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2749|回复: 3

《桃夭》赏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3 23:5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皮球 于 2014-4-4 00:00 编辑

u=4222801738,1992795566&fm=90&gp=0.jpg

u=1350893488,2832558503&fm=21&gp=0.jpg

u=2408117686,1805500459&fm=21&gp=0.jpg

u=4216335730,1345384574&fm=21&gp=0.jpg


u=3642385562,1419774369&fm=21&gp=0.jpg

《桃夭》赏析


作品原文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作品注释
①夭夭:茂盛的样子。
②灼灼:花开鲜艳的样子。华:花。
③之子:这个姑娘(之:指示代词,这个;子:可泛指人,此处译为姑娘)。归:古时称女子出嫁为“于归”,或单称“归”,是往归夫家的意思。
④宜:和顺,和善。室家:指夫妇。
⑤蕡(fén):果实很多的样子。
⑥蓁蓁(zhēn):树叶茂盛的样子。

作品译文
【桃之夭夭,】翠绿繁茂的桃树啊,
【灼灼其华。】花儿开得红灿灿。
【之子于归,】这个姑娘嫁过门啊,
【宜其室家。】定使家庭和顺又美满。
【桃之夭夭,】翠绿繁茂的桃树啊,
【有蕡其实。】丰腴的鲜桃结满枝。
【之子于归,】这个姑娘嫁过门啊,
【宜其家室。】定使家庭融洽又欢喜。
【桃之夭夭,】翠绿繁茂的桃树啊,
【其叶蓁蓁。】叶子长得繁密。
【之子于归,】这个姑娘嫁过门啊,
【宜其家人。】定使夫妻和乐共白头。

作品读解
    《桃夭》是《诗经·国风·周南》里的一篇,是贺新婚歌,也即送新嫁娘歌。在新婚喜庆的日子里,伴娘送新娘出门,大家簇拥着新娘向新郎家走去,一路唱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红灿灿的桃花比兴新娘的美丽容貌,娶到这样的姑娘,一家子怎不和顺美满呢!果实累累的桃树比喻新娘将会为男家多生贵子(旧观念多子多福),使其一家人丁兴旺。枝叶茂密的桃树比兴新娘子将使一家如枝叶层出,永远昌盛。通篇以红灿灿的桃花、丰满鲜美的桃实、青葱茂盛的桃叶来比对新婚夫妇美好的青春,祝福他们的爱情象桃花般绚丽,桃树般长青。此诗运用迭章、迭句手法,每章结构相同,只更换少数字句,这样反复咏赞,音韵缭绕;优美的乐句与新娘的美貌、爱情的欢乐交融在一起,十分贴切地渲染了新婚的喜庆气氛。
    一首简单朴实的歌,唱出了女子出嫁时对婚姻生活的希望和憧憬,用桃树的枝叶茂盛、果实累累来比喻婚姻生活的幸福美满。歌中没有浓墨重彩,没有夸张铺垫,平平淡淡,就像我们现在熟悉的、谁都能唱的《一封家书》、《同桌的你》、《小芳》一类的歌。魅力恰恰就在这里。
    它符合天地间一个基本的道理:简单的就是好的。 正如女子化妆,粉黛轻施的淡妆总有无穷的神韵,没有的地方总觉得有,有的地方总觉得没有。浓妆艳抹,厚粉浓膏,不仅艳俗,而且拒人于千里之外,让人疑心厚重的脂粉底下有多少真实的货色,或许卸下妆来是半老徐娘一个或满脸雀斑。 简单是质朴,是真实,是实在,是亲切,是萦绕心间不能忘却的情思。刻意修饰是媚俗,是虚伪,是浮泛,是浅薄,是令人生厌,是古人常说的恶俗。 简单质朴既是人生的一种境界,也是艺术的一种境界,并且是至高的境界。

作品赏析
    《桃夭》三章,章四句。是一首贺婚诗。诗中以嫩红的桃花,硕大的桃实,密绿成荫的桃叶比兴美满的婚姻,表达对女子出嫁的纯真美好的祝愿。
    关于它的大义,《诗序》曰:“后妃之所致也。不妒忌,则男女以正,婚姻以时,国无鳏民也。”孔颖达解释道:“后妃内修其化,赞助君子,致使天下有礼,婚娶不失其时,故曰‘致也’。由后妃不妒忌,则令天下男女以正,年不过限,婚姻以时。行不逾月,故令周南之国皆无鳏独之民焉,皆后妃之所致也。此虽文王化使之然,亦由后妃内贤之致。”
    清方玉润《诗经原始》曰:“此亦咏新婚诗。与《关雎》同为房中乐。如后世催妆坐宴等词。特《关雎》从男求女一面说,此从女归男一面说,互相掩映,同为美俗。”我觉得诗序中的教化味道太浓了,只一个“婚姻以时”解得合情合理。
各章的前两句,是全诗的兴句,分别以桃树的枝、花、叶、实比兴男女盛年,及时嫁娶。
    孔疏曰:“夭夭,言桃之少;灼灼,言华之盛。桃或少而不华,或华而不少,此诗夭夭灼灼并言之,则是少而有华者。故辨之言桃有华之盛者,由桃少故华盛,比喻此女少而色盛也。”这里用桃花来比兴,显然不仅仅是一种外形上的相似,春天桃花盛开,又是男女青年结婚的极好季节。《易林》曰:“春桃生花,季女宜家。”宋朱熹《诗集传》曰:“周礼,仲春令会男女。然则桃之有华,正婚姻之时也。”因为古者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过此就算不及时了。《周礼媒氏》曰:“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相奔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毛诗正义》曰:“礼虽不备,相奔不禁。即周礼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相奔者不禁是也。”又曰:“言三十之男,二十之女,礼虽未备,年期既满,则不待礼会而行之,所以繁育民人也。”结合到本诗中所表现的新婚之喜和对新娘的美好祝福,而传说婚嫁年龄于此不著,认为不大可能是男三十,女二十。孔疏曰:“《摽有梅》卒章传曰:三十之男、二十之女不待礼会而行之,谓期尽之法。则‘男女以正’谓男未三十女未二十也。此三章皆言女得以年盛时行,则女自十五至十九也。女年既盛,则男亦盛矣,自二十至二十九也。”
    毛传云:“蕡,实貌。非但有华色,又有妇德。”又云:“蓁蓁,至盛貌。有色有德形体至盛也。”这是对新娘的各个方面的赞美,主要还是突出了女子作为社会单位的夫妇组合的教化和功利的作用。“之子于归”一句,毛传曰:“之子,嫁子也。于,往也。”《说文》曰:“子,人以为称。”《尔雅·释训》:“之子也,是子也。”子,古代称男子,亦可称女子。《召南鹊巢》:“之子于归,百两御之。”郑笺云:“之子,是子也。御,迎也。之子其往嫁也,家人送之,良人迎之。车皆百乘,象有百官之盛。”
    “宜其家室”等句,郑笺云:“宜者,谓男女年时俱当。”《说文》:“宜,所安也。”《小雅·常棣》:“宜尔室家,乐尔妻孥。”《齐诗》:“古者谓子孙曰孥。此诗言和室家之道,自近者始。”郑笺云:“族人和则得保乐其家中大小。”所谓的室家、家室、家人,均指夫妇。《左传桓公八年》:“女有家,男有室,室家谓夫妇也。”朱熹《诗集传》:“宜者,和顺之意。室,谓夫妇所居;家,谓一门之内。叹其女子之贤,知其必有以宜其室家也。”王先谦《集疏》:“《孟子》:‘丈夫生而愿为之有室,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上指其夫,故专言家,下论夫妇之道,故兼言室家。”其实,除开具体的细节上的区别,这句话的意思还是很好解的,正是对于女子未来的家庭生活的美满祝福。


发表于 2014-4-4 08: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人学士喜欢喜欢
发表于 2014-4-4 16: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诗经》对我来说,就是语文课本上几篇极其晦涩难懂的古诗文,还得硬着头皮去背诵,真是痛苦啊。后来慢慢的,一些偶然的机会才认识到,原来这并不是古人造作出来难为我们的。恰恰相反,这是我们祖先最真挚感情的表达,正如孔子所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是啊,那个时候没有什么作诗的概念,没有后世穷酸文人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无病呻吟,先民们口头吟唱的歌谣,收集整理出来,形成了《诗经》,每一篇都是来源于生活,表达了生活中最朴素、最真实、最炽烈的感情。
现在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感谢师兄在这个时候与我们分享这篇《桃夭》,朋友们,清明节到了,正是外出踏青、赏花的最好时节,走出去吧,或携妻带子,其乐融融;或知己二三,轻松愉快;或一人独往,悠闲自在,去感受这美好的春光,欣赏每一朵盛开的桃花,去吟唱祖先的诗歌吧!
 楼主| 发表于 2014-4-6 15: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的喜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9-6-20 00:4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