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3823|回复: 1

[喇嘛邪说揭露] 一位尼师在五明佛学院的真实经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7 21: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宝明法师

本文摘录自“我是一个尼姑”连载文章(四,五)部份,转载于“师父是唐僧”微信公众号

九六年春天,我随着依止师父一行五六人,去五明佛学院求法。那时候(自己)教理教义都不懂,只是虔诚地随着师父走,师父说好便是好,说啥便是啥,分不清正邪,有的只是那颗淳朴至诚的道心!

我们下了山先到太原,从太原坐火车到成都,再从成都到马尔康,在马尔康住一晚,第二天才到达五明佛学院。随行的有一位老人在到达那一晚失踪了,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过世!他的爱人出家带他一起来的,没想到就这样在五明学院离开,人生真是无常啊!

在藏地多部分人死后要“天葬”,这位老人也是天葬了。我们第一次进藏没见过“天葬”,师父带着我们一行五六人去观看。我胆子小,不敢靠前,远远的躲在山坡上看。只见天葬师,穿着一身黑衣服,开始念了段经文,因为听不懂藏文,也不知道他念的是什么。随后他把亡者尸体的头绑在木桩上固定,用铁锤把亡者尸体砸个遍,我只在远处看着这一切,感觉有点恐怖残忍,不忍目睹。

山顶上一群专门吃死人的秃鹫好像知道今天有午餐一样,聚集在山顶上观望着天葬师,等待他的召唤好进午餐。天葬师砸完尸体开始解剖,往下我实在不忍心看了,闭上眼睛念着佛号,为亡者送行,祈祷他早生极乐世界,别在六道轮回受苦了!等我再睁开眼睛看时,一帮秃鹫正在撕扯着尸体,吃的特别香,而尸体已经只剩下一堆血淋淋的骨架子了!
天葬师用铁锤把骨头也杂碎,让秃鹫吃完!整个天葬过程,持续了大半天才结束,师父他们在天葬附近观看,回来说的津津有味,我还被吓的回不过神来,她们说出家人不应该胆子这么小,可这是天生的,我有什么办法,一时半时可能很难改变了。

藏地人的习俗比较粗狂野蛮,没有厕所大小便随地,哪里都可以。一开始我真的不好意思看他们,可没处躲啊!只好硬着头皮走过他们身边。

第二天师父说可以见上师给灌顶了。有个堪布据说叫“索XX”个子不高,黑黝黝的脸上透着精干,是法王唯一汉语的翻译侍者,他把我们一行五六人带到法王传法的地方。只见法王胖胖的身材透着粗狂的气息,身边还坐了一个叫什么“空行母”的人。我当时还不知道藏传佛教可以娶老婆的,而老婆不叫老婆叫“空行母”。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自从佛法八宗从唐朝传到中国,在汉地密宗叫“唐密”传到日本叫做“东密,”传到西藏叫做“藏密。”藏传佛教自从唐朝以后,经过这一千多年的演变,其中掺杂了印度教的瑜伽,瑜伽里面有个修法要打通气脉明点,用的是双修法,而藏传佛教把他融入到里面,于是就有了现在所谓的空行母“双修法”,实际上这不是佛教本身的法!

佛教“戒、定、慧”三学,次第分明。佛陀明文制定比丘、比丘尼戒法,义在“规范三业(身、口、意),远离过非”。又《四分律》云:戒如捉贼,定如缚贼,慧如杀贼。佛制五戒不淫,八戒不淫,十戒不淫,具足戒不淫,菩萨戒不淫。由此可知“双修法”实非佛教正法,是藏传佛教融入了印度教瑜伽产生的副作用!祸乱正法,蒙蔽众生,断众生法身慧命。

可惜当年我没有悟到这一点,导致走了很多弯路!我很庆幸自己学的是汉传佛,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希望你们不要误入歧途。我想这也是佛菩萨的安排,我真的很感恩。

现在有某位大堪布说,“双修法是佛陀临涅槃前所说的法。”不知出自何处?依据的是哪部经典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佛当初又何必舍弃王位,离弃妻子出家修道呢?
这些道理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如果当能够明白这些,懂得去思考的话,就不会走那么大一段冤枉路了。现在想起来都还有些后怕,幸亏佛菩萨保佑,自己才得以幸免没有身陷其中。

这些都是自己的亲身所见所闻所感,在这里分享给大家,真心希望大家可以不要像我一样走这么多弯路。大家得个人身不容易,学佛更不容易,所以一定要正知正见来学佛,依法不依人!

当时的我真的感到很迷茫,跟着那位依止师父接受所谓的“灌顶加持”,其实一点也没感觉到和平常有啥两样,心里就两个字“虔诚,”灌顶结束后,要供养金,我一个出家不久的小比丘尼,也没有什么钱啊,就只好把一串剃度师父给自己的佛珠供养给了上师。后为回去汉地,剃度师父问我他给我的佛珠哪里去了,我没敢说,打了个妄语说“不小心丢了”,被剃度师父狠骂了一顿,说我是“败家女”,说那串珠子是绿松石和老珊瑚珠和最好的星月菩提子串成的,是师父自己亲手串制的,当时九几年时值七八千块呢。这件事我一值没敢和师父说是供养藏地的上师了,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以为是我把珠子弄丢了。想想自己那个时个真的很傻很单纯,怀着美好的信仰,也分不清正邪,真的很惭愧。

供养完上师后,索达吉堪布开示我们说,上师功德不可思异,让我们再多住段时间,亲近上师“修法”。带我去的师父是对藏密特别崇拜热衷,我就很虔诚地跟着她一起,什么都听她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每天都去经堂听索达吉堪布讲经,讲经前堪布要念段《普贤行愿品》的偈语,之后会讲些怎么样恭敬上师才能得到利益,要讲很长时间,都是讲上师功德,让我们观想上师,要求我们所有学员毫无条件的服从法王和上师,如果不这样就要受到护法的惩罚,然后真正讲论的时间很少。我胆子最小,从那时起我不敢多说一句话,就怕说错话做错事,会受到“金刚护法”的惩罚,下“金刚地狱”。

五明学院海拔在4500米以上,我的体质在六七个人中是最好的一个了,就这样我也要走十几步就得缓一下,呼吸困难缺氧,刚吃过饭一会就饿,特别消耗体力。藏人看我们吃蔬菜,不吃肉说我们是牛吃草,他们不吃蔬菜,以牛羊肉藏粑酥油为主食。“我肉众生肉,名殊体不殊。”我实在不忍心吃肉,那可是我们过去无始劫来的六亲眷属啊!
在五明学院的时间里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环境恶劣;喇嘛随地大小便(作为女众感觉真的很尴尬),可能是因为他们出家没有正规僧团熏修,所以还是一股世俗野蛮性子吧!我们对他们的生活习俗没有办法适应,他们以肉食为生存资养色身,实则贪图口腹之欲,就算是现在有条件了,他们还是喜欢吃肉;再是要求所有学员必须听法王上师的话,不听话就会受到“金刚护法”的严厉惩罚,这让我每天都感到很恐惧,心惊胆战,生怕不小心冒犯了上师和他们的“金刚护法”。

我们在五明佛学院住了将近三个月才回汉地。因为坚持不吃肉,下山的时候,身体都快垮掉了,人瘦得皮包骨头,走路都摇摇晃晃,下山后几个月都没有恢得过来,父亲见到我时忍不住心疼地流泪。
当时去五明的汉地人还不是很多,都是自己盖的小房子很简陋。交通也不方便,只有一条狭窄的土路盘山而行,雨季最怕遇到山体滑坡和泥石流。

回来的路上下着大雨,我一直念着“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祈祷三宝加被我们平安返回。大雨一直下个不停,狭窄的路一边是陡峭的悬崖,随时都有可能塌方,山体滑坡;一边是湍急的河流,车子一滑就会掉进河里。正当我们要经过一个泥石流易发地带时,我看见山体已经有泥流开始慢慢滑落下来,路面上的黄泥已经没过半个车轮,这段路面有四五百米长,司机想一口气冲过去,结果车还没开到一半,整个山体就如洪流般迅速堕落下来,我们的大巴车一下子就被泥石流淹没了大半个,司机吓得赶紧打开车顶的逃生天窗,冒着大雨一个一个把我们拉上去。

司机拉完车里的乘客,跳下来大喊“快点跑”,泥石流已没过我的膝盖,腿几乎抬不起来了,每向前走一步我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鞋子早不知掉到哪里去了,脚踩在石头块上就像刀割一样疼。其他人都跑到前面去了,司机看我跑不动,就过来拉着我的胳膊拼命跑,终于到了安全地带,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个人都是满身的黄泥,就像泥人一样,脚都被泥石流中的砂石割破了,流了很多血,幸好有佛菩萨保佑,才没人员伤亡。

我回过头看时,路已经被泥石流全部淹没了,我们的大巴车只能看见一个车顶了。想想刚才那一幕真的有些后怕。司机打了救援电话,过了两多小时救援铲车才到,开始挖路上的泥石流,挖了几个小时,又紧急抢修路面,最后路终于通了,我们的大巴车很幸运还能开动,真是万幸。我们上了车继续出发,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我们才安全到达成都,住进昭觉寺。

第二天我们有幸参拜了清定上师。在侍者的引导下,我们来到方丈室,一进门就看见清定上师,端坐在藤椅上等我们。老上师慈祥对我们微笑,全身散发出慈悲的气息,把我们包围在他的慈场里,感觉特别摄受,我就像见到阔别已久的亲人一样,不由自主地流下感动的眼泪。

老上师慈祥的看着我说:小和尚你来了,要发大菩提心成佛度众生啊,不要忘记你的初发心。这条修行路你要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你才能有所成就。要时刻记住咱们是出家人,是如来的使者,弘法为家务,利生为事业。不要做自了汉,要做菩萨 ,修行没有什么捷径可走,也不是灌个顶就能解脱成就的,你们要明白佛法是心法,要改习气,行持六度万行来庄严无上菩提佛果,遇到佛法出家不易一定要珍惜。

听着老上师寄予厚望的慈悲开示,我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向这位老上师学习,无论以后修行路上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障碍,都要坚守初发的愿心,决不退转。


发表于 2016-9-29 11: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师兄分享!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9-3-22 22:3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