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1867|回复: 1

[喇嘛邪说揭露] 妙一法师:关于索达吉堪布讲《法华》之我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13 10: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五明佛学院的索达吉堪布宣讲《法华经》一事,在汉传佛教界引起轩然大波。自落实政策以来,汉传佛教界从未因一部经,如此活跃。对于佛法的弘传来说,是莫大的好事。事情并非因对一部经的不同观点之争那么简单。

A

索达吉堪布,是一位具有极强眼光的出家人。对于汉地的佛教信徒来说,并不陌生,且声名远在当年晋美彭措法-王之上,这得力于网络的发达。在五明佛学院摄受和教化许多来自汉地的僧俗二众,是位极具佛教情感的善知识。但善知识也有善知识所熟悉的领域,如宁玛的教法,他应该比任何其他派系的人都熟悉。尽管是很多人的老师,但确实不是佛陀。对于法的差别相及不共,唯佛与佛才能尽知。所以索堪布有其优势,也有其不足。

B

为了应和和救起净空老法师对汉传佛教忧心忡忡,无人能救的厄运(姑且这样理解,事实净空老法师也就是这个意思),发心讲解汉传佛教极为重要的典籍——《法华经》。按说讲解汉传经典,对弘扬汉传佛教有利。(当然,藏地也有《法华经》,但经本翻译、流传、影响一定比汉地晚得多。从文献学来讲,越早的文本,越能接近原典的原貌。)历史决定了鸠摩罗什法师所翻译的《法华经》,这是事实,1600余年来,对汉传佛教宗派的形成,有着不可代替的影响,是天台、华严之成立的依据。且在文化昌明的唐代,大家所选择的也即是罗什法师的版本,并且舌根不坏,已是千古证明。后人仅凭不同时期的本子,一些梵文、藏文的简单对照,就否定罗什大师的版本而肆意挪动、删改,不但不尊重古德,亦不尊重历史,不重古德,则传承即不清净,不尊重历史,即对今人导向不负责任。

C

索堪布回应中举例《金刚经》、《药师经》、《涅槃经》也有添加的情况。关于《金刚经》的添入部分,唐王玠刻印版经文中,加入了所谓“冥司偈”。即于晚唐时期,在经中加入的“尔时 慧命须菩提白佛言 世尊颇有众生 于未来世 闻说是法 生信心不 佛言 须菩提 彼非众生 非不众生 何以故 须菩提 众生众生者 如来说非众生 是名众生”62字,或60字,这是最早的《金刚经》刻本。

昔年江味农居士曾有缘应聘到北京图书馆工作,校理馆藏敦煌石室唐人写经。经过校理发现:“其中《金刚经》最多,大抵与柳书(唐·柳公权所书碑刻)同。乃深慨夫沿讹袭谬,由来盖远。今幸获古人真迹,及古注疏。千余年淆误,因得证明。奈何不锓布于世以匡之乎。”当他发现了敦煌古本真迹,心中喜悦难于言表。终于可以证明“流通本”之谬误,希望赶快纠正,并刻印出敦煌古本,使之公布于众,匡谬正俗。

这62字见于元魏·菩提流支译本,唐官方鸠摩罗什译本写经均无此“冥司偈”,此后有人就将鸠摩罗什译本依菩提流支译本补入了这段“冥司偈”。宋代善喜和尚不主张加入“冥司偈”,在《辨非集》中指出:“但不可擅加以入大藏者,若别行大藏之外可也。经论译毕,颁行天下,却有藏内藏外之异。傥或有藏中将出,或有新将入藏。安可定分内外?秦魏之本不同,何以增加?如《鲁论语》二十篇,《齐论语》二十二篇,岂可以《齐论》增《鲁论》中!”事实上,敦煌写经发现得太晚,致使藏外添加的版本广泛流通。

过去加上,没办法,已成为历史。现在加,问题就大了。今天是这个法师根据什么加点,明天就有效仿这个的另外一个法师。既然是现在的事,那么就还有办法影响。这不是能不能做的事,是合不合适的事。你说不能做,过去有人做。你说不合适,因为现在不合适。又会有人说:过去不也是现在变的吗?正是因为过去是现在的等流,所以现在的人才要努力,不让现在成为不能改变的过去,而让将来的人难做。

其他经典添加情况此不介绍,仅是说明原委和后世痛心疾首的惋惜。今天的删减《法华》,将是后世人痛心的缘起。而身为今天受持罗什法本的僧俗,不站出来发声,则是今时人的罪过。殷鉴如上,为法者应明了。

D

净空老法师先是弘扬《无量寿经》的会集本,索堪布继随其踵,弄出删改本的罗什版《法华经》。汉地固有受罗什《法华》恩惠的宗派和僧人,当然不服。所以跨界有风险,管事要谨慎。发心有功德,要观察因缘。抱着拯救汉传佛教的使命,来讲《法华》,当然不合适。先不说,汉传尚有十几万僧人,到底有没有中用的,堪布于《法华经》的内容做过什么样的研究?仅仅是听了老喇嘛讲了二天,算是有了传承,那对于《法华》甚深妙理,也只能说知其皮毛而已。

试举一例:《法华》中三车与四车之判释,足可检验,其居心所识。何者?如果坚持门外实有大白牛车,则毁三论宗二藏三轮的判教。若认同门外大白牛车,即火宅所许之牛车,则谤天台圆教一乘之法,远伤华严别教一乘之所凭。如此,进不能张三论之说,退不申天台之教。弘大之言有余,毁伤之过无穷。这种进退两难的地步,如何能双美而不伤,全身而退,还真要考验堪布的义理功夫。

E

当然,堪布的发心是要抛砖引玉,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汉传法师站出来,重视《法华》和汉传经典。这不,陆续很多汉传僧人回应堪布,却招来更激烈的反驳,如圆吉法师的文章,一些弟子们的激烈言论。如果堪布真想看到汉传佛教兴盛起来,那么今天的争论,就是堪布最欣慰的结果。

堪布的信众为师回应不是很公允。敬师何若敬理,怎可因人废言。很多堪布的粉丝凡是见到有关论及《法华》事件汉传法师的文章,一律投诉封号。美其名曰:不忍看到汉地法师和居士造口业。如果真正在弘传和辨析法义,这样堵住人家的嘴,不让发问,这是恶意的慈悲,还是心虚的下作呢?

再者,堪布一方的回应,如果不是堪布本人,或者非堪布授意的言辞,是否可以认为这是妄测密意,而诚心捣乱。不但不正面回答汉地法师的质问,反而谩骂生事,想想都替堪布汗颜。您辛苦教出的弟子,不但不帮忙,反而陷师于不义、不智、不悲。堪布复兴汉传八宗的大愿,就这么被搅得漫天飞垢。

又,堪布的回应中说:“擅长因明,极少负局。”言外之意,就是:我的技术很好,不怕辩论,即使是辩,也是胜算在握。先不说堪布没有正视署罗什名一事的提问。即使有一天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辩论,我想因明本身不是真理,而是证明真理的手段。如果说,因为技术高超,理树就可以移种到自家。那么当佛陀和维摩诘居士那样的圣者选择默然的时候,就是证明他们输了吗?

F

再者,辨析法义是僧人的崇高行为,也是传承佛法的根本命脉。对于那么些谩骂的堪布的粉丝,堪布是否应该出面制止?这是僧人们之间的事。堪布说话,总要比其他人说更合适,更有分量。既然教化学法,就应该以法为大,而不能以人为是。如此抬高个人,而轻视法义,则是根本的颠倒。

G

若说版本翻译,末学虽然不懂梵文、藏文、巴利文,但也知道尊重历史“已成者莫改,已化者莫教”,懂得翻译人的苦衷。况且罗什法师当年就慨叹:“天竺国俗甚重文制,其宫商体韵以入弦为善。凡觐国王必有赞德。见佛之仪,以歌叹为贵。经中偈颂,皆其式也。但改梵为秦,失其藻蔚。虽得大意,殊隔文体。有似嚼饭与人,非徒失味,乃令呕哕也。”(《梁高僧传》卷二)

至于加减经文,删改所以。有人就会说:古人可以,为何我堪布不行?那么试想一下:如果有一位汉地的法师,某天突然发心要传讲宁玛派《大圆满前行》,然后他把巴祖仁波切的《大圆满前行》、甲仁波切的注释、乙仁波切的论述等等,集合在一起,然后冠以“巴祖仁波切著”,然后说自己在某位法师那里听过两天大圆满前行的传讲,算有传承了。然后再说,巴祖仁波切的原著里有些错误和遗漏,这次我某法师传讲,一并修正了。如果这种情况出现了,藏传佛教界会是个什么反应?(此问转引多吉居士)

H

话说回来,在五明的数千汉传僧俗,确实得到了堪布和学院的照顾,提供一定的生活必须品,如药品都是极便宜就能获取的。而本人虽然不好乐藏传,但也尽己所能地帮助学院一点物质所需。毕竟学习佛法是好事,无关传承。但法义有其传承,立教量,立乘量,立宗量各有标准。堪布讲经是好事,但抱着越俎代庖的态度和目的,庶难认同,也会坚决反对。因为汉传还有人懂《法华》,还没到净空法师说的地步,彻底没希望了。当然,得感恩堪布做出的努力和增上缘,让关心的人有机会发声。

二〇一六年七月四日于穗城

妙一法师:广东省佛学院教务长

发表于 2016-8-18 16: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妙一师还是很好的,这篇文有理有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9-6-19 18:4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