女的,而你穿着三宝的衣服,要是给你用我的碗,会不会不恭敬呢?”华智仁波切说:“没关系,只要有喝的就行。”老太婆就把碗洗得干干净净,说:“你要帮我消业哦。今天是实在没办法,你这位出家人向我要喝的,我不给也有罪过。给呢,只有用我的碗。”然后就给他倒茶,华智仁波切就很开心地喝上了。老太婆看见华智仁波切的鞋破了,脚趾头都露在外面,就问:“你的鞋怎么破了?”他说:“我没条件买新的。”老太婆就说:“我有一双新鞋,是做给自己的,能不能把它供养给你?”华智仁波切说:“好啊!”就接受了供养,把那双鞋穿走了。那时,华智仁波切要来的消息轰动了整个噶陀寺,僧众把寺院打扫得干干净净,都在议论华智仁波切要来的事。那个老太婆知道了,也跑去接法。结果,她到的时候,看到她供养的那双鞋放在法台上,华智仁波切正在讲课。他说:“这位老人家是个真正的修行人,对三宝的恭敬度就应该像她那样,她是我的上师。”让他感动一次,就成了他的上师。
而我们找上师的套路是什么样的呢?像华智仁波切一样,去接受灌顶、传法,全部都来。但接法以后,随之而来的都是邪见。华智仁波切是怎样的呢?他的根本上师是晋美嘉伟尼格,是晋美林巴的“四大晋美”弟子之一,也叫恰玛喇嘛。如果他是一百多位上师一起教成就的,没有自己主要依止的上师,为什么会有“根本上师”的说法呢?对华智仁波切来说,整个世界上,最宝贵的财产就是上师给他的一个木头碗。他把它一直揣在怀里,从不离身。其它东西都可以不要,但这只碗他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有一天,华智仁波切去见蒋扬钦哲旺波,听说他名声在外,是位了不起的大德,就想去看一看。他一进到房间,就看到黄金制成的法座,边上还镶嵌着各种珠宝,还有黄金做成的床。他心想:“这么有名的大德,为什么对财产那么执着呢?”蒋扬钦哲旺波一下子知道了他的心思,就对他说:“我再执着,也远远没有你对怀里木碗的执着大。”华智仁波切一听,马上也意识到了这点,发现这只木碗确实障碍了自己的修行,立刻拿出来供养给了蒋扬钦哲旺波。所以,华智仁波切的根本上师是晋美嘉伟尼格,他不是一百位上师全部去跑,去接受传法的,不要上当!我不懂闻思,也不懂实修,但是我有眼睛,看到了藏地一个又一个的高僧成就。他们是怎么样成就的呢?就是依靠一位上师,修一门法,修一个本尊,然后成就的。
    像法-王如意宝,一生中修了二十四年的法是什么?空行心滴!圆寂之前这是保密的,圆寂以后大家才知道。他的上师是托嘎如意宝,法-王如意宝一辈子学他的法。我们的师公,他的根本上师是玉科喇嘛,没有说是别的上师。难道这几位大德找不到我们找的这些上师吗?如果上师越多越好的话,这些大德们的上师应该是最多的,反而他们的上师最少,而我们这些人的上师最多。这证明了什么呢?一个字:贪。在这个世间,在这个社会,在生活当中,我们习惯了贪,连上师都贪,不止一个,两个三个、五个六个地贪,不知足!贪的结果就是下地狱。你贪什么不可以?连最敬爱、最纯洁的那么一点点净土你都要去贪,还要拉到你那种混乱的状态中去。这个世界让他觉得特别没有安全感,他就会想:“一位上师能救我吗?越多越好吧。一位上师救不了,还有第二位、第三位上师,来一个多重保险。”但你发现没有,当第一位上师还在世的时候,再找第二位上师,你观察过自己的心态没有,你的良心已经背叛了第一位上师。你想的是这位上师远远满足不了你的修行,要再找一位,或者是不是觉得另一位上师更厉害?如果你对原来的上师充满信心的话,干嘛还要找别的上师呢?
    我们的文化习俗导致了一些心态上的问题:比如吃个饭,其实一样东西就能吃饱,完全可以满足生存的需要,但是他非要吃很多种才觉得吃舒服了。吃了太多的饭菜,结果也许对身体有害,不但没有好处,还可能影响寿命。如果把这种习俗带到修行中来,这不是很可惜吗?我们修行就是为了丢掉这些坏习惯,不再重蹈覆辙,现在又把这些拿到上师的净土里来干什么?有的人,瞒着上师做一些事情,今天对这位上师说:“上师,我只有你一位根本上师,我哪儿都不会去。”第二天就发现他在别的地方趴着,跟那边的人一模一样,忙着那边的事情。忙那边的时候就是他们的人,跑回来又成了这边的人,好像穿越了两个世界一样。你以为是两个世界,跑来跑去,两边都不知道吗?不是这样的,我们佛教的圈子太小了,几个活佛面前跑来跑去的就是这么几个人,谁都认识,我都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活佛们在一起吃饭聊天:“我有一个比较好的弟子,他比较忠诚、老实,也比较踏实,修得比较好。”“叫什么名字?”一说名字,“这是我的弟子啊!”这都成一个笑话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  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9-4-26 10: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