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5126|回复: 9

[其他] 2016年5月16日首愚法师「话说佛光山」讲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0 11: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6年5月16日首愚法师「话说佛光山」讲话



发表于 2016-5-20 11: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礼上首下愚大和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0 16: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至心顶礼上首下愚大和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0 20: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qtzj 于 2016-5-21 07:26 编辑

谢谢分享。
      视频中回忆到了当年在星云大师的佛光山那里一些趣事,并在高雄佛光山完成了三次“般舟三昧”。     
      实际上,在佛光山的第三次“般舟三昧”开始前,首愚法师(从智法师)曾专程到台北听取南师的意见。
      首愚法师回忆:民国66年农历新春后(注,估计应该在民国67年春,即1978年),第四次般舟三昧关期已至第四周,突然接到南师来函,你出来吧!我准备讲一些东西。於是我那次才闭了二十一天的般舟三昧关就被南老师终结了。特别指定要在同净兰若边打七,边讲课。但当时没能征得师父广善上人的同意,甚觉遗憾。南老师要讲“融会显密圆通修证次第”,一时没有适当的地方。他就提醒我:佛光山在台北不是有新的一个地方?我说:对,松江路259号11楼,“佛光别院”。南老师说:你可以写信给星云大师。我说:好。我写快递给星云大师。第二天都监慈惠法师就来电话了:从智,你跟南老师讲,大师说南老师要用,无条件提供。就这样,南师在“佛光别院”讲授了三个月的“显密圆通修证次第”课程,即后来整理出版的《如何修证佛法》一书,此后我又返回佛光山继续闭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0 20:2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qtzj 于 2016-5-20 20:38 编辑

首愚法师:第五次闭关时恰逢民国67年(公元1978年)的8月中秋,怀师带着他的公子南一鹏和二位台大学生李慈雄、陈世志,特别到关房中来接引我,并做了很重要的开示,这些内容在怀师创办的《人文世界》和佛光山的《普门杂志》登「明月在山」一文都有刊登,详见《十方杂志》2012年第30卷第8期的重新转载。报导了南老师到佛光山看我的状况。那一次南老师回去之后不多久,日常法师也住到我旁边闭关了。南老师后来写信说:我这边放了四个果子,放得快烂了,看你们有没有福报来尝尝。我想:奇怪怎麼有四个果子,大概是水果什麼好吃的吧!后来才晓得指的是四果罗汉。南老师那时要讲《禅秘要法经》,便是后来记录出版的《禅观正脉》,就在他的关房讲。那次课程听众没几位,萧政之夫妻、陆健龄、史济洋老师、连我跟日常法师有十来位。而我知道南老师这次是特别为我跟日常法师讲的,到了晚上都要做小参报告。一次轮到我做小参报告,我说:老师,不净观、白骨观有什麼好观的,观空就好了。老师听了眉毛一竖,眼睛瞪得大大的说:你观得了?对!我承认:观不了。后来,我还是老老实实作不净观、白骨观。那一次听完之后,我跟日常法师又回到佛光山闭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0 20:25:51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南怀瑾》中回忆:…(父亲,即南师)收到首愚法师的来信。信中提到,首愚法师的禅修境况到了紧要关头,恳求父亲能给予指点。父亲被首愚法师至诚的行持所感动,在看到他恳切的求援之后,父亲唯恐回信既费时,又说不透彻,于是就在1977年中秋(注,估计有误,应在本年1978年),翩然出关,南下高雄。当首愚法师得知父亲南下的消息时,这位般舟行者感动不已,深深地感受到父亲接引后学的慈悲用心。父亲到了首愚法师闭关的地方后,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万万不可再修这个法门了,倘若再修下去,可能会出大问题。这是因为,修这个法门的人, 需比较年轻,身体又要十分健硕,才承受得了这种历练。而首愚法师那时已不再年轻了(注,32虚岁左右),身体是肯定受不了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0 20: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qtzj 于 2016-5-20 20:39 编辑

李淑君回忆:南师闭关期间,有位法师(注,估计指首愚[从智]法师)恰好在高雄,矢志专修般舟三味,禅修境况到了紧要关头,亟需明师指点修正。看了他至诚的行持和恳切的求援,做老师的唯恐函示不够明切,而且费时,于是1977年(丁巳) 中秋翩然出关(注,估计记忆有误,应该是今年1978年。在1977年南师对首愚法师的指导主要是通过信函方式,首愚真正亲近怀师是在第三次闭般舟三昧关,入关前专程来台北单独拜见怀师,当时怀师也在闭关中,怀师特意在关房接见,并让其在其寓所小住了三、五天,此后一直写信给怀师报告自己的心得,怀师都有批阅,这些信函部分在《人文世界》上有所刊登),应飞南下。一代宗师接引后学的慈悲愿行,致使这位般舟行者的受益和感动自不待言。临行时,唯恐法师荷囊羞涩,又坚持留下钱来,并严正声明,“是对出家人的供养”。这是老师的一向作风,经常随侍于旁的我,则每每看得毛骨悚然。无上大法的厚施之外,背着债又作财施供养。这等胸襟,这等爱心,这等谦德,有如排山倒海之势,何其壮哉。以“金刚怒目”“辣棒挥舞”著称的这位禅宗大师,内中蕴藏的,正是一颗比慈母还要深厚的爱心。闭关者的南下示现,在北部自然是极机密的,但是在高雄却造成不小的轰动。经过1975年的春节(佛光山大悲殿)打七后,又掀起了第二阵涟漪。南老师未便再作普讲,匆匆与这群殷情盼望的僧众们话别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0 20: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qtzj 于 2016-5-20 20:40 编辑

      首愚法师于民国68年(公元1979年)1月3日离开佛光山到台北亲近南老师。1月13号正式成立“大乘学舍”,就在二十七号六楼,下面有钱浩摄影师还有郎静山的工作室,我们就在他们六楼。南老师一个礼拜讲三堂课,一三五讲,儒家讲《孟子》,佛家好像讲《金刚经》,道家好像讲《参同契》。在那边大概不到一年,我们就搬到现在十方禅林这里来。南老师特别为我们出家众成立“大乘学舍”,开始举办密集的讲座。紧跟着就办了十方丛林书院。成立大乘学舍,首愚法师担任监院参与共修,受南师“显密圆通准提法门“灌顶,日后更得南师认可为传授准提法门阿闍黎
      民国68年(公元1979年)1月底农历过年前,南老师在台大国际青年活动中心打一个七。这个七以不净观、白骨观为主,当场有很多人得到利益。而我(首愚法师)觉得我随时接受到南老师的加持,南老师加持并不需要把手放在你的头顶上面。他一边讲话,一边你就觉得整个人身体空掉了。我们南老师是有大神通的,但是他的神通用于无形。那次打七那么多人,一两百个,回到大乘学舍人少,等于作一个小班的小参报告。轮到我讲时,忽然间,我看到南老师不是南老师,而是一片光团。当场我自己整个身心也空掉了,类似这种状况很多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0 20:4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qtzj 于 2016-5-20 22:09 编辑

      首愚法师后来回忆:当年底(1978年),台湾与美国断交,当时我和日常法师都在佛光山闭关,南师特意给我和日常法师来信,信中特别提及大时代来临,要加速培养人才,希望我们北上台北参与讲座。几天后(次年,即1979年)民国68年1月3日,我拜别了院长星云大师,离开了修学达6年多之久的母校佛光山丛林大学院,正式到台北亲近南师,配合老师着手成立大乘学舍。到了年底,民国67年(1978年)12月31日台湾跟美国断交。那时台湾人心惶惶,我(首愚法师)接到南老师的信说:你们两位出来吧,大时代来临了,我要加速培养人才,你们两位快出来吧!我跟院长开不了口,他对我太照顾了,给我的恩情太大了,因此我无法跟他说:我要离开佛光山。还是日常法师帮我表示:南老师要我们到台北听一些讲座。大师说:好,从智,我这关房留给你,你可以随时回来闭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1 10: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见恩师,悲欣交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沪ICP备19026899号-1 )

GMT+8, 2020-1-19 19: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