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2320|回复: 2

师父教我的是悟 师父给我的是渔(邓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15 18: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06年的秋天,广州的天气仍有些闷热,就在这难忘的季节里,此生有幸拜入老人门下。从那一刻,一位奔波于广州近二十年,并立志为中医奋斗一生的女子不再孤独、不再飘泊,从此有了前行的指航灯。
师父花了40年心血几经周折收集到彭子益著的《圆运动的古中医学》,2006年7月特意让人刻录好,嘱咐我这本书值得一读,但是由于是古版排列,我看了数页,便偷懒未再看。2006年11月与师父相见时,问我看完没有,只好讲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理由搪塞师父,当时心跳面红,等着师父批评,谁知老人只轻声说了一句:“你们工作忙,是电子版,不好读”。于是嘱人专门打印了一份。当我接到这份打印出来的书时,明白了做为一个后学之辈,作为一个之前与师父无任何关系的徒弟,我只有脚踏实地的去做,只有知行合一,才不愧对无私将自己一生所悟的中医毫不保留教与我的师父。
师父常对我说:“人这个身体就是奇特,只要哪里看到阳气,哪里就生病,”刚开始因没有完全悟通元气论,即悟通人活的这口气,觉得很难理解,渐渐在临证时慢慢体会这句话,在治一个哮喘小儿时用师父讲的小青龙汤加附子,没想到小孩服了一剂药的1/3量,喘立止,家属惊喜不已,第二天特意拿着病例来到医院讲了服药后的效如桴鼓。我将病例复印,研究其中的道理时,突然明白了舌红不就是代表阳气的离位吗?一通百通,由此遇到皮肤病,若病变部位色泽鲜红,心中明白了该如何辨证用药。还有儿科的一常见病——佝偻病,小儿多汗,烦躁,大便干结,睡眠不安。不亦是同一理吗?由此我才明白了人身本是一气,周流不止,循环不息,是一整体,无形藏于有形之中,有形化于无形之内,人之元气是一不是二。学中医不可向学西医那样,不能以点概面,而应以偏达全才是大道无形。这样才能真正体现中医学的天人一体观、整体观。
虽然师父将破格救心汤坦坦荡荡地将药方、药量公诸于世,但在自己临证时若不明创此方的机理,效果与师父相比真有“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师父讲过他自已是花了6年时间才将此方完善,关键的一步就是人之脱皆脱在肝。直到2006年底我能看明白《易经》六十四卦时,顿悟师父“脱在肝”之机理乃先天八卦中震卦之理,而对应此种雷霆之力的药就是山茱萸。于是我便根据师父创破格救心汤之理将此方用于失眠,忧郁症,汗证等等。当你亲手将一个垂危生命通过服用破格救心汤挽救回来的时候,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会为我们拥有如此大智慧的医学而感到骄傲,为我们是一个中医师而感到知足。但是师父为何用60g呢?困惑之余,我想到要研究河洛数理,2007年11月的一个中午,顿悟60这个数的来源,一种是河图之生数之积,1×3×4×5,其中4已包括了2;另一种计算方法我想到了中华文化的天圆地方学说,这个圆、方的每一方位代表一空间,是一立体,能表达空间的容量使我想起了初中学过的勾股定理,勾3股4弦5, 120是洛书横竖斜八条线中由东南到西北斜线乘积的最大数,4×5×6,对应先天乾卦位的能量或场,故为救命之数。意想不到的是一周后我在孙国中主编的《河图洛书解析》这本书中找到了认可的依据。那一刻让我真正地体会到了佛所说的欢喜,也更使我感受到了师父乃非常人也,一个靠自学、靠单打独拼的中医学子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能够创制出合于天地之道的方药救百姓于生死存亡之际,没有超人的智慧和胆略,没有脱凡的灵性,没有大无畏的精神,没有沉甸甸的中华文化做底蕴,是根本做不到的。可外表看上去他只是一位纯朴、平淡、不善多言的慈祥老人。
2006年11月师父诊治一湖南视网膜母细胞瘤患儿,一岁十个月大,之后嘱其家长与我联系续诊,在处方下面师父写到:附子逐日叠加5g,无上限。当时不明,接手后附子从23g起步,于2007年3月叠加至350g,是否遵师父之嘱继加呢还是守此量呢?毕竟是一小儿患者。本想电话咨询师父,但当时我已明白作为一个徒弟,师父领进门后,不应该一遇到棘手之事就问,这样做一对师父不尊重,二对自己的成长不利,三思后决定继续叠加,方中炙甘草的量是23g,就这样鼓励着自己走过了半年,2007年的五一后患者复查CT,肿瘤由就诊时的8mm缩小为5mm,此时才松了一口气,才敢打电话向师父请教,师父只说了一句:“好家伙!做的好!你继续治吧!”这个患儿一直加至600g,其间曾发热一次,电话开了小青龙加附子一剂热退。2007年11月复查CT,肿瘤缩至3mm,2007年12月服药后出现呕吐,附子减为550g,隔天服药9剂后,患儿无特别,附子减至500g,每3日1剂。1月后守前方改为每5天1剂。2008年2月3日来电诉一切正常,嘱守原方原量,每9天1剂。这个病例尽管治疗是有效的,直至此次冰雪之灾,我才明白了师父治某些病附子无上限的道理,当阴霾弥漫时只有阳光才能将阴霾驱散开。这不就是道法自然嘛。大道至简至易,却也让我参悟了一年多。
病例二:
患者女  58岁   初诊日期:2006年8月29日
主诉:面易潮红并烦躁7年。
现病史:7年前发现颜面每于下午潮红,易发脾气,当时自认为是更年期综合征,服用太太中药口服液、更年灵等药,症状有所缓解,5年前单位体检发现血压偏高,血糖高,未服用药物,饮食控制调节,4年前出现血压明显增高,遂来广州空军医院详查,当时BP153/95mmHg,血糖9.7mmol/L,予拜唐苹,美迪康,络活喜,服用至今,刻诊问及病史,病人谈笑风生,性格开朗,自觉患病与工作过劳、应酬多有关。并诉服药后血压血糖一直控制在正常范围,但睡眠近二年易惊醒,时有难以入睡,二便正常,汗少,盛夏亦出汗极少,畏寒,口不干,出于保健主动多饮热水,间有头晕,腰骶劳累后酸软,无腰痛,大便正常,夜尿1次,纳食正常,怕血糖增高服降糖药后未再食过甜类食品,月经于47岁已闭,查舌淡体胖,苔中略白腻,脉浮取关部略有,中沉取均觉顶关之象,证属劳伤太阴,累及少阴,治以扶益元阳,温化寒邪,敛降相火。
分析:此患者症状并不复杂,而且是体检发现患西医的高血压,糖尿病。工作中应酬极多,难以按时休息,过劳是其诱因,但以上热下寒表现为主,《内经》曰:“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人的气机活动表现为左升右降,左为厥阴风木,右为阳明燥金,对应脏腑为肝左升肺右降,对应四季为春升秋降,此患者颜面潮红、烦躁、眠差,一则为左升失序,厥阴风木直升,导致“气有余便是火”,二则右不敛降,导致阳明燥金主降的胆甲木逆上,肝胆内寄的相火便漂浮在上,三则下焦坎中之阳不足,被寒邪所困,龙火必然上越。但此人体质为下焦虚寒,故无汗、畏寒、口也不干,不思饮。腰骶酸软为肾精不足,阳气一虚,无法生长真阴,腰为肾之府,故出现精血不养其府。顶关脉属阳明燥金,不能有序旋螺式敛降,舌体中略白腻为阳虚水停,四诊合参,证属少阴虚寒,治以温益元阳,敛降胆木逆气,方以白通汤14剂,熟附子60g、干姜60g、葱白1根(最后10分下)。
二诊:2006年9月13日
电话诉药后畏寒减轻,每晨测血压如前,面红略减轻,无名烦躁明显减少,余无特别,嘱服四逆汤15剂,熟附子90g、干姜90g、炙甘草90 g。
三诊:2006年10月28日。
自诉服上药后无任何排寒反应,自行将两包药合为一包,又服15剂,亦无明显不适,遂觉奇怪,如此大热之药服后竟无一点上火之象,亲自前来诊脉咨询下一步治疗,见其面色已转正常肤色,神色平和,依然笑声朗朗,查舌仍淡,白腻苔明白,脉左尺指下1/2,右尺沉。分析:如此大辛大热之药服后不但没有“热气”,反使颜面多年之潮红消失,说明体内寒邪已减少,元阳之气渐足,但从脉象分析,右手火土二脉仍沉,左手精血之脉已起,说明坎中之阳尚未恢复,元精已渐长,遂嘱停服所有西药,单用中药治疗,一鼓作气,加强锅底及锅内之火,方用桂附理中汤加味:熟附子200g、干姜120g、炙甘草120g、白术90g、红参20g(另炖兑入)、砂仁30 g(去壳后姜汁炒)、淮山60 g、服30剂。
四诊:2006年12月14日。
患者停用西药后,血糖一直正常,血压波动130~145/80~95mmHg,因工作忙碌,至今30剂未服完,由于患者担心的血压血糖指标正常,多年的顾虑顿然消失,但于2006年1月6日,夜寅时出现口吐鲜血一口,当时极其惊吓,但自查口腔除舌面见一丝血迹,未见任何伤口,胡思乱想至天刚亮立即打电话咨询朋友,(未敢与我联系),听说有人也曾出现过类似的“排寒”反应,乃放下心直至服完最后一包药方来就诊。询问之后再无相同反应。遂为其解释,寅时之后按子午流注一天之阳气入肺经,肺主气,为相傅之官,子时一阳生,至寅时阳气生长之力最大,得天之助遂将体内蓄积的“寒毒之邪”化为有形可征的鲜血从九窍之一排出,调治到此,元阳之气应基本恢复,并且可避免因既往高血压导致的脑梗塞、脑出血,患者似乎明了,查舌已转淡红,苔薄白,双手脉指下滑。此时服药的目的已实现,以后的身体保养应着重在修心养性,嘱阅读《人体使用手册》。以四逆汤善后,三天一剂,直至大寒节。整个治疗过程结束。没想到就在大寒那天,病人出现高热,服用麻附细上剂后仍未退,坚持不服药,直至第九天热自降。目前病人健康如常人。
师带徒是学师父的一招一术吗?大家都明白,医术高明的前提是医德高尚,仁术的前提是仁心啊!刹那间我也明白了做人的根基,孔子曰:“君子悟本,本立而道生”;“君子坦荡荡”。老子曰:“上善若水”。如果我能学到师父的宽厚仁慈,还用担心我学不到师父的高超医技吗?这就是我的师父,不但领着我驰骋在中医的疆场上,更为重要的是修正了我人生的方向。人说良相治国,此时我也明白了一句古话:良医与良相一样可以治国。师父不正是这样的良医嘛!
2007年6月27日上午,师父给我写了一封信,并附有一患者的感谢信,信中讲了一位80岁的山东武城一姓王的老中医因心衰卧床仍坚持为当地百姓诊病。嘱咐我要读给第三代弟子们听听。信末师父写了这样的话:“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失败时淡然,成功时泰然” 。这是文天祥临刑前放在衣带之间的绝笔自赞和孟子的一句话。阅信后我明白了,跟师学习应该是先学做人再学医技,若能做到师父的英雄肝胆、不取不舍,我的医技就不是现在的助人之水平,而是向师父一样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济世救人的上工。
现在全国提倡中医师带徒,我的体会只是自身的一种方法,一点所得,每个人的世界都只是通过自己的这一双眼睛看到的时空。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沙一乾坤。相信每一位热爱中医的炎黄子孙都有自己心中的那枝花、那片叶、那粒沙。第一次师父与我谈话时对我坦诚地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对年轻人从来没有偏见,也没有成见。”当时听了,面对这样一位名人、一位德高望众的老前辈,内心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时至今日乃至一生,我都会受益无穷,因为师父已有三代弟子,作为第二代弟子,师父的为师之道就是我的榜样。在此言语道断也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但还是要说一声:“师父,谢谢您的指引。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5 收起 理由
ffsz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4-10-18 18:5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之神?在哪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18 19:5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坚誓 发表于 2014-10-18 18:55
如此之神?在哪里?

就是名中医李可,已在前几年去世,其事迹可参见此贴:中医大证的临床思路(李可弟子孔乐凯第二届扶阳论坛演讲)http://zhunti.shixiu.net/thread-20690-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沪ICP备19026899号-1 )

GMT+8, 2019-12-10 06: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