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楼主: 小窈

無 題--张公尚德老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24 03:5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eaceshi 于 2014-2-24 03:54 编辑

s65.jpg
发表于 2014-2-24 04: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师《禅宗与道家》

文字转自网上,可能有误,请看原书

第一,首先是由禅学名辞的成立:禅宗本来是注重于身心行为的实证,与工夫与见地并重,自从一变而为禅学以后,禅宗便成为一种学术思想,可以与行为及工夫的实证脱离关系,于是谈禅的“口头禅”之风,便大为流行,造成倒退历史,大如两晋的“玄谈”现象。殊不知自隋、唐之际禅宗建立后,历唐、宋鼎盛时期而经元、明、清为止,时间一千余年,地区包括东亚及东南亚各地,禅宗宗风果然大行,有资料可见者,不过两千人左右,而习禅真有成就,亦不过三、四百人。何况其中有大成就者,还寥寥可数,何尝是随时有禅,到处有道呢!况且是真实的禅者,除了生活与言辞的机趣以外,其德行修证工夫,都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行径,又何尝是徒托空言,而不见之于行事之间的谈士,不过谈谈禅学,总比埋没禅宗聊胜一筹,亦未尝不是好事。
发表于 2014-2-24 04: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禅宗初传的精神:自达摩大师面壁默坐在少林寺里,有人问他,你到中国为了什么?他的答复,是寻找一个“不受人欺”的人,这句话的意义太深了,试想谁能做到自己完全不受古今中外别人的欺骗呢?况且我们有时候,实在都在自己欺骗自己的途上迈进,倘使一个人真能做到不受一切欺骗,纵然不是成圣成佛,也是一个不平凡的人,大概只有上智与下愚不移的人,才能做到吧!
发表于 2014-2-24 04: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位洛阳的少年姬光,博览经籍,尤其善谈老庄。可是他每自遗憾地感叹说:孔子、老子的教化,只是建立人文礼教与世风学术的规范,《庄子》、《易经》的书,虽然高推玄奥,但仍然未能极尽宇宙人生的妙理,于是便放弃世间的学问,出家为僧,更名神光。从此遍学大小乘的佛学教义,到了三十三岁时,回转香山,终日宴坐(相同于静坐)了八年,后来慕名求道,遂到少林寺去见达摩大师,可是大师时常面壁端坐,并不加以教诲,神光便暗自心想:古人求道,敲骨取髓,刺血济饥,发布掩泥,投崖饲虎;在人心纯朴的上古时代,尚且如此,我又算得了什么?于是便在寒冬大雪之际,彻夜立正侍候在达摩大师身旁,直到天明,地下积雪已经过膝,可是他侍立愈加恭敬。(后来宋代儒林理学家的程门立雪故事,便是这种精神的翻版。)达摩大师这时乃回头问他:你彻夜立在雪中,为求什么?于是神光痛哭流涕地说:惟愿大师慈悲,开示像甘露一样的法门,藉以广度众生。但达摩大师却以训斥的口吻说:诸佛无上的妙道,要经历无数劫的精勤修持,经过许多难行能行、难忍能忍德行的锻炼,哪里就凭你这样的小德行、小智慧,以轻忽骄慢的心情,便欲求得真正的道果,恐怕你白用了心思啦!神光听了这番训斥,就当下取出利刀,自己砍断了左臂,送到大师的前面,表示自己求道的恳切和决心。于是达摩大师认为他可以为担当大任的法器,又为他更改法名叫慧可。神光便问:诸佛心印的法门,可以说给我听吗?大师说:诸佛心法,并不是从别人那里得到的!(注意,这句话是禅宗最重要的关键。)他听了又问道:我心不得安宁,请大师为我说安心法门。大师便说:你把心找出来,我便为你安心。神光听了这话,当时便怔住了,良久,方说:我找我的心在那里,了不可得啊!大师又说:对啊!这便是你安心的法门啊!并且又教他修持的方法,要摒弃一切的外缘,做到内心没有喘息波动的程度,歇下此心犹如墙壁一样,截止内外出入往来的妄动,那么,便可由此而人道了,后来又吩咐他要以《楞伽经》来印证自己修悟的工夫与见地,这就是“达摩大师在中国初传禅宗,传授二祖神光”这一公案的经过。
发表于 2014-2-24 04:35:41 | 显示全部楼层
3.达摩大师初传的禅宗
除了二祖神光,是亲受衣钵,继承禅宗道统以外,同时还有几位后学传人,他们也都有心得,不过才德气魄,略逊神光而已;达摩大师除了传授心法以外,同时还要神光以《楞伽经》印心,由此可见教外别传禅宗,并不离于教理以外。《楞伽经》,果然为达摩大师吩咐神光为禅宗的印心宝典,但在大乘佛学的法相(唯识)宗,也认为是“唯识”学的主要经典,它提出以“无门为法门”的求证方法,并且说明以顿悟与渐修并重,同时把心法的体用,分做八个作用,便成为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等前五识,再有第六的意识,第七的末那识,第八的阿赖耶识等,所谓一心八识的分析,旧注“识”有识别、分别的作用,也就是包括感觉、知觉与精神活动的功能。第六意识,又分有明了意识与独影(又名独头)意识的两重,所谓独影意识,相当于现在心理学所说的潜意识的现象。第七末那识是意根,也就是自我与生命俱来的元始知觉,本能活动的意识。第八阿赖耶识,是包括心物一元,精神世界与物理世界同根的心性的根本。由此可知禅宗所谓的明心见性,与顿悟一心的心,不仅是心理上平静的心,实在是要彻底透过宇宙身心的根元,才能了知“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真谛。
《楞伽经》的大略,就是“唯识”学所谓的五法(名、相、分别、正智、如如),三自性(依他起、遍计所执、圆成实),八识(已如述),二无我(人无我、法无我)纲要的发挥。总之,《楞伽经》的教理,最重分析的观察,细入无间而透彻心性的体用;禅宗的方法,归纳学理,注重一心修证而融通教理的工夫,所以后世禅宗便流传一句名言:“通宗不通教,开口便乱道。通教不通宗,就如独眼龙。”其实,这个意思,也就是《楞伽经》内所说的宗通与说通的翻版言句而已。近来有人提出六祖以前的禅宗,名为楞伽宗,以此作为有别六祖以后禅宗的界说,实在是因为不明真正禅宗心法所致,未免画蛇添足,多此一举。达摩大师在传付二祖神光的时候,曾经预言说:“吾灭后二百年……明道者多,行道者少。说理者多,通理者少。”所谓《楞伽》经义,便成为名相之学而流传为说理的思想而已,殊堪一叹!况且有人引用《楞伽》的一段渐修经文,证明达摩大师所传是渐修的禅,却不管下文顿渐并重的一段,实在是鲁莽灭裂之至。
发表于 2014-2-24 04: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
殊不知自隋、唐之际禅宗建立后,历唐、宋鼎盛时期而经元、明、清为止,时间一千余年,地区包括东亚及东南亚各地,禅宗宗风果然大行,有资料可见者,不过两千人左右,而习禅真有成就,亦不过三、四百人。何况其中有大成就者,还寥寥可数,何尝是随时有禅,到处有道呢!
发表于 2014-2-24 11: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广缘 发表于 2014-2-24 00:40
南师有诗:
忧患千千结,慈悲片片云。空王观自在,相对不眠人。

“据说南师说过:以我对人性的了解,可以杀光所有的人。”
--------------------------------------------------------------------------

有证据吗?“据说”。。。
汗!暴汗!
看样子。。。南师得请律师了。。。
发表于 2014-2-24 11: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善不善 于 2014-2-24 11:52 编辑
peaceshi 发表于 2014-2-24 03:51

这是 张尚德教授建立达摩学院时,请南公怀瑾题写滴吧。
发表于 2014-2-24 12:3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達摩書院的沿革
  達摩書院座落於苗栗縣獅潭鄉豐林村大坡塘九號。該地三面環山,茂林修竹,中有小溪,終年有魚蝦,自在嬉戲。東南遠眺,山巒起伏,西南和西北,均有竹林。西北後山則為一高山,約一千多公尺,自高山而下山泉,為最佳飲水,日照充足,地下多石,是以為一自然地氣極佳之所。
    原有數家農戶,一次颱風暴雨侵襲,有數家民屋被毀。後有南公上師懷瑾先生弟子陸劍齡介紹苗栗大戶劉家晏然、弘道姐弟,彼二人相繼隨張尚德參禪學佛,曾七次借用頭份靜修精舍道信師父佛堂參禪,思以此非久計,乃四處尋覓場地,得知大坡塘尚有一農戶出售。達摩書院創辦人乃予接手進住。
    地約兩甲,有建地、良田、竹林與杉木,為一縱深長條梯田型式。原農戶離去後,農藥潭罐無數,雜草叢生,多一人高。經年餘清理,方告清淨。
    進住此處後,感到鬼也多多,創辦人張尚德乃撿拾此屋原來一網魚蝦的竹簍,寫一「鬼」字在上,意在請諸方鬼爺安居其中……。
    經一段時日,此處經年颱風不侵,地震不奪,直可謂風調雨順、四季如春,來者皆讚謂「人間仙境」。
原屋為一三合院農舍,用竹片、稻草、泥土混合作牆,傳統屋瓦,居來很冬暖夏涼,只以萬物成住壞空,此屋年久蟲生木朽,行將倒塌,乃予改建。
    經一年多調整建設,原三合院已改建成二層樓之書院,仍採三合院ㄇ字型式,配上、下樓一十六根木柱,蓋上紅瓦,符合於美學原理的色採,整個建築很是平衡、莊嚴、精緻而又對稱,竟有人讚為此間最美之建築云云。說「最美」實不敢當,為因有上師
南公懷瑾先生之無盡鼓舞與勉勵,特書
    「達摩書院」四字,
高懸其上,見之極似一傳統書院也。
是為沿革。

发表于 2014-2-24 12: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走了算了
不如歸去
張尚德老师

。。。
我過去一生,協助了貴州大學張新民同志(人文精華文化的同志)成立了貴州中國文化書院,在美國贊助成立世界中國哲學會,在湘潭創設道南書院,在台灣建立非常學術的中華唯識學會,創辦百丈風範的達摩書院(達摩書院四個字,是南老師親自寫的,不是我張尚德去要的,我不會無恥到去要南老師寫這四個字
------成功不必在我,自吹自擂無恥,何況我也多少知道一點:
要成就無為法,還要超越無為法也。要問的是:
我為什麼跡近在這裡自我標榜啊?

。。。
发表于 2014-2-24 13: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郑人买履

郑人有欲买履者,先自度其足,而置之其坐。至之市,而忘操之。已得履,谓曰:“吾忘持度!”返归取之。及返,市罢,遂不得履。人曰:“何不试之以足?”曰:“宁信度,无自信也。”

这个郑国人他只相信量脚得到的尺码,而不相信自己的脚。有的人,说话、办事、想问题,只从本本出发,不从实际出发;本本上写得有的,他就相信,本本上没有写但实际上存在着的,他就不相信。在这种人看来,只有本本上写的才是真理,没写上的就不是真理。这样,思想当然就要僵化,行动就要碰壁。
发表于 2014-2-24 13:30:1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小人和偽君子
世界上的事,真真假假,是是非非,好好壞壞,不管你有多聰明,反正都弄不清,原因很多,最根本的問題是動機和立場。
舉例來說,一個情治人員,就是特務份子,由於工作的關係,必須常說假話,他們的妻子會不會有煩惱呢?因為不知道丈夫說的話,做的事,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
這類事不必管,這類人的真真假假是與任務有關,假事假話只是方法。有時候醫生也說假話,目的是安慰病人;有人為了減少別人的煩惱,也會說假話。
英文有一句「白色謊話」的說法,就是指這類的假話,動機是善心,不過結果是好是壞就不一定了。
但是,如果做事說話是為一己之私,為名為利為怨,那就牽涉到人品問題了。
不過,為私為公,為善為惡,也是很難判斷的,因為又牽涉了時間,就是俗話說的,日久見人心,日久天長才能證明動機的善惡,事情的是非。
說了一些廢話,是由於一個老朋友,大老遠的來看我,大家聊來聊去,又聊到二十年前台灣的一個人,一個有名的通俗雜誌的老闆,此人文筆十分要得,每期撰寫社評。
當時是李登輝執政時代,這個雜誌每期的首頁,固定批評李登輝,說得很有道理。後來李登輝託人送一筆錢給他,他收到錢後,就開始幫李登輝分辯,大意是說,李也有不得已之處,大家應該給李時間,使他能轉變過來等等。
妙的是,他承認李登輝送錢給他,認為幫李說話,是符合一句古話「收人錢財,替人消災」,他還是正人君子的作法呢。
更妙的是,過了不久,他又開始罵李登輝了。有人好奇問他原因,他說,錢花完了嘛!自然恢復原狀。他的話很坦白,沒有假藉什麼名義,等於承認自己是個小人,所以大家認為他倒也真實不假,是個真小人。
類似事件,台灣更早時(大約五○年代末),也有一樁。一位報業大老闆某某某,將要為母親九十大壽慶祝。有一個人把他雜誌封面標題的樣本,拿給這位大老闆看,說準備當天印送,標題是「某某某過他媽的壽」。
這人應屬刀筆之徒,擺明是來敲詐的。大老闆立即說,你印了多少本,我統統買。此人開口三十萬元,那時的公務員月薪只有三五千元,大老闆很爽快,給了全數。
有人對大老闆說,這人只是個小混混,給他一點錢就打發了,何必給他那麼多。老闆卻說,母親的九十大壽,我希望一切圓滿,大家都高興。
此人堂而皇之敲詐,也應該歸入真小人之列。
最麻煩的是偽君子,因為此類人外表謙謙君子,而內藏禍心,不容易識破;不像真小人,至少一看就明白了,他自己也承認。所以古人都說過,不怕真小人,只怕偽君子。
前不久發生在英國BBC媒體的醜聞,盡人皆知,媒體組織龐大,就算你是一個君子,也會在這個組織中,不知不覺的同流合污了。國際媒體勢力大,操縱政治,也成為一閥;從前軍界有軍閥,學界有學閥,現在更有媒體閥。一言以蔽之,世界上的偽君子比真小人還可怕,可能就在我們身邊。
忽然想起那個真小人,多年前曾拜託人帶他去拜見南老師,老師看見他的相片就說:此人酒色財氣,千萬不要帶他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2f84fe00101efod.html
发表于 2014-2-24 13: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入歧途的人
說到南老師的書,有一本,我認為最淺顯,又是最高深的,就是那本《列子臆說》。
乍看起來,這本書都是在說故事、神話之類的。有一天大家說到小張養的兩隻羊,我忽然想到《列子》中的“多歧亡羊”那一段;因為歧路太多,跑掉的羊追不回來了。
想到這裡,我忽然像大徹大悟似的,很興奮的對老師說:“列子的多歧亡羊,那不就像學佛的人一樣嗎?歧路太多,自己不知道岔到哪裡去了。”
老師一聽我興奮的語調,也就很大聲的說了一句驚世駭俗的話:“我的那些學佛的學生們,個個都在歧路上。”
老師此言一出,震驚了整個辦公室的五六個人,大家都嚇了一跳,因為老師聲音很大,好像生怕大家聽不見一樣。
這還不打緊,老師接著又說了一句更驚人的話,他說:
“像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他們統統都在歧路上。”
老師一口氣說出了六個人的名字,可惜我記性不好,沒有記住。而辦公室中其他幾人,記性也比我好不了多少,一定也沒記清楚,因為太吃驚了,可能當時腦子一片空白。
不過,那時我心中卻有那麼一點喜,又有那麼一點憂。喜的是,我在老師心目中可能不算一個學佛的人,所以根本沒有上路,當然也沒有什麽在不在歧路上了。
但我又有一點憂,因為萬一老師認為我也算是一個學佛的人,豈不是歧路上就有我在內了嗎?
我迷糊了一會兒,馬上又得了一個結論,我心中想:老師點名的那六個人,應該都是學佛有些程度的人;至於我們這些泛泛之輩,既談不到走上正路,自然也無所謂岔不岔,歧不歧了。
想到這裡,自覺心中平靜了不少,此事與我大概不相干吧。
不過,好奇心使我不肯罷休,不免又拐彎抹角的想打聽一個明白。現在的年輕人可能不瞭解,說話有時要直言,有時一定要拐彎抹角才能達到效果。
於是我就像是問,又像是自言自語的說:
“歧路?一定很多吧!每人也許不同吧!不知道什麽才算歧路。”
豈知老師聽見我這些話,立刻直言道:“不在正路就是在歧路。”
這話不是白說嗎?誰都知道不正就是偏,偏路就是岔路、歧路;問題是:什麽情況算是在歧路上?
我只好再歪歪扭扭的,自說自話的講:“真不曉得什麽才叫做歧路!”
老師於是東一句、西一句,說了不少。但我記性不好,無法重複,印象中大概是:好為人師的,自認是接棒傳人的,宗教迷信的,妄語偏見的,自讚毀他的,順便求名求利的……最嚴重的是我慢,認為別人說的都不對,只有自己最對,喜歡糾正別人,教訓人像個領導一樣……
其實這不就是作人應該注意的事嗎?我猜老師的意思可能是說:這些在歧路上的修行人,當然在佛學佛法上多少是有一些成就的,但是得少為足,不免妄自膨脹起來,一下子就膨脹到正路外面去了。
這可是我猜的,不是老師說的,大家不可誤會,至於是對是錯,各自隨意認定如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2f84fe001017rs7.html
发表于 2014-2-24 13: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9f2f070828381f3027d2ffc6a9014c086f061d950b7bd8aa.jpg
发表于 2014-2-24 13: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怀瑾先生侧记》

文字转自网上,可能有误,请看原书

前不久,张尚德从苗栗到台北老古公司来,他在苗栗办了一个“达摩书院”,有不少学生。他告诉我一件事,颇有意思。
     
  他说,有一天他的好朋友到书院去看他,这个好朋友是大学教授,张尚德就请他到课堂讲演。在整整两小时的讲演中,这位教授只说了一件事,就是骂南怀瑾,一直骂了两小时。
   
  我颇奇怪,就问张尚德,此人是否与南老师有过节,故而如此?
   
  张尚德说:“毫无过节。”
   
  “那是为了什么?”我奇怪的问。
     
  “只能说是人性如此!”
     
  真高明的一句评语,我心中想,张尚德凭这句话,就够资格办“达摩书院”了。
   
  我又追问一句:
   
  “那么你如何反应呢?他在你的课堂骂你的老师?”
   
  他说,讲演完毕,他就对这位好友说:
   
  “我现在才知道,你的学问比南老师高啊!”
   
  就凭这句话,张尚德应该算是不简单的人物了。这种现象就是老师说的,做得不好有人骂,做得好也有人骂,反正总有人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9-3-23 08:2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