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共修论坛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搜索
查看: 5227|回复: 53

解悟证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4 10: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挑灯看剑 于 2017-8-16 21:17 编辑

对于解悟证悟,祖师们的定义不尽相同,虚云和尚认为有解悟、见性、证悟之分:从言教上解悟,此理甚为容易,所谓言下顿悟。如用功得当,即亲见到自己本来面目,亦不为难。但要得到真实受用,不为一切境界所转,随时随地自己作得主张,能够解脱自在,造次颠沛都能如是,那就非年久月深、无明烦恼断尽、习气毛病扫清不可。由事上磨练,确实证悟,此则为难也

印光大师直承蕅益大师的观点,认为解悟=大开圆解=明心见性,跳过了文字理解,直接将解悟和禅宗见性划等号

太虚大师和虚云和尚差不多,在《楞严经摄论》中说天台祖师认为开圆解有闻解与观解之分:逮得從聞正解無相實相,方成維妙維肖之父母畫像;然猶未是親悟也;必得現量親悟,乃真見父母親身耳。天台大師論開圓解,亦有兩重:一者、聞解,尚屬名言影像。二者、觀解,始通法性真流。其觀解亦從專觀識陰開,開後發真正菩提心,乃任運趣入觀行位(阿難所詣當亦齊此)。要之、法本無差,迷悟疏親在人。開解未正,雖聞圓經亦落倒想;若執倒想所取為真如,執牛羊畫像為父母畫像耳。及聞圓經,正解圓開,乃識真正父母畫像;現量親悟,始見父母親身。三圓融諦既然,三如來藏亦然。後代講天台者,固影像之正解亦少真得

《宗镜录》与此类似:問。於宗鏡中。最初信入。有何位次。答。若圓信人。初有五品位。台教據法華經分別功德品。依圓教立五品位

但天台的名字位有初心、后心之分,我看到蕅益大师《占察经疏》这么说过。何谓初后,我没找到清晰的解释。《妙宗钞》:言名字即佛者。修德之始。闻前理性能诠名也。然有收简。收则耳历法音。不简明昧。异全不闻。俱在此位。简则未得圆闻。齐别内凡。尚属理即。以七方便未解妙名。岂知即佛。。。始自圆闻观佛妙境。至识次位勤行五悔。若未发品。此等行人皆属名字。故知名字其位甚长


按蕅益大师《相宗八要直解》,观行位,分别我法二执现行已伏,符合太虚说的现量亲见。个人揣测,名字位则未伏我法,偶尔用功到极致,一刹那伏了一下,现量见到自性(个人揣测禅宗所谓的“击石火、闪电光”即是此意),但紧接着我法又复现行,所以不能算是观行位人,但和文字上的解悟又有区别:體究以未明心性。鞫其根源。契合之後。達如智不二。寂照一心。方與台宗圓解脗合

一些天台宗有关【名字位】的资料:

從初隨喜。圓聞妙理。起圓解。修圓行。從第一觀不思議境。至第八識位次。而又勤行五悔。如是正助齊運。設若未能發品。應知觀行未圓。皆名字位收也

問。發品相狀何似。答。名字初修。失易得難。名字中心。得失相半。後心打成一片。唯得無失。即發品相。必到境資觀。觀益明。觀資境。境逾顯。而塵念靡間。始是真正發品。唯境觀相資。故五品人知如來秘藏。唯塵念靡間。故五品人五住圓伏

約理雖即。約事天殊。故求妙門。破惑顯理。乃於名字之位。以妙解攬於萬法唯內識心。專於內心。用於妙觀。觀一切法。或於外境修觀亦然。觀道若開若伏若斷。或入觀行。或似或真。此義顯在止觀及以諸文

故詰難書曰。若五品中方於二境修觀者。只如五品因何得入。又若待至五品方修觀者。則名字之人。全無入品之路也。仍為上人開示令知蹊徑。乃說內外二觀俱在名字位中。造修觀成。方入觀行相似分真。具引止觀之文。明示觀成方入隨喜等位


《文句》自有男而非善。圓教名字初心。未起觀行者是也。。自有亦善亦男。即是此中開圓解。起圓行。從名字後心。成觀行善男子。乃至究竟善男子也。欲愛乾枯根境不偶者。即是名字位中。初發三漸次行。功夫淳熟。登五品觀。圓伏五住煩惱也

《占察疏》初始學習求願至心。未離散動。未伏障種。乃名字初心。故未能獲清淨輪相。第二種中下至心者。即是攝意專精。能得欲界細住。或是初隨喜品。或是名字後心

综上,工夫不能熟练的念念保持开悟的境界,则归名字。名字和观行的界限不是泾渭分明,是个渐变的过程,如《成唯识论》说初地横跨通达位和修习位:


《成唯識論》理實初地修道位中。亦斷俱生所知一分。然今且說最初斷者。後九地斷。准此應知。住滿地中。時既淹久。理應進斷所應斷障。不爾三時道應無別
《觀心法要》十地各有三時三道。初時名無間道。正斷障本地之惑種。中時名解脫道。正證本地所顯真理。後時名勝進道。復起加行斷後地惑。是故初地後心。即屬修道位攝。亦斷俱生所知一分也


《成唯識論》故說菩薩得現觀已。復於十地修道位中。唯修永滅所知障道。留煩惱障助願受生。非如二乘速趣圓寂。故修道位。不斷煩惱將成佛時。方頓斷故
《觀心法要》初地後心。即名修道


成唯識論》所知障種。初地初心。頓斷一切見所斷者

故蕅益、印光两位大师的分法更为细腻、合理,符合台宗一贯的分法。宗镜录的说法可能是针对当时根性尚利的情况,工夫一旦上身,便不容易退失,直接进入观行位

另外,记得蕅益大师说过“岂名字位人一点也无证”,原话忘了,大意如此,应指名字后心起观行,并能暂伏分别我法现行,亲尝法味。还说,圆教名字位人即依妙观察智起修,以及名字位即具佛眼,应都是此意

名字位=解悟+见性

综合一下虚云、蕅益两位大师的观点:

名字初心,只是文字上的解悟,工夫方面不行,没有亲见本来面目

名字后心,工夫忽然相应,亲见本来,但不稳定,最差者,只是一瞬间,所谓“击石火、闪电光”。根器好者,见性后即进入观行位,工夫不会停留在名字位层次的,宗镜依此说信入登五品

********
证悟


《成唯识论》異生性障。謂二障中分別起者依彼種立異生性故。二乘見道現在前時唯斷一種名得聖性。菩薩見道現在前時具斷二種名得聖性。。。雖初地所斷實通二障。而異生性障意取所知

異生性障。謂二障中分別起者。依彼種立異生性故——异生指凡夫,意思是凡圣的根本区别在于分别我法二执的种子是否存在

二乘見道現在前時。唯斷一種。名得聖性——小乘见道以后也是圣人,与凡夫的区别是分别我执的种子已断

菩薩見道現在前時。具斷二種。名得聖性——大乘圣人则二种俱断

雖初地所斷實通二障。而異生性障意取所知——凡圣的区别,也就是证悟的标准,第一句已说,这里则强调分别法执的种子是否已断,这是别圆的标准

见道以前,分别二执的现行已伏,但由于种子仍在(圆十信分别我执种断),所以不稳定,容易退失


**********

证悟和识转智的区别

证悟的标准要严格些,转智的标准要宽泛些。证悟要看阿赖耶识中的我法种子是否已断,或末那的现行是否已伏(二者有某种程度的同步),识的转智(主要是指意识)则看现行就可以,比如资粮位,意识的分别二执现行伏,即认为是转智(加行无分别智),而这时阿赖耶识中的分别二执种未断,意识与末那的俱生现行也未伏,故达不到证悟/圣人/正定聚的标准,如《成唯识论》:


煩惱障中。見所斷種。於極喜地見道初斷。彼障現起地前已伏。修所斷種。金剛喻定現在前時。一切頓斷。彼障現起地前漸伏。初地以上能頓伏盡令永不行如阿羅漢。由故意力前七地中雖暫現起而不為失。八地以上畢竟不行。
所知障中。見所斷種。於極喜地見道初斷。彼障現起地前已伏。修所斷種。於十地中漸次斷滅金剛喻定現在前時方永斷盡。彼障現起地前漸伏乃至十地方永伏盡。八地以上六識俱者不復現行。無漏觀心及果相續能違彼故。第七俱者猶可現行。法空智果起位方伏。前五轉識設未轉依無漏伏故障不現起

***********************

教理是药,不一定对症,所以尽管我们学了很多教理,内心却没有真正接受,而自以为接受了,这样就药是药,病是病,药病俱存,没有解决问题。所以教理上说得头头是道,不一定就是解悟,多数情况下只是用药掩盖住了病情、自欺欺人而已(如果这些话刺激到你了,引起了你的反感,那么,你很可能被我说中了)

比如金刚经说“一切法皆是佛法”,这句教理无人不知吧,但真的从内心接受了吗?做工夫的时候一味打压念头,认为那个能知道念头的才是佛法,念头本身不是佛法,这时,“一切法皆是佛法”的教理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所以禅宗祖师抛开教理,用古怪的话考验你,令你无从套用教理掩盖病情,则病情当下呈现,对症的话,言下顿悟。但禅宗注重的是现量亲悟,如果只是文字解悟,在禅宗只算是一个“知解汉”而已。虽然如此,对多数人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了

当然,也不是说教理就一定不对症,也有从教理上解悟的。只不过,多数情况下,教理学得多学得好和解悟并不是划等号的

但我并不是反对学教理,相反,我认为教理是基础,至于能否从中解悟,看个人机缘了,尽人事,听天命

如果不悟,或者参访善知识,或者忏悔业障,有可能悟入,如《修習止觀坐禪法要》说罪灭之相的一种表现就是解悟:





或復豁然解悟心生。善識法相。隨所聞經。即知義趣。因是法喜。心無憂悔。如是等種種因緣。當知即是破戒障道罪滅之相

业障清理到一定程度,某天你再看经教的时候,可能会突然灵光乍现,触发病情,并当下释然,“知一切法皆是佛法”。同样是一句“一切法皆是佛法”,“若未聞時,處處馳求”,例如,以前虽然也知道一切法皆是佛法,但潜意识中还是只认那个能知为佛法,下意识的向根中去攀缘那一知。“既得聞已。攀覓心息名止”,现在才真正知道能知所无知无非佛法,就不再偏执的去攀觅那个能知了

如果看到这里,你虽然也能理解能知所知无非佛法的道理,但就是放不下对那一知的执着,这就是药病俱存的状态了,那么就应该考虑是不是无始以来的业障在左右着你的思想,而不是你的教理学得不够多、不够好

再如下三品往生,在莲花里呆上一段时间,出来就闻法开悟了,什么道理呢?《无量寿经》:

若此眾生識其本罪。深自悔責。求離彼處。即得如意

也是忏悔业障得到清净,从而闻法即能开悟



*****

禅宗关于解悟:

《指月录》溫州龍翔士珪禪師。醉心楞嚴。逾五秋。南遊謁諸尊宿。始登龍門。即以平時所得白佛眼。眼曰。汝解心已極。但欠著力開眼耳。俾職堂司。一日侍立次。問云。絕對待時如何。眼曰。如汝僧堂中白椎相似。師罔措。眼晚至堂司。師理前話。眼曰。閑言語。師遂大悟

我认为,“解心已极”是说他解悟了,“但欠着力开眼”,是说他没现量亲悟

一日堂問曰。杲上座。我者裏禪。你一時理會得。教你說也說得。教你做拈古頌古小參普說。你也做得。祇是有一事未在。你還知麼。對曰。什麼事。堂曰。你祇欠者一解在。[囗@力]。若你不得者一解。我方丈裏與你說時便有禪。纔出方丈便無了。惺惺思量時便有禪。纔睡著便無了。若如此。如何適得生死。對曰。正是某甲疑處

我认为此时的杲禅师也只是文字解悟的状态,湛堂说他“欠一解”,[囗@力]是形容现量亲悟的一刹那


《灵峰宗论》予年二十時所悟。與陽明同。但陽明境上鍊得。力大而用廣。予看書時解得。力微而用弱。由此悟門。方得為佛法階漸。今於佛法所窺。較昔所悟。猶海若之於河伯

《年谱》诠论语颜渊问仁章。窃疑天下归仁语。苦参力讨。废寝忘餐者三昼夜。忽然大悟。顿见孔颜心学

大师二十岁时,从“天下归仁”解悟,应与“知一切法皆是佛法”同。后来当是现量亲悟

*****

解悟和亲悟的区别

解悟是只在文字(法尘)上真正理解了“一切法皆是佛法”,但是究竟何为佛法/真如/佛性/如来藏,不像亲悟者那样亲眼见到,仅是限于文字概念上的理解,隔靴搔痒

佛是醒,众生是梦。学佛人执着于能知为道,或某种超然独立于现实之外的东西为道,则是梦中做梦,与周围人活在两个世界中。解悟后,知一切法皆是佛法,放下执着,不再取舍,则从梦中之梦醒来,重新回到第一重梦中。此时,与普通人的区别是,普通人做的是生死梦,解悟人做的是菩提梦。现量亲悟以上层次的人是半梦半醒

解悟是在众多指头中找到了正确指向的指头,但仍然没看月亮,只盯着指头,亲悟是看向了月亮

解悟是意识的比量,亲悟是真心的现量


*****

关于药病俱存



《靈峰宗論》今人不達。若執四分皆是依他。於四分之外。別立圓成實性。而云真如與一切法不一不異。是猶捨彼已成繩之麻。而別求未成繩之麻。與繩相對。乃云不一不異也。但不一耳。豈真不異也哉。嗚呼。毫釐有差。天地懸隔。不變隨緣隨緣不變之旨。幾為蝕書蠹魚之見所亂。吾安能已於辯也

真妄非一非异,这句教理为药,但即使知道这句话,实际上多数人内心深处还是偏执于“非一”,而排斥“非异”,是为药病俱存。究其原因,多数人学佛是因为对现实不满,而去宗教中追求一个脱离于现实的东西,如是因,如是果,故容易与“非一”一拍即合,例如,认为能知是真而执着,认为所知是妄而排斥,因为能知的那个东西看上去虚无缥缈,俨然超脱于现实世界的高大上般的存在,而自己所思所想既垢浊又凌乱,正是自己所厌弃逃避的现实世界的一部分,故下意识的排斥,别人给他指出此妄与真心非异,他还生怕错认,或者以为佛地才非异,凡夫只是非一,但嘴上仍然鹦鹉学舌“非一非异”,病情如此,末如之何

这也就是学了很久的教理而不能真实解悟的内心因素,这种病症,似乎不是继续学习教理能够迅速解决的了,最好转而寻求明眼善知识的锤炼,或者忏悔

*****

能所之辨

《灵峰宗论》又復應知。眾生起過。只由見相二分。決不由自證及證自證分。以內二分。終日在妄。終日恒真。且眾生日用不知。無由起過。故相宗明其皆是現量。皆是挾帶。只因舉體成用。用旣依他。體必同成依他。故四分皆屬依他。不許單立見相為依他性。以用外別無體故。若了知全用卽體。則體旣圓成。用亦當下圓成。故四分皆卽圓成。不許單立內之二分為圓成實。以體外別無用故

佛说能知之性,实为越过见分,直指内二分。内二分既举体作能知之见分,亦举体作所知之相分,故此能知之性,实亦可称为所知之性,故能所无非佛法

古德说,此性不属知,不属不知。若执此性为能知,则能所对待,必以所知为妄。那么,虽然声称见分非是妙净明心,但其所执能知之性又与见分何别?



**************以下是以前的内容


《宗教不宜混滥论》:及至曹溪以后,禅道大行,不立文字之文字,广播寰区,解路日开,悟门将塞。故南岳青原诸祖,皆用机语接人,使佛祖现成语言,无从酬其所问,非真了当,莫测其说。以此勘验,则金鍮立辨,玉石永分,无从假充,用闲法道。此机锋转语之所由来也

《西方合论》:从上祖师。所以呵佛斥教。一切皆遮者。止因人心执滞教相。随语生解。不悟言外之本体。漫执语中之方便。一向说心说性。说空说幻。说顿说渐。说因说果。千经万论。无不通晓。及问渠本命元辰。便将经论现成语言抵对。除却现成语言。依旧茫然无措。所谓数他家宝。己无分文。其或有真实修行之人。不见佛性。辛苦行持。如盲无导。止获人天之果。不生如来之家。于是诸祖知其流弊。遂用毒手。刬其语言。塞其解路。拶其情识。令其苦参密究。逆生灭流。生灭情尽。取舍念空。始识得亲生父母。历劫宝藏。却来看经看教。一一如道家中事。然后如说进修。以佛知见。净治余习。拜空花之如来。修水月之梵行。登阳焰之阶级。度谷响之众生。不取寂证。是谓佛种(蕅益法师注云:悟后正好看经,正好修行。可见悟道是初步,看经修行是悟后工夫。不同流俗,以看经修行为浅近,悟道为深远,成颠倒见)


另外再纠正之前的两点错误:我法二执不是念头,念头是依他起,不须断除。在依他起之念头上起执,是为遍计所执,修行断除的是这个

对于意识,凡夫就可以穷底,比如无想定就可以将意识彻底切断。但是对于我法二执,凡夫则不能觉察到。总之,意识和我法二执是两码事(意识不须断,二执须断),我之前将两者混淆了

虽然是两码事,但意识全体被执,因此两者在迷位又有撇不清的关系,好似盐水一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处于胶着状态。因此意识虽不须断(依他性),亦不能随之流转(遍计执),是修行的要诀

二执有粗有细,分别粗,俱生细,我执粗,法执细,修证就是由粗到细觉察二执的过程,觉之即无,二执本是龟毛兔角,慧日一照,就烟消云散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2-4 10: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挑灯看剑 于 2015-11-15 09:40 编辑


如何能够解悟,《修習止觀坐禪法要》中提供了一个方法:忏悔。业障清静之后,有的人可以开悟,原文:或復豁然解悟心生。善識法相。隨所聞經。即知義趣。因是法喜。心無憂悔。如是等種種因緣。當知即是破戒障道罪滅之相。《顯密圓通成佛心要集》:或正持誦時。。。智慧頓生。自然通曉一切經律論。。。若逢如上之事。但是福慧增長。近成就相





《靈峰宗論》摘录   关键词:現前一念

千經萬論。求之語言文字。則轉多轉遠。求之現前一念。則愈約愈親。蓋一切經論。不過現前一念心之註腳。非心性外別有佛祖道理也。然心性難明。故藉千經萬論互相發明。今捨現前心性。而泛求經論。不啻迷頭認影矣。真明心性者。知經論是明心性之要訣。必不棄捨。但看時知無一文一字不是指點此理。就所指處。直下從身心理會清楚。如破我法二執。的的破盡。不畱分毫。辨種現根隨。則使自心種現根隨。歴如指掌。不使家賊作崇。是謂不離文字而得觀照。不作文字解。不作道理解。便是真參實究。不論年月生劫。將三藏十二部。都盧作一話頭。看來看去。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看到牛皮穿破。眼睛突出。忽然無心契悟。方知與麻三斤。乾矢橛。同是敲門方便。那時若不透盡千七百公案。不攝盡十方三世一切佛法。無有是處

佛法貴精不貴多。精貫多。多不能專精。故提綱挈領之道。不可不急講也。綱領者。現前一念心性而已。心性不在內外中閒。不屬過現未來。不可以色聲香味觸法求。不可以有無雙亦雙非取。心性旣爾。一切法性亦如是。故曰因緣所生法。卽空卽假卽中。中者性體。空者性量。假者性具也。迷此性量。名見思惑。迷此性具。名塵沙惑。迷此性體。名無明惑。三惑皆迷中翳妄。非有實體。故三觀起。三惑隨消。由吾人迷有厚薄。致如來教有頓漸。是知頓漸諸教。皆為了悟心性而設。若了心性。教綱在我不在佛矣。然須先破我法二執。是故唯識初二卷言之獨詳。學者果能隨文會理。將無始名言。戲論我法習氣。當下剗除。則真空理顯。此之空理不當有無。有無自爾。無者無彼徧計。有者有彼依圓。圓成實者。唯識實性。名中道第一義諦。依他起者。唯識假相。名為俗諦。此二皆非實我實法。但眾生徧計執情名為我法。我法本空。名為真諦。三諦不一異。不縱橫。真中為理如水。俗諦為事如波。藏通二教。僅詮真理。以六凡為俗。別圓二教。正詮中理。以十界為俗。先於現前一念心性。達三諦已。則知一代教法。或頓詮此心性。或漸詮此心性。或詮心性少分。或詮心性全體。不啻持一鑰開眾鎖也。豈於千經萬論興望洋之歎哉。其一 般若非他。現前一念心性而已。心性本自豎窮橫徧故廣大。妄認四大為自身相。六塵緣影為自心相。則狹小矣。本自微妙寂絕故第一。妄貪三界有漏因果。二乘偏真因果。則下劣矣。本自生佛體同故常。亦名愛攝。妄計內外彼此不同。則厭怠矣。本離我法二執。故不顛倒。亦名正智。妄計我人眾生壽者諸相。則顛倒矣。然雖迷此心性為狹小下劣厭怠顛倒。如水成冰。實廣大第一愛攝正智之體。依然如故。毫無缺減。如冰之溼性。仍卽水之溼性。苟遇煖緣。未有不應念成水者也。故善學般若菩薩。莫貴觀察現前一念心之實性。此心體本離過絕非。不墮諸數。至尊至貴。名實相般若。譬如金剛。為無價寶。此心覓之了不可得。靈明洞徹。泛應曲當。名觀照般若。譬如金剛。堅利不壞。此心炳現根身器界。百界千如。森羅昭布。名文字般若。譬如金剛。普雨眾寶。秖此一心。卽三般若。三世諸佛。不能增一絲毫。蜎飛蝡動。不能減一絲毫。但迷之舉體為惑業苦三障。悟之舉體為般若解脫法身三德。三德如水外無冰。故云三千果成。咸稱常樂。三障如冰外無水。故云三千在理。同名無明。如此達得。則但有泮冰法。別無覓水法。有去翳法。無與明法。但願空諸所有。切勿實諸所無。所以熾然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乃至佈施持戒。忍辱精進。修行五悔。習學諸禪。廣學多聞。研究法義。皆泮冰去翳。空諸所有。至冰執盡消。幻翳盡去。所有盡空。適復本有一念心性之全體大用。而別無心外一法可得。故曰。入於如來妙莊嚴海。圓滿菩提。歸無所得。又曰。以無我人眾生壽者。修一切善法。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又曰。法法皆通。法法皆備。而無一法可得。名最上乘。此卽金剛正印。佛祖傳心要訣也。三藏十二部。千七百公案。乃至天台三大五小。皆發明此理而已。此理不明。徒學佛法。徒參公案。竟有何益。此理旣明。一切宗教皆吾心註腳。豈異說所能簧鼓。以此圓解。淨除無始妄惑種子。若觀行淨。則同居土淨。相似淨。方便土淨。分證淨。實報土淨。究竟淨。寂光土淨。故曰。隨其心淨。則佛土淨。當知華藏莊嚴無邊剎海。皆我淨心所感依報。皆第八識所現相分。豈別有心外之土。又豈別有土外之心也

人不知本地風光。天地萬物俱成芻狗。位育事業。徒有虛名。凡夫如井蛙夏蟲。豈信大海非誑。永劫不誣。欲入此信門。應觀現前一念。前不得其始。後不得其終。現莫窮涯際。設追尋。絕無踪跡。言其無。不可斷滅。禪家謂之淨裸裸。赤灑灑。尚冤不少。况紫陽謂虛靈不昧。稟得於天。非戲論妄想邪。急從良師友。快讀了義經。薦取本來面目。掀飜流俗知見

觀心亦爾。深信現前一念。全體法界。離波覓水。終不可得。然斷不可隨其生滅。不事觀察。須以不思議一心三觀。深體達之。則惡無記心。尚成不思議境。况善心哉。知一念圓具三德。事理兩重三千。互徧互融。深生信解。名為慕。此境不現。是止觀力微。發勤精進。誓以十法成乘。名為怨

法華妙旨。惟令眾生開示悟入佛之知見。佛知見。現前一念心之實性是也。現前介爾一念。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不無因生。未生無潛處。欲生無來處。正生無住處。生已無去處。心無心相。其性無生。無生故無住。無異無滅。無生住異滅。卽真法性。橫遍豎窮。不可思議。若於此無相妙心。妄謂有心相可得。則佛知見便成眾生知見。若卽妄相幻心。達其本非有相。則眾生知見。便成佛之知見。心性旣舉體全空。亦復卽假卽中。以三諦宛然。故三觀法爾。以法爾之三觀。照宛然之三諦。能所不二。境智互融。於此信解。名為隨喜。解義觀文。名讀誦。轉示他人。名講說。歴事煉心。名兼修正修。有相無相二安樂行。一串穿卻。秖貴篤信力行。別無奇巧方便也

教觀譬膏火。終始相需。故離教觀心者闇。迷心逐教者浮。浮則茫無歸著。闇則愈趨愈譌。此末世禪教。所以名盛而實衰也。須知一切了義大乘。諸祖公案。皆我現前一念註腳。說來說去。總不離我一心。我今此心。全真成妄。全妄卽真。若不能當下反觀。則靈知靈覺之性。恆被一切法所區局。縱慧成四辯。定入四空。依舊迷己為物。認物為己。若能直觀現前一念。的確不在內外中閒諸處。無體無相。無影無踪。但有一法當情。皆心所現。終非能現。此能現者。雖云量同虛空。亦無虛空形相可得。若有虛空情量。又是惟心所現之相分矣。一切時放教歴歴明明。空空蕩蕩。亦不認歴歴明明空空蕩蕩者為心。以心體離過絕非。不可思議故。了知一切惟心。心非一切。忽然契入本體。一切語言公案。無不同條共貫矣

顯密圓通。皆以解行雙進為要。解者。達我現前一念心性。全體三德祕藏。與諸佛所證。眾生所具。毫無差別。十方三世。顯密契經。惟為發明此一念心性。達此一念心性。卽顯密二詮之體。從此起於顯密二行

若欲體達現前心識無體性相狀者。不出四性四運二種推法。四性推者。謂現前一念。設自生。不應藉緣生。旣藉緣。心無生力。心旣無生。緣亦無力。心緣各無。合云何有。合尚叵得。離云何生。故知心識實無生也。四運推者。觀此一念未生時。潛在何處。欲生時。何緣得生。正生時。作何體相。為在內外中閒邪。為方圓長短青黃赤白邪。生已無閒必滅。滅又歸於何處。三際覓心皆不可得。柰何於本空寂。妄計內心外境。起惑造業。枉受輪迴邪。然畢竟覓一能起惑造業受報者。元不可得。如醉見屋轉。屋元不轉。但吐卻一向妄計無明之酒。惑業苦三。當下永息。設口談空。無明不吐。如醉見屋轉。硬言不轉。併此不轉。亦醉語耳。且道無明酒作麼生吐。咄。要知端的意。北斗面南看。珍重

溫故知新。可以為師。所謂故者新者何物邪。天下莫故於現前一念之心。亦莫新於現前一念之心。惟故故隨緣而不變。惟新故不變而隨緣。若能頓達吾家故物。便可斬新條令。以菩提悲智為幹本。以六度萬行為新枝矣

世閒學問。義理淺。頭緒多。故似易反難。出世學問。義理深。線索一。故雖難仍易。線索非他。現前一念心性而已。古云。立一心為宗。照萬法如鏡。能觀心性。則具一切佛法。且如此心。不在內外中閒諸處。亦非過去現在未來。亦非自生他生共生無因緣生。豈非卽空。而十界十如。三千性相。炳然齊現。無欠無餘。豈非卽假。心外無法。法外無心。於其中閒。無是非是。豈非卽中。迷此一念卽空。則為六凡。迷卽假。則為二乘。迷卽中。則為別教。惟悟現前一念。當下卽空假中。則十界無非卽空假中。不於九法界外別趨佛界。亦不於佛界外別有九界。是謂三千果成。咸稱常樂矣。向此薦取。方知千經萬論。咸非心外施設。勉之


學不難有才。難有志。不難有志。難有品。不難有品。難有眼。惟具超方眼目。不被時流籠罩者。堪立千古品格。品立則志成。志成才得其所用矣。末世競逐枝葉。罕達本源。誰知朝華易落。松柏難彫。才志之士。柰何甘捨大從小哉。莫大於現前一念。誠能直下觀察。知其無性。則決不妄認四大為自身相。六塵緣影為自心相。身心二妄旣消。不真何待。然後以此真解歴一切法。俾盡淨虛融。無塵影垢習可得。還淳復素。道風豎窮橫徧矣。但一念未瞥。使百年活計縈懷。眼下虛名惑志。吾恐天真日漓。負美才好志不淺也

夫佛心己心豈有二哉。觀現前一念心了不可得。不復誤認緣影為心。方知一切諸法。無非卽心自性


大佛頂經云。眾生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體。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試問妄想畢竟是箇甚麼。在內邪。在外在中閒。乃至一切無著邪。若七處徵窮。都無是處。非棱伽所謂妄想無性邪。妄想旣本無性。如何而可用邪。旣無妄想可用。又云何有流轉邪。果卽現前一念妄想。痛究其源。究至當下無性處。便知離真心。別無妄想可得。如水外無波。離妄想別無真心可覓。如波外無水。但破徧計。則依他起上。卽顯圓成。開口處討得清楚。十卷文義皆清楚矣。豈效群盲模象。展轉譌亂哉



佛知佛見無他。眾生現前一念心性而已。現前一念心性。本不在內外中閒。非三世所攝。非四句可得。只不肯諦審諦觀。妄認六塵緣影為自心相。便成眾生知見。若仔細觀此眾生知見。仍不在內外中閒諸處。不屬三世。不墮四句。則眾生知見。當體元卽佛知佛見矣。儻不能直下信入。亦不必別起疑情。更不必錯下承當。只深心持戒念佛。果持得清淨。念得親切。自然驀地信去。所謂更以異方便。助顯第一義也。此棒打石人頭。嚗嚗論實事。若要之乎者也。有諸方狐涎在。非吾所知也。偈曰。眾生知見佛知見。如水結冰冰還泮。戒力春風佛日暉。黃河坼聲震兩岸。切莫癡狂向外求。悟徹依然擔板漢

學問之道。求其放心。心是何物。求者何人。覓心了不可得。祖許云。汝安心竟。卽能推者為心。佛咄云。此非汝心。宗教釋儒。一邪異邪。同邪別邪。於此瞥然會去。正好向山僧座下讀上大人。如或不然。不免再下註腳。中論偈云。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諸法者。廣言之百界千如。略言之佛法。眾生法。心法也。雖心佛眾生三無差別。但佛法太高。生法太廣。初機之人。觀心為易。但諦觀現前一念介爾之心。若自生何藉境。若他生何關自。各旣不生。合云何有。合尚叵得。離何能生。仔細簡責。心之生相安在。心旣無生。豈非覓不可得。心不可得。豈可喚作一物。心旣非物求豈有人。無物無人。何收何放。盡大地是箇自己。心外更無別法。方知萬物皆備於我。十方虛空悉消殞。皆不得已而有言。言所不能盡也

但向現前一念討取禪教律源頭。不墮今時禪教律流弊

惟有稟圓教人。了知現前一念。卽是法界。不變隨緣。無生說生。隨緣不變。生卽不生。是故全體顯現。名如如佛。卽與三世諸佛體用平等

諸仁者。生死事大。無常迅速。生不知所從來。死不知所從去。是分段生死苦。念念遷流。剎那不住。是變易生死苦。此二種苦。但是生死枝流。未是生死根源。如何是二種生死根源。不了一真法界。不覺念起。而有無明。妄於平等性中。分能分所。分色分心。分為無為。分漏無漏。分依正。分因果。分善惡。分苦樂。分內外。分大小。乃至種種虛妄分別。便是變易生死根源。不知一切法因緣無性。妄計我人眾生壽者等種種知見。妄起貪瞋癡慢等種種煩惱。便是分段生死根源。此二種根源。總不離現前一念。虛妄無明。而虛妄無明。正眼觀來。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閒。不在過去。不在現在。不在未來。非青黃赤白。非長短方圓。非聲香味觸法。非眼耳鼻舌身意。當下卽是真空實相。但由眾生不了。自生迷倒。流轉無窮。所以諸佛出現。祖師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無非破此二種根源。秖如二祖見初祖云。我心未安。乞師安心。初祖云。將心來與汝安。二祖良久云。覓心了不可得。初祖云。與汝安心竟。只此覓心了不可得一語。大須著眼。莫似鸚鵡禪。但能學語。我且問你。旣了不可得。又誰為覓心者。且如現前此身。不出地水火風空識六界。身中堅相是地界。溼相是水界。煖相是火界。動相是風界。骨節毫竅及腑臟疎通處卽是空界。見聞覺知分別妄想是心識界。若謂堅相能覓心者。則大地皆能覓心。溼相能覓心者。江河海水皆能覓心。煖相能覓心者。燈灶火乃至劫火。皆能覓心。動相能覓心者。大小風乃至毘嵐。亦能覓心。空界能覓心者。現前虛空亦能覓心。見聞覺知能覓心者。又喚甚麼作見聞覺知。眼如葡桃朶。耳如新卷葉。鼻如雙垂爪。舌如初偃月。身如腰鼓顙。都是色法。如何能見能聞能嗅能嘗能覺。意如暗室見。昏擾擾相。自不明了。如何能知。見聞覺知旣不可得。安能覓心。如是地水火風空識六界。皆不能覓心。畢竟誰為能覓心者。若是箇有血性的男子。到者裏。分疏不下。體會不來。決要討箇分曉。拶到水窮山盡處。如銅牆鐵壁相似。老鼠入牛角。直至沒興路頭窮。向有意無意閒。忽然打失娘生鼻孔。方知能覓所覓。果然了不可得。方是宗門最初一步。若謂此外別有修行。便是天魔外道。若謂此後更無修行。便當朝打三千。暮打八百。貶向阿鼻地獄。何以故。如二祖半世弘法。將大法付與三祖後。更復混迹塵寰。濫同乞士。以自調心。咄。旣覓心了不可得。何故又說調心。終非二祖前後自語相違。當知此事。大不容易。溈山祖師云。此宗難得其妙。切須仔細用心。可中頓悟正因。便是出塵階漸。生生若能不退。佛階決定可期。古來宗匠。於此一大事因緣。何等慎重真切。豈似末世穢濁狂禪。纔得一知半解。便向人前妄開大口。自誑誑他。壞我祖意。貽禍無窮。當知若從了不可得處安心。則更無一物可貪。卽是隨順修行施波羅蜜。更無一塵可染。卽是隨順修行戒波羅蜜。更無人我是非可論。卽是隨順修行忍波羅蜜。更無懈怠夾襍。卽是隨順修行精進波羅蜜。更無散亂妄想。卽是隨順修行禪波羅蜜。更無顛倒愚癡。卽是隨順修行般若波羅蜜。者箇方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除此心性法門外。何處有戒可持。有教可看。有禪可參。況如來所制大小律儀。皆為斷除現在未來有漏。直下安心。本是至圓至頓。如來所說一代時教。皆是破除我法二執。直下安心。亦是至圓至頓。祖師千七百則公案。皆是隨機設教。解黏去縛。斬破情關識鎖。直下安心。亦是至圓至頓。若不能斷有漏法。卽不知戒意。不能破我法二執。卽不知教意。不能斬破情關識鎖。卽不知祖師西來意。旣不知戒意教意祖意。縱三千威儀。八萬細行。性業遮業。悉皆清淨。止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縱三藏十二部。無不淹貫。談說五時八教權實本迹皆悉明了。止是貧人數他寶。身無半錢分。縱公案爛熟。機鋒轉語。頌古拈古。上堂普說等。一一來得。秖足長慢飾非。欺誑人天。皆所謂因地不真。果招紆曲。邪人說正法。正法亦成邪。故圓覺經云。末世眾生。無令求悟。唯益多聞。增長我見。但當精勤降伏煩惱。未得令得。未證令證。此之謂也。諸仁者出生死事。大不容易。蕅益道人。二十四歲出家。真為生死大事。真不著一毫意見。真不用一點氣魄。真不為一些名利。只因藏身不密。為一二道友所偪。功用未純。流布太蚤。遂致三十年來。大為虛名所誤。直至於今。髮白面皺。生死大事。尚未了當。言之可羞。思之可痛。所以平生誓不敢稱證稱祖。犯大妄語。誓不敢攝受徒眾。登壇傳戒。邇來幷誓不應叢林請。開大法席。蓋誠不肯自欺自誤故也。今玄邃吳居士。普為緇素。特請開示超生脫死法門。蕅益自實未曾超生脫死。如何可開示人。然旣同在生死海中。幸於出生死法。頗知真正路頭。故不妨與諸仁者平實商量最初一步。果欲超生脫死。第一不得意見卜度。第二不得氣魄承當。第三不得襍名利心。適閩之南。適燕之北。路頭一錯。愈趨愈遠。此實言言血淚。字字痛心。秖恐愁人莫向無愁說。說與無愁總不知耳。諸仁者還知愁麼。佛言得人身者如爪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一口氣不來。便向驢胎馬腹胡鑽亂撞。動經千生百劫。得出頭來。知是幾時。況末世邪師說法如恆河沙。一盲引眾盲。相牽入火坑。故永明大師云。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有禪無淨土。十人九錯路。我憨翁大師又云。今時若有禪無淨。奚止十人九錯。敢保十一箇錯在。此皆深慈大悲。真語實語。伏願諸仁者。莫墮狂野覆轍。直須痛念無常。信願念佛。求生淨土。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珍重


                                                                                               
《教觀綱宗》:佛法眾生法。一一皆不思議。皆得為所觀境。但初機之人則謂佛法太高。生法太廣。故但就現在自己陰界入法以為所觀。又捨界入。但觀于陰。又捨前四陰。但觀識陰。又七八二識微細難觀。前五根識現起時少。故但以現前一念第六意識為所觀境。近而復要也                                                                                

 楼主| 发表于 2015-2-14 15: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挑灯看剑 于 2015-11-25 14:48 编辑

。。。。。。
发表于 2015-2-15 19: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师兄大作,深感师兄慧根深厚,可惜未遇明师。末学讲句不中听的话,象师兄这样要靠自己开圆解,恐怕需几十年时间。有幸了解到陈兵教授的禅修班专以开圆解为先导,师兄不妨关注“普贤行愿研修会”新浪博客。

点评

好我去看看  发表于 2015-2-15 20:35
 楼主| 发表于 2015-2-15 21:03: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地断除俱生法执,意识纯为无漏了,但意识的法执种子(包括末那的我执种子)尚存留在阿赖耶识里,阿赖耶识自证分能持种,按《义记》,业识即是阿赖耶识的自证分,七地没有能力觉知业识,故无法转化其中的种子习气,乃至十地也不能,唯佛地方可

《八识规矩颂·贯珠解》:若至菩萨第七圣位远行地后,则俱生我执之种子已断,法执之现行已伏,此时意识纯为无漏,即第一位转智也。直至入如来地,则意识之法执种子亦断,为第三位转智究竟成就之位

 楼主| 发表于 2015-2-15 21: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先把我想到的发出来

按《显密圆通成佛心要》,密圆咒语相当于佛果,凡夫持咒能借助咒语所蕴含的佛地功德直接转化阿赖耶识中的种子习气,所以南老说持咒是直接从阿赖耶识下手(我记得他这样说过),显教是从意识下手。念佛诵经应该也有持咒的效果
发表于 2015-2-15 23:5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牧羊女 于 2015-2-16 12:57 编辑

华严判唯识为大乘始教有宗,要开圆解还需学习小乘教、大乘始教空宗、终教、顿教和圆教,恐非学习师兄手上有限的资料所能办到。

点评

我手头有大藏经  发表于 2015-2-16 18:42
发表于 2015-2-16 22:5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牧羊女 于 2015-2-16 22:59 编辑
牧羊女 发表于 2015-2-15 23:53
华严判唯识为大乘始教有宗,要开圆解还需学习小乘教、大乘始教空宗、终教、顿教和圆教,恐非学习师兄手上有 ...

大藏经电子版网上就有,装进大脑可不容易,前后融会贯通更非易事。师兄认真阅藏,令人佩服。根据某些过来人说法,在没有明师指导的前提下,自己靠读藏开圆解一般需30年时间。当然,法无定法,特别的上根利器另当别论。
发表于 2015-2-18 09: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随意从陈兵教授《佛教心理学》中摘一段供养师兄:
八、万法唯心说的贯摄
从《阿含经》、部派佛学业惑缘起论的唯心,进到圆教总该万有体用不二的唯心,其所“唯”之心,从妄心六识、八识进到真妄和合之八识心,再进到唯一真常心;其观察问题的角度,从生命论进到认识论、宇宙结构论,再进到本体论或体用论,正好经历了一个由浅入深的阶进思维过程。澄观《华严经疏钞玄谈》卷四十以华严宗之五教释“一心”:
初小乘教中实有外境,假立一心,由心造业,所感异故;二大乘始教中以异熟赖耶为一心,遮无外境;三终教以如来藏性具诸功德,故说一心;四顿教以泯绝无寄故说一心;五圆教中总该万有,事事无碍,故说一心。
宗密《圆觉经大疏》卷上据法藏的十种唯识、澄观的唯心十门义,将佛教诸乘诸宗的唯心义归纳为由浅至深、由偏至圆的十门:
1、假说一心。指小乘(部派佛教)业果唯由心造的业惑缘起论的唯心,承认实有心外之境,故只是假说唯心。以下九门,方称实唯一心。
2、相见俱存故说一心。说八识及其心所由业熏习力,分为见、相二分,变现为众生、国土。
3、摄相归见故说一心。谓所见相分由能见之心识变带、挟带而起,不离见分。
4、摄数归王故说一心。谓心所依心王而起,为心王的作用。以上三门为护法系唯识今学的观点。
5、以末归本故说一心。谓七转识皆是本识(阿赖耶识)的功能,无别自体。这是安慧、摄论师等的主张。
6、摄相归性故说一心。“谓此八识皆无自体,唯如来藏平等显现。”此为如来藏缘起论之初门。
7、性相俱融故说一心。“谓如来藏举体随缘,成办诸事,而其自性本不生灭。即此理事混融无碍。”此为如来藏缘起论的深义。
8、融事相入故说一心。“谓由心性圆融无碍,以性成事,事亦消融,不相障碍,一入一切。”此为圆教唯心义之初门。
9、全事相即故说一心。“谓依性之事,事无别事,心性既无彼此之异,事亦一切即一,一即是多,多即一等。”
10、帝网无碍故说一心。“谓一中有一切,彼一切中复有一切,重重无尽,皆以心识如来藏性圆融无尽,以真如性毕竟无尽故,观一切法即真如故,一切时、处皆帝网故。”帝网,指天帝释提桓因宝冠上的珠网,亦称“因陀罗网”,其千珠相即相入,一珠中映现一切珠,一切珠中映现一一珠,喻圆教唯心义的极旨。
以上十门,在思路上层层深入,“前浅后深,浅不至深,深必该浅”,有如沿十级阶梯,一步步登上佛法究竟唯心义的殿堂。
九、超越唯心的唯心
在如来藏缘起论、真心性起论看来,真如、真心本来超越心物,不可言说,非心非物而即心即物,为破除众生心外有实境物的执着故,因现证真如时觉照等心的作用特别殊胜故,假名一心。《大乘起信论》云:
是故一切法,从本以来,非色非心,非智非识,非有非无,不可说相。而有言说者,当知如来善巧方便,假以言说引导众生,其旨趣者,皆令离念,归于真如。
谓真如不可说是心非心,说万法唯心,也是引导众生离心外见法的执着而体证真如的方便(权便、技巧),并非究极之谈。定执唯心为绝对真理,从圆教体用一如的角度看,亦非究竟。智顗《四念处》卷五说:
若圆说者,亦得唯色、唯声、唯香、唯味、唯触、唯识。若合论,一一皆具足法界。诸法等,故般若等;内照既等,外化亦等。
又说“若色若识,皆是唯识;若识若色,皆是唯色”。从圆教的圆满见地看,不仅可以说万法唯心,也可以说万法唯色、唯声乃至唯触、唯识,六尘六根六识,皆一一具足全法界的一切。法藏《华严经问答》说:
以心言,一切法而无非心,以色言,一切法而无非色。……随举一法,尽摄一切,无碍自在故。
从华严宗理事不二、一即一切的见地,既可以从心的角度说万法唯心,也可以从色的角度说万法唯色或唯物,法界中随举一法,皆可以包摄一切。清《彻悟禅师语录》有云:
于十界万法,若依若正、假名、实法,随拈一法,皆即心之全体,皆具心之大用,如心横遍,如心竖穷。以唯心义成,唯色、唯声、唯香、唯味、唯触、唯法,乃至唯微尘芥子,一切唯义俱成。一切唯义俱成,方成真唯心义。
绝对的唯心,不仅心是一切,心具一切,而且一切是心,一切具心。一切是心、具心故,不但可说唯心,而且可说唯色或唯物,可说唯声香味触法等乃至唯微尘芥子,这才称得上真正的、绝对的唯心。
立足于如来藏缘起论而特重直下体证真如、明心见性的禅宗,更认为不论是唯物还是唯心,是唯妄心还是唯真心,只要还是一种理性思辩、意识思维,便非真正的“唯”,即使是解悟华严宗所谓事事无碍,也还在“法界量里”(对真如的意识思量),不出能思、所思的二元角立,并非真正体证真如。马祖道一禅师一面说“即心即佛”,一面又说“非心非佛”,“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临济禅师说:“一心既无,随处解脱”。《圆悟克勤语录》有云:
若道是唯心境界,正坐在荆棘林里。
荆棘林,喻体证真如的障碍。执着有个可唯之心,就像被困在通往真如道路上的荆棘林里。云峰文悦禅师说:达唯心而无分别外尘相,也“正在半途,须知向上更有一窍在!”46
所谓“向上更有一窍”,即是超越唯心,证悟那本来超越心、超越物也超越佛、净土的法界本然。
佛学的三界唯识、万法唯心说,在修行实践上具有重大价值,是针治沉溺物欲和走火入魔的特效药,乃如实认识自心的观心法要。对哲学、心理学、物理学、生命科学等学科来讲,佛学唯心说也具有深刻的启发价值,它旗帜鲜明地强调了被世人、世俗文化普遍忽视的心灵,呼唤世人注视自心,认识自己,返归精神家园。

————————————————————————
46 《指月录》卷二五

当代尖端科学和心理学的发展,表现出了一种向佛学唯心义靠拢的趋势。量子力学家A•艾丁顿认为:“大体来说,世界的要素就是心灵的要素”。物理学家琼斯说:各种可能的推理堆积起来的证据,使人越来越适宜于把实在描述为精神的而不是物质的,宇宙似乎更接近于一种伟大的思想,而不是一部大机器。斯塔普根据海森伯的量子理论,认为宇宙不再是类物质的,而是类心灵的(mind-like),类物质方面仅限于某些数学特性,这些特性也可以被理解为进化中的类心灵世界的特征。心理学大师荣格《论精神的本性》认为精神和物质二者都作为意识内容的不同性质出现于精神领域。“两者的最终本性都是超验的,即不可表象的,因为精神及其内容是我们在无媒介情况下获得的唯一现实。”欧文•拉洛兹《微漪之塘——宇宙进化的新图景》说:物质与心灵皆从宇宙量子真空的零点能量场中进化而来,甚至基本粒子也有某种原始的心灵。一切有机体甚至分子、原子、基本粒子,都有某种形式的精神体验。量子真空不是一种被动的已经存在的实在,而是一种主动的、与所有由其产生的事物共舞的具有“养育”性质的母体因素。心灵与量子真空的共舞,把我们与周围的其他心灵,及生物圈、非生物圈乃至整个宇宙联接了起来,东方宗教修行者很早就知道了这些。这种意义的量子真空零点能量场,接近了佛学的法界或如来藏心。

点评

学 习 了  发表于 2015-2-18 12:10
发表于 2015-2-18 09: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牧羊女 于 2015-2-18 10:59 编辑

若分不清中观、唯识、如来藏缘起论以及一乘圆教见地,混在一起谈对佛法的见解,则往往是一团乱麻。
 楼主| 发表于 2015-2-18 12: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分科判教不是那么死板的,比如唯识讲佛地阿赖耶识转为大圆镜智,如果修行人不具备一乘圆教的见地,也不可能达到这个地步吧,所以能做到这一步的,实际已经暗含了相应的圆满见地,唯识只是没有明说罢了

圆觉经的“知幻即离”,按判教应该属于顿教吧,似乎与唯识始教风马牛不相及,但如果修唯识者硬压妄念的话,他怎么可能达到佛地,能达到佛地,肯定是知道“知幻即离”的道理,对妄念不将不迎,才一步步深入下去的,所以将“知幻即离”和始教修证位次结合起来我觉得没有问题

点评

如果分科判教很死板,那么开圆解反而容易了。  发表于 2015-2-18 16:47
 楼主| 发表于 2015-2-18 13: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认为通教理和开圆解不是一回事,解悟主要是对心体的通透理解,相当于在一个点上深入进去了,而教理包含范围就广了,相当于面。教理通达,不一定就开悟了。开悟之人也不一定通达教理,但后期为了修证,还是要深入经典,通达教理的

点评

也即通过研读经论对真如、心性的圆满理解。  发表于 2015-2-18 17:01
末学理解的开圆解:圆满地理解法界的特性和成佛的原理,以此指导自己修持。  发表于 2015-2-18 16:51
 楼主| 发表于 2015-2-18 13: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比如般若属始教,若按照他说的,一空到底,即见心体,此心具足万法,圆教教义至此也就显露出来了,所以般若与圆教说的本来是一件事,只是表达方式不同罢了。而般若更贴切凡夫根性,因为凡夫的病根在于执着,般若空恰是对症之药,华严的圆融心体非依般若空不能显现出来,所以金刚经说一切诸佛及诸佛菩提皆从此经出

点评

般若有共不共,共即诸法本空,三乘同证......,不共即第一义空,菩萨独入......,若云即第一义空,顿具诸法,诸法无非第一义空,乃是圆义也。细玩大部般若,多显发圆义。--------摘自教观纲宗科释。  发表于 2015-2-18 16:45
发表于 2015-2-18 16: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发一段《佛教心理学》上文章供养师兄:
第四节 解悟、证悟及悟修之顿渐

一、禅宗之悟与修
关于开悟,禅宗有解悟、证悟之分。《禅源诸诠集都序》卷三说,由顿悟而渐修者,是就解悟而言;渐修顿悟、渐修渐悟、顿修渐悟,皆就证悟而言。“若因悟而修,即是解悟; 若因修而悟,即是证悟”。是则宗密所言证悟,是指见道证果时的悟,即惠能所谓“证果渐中顿”;解悟则指证果前的悟, 即《楞严经》所谓“理则顿悟”,惠能所谓“悟法渐中顿”, 只是悟心性之理,安心,得正见,非实证。以此为准则衡量,则达摩二入之“理入”(由修壁观安心)及《坛经》“一念悟时,众生是佛”、“一悟即至佛地”等语,皆讲解悟,“若开悟顿教,不执外修,但于自心常起正见,烦恼尘劳常不能染, 即是见性”,当指见道证果时的证悟。
憨山《示参禅切要》对解悟、证悟的解释则有所不同:
若依佛祖言教明心者,解悟也,多落知见,于一切境缘多不得力。……若证悟者,从自己心中朴实做去,逼拶到山穷水尽之处,忽然一念顿歇,彻了自心,如十字街头见亲爷一般,更无可疑。……然后即从悟处,融会心境,净除现业流识,妄想情虑皆融成一片,此证悟也。190
憨山所说的解悟,指通过研读经论对真如、心性的理解, 即天台
——————————————————————————
190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五

宗所谓“开圆解”;证悟则指通过参究而从离念心体的切实体验所得的悟,包括了宗密所言解悟和证悟。
唐宋禅宗界曾有过“黄龙三关”、“兜率悦三关”等公案。明清以来,禅宗门中将参悟的进程规范化为破“三关”,一般说前后际断、见自心性为初关“破本参”;“大死大活”、心境不二、色空无碍为破“重关”;拂除悟迹、无碍自在为破“末后牢关”。多说破重关方为真悟,也有认为破初关即见性及认为破末后牢关方见性的,又有“一簇破三关,犹为箭后路”, 谓三观可一下顿破、顿破亦非圆满见性者,有认见性只有一次,无所谓三关者,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太虚《曹溪禅之新击节》说:
破本参,即刹那间透露一下而已,所以还要破重关,即把所悟到的作本钱,凭自己悟到的作为修习上的根本,由此伏断无始的虚妄习气。了知修行不离本觉,本觉不离修行, 则不滞悟境而透出重关了。工夫进步,用到修悟相应一致, 无功可用,所谓“百尺竿头重进步,十方世界现全身”,就透末后牢关了。
其《中国佛学》说:破本参(悟阿赖耶识)而不知有重关(悟心无性)须破,则易落于天然外道;破重关而不知透末后牢关(悟无性心源含融万法),亦易安于小乘涅槃。必须透过三关,始可真实到达佛祖的境界。这种说法较为实际,为明清以来多数禅门大德所认同。
太虚《觉苑应为修七觉之苑》又以七觉支(七菩提分法)配参禅三关:精研一切知解,一丝不挂,点埃不着的深参力究,如择法觉分;专注不懈,行不知行,坐不知坐,所谓“见山不知山,看水不知水”,如精进觉分;至依正浑融,内外一如,忽得心空境寂,生大欢喜,即是喜觉分,亦即三关之初破本参;断除与舍离烦恼习气,明真息妄,止恶行善,如除、舍二觉分,即是破重关;能观智与所观境冥合不二,打成一片,此心更无走作,似古井不波,即成定觉分;由此定觉无间,念念定慧均等,便是念觉分,到此念念与觉体相应,引生无分别智,方是真证平等真如的真觉,当属破重关境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能所双亡,心境俱寂,与清净法界平等法身如如相应,便为豁破末后牢关。修此七觉支分,正是由四加行位入于真见道位的进程,“所以修七觉分法由加行智入根本智,亲证一真,比之禅宗行者的直透三关,正是相同”。
《宗范》认为,各人悟修的情况容有种种不同,有大悟一二十番者,有二三番彻悟者,也有四五六七番才圆悟者,似不必概定三关为程序。这种说法大概比较合理。
关于悟修,禅门中一般多根据《坛经》,自信“顿悟成佛”、 “一悟即至佛地”,然《楞伽经》卷一明言清净心地、成佛乃渐修:
渐净非顿,如庵罗果渐熟非顿,如来净除一切众生自心现流,亦复如是。
为离自心现习气过患的众生又可“顿为显示不思议智最高境界”,如明镜顿现色像,似有利根者可以顿悟的意味。《楞严经》卷十云:
理则顿悟,乘悟并消,事非顿除,因次第尽。
实际上,南禅也倾向于顿悟渐修。惠能有偈云:
听法顿中渐,悟法渐中顿,修行顿中渐,证果渐中顿。191
沩山灵佑禅师说,初学者依因缘顿悟自性,“犹有无始旷劫习气未能顿净”,须渐修以“净除现业流识”,顿悟仅仅是 “出尘阶渐”,并非真的成了佛。禅宗史籍上颇多悟后渐修的例子,如惠能得衣钵后隐于猎人队中潜修十六年;赵州从稔和尚悟后八十高龄犹行脚参访;云门文偃南北参访十七年,才“心猿罢跳,意马休驰”;香林澄远四十年始得打成一片;南泉普愿四十九年尚有时走作(忘失心性);高峰悟后苦修五年,雪岩祖钦悟后修十年,达醒睡一如;无闻思禅师参究二十年身心脱落开悟,但微细隐秘妄想未除,再修十五年才完全颖脱;等等。圆悟克勤禅师云:
悟则刹那,履践工夫,须资长远。
喻如初生鹁鸠,经久羽毛丰满,才能高飞远举。
《禅源诸诠集都序》卷三根据根器因缘的不同,分顿渐悟修为四类:一渐修顿悟,喻如伐木,片片渐斫,一时顿倒;又如步步渐行,一时顿到。二渐修渐悟,喻如登九层之台,足履渐高,所见渐远。三顿修渐悟,喻如学射,箭箭皆瞄准靶子,而日久方百发百中。四顿悟顿修,喻如斩一捆丝,万条顿断,此唯上上利根,甚为罕见。四种情况,都是就今生而言,“若远推宿世,则唯渐无顿,今见顿者,已是多生渐熏而发现也”。
太虚《真现实论宗体论》认为:依通常教理,无论如何的顿悟,
————————————————————————
191 《传灯录》卷二八

都是由渐修而来。依禅宗的主张,就悟生佛平等的本有佛性而言,是不论凡圣渐次的。为普遍向一般人开示,强调只要有善知识的善巧指导,学者的恳切参究,无论何人皆可以顿悟,不必要由渐修,这才显示出禅宗顿门的特点。因为是本有的,一剎那相应当下便是,不落阶位,不落功勋。
关于悟后之修,达摩二入中的行入,所修有四种行:报怨行、随缘行、无所求行、称法行,前三种行皆可摄于第四称法行,称法行,谓以与真如法性相应的清净心、无所住心修菩萨六度行,“修行六度,而无所行,是为称法行”。按大乘教义和达摩行入之旨,悟后修行,不仅须渐除自心烦恼习气,而且要积极走入社会生活中、众生中去修利他度人之菩萨行,圆满福慧,方能圆满见性。《梦游集》卷五〈示段幻然给谏请益〉云:
纵能悟彻法界,若不学善财修习普贤大行,终是不免堕落空见外道,可不惧哉!
太虚《曹溪禅之新击节》说:顿悟之后,又分两途:一、顿悟顿修,直由此顿悟妙慧念念现前,更不立渐次。二、顿悟渐修,令无始习气伏除。其《教观诠要》指出:禅宗入手功夫简直了捷,亦无非导人自悟此当体无生空寂之心性耳,若根器稍劣者,便死于此,只是随缘消旧业,不更造新殃,冷湫湫地作个自了汉而已。而根器猛利者,复于此无生空寂之心性中,明见具有无量功德、无量智慧,与虚空、法界、诸佛等,即运无缘大慈,起同体大悲,不般涅槃,不求净土,于三界六道之中出入无间,慈悲无尽。如所谓若不上天堂即便入地狱者,则以进入别圆贤圣之位,而与佛菩萨不思议境界相邻矣。
笔者以为:法界、真心的全体,应分为体、相、用三面,顿悟见性,一般只是现量见法界、真心之体,得证知诸法空性的自然智、一切智,禅宗人所谓悟涅槃妙心,保任不失,可以证得涅槃,了却个人生死,乃至彻悟法界之理。但圆满见性,须更圆满真心的相、用,必须在与众生的关系中渐修六度万行,圆满福慧,至成佛位,才得如《涅槃经》所言“如昼见色”般明见佛性了了无碍。
发表于 2015-2-18 17: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牧羊女 于 2015-2-19 00:11 编辑

二、藏密之悟与修
藏密对见证心性光明及悟修的次第,有比禅宗更为明确的界定。
修父母二续密法,于生起次第修收摄、整持二种三摩地而证得的“喻光明”,非真正见性,大概可归于宗密所说的解悟。进而修圆满次第,于气入住融于中脉时修观所证的“实义光明”,为真正见性,大概相当于宗密所谓证悟。见、证光明,不仅有无念、乐、明等觉受,还有外见如日月、黎明晴空相等信号。
大手印法分心性光明的修证为知、觉受、证三层。知,为对心性的理解,是通过意识思量而得或有意识思量的成分在内,属闻思慧。觉受,谓通过观心等修持,对心性有切实的感受、体会。知与觉受,一般可归于宗密所言解悟,大略相当于天台宗所谓“开圆解”。证,谓离言说思量,现量证见心性,或心的实性在内心中自然显现,相当于宗密所言证悟。
大手印的修证进程,分见、修、果三步或见、定、行、果四步,见,为对心性的领悟或顿悟,包括知、觉受和证,当于达摩二入之理入;修或行,相当于达摩之行入。通过观心,认识心性而得大手印见后,以平等、舒展、弛缓三要诀保任本心,不令刹那迷乱,谓之修或定(“大手印定”)。《恒河大手印》诀云:
任运持心安住本明体,分别垢水自当返澄清,
障修诸显亦各自隐寂,无取舍心光发而解脱。
是为修定之要。若有散乱、烦恼生起,以如柴葽断、如婆罗门捻线、如婴儿观佛殿、如象入荆棘四诀对治,随其显现,不取不舍,唯于其初生之刹那立即认识其体性,则烦恼妄念自然消融于本住明体中,有如水上画纹,随画随灭。定心稳固后,须深入社会人众中,自利利他,以“无作”为要,修无上密法的普贤行、密行、明禁行、聚行、普颤行、胜御方行等二十九种行,积极主动地磨练自心,不被美色、恶名、打骂、毁辱、病苦等一切诱惑、刺激动摇自心。《恒河大手印》概括大手印见修行果的诀要云:
若离执计是见王、若无散乱是修王,
若无作求是行王,若无所住即证果。
大圆满心中心法关于心性光明的印证,与大手印相近。通过前行观心,正行认识明体而得“澈却见”,当于宗密所言解悟,然后以空寂、广大、独一、任运四诀修光明定,妄念烦恼起时,随即观察,知其生起与对治均属妄念,不必修断,犹如水上写字,随写随灭,以三法修持:
一空性如虚空法:自身身口意三业及六根所对六尘境皆如虚空,五根任运了境而不分别。
二明空如镜法:六根所对境如镜中之像,毫无执着。
三显空如浪法:所起妄念与能观之心虽然明显而体性本空,同时寂灭。
认识妄念体性,不作取舍,保持明体刹那不迷乱,直到烦恼尽净,心性圆满,当于宗密所言证悟。在澈却定的基础上,依“妥噶”法修禅定,以期现证法界,转化肉身,其现证法性的境界分法性现量显现、觉受增长显现、明体晋诣显现、穷尽法性显现四步,各个阶次的证量都有明确的标准。修至第四级法性穷尽显现,现见自性三身及五方佛净土、报身,离能现所现,方穷证法性,圆满见性。法海喇嘛认为这种境界与禅宗之破末后牢关相当,若如此,则还只是个人解脱境界,并非实际圆满佛果三身五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实修驿站 ( 鄂ICP备12012288号-1 )

GMT+8, 2019-3-23 08: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