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2260|回复: 2

[正法狮子吼] 法师们为护法所做的艰辛努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9 22: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清心人 于 2016-8-29 22:19 编辑

【宗舜法师按】

  行愿法师撰写的《仰面唾天,逆风扬尘》是一篇读来令人五味杂陈的文章。已经有几位法师告诉我读后不禁落泪。我自己看到因为我的文章,给行愿法师造成人生重大转折,只能离开故国,飘零异乡,也忍不住留下眼泪。事情过去十八年,我却是第一次听说。如果不是在讨论索达吉堪布会集《法华经》群中遇到行愿法师,这段往事,又会随风飘向哪里?

  1996年,因为鸡西一位居士给我寄来《无量寿经》夏会本,后面附有《阿弥陀经》夏会本,谈到所谓今本《阿弥陀经》有21字脱文,激发了我的好奇心。因此而展开了近二十年的会集本问题研究。最早成文的,就是“《阿弥陀经》‘脱文’考辨”,当年写成后,1996年至1997年,《台州佛教》主编江建昌先生将我的数篇研究会集本的文章寄往中国佛学院,当时传印长老、姚长寿副院长、湛如法师、圣凯法师、魏磊教授(即后来出家的大安法师)等诸多法师审定。以至后来,与这些法师们第一次见面的第一句话是“你的文章我读过”,大家相视哈哈大笑。我的论文因为撰写比较早,而且写之前,花了三个月时间在新洲本焕老和尚故乡报恩寺阅藏,收集了当时能查到的所有资料,并将所有译本和资料复印、剪贴、拼排,可以说,当时不太常见的有关会集本的资料,绝大部分都是我收集发表的,对后面大家的研究提供了很大便利。
  不过,大德与法师们也有各自的难处。1998年传老私下说,我也不赞同这么搞会集本,但是碍于身份,容易让人误会是中国佛学院官方意见,故而不便发声。姚长寿副院长、湛如法师等也持反对意见。
  行愿法师(坚钰)1998年在福建之闽南佛学院本科毕业后,留校读研究生,并任《闽南佛学院学报》(今改名《闽南佛学》)责任编辑。本人其时在苏州戒幢佛学研究所求学,当时,济群所长看过我写的批评夏莲居会集本的系列文章后,法眼如炬,认为会集佛经非常不妥,笔者的文章有理有据,应发表出来,提醒教界注意,故而胆识过人地推荐给他任主编的《闽南佛学院学报》,由行愿法师编发。
  但没有想到的是结果行愿法师代我受过,“惹来净空法师净宗学会的一群粉丝联名签字,告到院长那里,迫于压力不得已,责编们被批一顿。”行愿法师因而:“从那时起,我明白了某些自认为‘超佛越祖’,喜欢‘改经的法师、堪布、居士’都擅于利用狂热无智的粉丝,毁灭佛陀言教,以此达到个人目的。也因为我反对一切删改佛经成会集本的护法观念,得罪了一些人。以此为主因,因缘和合,1999年9月我离开安住十年的闽院,离开中国,前往澳洲留学弘法,开始了人生最艰辛的十六年的流浪生涯。”
  行愿法师说:“法界因果,丝毫不昧,我深信因果。对于因护法护教所撰写的评论,我承担一切因果。如果某些人的谩骂,能够令其他众生觉悟,走向正法;如果我承担一切谩骂和攻击,能令佛陀正法久住;如果一切谩骂能够换来被杀动物的平安、自由,那么,我愿把一切谩骂和攻击当作甘露,甘之如饴地饮下,并心中常怀慈悲,以慈眼看世间。”身为佛子,信仰为根。杂毒水灌,花果何存?
  今年是本人撰写有关会集本论文的二十周年,种种人种种事种种境界,启我新知,尤其是过去没有见过的“游舞示现”,是我怀着深深的感恩的。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曹洞学人宗舜2016年7月18日于京华





行愿法师原文

仰面唾天,逆风扬尘


   最近因为五明佛学院索达吉堪布随意删改《法华经》一事,我撰写了“删增《法华》需结集,莫由己见随意添”、“删改《法华》署名事,就事论事息诤法”、“佛陀正法本无诤,堪布何时下神台?”、“莫误入险恶的歧途,学佛当依法不依人!”几篇佛教评论。为此,惹来一群不遵守佛陀“依法不依人”教导,反而背道而驰“依人不依法”狂热索粉的谩骂与威胁。看到他们失去理智,完全不顾索堪布删改《法华经》的事实。如果索堪布不删改《法华经》,怎么可能引发汉传法师、居士们撰文反对之声呢?

    特别是某些狂热的索粉,看到索堪布的道歉回应,心中为上师委屈,竟然置因果不顾,以团队的力量策划有组织地对所有撰文护教护经的法师、居士,进行大势谩骂、攻击,甚至威胁。对于索堪布删改《法华经》,大众仅仅就事论事,如此简单的事,不知某些索粉为什么竟然失去理智,如此瞋恼?

  面对来势汹汹的谩骂,我一时无语。不过,这令我想起皈依师慧海老和尚的教导:
   1990年学习《佛遗教经》,贵阳弘福寺方丈慧海老和尚说到弘法度众生不易,常招人谩骂、诽谤。
   弟子问:“师父,为了护持佛陀正法,遇到被人谩骂怎么办?”
   老和尚说:“不理他、忍他、让他。”
   弟子说:“师父,如果走不开时,被人追着骂,又如何?”
   老和尚说:“你知道什么是“仰面唾天”吗?”
   弟子答:“知道,唾液都落在骂者自己身上。”
   老和尚又说:“那么,“逆风扬尘”的结果呢?”
   弟子答:“灰尘都飞落到扬尘者身上。”
   老和尚笑一笑说:“傻徒弟,你明白了吗?”
   弟子听后,立刻给老和尚顶礼:“感恩师父,弟子明白了!”
   从那时起,每次撰写护教评论文章后,被人谩骂和攻击,弟子都不出声。
   这些年,为了护持佛陀正法,保护佛经,常写佛教时评文章得罪一群既得利益者,他们有组织地群起而攻之,污蔑、谩骂、诽谤,甚至威胁。所以,护法护教也要付出至少被谩骂的代价,有时被威胁,还不得不躲起来呢!


  记忆中,出家二十六年来最严重的谩骂与攻击有好几次:
    第一次是1998年在闽南佛学院《学报》编辑部任责编时,编辑了一篇宗舜法师“《阿弥陀经》‘脱文’考辨——夏莲居《阿弥陀经》、《无量寿经》会集本系列研究之一”的论文,惹来净空法师净宗学会的一群粉丝联名签字,告到院长那里,迫于压力不得已,责编们被批一顿。

  从那时起,我明白了某些自认为“超佛越祖”,喜欢“改经的法师、堪布、居士”都擅于利用狂热无智的粉丝,毁灭佛陀言教,以此达到个人目的。也因为我反对一切删改佛经成会集本的护法观念,得罪了一些人。以此为主因,因缘和合,1999年9月我离开安住十年的闽院,离开中国,前往澳洲留学弘法,开始了人生最艰辛的十六年的流浪生涯。

   第二次是写评论“参加社保是僧人为公民的基本权利”、“生活保障先安身身安心安而道隆”,呼吁佛教僧尼参加社保解决养老的问题,招来一群人的谩骂。谩骂的理由是:出家人好好修行就不会生病,生病的都是不修行的人。我回复:本师释迦牟尼佛八十岁示现病相如何解释?人吃五谷,谁不会生病?

  第三次是看到中国某些佛寺、居士、民间团体随意放生,不顾放生物种是否适应环境,有些放生不但残害生命,而且变成敛财之道。为此,写了“菩萨啊!请慈悲而科学的放生”、“莫将放生‘美德’变为社会诟病的‘愚行’”、“智慧而科学的放生”(http://www.fjnet.com/typly/xy/)的放生评论,希望大众科学地放生,不要伤害无辜。为此,招来一群人的谩骂、攻击。

  第四次是2015年5月大愿法师传法给居士,为居士披祖衣的事件。一时,佛教大众哗然。一些道友电话来请我写文,表达佛陀戒律中居士不可披祖衣袈裟的问题。于是,我撰写了“莫把佛法做人情,居士怎能披祖衣?”的评论,惹来某些愿粉的咒骂、人身攻击。后来,在中国佛教协会的关照下,大愿法师致歉收回祖衣,但我却得罪一批人。

   第五次是佛教寺院买门票的问题,我写了“取消寺院门票制,敞开大门迎众生”,为此,一些招来某些景区的谩骂和攻击。
   第六次是护生禁止杀狗的事,我写了“放下屠刀,刀下留狗”,惹来一群吃狗肉爱好者的谩骂。
   第七次是索堪布删改《法华经》的事件,在某索粉精心组织、策划、设计下,有些索粉无礼、无理,一直谩骂不停。

其实,我们学佛三皈五戒后,作为佛弟子要“依法不依人”,依教奉行。应学会明理、知因识果,千万不要意气用事,错用其心,背道而驰,“依人不依法”使自己误入歧途。
   另外,对于谩骂,佛陀说:当你送人礼物,人家不接受,怎么办?请带走你自己的礼物吧!

  最后,弟子要对佛菩萨说:法界因果,丝毫不昧,我深信因果。对于因护法护教所撰写的评论,我承担一切因果。如果某些人的谩骂,能够令其他众生觉悟,走向正法;如果我承担一切谩骂和攻击,能令佛陀正法久住;如果一切谩骂能够换来被杀动物的平安、自由,那么,我愿把一切谩骂和攻击当作甘露,甘之如饴地饮下,并心中常怀慈悲,以慈眼看世间。
   祈愿佛陀正法久住,僧伽大众和合!
   祈愿佛菩萨加被无明瞋恼的众生趋向正法,离苦得乐!
   祈愿一切众生得遇如法如律善知识,趋向解脱,离苦得乐!
  祈愿一切骂我、伤我、害我、谤我者,趋向正法,离苦得乐!

      释行愿
      2016.7.17


发表于 2016-8-30 09: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6-8-30 20:43: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9-6-26 12:4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