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636|回复: 2

[其他] 南师开示观自在法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说观世音菩萨与观自在菩萨这二个名号,它所代表的意义是一还是二?可以说是一,也可以说是二。观自在菩萨有时又化身为大梵天的天主,也穿白衣,他庇荫一大千世界。佛教讲三千大千世界,这个问题研究起来很深、也很多。先简单讲这二尊佛号所代表的修法。观世音菩萨是用耳根圆通修法,而观自在菩萨是用眼睛修色界大光明定。人体内部本来有光,宇宙本来是光,光与音声充满这个宇宙,甚至于到太空。太空里有个黑洞,黑也是光啊!黑色黑光,白色白光,学过科学都应知道。黑光、白光、红光等等,都是光,光波一样,只是分子排列不同而已。等于金刚钻与煤炭成分都是碳,只是原子排列构不同,普通碳原子排列是不定形,而金刚钻之碳原子排列成结晶形的八面体构造,在高压下方能形成金刚钻。所以,金刚钻融化了,其实与煤炭成分一样。由此得知暗光与亮光,只是光度不同而已。
观自在菩萨是修光,用眼睛起修配合意识;观世音菩萨是用耳朵起修配合音声。这两个法门,我想你们修半天就可以见大效,自然心领神会,身体也得祛病延年,受用不尽。但是,有一点必需先吩咐大家,修这两种法门,可以发起相似的神通,很快可以听到世间以外的音声,甚至可以预先知道要发生的事,你自然会有前知。但如果执着向这一面走,也很可能会走入魔道了。因你福德善行,功德智慧不够,走向神通的路线,道业容易耽误。其实既没有佛亦没有魔,只是怕自己玩弄神通,诱惑众生,怪力乱神,以神通自满而妨碍菩提大道。
(节选:实修驿站>南师著作>定慧初修)
。。。。。。
佛法,《楞严经》也讲心跟目,眼睛的作用。我们脑神经也好、心也好,一动念,第一个最厉害的,拿军队来讲,尖兵,前锋的部队,尖兵最厉害就是眼睛动了。不动,像你们的眼睛打坐起来,开眼也好、闭眼也好,都很低视向下面看的,眼珠子,不对。下沉一片无明中,而且心思更乱。换句话说这个姿态,闭到眼睛,眼睛好像向下面看的那样,就是后脑的视觉神经跟著向下拉,影响了大脑,反是不得安详、不得清净。所以你开眼也好、闭眼也好,眼睛眼珠子平视,闭著眼皮没有关系,你眼珠子也是平视。平平的不向上的,也不低下来,然后眼皮闭到,眼珠子摆正,不低下来,不向下,你自己体会一下,不向上,平正的。然后也忘记了眼睛,不看了,眼皮也关起来了。这个,脑子也好了,心也清净了。如果眼珠子摆不好,低沉,向下看,不对,向上看也不对。摆正了,也不斜,左右不看,然后摆正眼皮子一关,闭拢来,眼珠子还是向前面看,然后不看了。嘿嘿,你们说不看了,都看了,看什么,眼皮子看了。眼皮子盖到是看不到外面的现象,但是看到眼皮里面模模糊糊的光影。你以为眼皮闭著,自己清醒的时候没有看,看啊,看前面一片模模糊糊的光影。这个就不是眼球的作用啰,这是后脑视觉神经的反映。好,你就利用前面,所以大家眼镜,戴眼镜的最好是拿掉,拿掉了以后,你懂得这个法门,慢慢眼睛将来会好起来。我再讲一道,眼皮闭著,眼珠子摆正,不低视,也不上望,就平平的,眼珠子摆正眼皮闭著了,定祝这个“定”不是打坐的定,就是把眼球眼珠子定住,正的,然后不看了,当然没有看,眼皮一直关起来。但是你不看嘛,真的看到前面白茫茫的,或者夜里是黑洞洞的,你在看啊,不过大家不晓得看这个,这个你们学佛的注意,就是…尤其你佛学院的这些,教务长啊,了法、诚信,信不信,了不了,都不知道的名字好听,这个就是十六特胜里头,内观色。反转来看自己,内视。不是眼球反过来,意识看到了,前面白茫茫一片,还不是在看。(十六特胜在小止观以及袁了凡的《静坐要诀》中有,大家可以参考,不知我说的对不对。录者注)所以《楞严经》上佛问阿难,瞎子有没有看啊,阿难说,瞎子当然不会看了,怎么知道,佛说,你错了怎么不会看,瞎子看不到外面的色相,但是能看之性,是看到里面黑洞洞的模糊的一片,这个就是生理内在的有相的光明,你定在这个光明上,就是内观色。在道家呢,这样修,就是炼神,神光就定住了。所以有位温州居士叫薛国尧写信问我,他大概学过密宗,密宗有个法门“看光”,两个名称,一个是托噶,看外色光。一个是彻切,看内色的光。在密宗是不得了,无上大法。我们当年不晓得磕了多少头,拿了多少红包,供养哈达一大堆,认为还…东选西选,了不起才传一个法,等传给我了以后,我觉得…哎!不过如此我早知道了。什么密宗密法都在显教上,显密是不分的,都是理。理到了,事情就到,功夫就到。因为你智慧低,越弄得神秘,越稀奇,你越信仰,越信爷越可以带领进入,智慧高的人,什么是秘密?最秘密就是自己不了解自己,这个才是大秘密呢。父母没有生我以前,我在哪里,死了究竟有没有东西,我的心究竟是什么东西?是脑吗,是心脏吗,是肾脏吗,搞不清楚,这个才是秘密。所以托噶、彻切、看光,以中文翻译来讲,不是眼睛去看。刚才我告诉你,眼睛一闭,你看你们看到了没有?没有看到,看到了,里面模糊一片光中,然后你眼珠子不动,就在自己内在的迷迷糊糊一片光中上,安然入定不是很舒服吗,这就是内观。佛法没有来,密宗还没有来,中国古代有没有呢?我们自己固有文化,几千年以前就有了,大家忘了本不知道,中国文化叫什么,内视,内在的内,看东西视线的视,内视。所以道家“内视”之术这个法门,可以长生不老,炼神。但是,懂了这些还是方法,用这个方法,著手入门好极了。拿佛法来讲呢,在我们的大菩萨这位如来家里讲话,我要负责的,不然他要打耳光,我还吃不祝观世音菩萨,昨天晚上用音声下雨帮帮忙,现在我讲的也是他的本事。他还有个名字,叫观自在菩萨,就是他。你用眼睛这样看光,一定住了还是观,自己的,自己就在这里。这个眼识神光一回转来,一返照一内视,看得很清楚,什么都没有空空洞洞,你就在这个上面定下去。这就是观自在的入门的方法。当然不是究竟。究竟的观自在,观什么呢?由这个道理再看,找到那个能观的,原始的明心见性,最初那一点功能找到了,就是他的法门了,观自在菩萨。慢慢你这个眼睛定住,回来内视返照,“照见五蕴皆空”,身心内外一切是空的,“度一切苦厄”,你们不是会念吗,心经。所以观自在菩萨“行深”,行,就是做功夫。你这样深行去做,深了,功夫深了,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智慧开发了,自己内观返照,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就得度了。那么他怕舍利子不相信,又讲了,舍利子,我告诉你,是诸法空相。你这样一返照了以后,你就晓得了,一切法,你内观以后一切皆空,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減,就在这个本位上,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为什么讲,是故,古文。现在讲所以,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你看,他告诉舍利子你这样一空,一定了以后,下面,无…无…都是空,一路空到底,你们所学的佛法,十二、六根的六根六尘十八界,苦集灭道,一扫把统统扫得干干净净,无智亦无得,什么叫智慧?空的,亦无得,得道得个什么道,空,无智。你看他都告诉你了,这是他老人家自己说的,无智亦无得。不过他又来了,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你达到了以无所得,空这个境界,才是菩萨境界,菩提萨埵。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他说舍利子,你不要轻视了这个东西,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昨天有个女同学上来,还问心里有恐怖,你这样一了,有个什么恐怖,恐怖是你自己,自己捣鬼嘛。依般若波罗密多故,智慧的观察清楚了,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把妄想都丢掉,就究竟涅槃了,他就告诉说,三世诸佛,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依般若波罗密多故,都要靠这个观自在这个法门,智慧成就,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才能成佛,故知般若波罗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你们学什么咒语,密宗啊,以为有什么稀奇,没有稀奇的。然后,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显教的好像唸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揭谛菩提萨婆诃。差不多,爱怎么唸就怎么唸,可是你要懂得观自在,返观。与其看人家的面孔,还不如看自己的面孔。
(节选:实修驿站>南师著作>南禅七日)
。。。。。。
附:杜忠浩先生:琐忆南师二三事(节选)
悲欣交集认路头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为南老师的新着《大学微言》打字稿进行最后校对。对于南老师将旧说《大学》“三纲八目”改为“四纲、七证、八目”中的四纲部分,义有未安,以为有待商榷,因而前后修书两通,申述鄙意。隔了不久,南师回复了一封亲笔传真函:
先后两专函质疑大学四纲之说,足见治学甚勤,用志专凝,殊为可喜可嘉。惜见地未臻上乘,故于中国文化整体之说,未达上地。此事一言可尽,但亦一言难尽。如因此南来而面言其详,或当可释于怀也。
我心知南师好意,自己也觉得久违师教,茅塞已深,有必要去让老师用他那超高倍数的照妖镜照一照,以便对治改进,于是就摒挡琐务,准备到香港去了。南师得悉我决定赴港的来回日程,隔天便差人送来两张往返机票,受之有愧,却之不恭,内心着实感动不已。
到港当晚,在大伙儿用餐时,老师还半开玩笑地说:“忠诰这回来香港,是来跟我吵架的。”到了第三天午后,老师唤我到他的办公室去,单独与我面谈。南师却说他知道我修行不得力,故特地藉着这个机会,“骗”我到香港来玩玩。“什么问题不问题,都是妄念,都是次要的。修行上路了,一切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
回到台北以后,在一个偶然的机缘里,见到南师昔日用毛笔所书清朝诗人吴梅村的一首诗:“饱食终何用,难全不朽名。秦灰遭鼠盗,鲁壁窜鲰生。刀笔偏无害,神仙岂易成?故留残缺处,付与竖儒争。”一时恍然若失,方知南师所说“一言可尽,但亦一言难尽”的真正意指。不过,这已是后话了。
且说老师那天,还传授给我一个修行法门。要我两眼向前平视,不要用力,向前盯着一个目标,把眼神向后回收,就这样张着眼睛像木鸡般地看着前面。并要我有问题就问,如果没有问题就这么坐下去。我记得当时只问了一个问题:“这跟庄子所说‘以神遇,不以目视’,是不是一样?”南师答说:“差不多!接近。”我一直误以为,“盯着”就是盯住一个东西,于是我也就这么“差不多”地张着眼睛坐了下去。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打坐也可以不阖上眼皮呢!
在习坐中,老师跟我谈了很多话,也给了我不少开示。当南师说道:“趁我还在,可以为你带带路。我走了,谁带你路啊!”我宛如迷途知返的羔羊,顿时泪如雨下,悲怆不已。嗣后,也着实依法用了一大段工夫。由于定慧力之不足,当时自认为没有什么问题,没能多问。然而,插头似乎插得不太准确,再加上日常俗务的牵缠,以致渐渐走失,工夫又无甚长进了。
二○○二年四月中旬,我赴香港参加海峡两岸四地书画篆刻的八人联展开幕,主要还是想利用这个机会,针对春节期间上山禅修时衍生的身心问题,向南师叩问请益。老师听完我报告中的引述,发现他教给我的“看光法”被我误解了,狠狠地数落了我一顿:“我上次告诉你的,你什么要点都没有抓到,白跑一趟。总的问题,在你不懂佛学。”要我重新来过,他老人家则不厌其烦地重新现场指导。
老师为了破除我对于“双盘打坐比较有效”的执着,还刻意要我把原本双盘坐着的两腿松开,就以小腿与大腿垂直的姿势,两眼向前平视地正襟危坐在沙发前沿上。
“意识要忘掉,看的注意力拿掉,也不管眼睛了。眼珠不动,眼皮慢慢闭拢起来,眼珠还是前面,难就是眼珠子不是盯着前面。眼皮慢慢闭拢,自然一片光明中嘛!是不是?是,你不答覆我。不是,再问。这一回再不要搞错了。自然一片光明中,看的观念拿掉,注意力拿掉!眼珠子还是盯住的!对不对?这个时候轻松吧!不对,你问喔!放开!不要守在头里头,没有眼睛嘛!连身体也没有。无眼、耳、鼻、舌、身、意,一切都没有,注意力也没有。你就利用这个物理世界自然光跟自己合一,身心内外,一片光明,就完了嘛!也没有身体感觉,也不要理。当时告诉你这个吔!没有眼睛,眼珠子还是对住前面,最后忘了眼珠子。眼不要注意去看,自然在一片光中。如果夜里,黑色黑光,白色白光,光色变化,都是境界,不理,你自然与虚空合一了嘛!这是有相的虚空喔!先跟有相的虚空合一。这一下你轻松愉快吧!比什么都好。什么气脉?什么拙火?那些狗屁话,一概不理,都在其中了!不一定盘腿。你这样一定,三天五天,几个钟头,你身心整个的起大变化,不要管他好不好,那就好得不得了了。”
“好!你信得过,你明天走,认确实一点。不然你回去又变了,不骂你又不行了,又变出来,又走冤枉路了!什么准提法,一切最后圆满次第都证入了!所有来的问题,要问的,都是妄念,都丢掉就好了。这个时候,管他咒不咒,佛不佛呢!”
“再来,你刚才动(念)了一下,不行了!重新张开,不要慌!等于利用眼球为插头,定住。不看。注意力拿掉,把眼识这个习气拿掉,然后证入一片自然光中,就好了。你就这么定下去。就这样,话也不要跟你多讲了。忘掉,身体忘掉,连脑袋也忘掉,眼睛也忘掉。都丢,念头更要丢,丢得越彻底,丢得──哎呀!也没有什么‘彻底’,都是形容词。都丢完了嘛!禅宗说‘放下’,放下就是丢嘛!”
“这不是定吗?盘个什么屁的腿啊?连眼睛、头脑都不要了,还管什么样的腿?”
“你跟虚空合一,跟光明合一。我就是我,我就是光。连基督教你翻开《新约全书》都说:‘神就是光,光就是神。’连他都懂,你们学佛的反而不懂。放开!愈大愈好。也没有故意去作什么大小的分别,这个言语的方便的话,不能听。像我的书也不能看,连我的语言也不要听。到了这个时候,一切皆空,还听个屁啊!”
“还要放!无我了嘛。无人相,无我相,不是理论。只是一放,你就到了。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就完了。过去心不可得,一个念头来,过去了嘛!未来心不可得,念头没有起,当然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当下就空了,听过了就完了嘛!就好了嘛!好了,不给你多讲了。费力气!你再拿不到,你就完蛋了。”
“还有一点吩咐你,什么‘吸一口气,闭住’,那是笨办法,不对的。出世法是什么?你碰到那个不对的,呼一口气,鼻子呼出来了,切断了,不呼也不吸,那个是对的。你看!现在我跟你讲,你在境界中,不呼也不吸,这个是对的。不是吸进来,不对的,有呼吸就不对了。念头动了,呼吸就动;念头不动,呼吸也不动。”
正在这身心与虚空光明合而为一的当儿,忽然感到悲欣交集,眼泪不自觉地滑滚了下来。这时候,老师又说:
“吔!这下你又被悲感困住了!丢掉!看光去。不是看,体会光去。悲感怎么来的呢?有人问过佛陀,有些人明白了,大哭,有些大笑。佛说那些堕落短的菩萨,过去修行,已经知道了,现在迷住了,堕落了。一下子明白了,会大哭。为什么?觉得我怎么那么笨啊!把自己的东西丢掉。那堕落久了的菩萨,明白了,哈哈大笑。这些都是情绪。《中庸》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节,要节制,要把它停掉。‘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跟虚空合一。《中庸》都讲了,就那么简单,比佛法还要明白。懂了佛法,儒家这才懂了。现在我背《中庸》给你听,你懂了吧!懂了就信得过。一信就拉倒,一路下去了。”
“现在你体会一下,放空!念空了,呼吸也不动,这个是对的。呼吸是生灭法,有来有去都不是。不要努力在看光!名称叫看光,不是去看。不要分别去看了。眉毛展开,笑!嘿──,假笑,慢慢真笑了,弥勒菩萨都在笑中。搞清楚了吧!再不要迷途了。”
“准提法是修功德,修福德资粮,你可以念,可以修。你多去看看我们老古印的《参学旨要》这本书,有刘洙源的《佛法要领》、《禅修法要》、《永嘉证道歌》、《永嘉禅宗集》,你走这条路是正路。你这个年龄,把老古出版的《参学旨要》好好抱到。把刘洙源初步的可以丢开了,你也可以看,一时就证入了。这样懂了没有?费了我很多的口舌。不过,也是空的。嘿 ──,都没有事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它来空你的,不是你去空它的。”
“生灭法一切无常,能够知道的这个,不在身体内,也不在外面、中间。这个没有变动,你年轻知道,也是这个;现在老了知道,也是这个。没有写字以前是这个,写字以后也是这个。”
老师就这样不惜苦口婆心,开示了这么多,这么详尽。晚饭后,我终于带着得无所得的行囊,拜别南老师,回到台北。我告诉自己,若再因循放逸,简直对不起天地鬼神了!所谓“枯木崖前岔路多,行人到此尽蹉跎”,老师的这些话,固然是针对我个人的修行问题而发,但那天同堂听讲的,除了宏忍师以外,还有其他很多人。如今我不避繁冗,将南师的殷切开示摘要写实记出,希望有缘读到此文的朋友们,也能同沾法益。(节选:实修驿站>南怀瑾老师>我与南师>杜忠诰先生:琐忆南师二三事)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分享;顶礼南师!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7-12-12 04:4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